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五十九章 造反逼宫

陌上雨 池唯 4014 2014-11-22 23:23:40

    顾亦欢看着紫衣心中冷冽但是却还是很温和的让她去再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没收拾好。等到紫衣转身离开之后顾亦欢的眼中才出现了充满杀气的阴霾。虽然不知道紫衣是谁的人,不过这个时候可是紧张得很,皇帝病重,皇后还不知道会做什么。虽然有龙御风的保证但是顾亦欢心里总觉得不保险。这个时候若是还放纵着一个来历不明的敌人实在是太危险了。顾亦欢打定主意要将紫衣解决掉。

  就在众人各司其职准备离开的时候,天渐渐暗了下来,安静的夜晚,几缕清风换换吹皱门外的树枝,一阵阵的发出沙沙声。偶尔还传来几声虫鸣,初秋的夜晚,静谧美好。顾亦欢亲自下厨做饭,准备在离开之前好好吃一顿。沁满汗珠的小脸被火光映得通红,整个厨房里就两个人。还有一个厨娘在给顾亦欢打下手。正在切菜的顾亦欢心中隐隐的不安,不时的看向门外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在这种困惑烦躁的心情中终于做好了饭,顾亦欢也没了好好吃一顿的兴致,摘下身上的围裙,准备去换洗一下衣服。一个不小心,砧板上的菜刀被刚刚脱下的衣服扫到地上。顾亦欢一个心惊,下意识的就去抓,不想却把手给划了一个伤口,比较深一些,汩汩的冒出血来。厨娘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就看到顾亦欢的手指不断地流血,吓了一跳,急忙喊叫起来,顾亦欢本就烦躁,此时责怪厨娘大惊小怪,正好被过来的风袖看到,二话不说,撤出自己的手绢就把顾亦欢的手指缠了起来,然后又让厨娘赶紧出府去找大夫。

  虽然伤口比较深,但时顾亦欢并不觉得多么疼。一来是习惯了,二来她总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深深的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睛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指。风袖见此还以为是比较疼。一边情深意切的责怪顾亦欢不小心,一边扶着她回房间。

  两人还没有走出去多远,刚刚去找大夫的厨娘就神色慌张,步伐踉跄的奔了回来。嘴里不时地喊着,“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顾亦欢一惊,连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厨娘见到是顾亦欢稍稍平静了一些,大口喘了几口气,然后才胆战心惊的回答,“王妃,不得了了,外面打起来了。好多的士兵,似乎是皇宫那边出了事情,而且好像还着了火。王妃怎么办啊?”

  顾亦欢倒抽一口凉气,心中震惊,手上的伤也来不及管了,大步向王府大门跑去。风袖也知道这事儿严重,急忙跟了过去。管家正在门口悄悄看着,微微裂开的门缝外闪过不少慌慌张张的身影,大概是逃命的百姓。

  顾亦欢还没有走到门口就从高墙之外看见了不远处漫天的火光,就如同八年前的那一次,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容妃自焚的时候她在房中透过窗子看到的也是这样的情景。刘叔看见顾亦欢过来,沉静的行过礼,见顾亦欢只是在看着墙外的大火发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一辈子都在王府伺候,虽然王爷是个傻的,但是也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刚才他从外面逃回来的时候,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心中不安的又叫了一声“王妃。”

  好像一个迷路的小孩儿,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眼带期冀的看着自己。顾亦欢转过头来就看到这样的管家,虽然明白他的担忧害怕,却也没什么举动,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去看看王爷,照顾好他,别让他乱跑。”

  刘叔听到顾亦欢一如既往的声音,虽然还是那么冷冽,虽然还是那么让人发颤,但是忽的就安下心来。微微低头,好像终于找到事情做一样,眼中又有了活力。脚步轻快地去找龙景湛了。

  风袖在身后看着顾亦欢,淡漠的表情,好像刚刚那个感伤的女子根本不是她一样。只是静默的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等到刘叔的脚步声再也听不见,这才转身轻轻一跃,跳到了高高的围墙上。在这里看得更加清楚,顾亦欢她们内力深厚连带着感知力也比较强。夜间视物也比平常人要好,远远地就看到了皇宫门前阵列的军队还有在前边拼杀的士兵。顾亦欢心中惊讶的是竟然月楼也没有察觉到这帮人的动静,而且能把如此多的军队悄无声息的运进京城之中,这人不可小觑。风袖还在一边看着,没过一会儿却突然惊讶地叫出声来。顾亦欢疑惑的看过去,风袖悄悄靠过来然后指了指那还在安静的维持阵型,根本没有上前的那一对人。顾亦欢不明所以,风袖却在耳边悄悄出声,“小姐,是三王爷。”

  顾亦欢瞪大眼睛看过去,果不其然,竟然是龙景邺。刚刚映着火光没有看清楚,此时在看,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袍似乎在嘲笑这些人的惊慌失措一般。顾亦欢想到第一次见到龙景邺的时候,浓重的黑眼圈,虚浮的脚步还有眼中掩饰不住的迷乱,根本就是一副纵欲过度、无所事事的纨绔形象,似乎那是他脸上的强强装出来的假笑还在眼前。不想这个人竟然会带兵攻城。那么这些兵又是哪里来的?顾亦欢想想就觉的心惊不已。这个人若是从一开始就是假装的,还从来没有人发现,那他得有多深的心计啊,简直是太可怕了,能够隐藏得如此之深。

  龙御风卧病在床,听到外面喊打喊杀的吵闹声,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这个从来都是不学无术的三儿子,竟然会发动宫变,一时怒急攻心,当下喷出一口血来。龙景昊一直呆在父亲的床前。他不知道该如何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兄弟会刀剑相向,原来所谓的兄友弟恭不过是大臣们随口可说的奉承与糊弄。他只觉得血都要冷掉了。

  “昊儿,你太过软弱。也只能作一个守成之君。本来还想好好教导教导,可惜没有时间了。去吧,去找闫康,他会帮你的。”龙御风气喘吁吁的对着龙景昊说着,眼睛里却没有映出他的身影,完全是放空的状态。龙景昊看了看,咬牙站起身,走了出去。

  闫康已经在养心殿外面等着了。见到太子出来,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才说道,“皇室影门闫康见过太子殿下。”

  龙景昊听到他与平常不一样的自称,才惊讶的回过神儿来,原来闫康竟然就是影门的首领吗,知道此时不是发呆的时刻,有力的双手扶起跪着的人,忽然发现此时的闫康根本不是平常所见的那副木讷的样子,一派肃杀之气。

  龙景昊不自然的握了握拳,认真的说着,“父皇看人很准,三弟带兵攻城,不知道闫首领可有办法退敌。”龙景昊并没有自己是太子就对闫康失礼,相反还很是倚重的感觉,不管怎么说,此时还是要闫康出手的。

  “都已经安排好了,请太子下令。”闫康从小就是皇室影门按规矩培养出来的,当初为了有一个明面上说得过去的身份才会进宫当了御林军首领,不过他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正直比较严肃的人。不过这可不代表他傻。

  听到太子比较尊敬的语气,才不会像个二百五似的洋洋自得,这也和他的性格有关。暗卫出身的人都会比较冷情一些。所以将最高指挥权还是交给了太子。自己只要适当的提醒一下就好。

  果然太子龙景昊听到闫康的说法,脸上有了一点笑容,正要下令反击,内监一声高呼,“皇后娘娘驾到”

  龙景昊面无表情的看着皇后的仪仗缓缓而来,心中苦涩,还是恭敬的走下台阶前去迎接,“儿臣见过母后。”

  “皇儿免礼。”皇后对这个儿子感情不是很深,总觉得两人之间比较疏远,但又找不到方法弥补。也就这个样啦。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在旁边的闫康,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但是又想不起来,又多看了两眼,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这才集中精神和自己儿子说话,“昊儿啊,想不到老三居然还有这个胆子,竟敢逼宫。御林军抵挡不了多久,昊儿你可有什么办法?”

  虽然是应该问的东西,但是龙景昊总觉得有什么皇后就是希望由她自己来拿注意。也是母后就是这个习惯,大概也是改不了的了。面色尴尬的看向闫康。

  后者很识趣的回答,“回皇后娘娘,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着太子下令就好。”

  “哦?既然如此,本宫也不多说,太子,随本宫去观战吧。”皇后没想到竟然是闫康出来回话,而且,她终于知道有什么不对的了,是闫康的衣服。闫康是御林军首领,但是穿的却是一身黑色绸衣,什么花纹也没有,看起来就像是暗卫一般。难道说…不可能,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

  “好,儿子随您去就是了,母后小心脚下。”太子见皇后一直在打量闫康,无奈一叹,转而又恭敬地回答皇后的话。

  三人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向城楼走去。

  着火的是几栋民宅,靠近皇宫被龙景邺的手下放了一把火过去,也是为的示威。不过这种玩意儿吓吓平常的御林军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一批人是闫康训练出来的。历来就是一顿狠茬子,只不过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显摆罢了,这也是闫康所说的要低调行事么。

  三人在城楼上看到,下面双方纠缠在一起,不断地有人倒下去,汉白玉的地面被染得鲜红。龙景昊倒抽一口冷气,看着远处目光淡然的三弟,心中不知是何滋味。闫康见下面的人已经差不多了,关键的还在后面不是。当下从袖中抽出一个类似于火折子的物事,放在嘴上轻轻吹响。其实没有多大的声音发出来,淡淡的像一种鸟叫。龙景昊不明所以的看着闫康的动作。却只见下面的御林军很有规律的撤退起来。看似杂乱无章的步伐,从高处一目了然,竟然是一个“井”字,只是缺了一个小口子。

  龙景昊有些诧异,接着,龙景邺带来的人就开始想那个小口之中移动。除了外面还在按兵不动的军队之外,其余在战场上的人都已经转进了包围圈。只见闫康抬起一根手臂,然后狠狠的放下去。顿时所有人都被围了起来,接着就是屠杀,如瓮中捉鳖一般。

  外面的龙景邺气昏了头,狠狠的咒骂了一声。随风而来就连皇后也隐隐约约听得见他说的话,脸色有些不好。皱紧眉头看着下面的战况。龙景邺带来的其他人都已经动起来,似乎想要将宫门打开。但是这是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紫蓝色的火焰,一时之间,整个天空都亮了起来。站在外围不远处的顾亦欢清楚地看到龙景邺身边的一个黑衣人的相貌,心里想着原来如此。

  不光是顾亦欢,离得更近的太子等人也看见了。心中的惊异不亚于顾亦欢。太子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只觉得心中一片荒凉。

  想到之前华晓璇的异常,自己还曾经为了华晓璇不再纠缠自己而兴奋,想不到竟然是这种结果。

  远处的风袖看到了也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怪不得月楼什么都查不到,怪不得这将近十万的大军毫无声息的就潜进了京城,怪不得原来一事无成心狠手辣的三皇子此次会如此精明。原来是华家在背后出谋划策。想不到他们竟然放弃了太子转而选择了三皇子。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太子会休了华晓璇不成,怎的就搞得如此僵硬。

  不解的看向顾亦欢,只听得话声悠悠,“不过有时一个傀儡罢了,傀儡终归是好控制的比较好一些。”

……………………………………………………

果然大家更喜欢虐恋的地方啊,本文慢热,不过也快到了,大家坚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