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五十五章 步步紧逼

陌上雨 池唯 5211 2014-11-18 22:22:37

    整个大殿之中静悄悄的,除了那两个小宫女的啜泣声在没有其他的声音。众人都是胆战心惊的看着坐在上面的皇上,不知道这位会怎么想。虽然在皇帝赐婚时闹了失踪,但是这位毕竟是皇帝最小的女儿,虽然平日里没见的多么受宠但是谁知道皇帝会不会怪罪呢。毕竟到现在皇帝也没有说什么,虽然脸已经黑的可以了。

  顾亦欢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旁边是斜倚过来的龙景湛,好像很害怕的样子。顾亦欢心里乱的不行但是还是很温柔的拍了拍龙景湛的后背以此安慰他。却不知道安慰的到底是谁。她心里实在是没底,皇后断然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只是怎么就跟龙灵鸢扯上关系了呢。顾亦欢实在想不出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她可不会逆来顺受,任人摆布。于是悄悄传音在宫宴上伺候的一个暗桩。这宫里安插了许多月楼的人,每国的皇宫里都有几个,只不过因为月楼的重心在东陵所以东陵皇室里人更多一些罢了。不过即使安插许多的人也都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职位。这一位就是在御膳房工作的小太监,好像是叫小木子,进宫之前风袖曾经说起过他顾亦欢也就记住了。

  暗中让他去查探在自己与凌子卿在侧殿谈心时皇后和龙灵鸢到底发生了何事,见他成功悄悄溜了出去,顾亦欢心底一块石头悄悄落了地。这才发现身边的龙景湛正用一种幽怨委屈的小眼神看着自己。顾亦欢心中一跳,低声问道,“湛儿怎么了?没事的,姐姐在呢,嗯?”

  龙景湛微微咬唇,然后悄悄靠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姐姐刚刚在想什么,拍的我好痛啊。”

  顾亦欢没想到是这样,这会儿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与小木子说话时,因为心里想着事情不自觉得手上的力度就加重了。偷偷给龙景湛揉了揉后背。龙景湛猛抽一口冷气,又急急压下来避免顾亦欢听到。只是顾亦欢心中有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龙景湛心中暗自皱眉,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只柔软的手从微微有些刺痛的背上划过,带起一阵阵酥麻的感觉,龙景湛生生忍下异样,瞧着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顾亦欢心里也是醉了。

  两人的互动动作轻微又掩藏在桌子下面,外人只看到湛王与湛王妃挨得比较近,但是并没有人想到两人私下的小暧昧。倒是楚念因为时刻关注着这边倒隐隐约约猜出了一些事情,默默的喝了一杯酒,想到自己的娇弱的妹妹一时心中感慨。

  没过一会儿,小木子传回话来,顾亦欢愣了一愣神,才明白过来小木子到底说了什么,手里的杯子唰的掉下来,顾亦欢手忙脚乱的接住才避免了将酒洒在龙景湛身上的事情,但是还是有一些溅到了外面。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没有多想,顾亦欢站起来向皇帝告罪请求去换一件衣服。龙御风默默的点头准许了。皇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她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放过顾亦欢呢。心中偷笑却没有反对,安静地看着顾亦欢带着龙景湛向外走,嘴角带着一抹轻笑。

  起身的时候顾亦欢悄悄传音凌子卿将小木子打听到的事情还有自己的猜想一并告诉他。这才带着龙景湛毫无异样的向外走去。殿中的人都是在朝堂上打滚摸爬的人精儿,此时隐隐意识到可能会有很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果不其然,顾亦欢两个才刚走了几步,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闯了进来,面上是惊惶之色。顾亦欢心中咯噔一声,停下步子,转身看着皇帝。

  那人跑到龙座之前不远,啪的跪了下来。沉闷的响声像一把锤子重重的打在顾亦欢的心上。那人吓得不轻,话也说不顺了,“皇…皇上,恕罪。”说着重重的磕下头去,只觉得自己大概完了,一边感叹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一边害怕。上方的皇帝见他如此,平静的开口,“到底发生了何事,如此惊慌?八公主可找到了?”

  那人又是一声磕头的声音,然后才颤颤巍巍的回答,“启禀皇上,八公主,殁了。”

  殿中先是死一般的安静,然后发出一阵阵喧哗,众人很震惊,在皇宫大内,八公主居然死了,那些侍卫们呢?为什么没有阻止?是因为刺客还是八公主不小心。各种猜测在众人心头萦绕不去。

  皇帝死死的盯着那人,吓得他又连连磕了几个头,嘴里不停的喊着饶命。

  皇帝好一会儿才从小女死亡的消息中反应过来。

  此时顾亦欢心中一叹,皇后果然是皇后,这一战打得她措手不及,如今只能见机行事,走一步看一步了。也不再准备去换衣服,表现出一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惊诧的表情准备回到座位上。龙景湛似乎也明白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只是呆在顾亦欢身边,但是却没有挣扎吵闹,傻乎乎的随着顾亦欢又重新要坐回去。

  顾亦欢边走边看着皇后,只见她眉心一动,顾亦欢心中略有波澜的说了一句,来了!

  皇帝刚刚问出一句,“仔细说来。”话里夹杂着说不出的怒气还有心惊、悲痛。

  皇后似乎是刚刚反应过来,又像是被皇帝吓了一跳,一个哆嗦将桌上的精美瓷碟扫下桌去。见皇帝目光凌厉的看过来,略微喘了一口气,才小声的回答,“皇上恕罪,此事还请皇上彻查。只是臣妾先前出去的时候曾在后殿不远的那条小路上碰到过湛王妃。当时灵鸢也是在的。且,湛王妃…对灵鸢好像有些不满。毕竟灵鸢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略带了一丝犹豫,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眼睛还瞟了瞟顾亦欢那边。

  坐在下面的各位臣子还有楚念龙景湛凌子卿,心里不免有些疑惑。凌子卿还好,只是,楚念还有龙景湛怎么也不会想到今日之事居然会扯上顾亦欢,就在她出去透风的那一会儿时间?

  龙御风听了皇后的话一开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曾经浑浊的双眼有略略闪过几道精明的幽光,皇后虽然心虚但是不愧是练出来的,脸不红心不跳,就那么平静自然地任龙御风打量。也就几眼的功夫,皇帝就转移了注意力。继续问道下面跪着的小太监。

  “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八公主…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威严的语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既是龙御风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刻,但是经年累月做皇帝练出来的气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承受得住的。小太监瑟瑟发抖的回话。

  “皇上,奴才等是在后殿廊下的一丛树丛里发现的,八公主是被人打晕之后,被勒死的,用的是八公主身上的腰带。而且,在八公主的身边发现了这个香囊。”虽然惊恐,但是在皇宫里当差的人总归也有些胆量,要不然早不知道死了几千次了。

  看到伺候的宫人呈上来的香囊,“这不是湛王妃身上的吗?先前臣妾与灵鸢见到湛王妃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怎么会掉到那里去?”皇后有些刺耳的声音响彻在寂静的大殿上,又是一个劲爆的话题啊。

  龙御风听到这里一口气喘不上来,猛烈的咳嗽起来。好像要将肺都咳出来了,痛苦的声音穿透个人的耳朵,带着浓重的压抑的气氛。下面的人大气不敢出,略带担忧可怜的目光看向顾亦欢。却见人家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皇帝,对于皇后都没有施舍一个眼神,不由得心中佩服顾亦欢的胆量,有些就是在默默的嘲笑顾亦欢不识时务,尤以皇后一党的人居多,眼带嘲笑,不屑的看着顾亦欢。还有华晓璇那个白痴女人,差点就笑出声音来,急急捂住自己的嘴巴,见没有人注意到她这才悄悄松一口气,假装痛惜带着指责的看向顾亦欢还有凌子卿。

  白未央等几个与顾亦欢有过节的人此时也都在心底偷笑。顾亦欢面无表情,既没有对皇后说起先前之事的困扰也没有即将大祸临头的担忧。不过这也只是面上罢了。坐在她身边的龙景湛明确的感受到了,顾亦欢一开始轻微的颤抖。

  顾亦欢知道今日是一场恶战,不知怎么忽然就看到了凌子卿担忧的目光,想了想,不由得在心里嗤笑,整个大殿之上,大概也就只有师兄会毫无目的担心自己了吧,还真的有些可悲呢。顾亦欢微微翘起的唇角带着苦涩的笑意。即使是顾笙铭,也难免会担心着顾家而束手束尾。

  皇帝咳得厉害,凌子卿看了顾亦欢一眼之后就上前为龙御风诊治,轻微的在龙御风身上的几处大穴点了几下,骇人的咳嗽声渐渐停了下来。龙御风精明的眼睛扫过全场,最终停留在顾亦欢脸上。

  见此,顾亦欢拿开龙景湛缠在自己身上的双手,然后淡定的站起从桌子后面走出来。到了台阶之前,顾亦欢才看看停下脚步,不带感情的双眸看向皇后,随即又转开来,还让皇后以为刚才那冰冷、幽深一眼是自己的错觉。交叠在一起的双手暗暗用力,但是掩在了宽广的衣袖之下,谁也不会注意到。

  其实皇后与顾亦欢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甚至顾亦欢刚刚回京之时,皇后还曾想过让顾亦欢做太子龙景昊的侧妃,也曾经暗中透露过这个意思给太子,但是没想到皇帝棋高一着,先行将顾亦欢指给了龙景湛,这让皇后郁闷了好一阵儿。但是看着顾亦欢对龙景湛的维护,看着那如同曾经的那个女子一般美艳动人而又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每每皇后都会想起那婉转在熊熊大火之中的缠绵歌声,心里就会涌上一阵不可言喻的嫉妒与愤恨。但是那又怎样,那个女子终究还是死了,世间再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只能做一个地府的孤魂野鬼。但是皇后怎么可以容忍再出现一个这样的人呢,还是流连在龙景湛身边的顾亦欢。那对母子都该死,既然顾亦欢不肯离开龙景湛,那就一块死好了。呵呵呵呵。

  皇后心中变态的幻想着回忆着。不得不说生活在宫里的女子都得需要一颗强大的心智,不是谁都可以忍受自己的丈夫光明正大,肆无忌惮的纳妾的,还得对这些妾室好言以对。更不用说这些妾室随时可以取代她的地位。尤其是容妃这样有才有貌有家室还得皇上宠爱的女人绝不能留,顾亦欢也一样。

  皇后的恨意太深了,那种怨怒的目光让顾亦欢稍稍放下心来。既是她再厉害也终究不过是一个得不到丈夫宠爱呵护的傻女人。皇家无情,既然对龙御风动了心,那就不再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即使她真的很强。

  顾亦欢在皇帝面前行过一礼然后才挺起腰,面不改色,毫无表情的讲着自己遇到两人时的场景,即使是自己曾经听到的皇后许诺让龙灵鸢嫁给凌子卿的话也没有保留。但是对于自己的香囊为何会掉落在死去的龙灵鸢身边,顾亦欢只能说不知道。

  好像事不关己的样子,顾亦欢讲完就静静地等着龙御风的回应。却见皇后很是古怪的看着她。然后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华晓璇的声音。

  “莫非,是因为湛王妃嫌弃王爷是个傻子,所以想勾引凌公子,因此怨恨上了即将与凌公子成亲的八公主么?”略带惊讶的声音,说完之后又好像自己说错了一样,羞涩地捂起嘴巴,有些慌乱地看着太子一眼,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这才转过头继续看着顾亦欢还有皇帝。

  只不过龙御风听到华晓璇的话,本来有些疲惫的脸迅速紧绷起来,好像顾亦欢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严厉、锋芒毕露地盯着她,简直想要用目光将顾亦欢钉死一样。生生打了一个寒颤,即使顾亦欢已经活了两辈子,但是此时在皇帝的威势气度之下,还是有些自惭形秽的。

  硬着头皮开口,“皇上恕罪,儿媳虽然与凌公子相谈甚欢,但是这也只是今天晚上的事情。试问,谁会为了一个刚刚才了解的人去杀害一个公主呢。更何况,儿媳是湛王爷的妻子,是湛王妃,如何还会幻想其他男人。太子妃这话说得轻佻。难道,太子妃会为了随便一个男人舍弃太子,红杏出墙吗?”

  “你混账,竟敢如此辱骂本妃,你……”华晓璇气得脸色通红,又怕龙景昊会误会于她,转头寻找太子的支持,却只见太子根本没有将她的窘迫看在眼里,只是一个劲的望向顾亦欢,心中更加恼怒,就要发作,凌子卿却已经率先开口。

  刚刚听到顾亦欢说的那些暗示两人没什么交情,相识不过几个时辰的话,凌子卿虽然明白是为情势所迫,但是心中陡的生出一股子烦闷,听到后来,那一句随便一个男人更是让他心中抑郁难平。暗自咬牙,恨恨的瞪向顾亦欢。但是也知道此时不是胡闹的时候。

  “皇上,草民不过一介布衣,即使虚得一个雪山天医的名号也不过是江湖人谬赞罢了,哪里能够得到湛王妃的青睐。更何况,草民虽然才进京几日但是却也听说过,湛王妃对王爷的爱护,那里是草民可以插足的。先前太子妃所言实在太过于草率。更何况,草民已有心爱之人,还望太子妃不要随意毁了草民的名声,草民还等着回去娶妻呢。”

  凌子卿说完傲娇的撇过顾亦欢直直的看进华晓璇的眼底。华晓璇被他看得一片尴尬之色,皱眉,带着不虞向龙景昊身后挪了挪。

  旁人虽然没有看见凌子卿与顾亦欢眼神的交汇,但是龙景湛因为装疯卖傻在旁人没有注意的时候却将两个人的神情看了个透彻,只觉得两人不想嘴上说的那样陌生,但是又不好询问,只得压下心中的不快。那感觉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霸占了一样,心里直直的升起一股警惕,但是又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有些烦躁的在心里说道,不过是因为她做的饭比较好吃罢了。

  龙御风的眼神儿在两人之间扫来扫去,他是皇帝,活了这么些年看人的水平还是有的,所以他也觉得两人之间不像话上说的一样。不过对于自己看人的本事还是很有信心的,他知道这是不会是顾亦欢做的。因为两人之间虽然有一股自然地熟稔气味在里面,但是却并非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暧昧。最起码顾亦欢没有。龙灵鸢既然已经死了,自然没必要因为一个死人来治顾亦欢还有凌子卿的罪,不过一个女儿罢了,更何况,他对凌子卿是真的很欣赏。

  略微想了想,脑子了很快的转了几圈,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肯定又是皇后的原因。不过,顾亦欢可不能出大事儿,但是小小的整治一番倒还是可以的。

  殿中沉默的可怕,几大巨头都没有说话,下面的人自然也不敢开口,正在好奇的观望着,想知道到底会怎样处置顾亦欢。

  “现在湛王妃很有嫌疑,既然如此,湛王妃就回王府闭门思过去吧。康宁海传令让禁卫军首领闫康去仔细查查这件事,三日之内给朕一个答复。至于凌子卿,暂时先呆在宫里,等着见事情水落石出了再谈别的吧。好了,朕累了,都散了吧。”皇帝疲倦而无奈的声音终究结束了这一场盛宴之上的闹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