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五十四章 无妄之灾

陌上雨 池唯 3987 2014-11-17 22:45:57

    为了庆祝皇帝将所有在京的皇子公主都宣进了宫中,又召告天下给凌子卿颁了一个东陵皇家御用天医的称号,并且还不用每日都呆在太医院,在享有足够的自由的同时享二品大员的俸禄。皇帝为了嘉奖他的功劳有上次了许多的奇珍异宝还在京中给凌子卿置办了一个大宅子。这些事儿皇帝吩咐下去没过几日就都办好了。在宫宴那一天皇帝当众宣布给凌子卿涨了很大的脸面,一时间面对各个前来祝贺的人凌子卿还有些羞涩。

  一张张铺着上好流光锦的席位,软垫都以深紫色的丝绸做成,绣满了缠枝绕金丝牡丹,象征着富贵荣华。桌面上面布满精巧可口的美酒佳肴,有许多是御膳房专有以供宫中妃嫔皇帝皇后食用的珍品。外面的厨子即使再高明也是做不出来的,用的原材料不少是周边小国送上来的,极其少见。隐藏在人群后面的乐队不停地演奏着充满奢靡之色的乐曲,真真是靡靡之音。丝竹之声不绝于耳,众人也都挺习惯了,宫廷音乐几百年来多是崇尚修饰技巧的,听得久了倒也没什么吸引力了。席间觥筹交错,众人一阵阵的寒暄,虽然脸上带着光彩照人的笑靥,但是不难看出脸颊基本上都已经僵硬了,不过是强撑着敷衍罢了,眉间多是无聊之色。

  皇帝今日很是高兴,也没有提前回去,可见身体确实好了很多。凌子卿功不可没,为此皇帝没少灌他酒,其余的官员见皇帝对凌子卿青睐有加也顺风而上,一晚上凌子卿喝了许多的酒。宫中之琼浆玉液不比外面的,最少的也是酿了三四十年的。酒精一上来凌子卿既是提前服用过解酒药也觉得招架不住,连连推脱了身边还在敬酒的众人,悄悄起身出恭去了。

  顾亦欢放心不下,凌子卿那个家伙笨得要死,别人让他喝酒就真的喝了,难道不会悄悄倒掉么,真是傻得要命。此时见他离席,淡定的放下手里根本什么都没有的酒杯,悄悄给龙景湛打过招呼,偷偷溜了出去。

  夜间的风凉凉的,消除了些许汗意。顾亦欢为了今日宫宴特意穿了一件宫装,宝蓝色的宫锦百褶裙上面是攒密的绯色芍药,大朵的花瓣中间是金银双丝并串湖玉珠蕊。腰上束着浮光流动的蝶恋花川紫飘带,领口还有衣袖上串着雪白的深海冰珍珠,一圈一圈绕起来。整件衣服虽然好看但是穿戴起来很是沉重,更加上殿中喧闹的气氛,顾亦欢着实出了一身的汗。早先也是喝了一些酒的,脸上带着绯色的红晕,在橘黄的灯光下显得很是可爱。

  慢慢的走在寂静的鹅卵石小路上,顾亦欢并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只见到身边都是密密的树丛,其间不知道开着的是什么花,淡淡的飘着浅淡的香味,沁人心脾。吹着微微的风,顾亦欢身上好受许多。转身向回走,准备回到殿中,正巧在小路尽头碰到了皇后,还有龙灵鸢。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很是隐秘,身边还没有一个宫人跟着。顾亦欢本想离开躲过两人,不想皇后已经看到她了。随即低低的叫了顾亦欢一声。

  这时顾亦欢也不能再继续装作没有看见,于是无奈的轻轻叹一口气,转身向两人走去。在离皇后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就停下来行了一个宫礼,“见过皇后娘娘。”有微微侧身向龙灵鸢示意。

  皇后倒还好,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倒是龙灵鸢在看到顾亦欢过来的时候鼻中冷哼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以顾亦欢的耳力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没有多想,顾亦欢并不打算与一个小姑娘计较。听她们刚才的话,那意思好像是要给凌子卿赐婚。宫中适龄的公主也就两个,四公主龙夕苒在宫外陪伴先帝的一个妃子礼佛,那妃子是龙夕苒母亲的姨母。其母玉妃逝世之后,龙夕苒就出宫与姨奶奶作伴了。今日也并没有回来,如今宫里也不过就是一个龙灵鸢。顾亦欢想着大概皇后是想让龙灵鸢嫁给凌子卿吧。

  三人不咸不淡的说了两句话就分开了。顾亦欢毫不在意的向殿中走去,在门口不远处碰到了躲酒的凌子卿,笑着打笑了两句。

  “你如今倒是运气,不仅得了皇上的青睐特意给你办一个庆功宴,想来不久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还真是好福气。”顾亦欢面带笑意,这是在玄矶山上就养成的习惯。每次见到羞涩的凌子卿顾亦欢都忍不住去逗逗他。明明是他大一点,但是在玄矶山上众人都把他当做孩子。这也是凌子卿一直很郁闷的地方,所以在长大之后他就提前下山游历去了,也是为了躲开顾亦欢七影七月她们的戏弄。(大家没有忘记幻格的七星海棠吧,让他们在露个脸,免得以后见到了不认识嘿嘿。)

  其实虽然凌子卿来了这么久,但是因为一开始皇帝的病情比较严重急需救治,后来因为顾亦欢放任皇后将他软禁却不管弄得凌子卿生气之后,他们还没有好好说说话呢。当下见到凌子卿对于殿中的众人那般纠结担忧的模样,顾亦欢笑笑,约他到侧殿去休息一会儿。不做丝毫犹豫,凌子卿痛快地答应了。

  也就一盏茶的功夫,毕竟他们不能在外面呆许久。顾亦欢听他讲了许多这些年在外遇到的事情,又为之前的事情哄了些许时间,两人才回到殿里。此时皇后已经回来了,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顾亦欢,眼中带着明显的兴奋,那种好像要将顾亦欢生吞活剥了一般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顾亦欢看着皇后的样子,莫名的生出一股不安。

  但是皇后并没有发难,这倒让顾亦欢心中更加起伏不定。皇后这人心机太深,之前虽然自己也曾让她吃瘪,但是不得不说,皇后是个很能隐忍的人。在宫中,这样的女人很危险,尤其是看看龙御风的后宫就知道了。真正完好的活着的没几个,还都是低位妃嫔,真正曾经得宠而又家世显赫的人都已经香消玉殒了。这就是皇后的手段,顾亦欢不敢看轻敌人,更何况是在宫中活下来的女人。

  轻轻一笑,已经年逾四十的皇后保养适宜,面上并看不出多少苍老之色,反而是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流淌其中。庄重的声音缓缓响起,殿中的人见皇后开口,声音渐小,除了几个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官员,但是也都被身边的人拉住了,不让他们开口,以免冒犯皇后。

  “湛王妃好兴致,刚刚好像和凌公子聊得很开心啊。你是个有心的,当初还是王妃找来的凌公子呢。多亏了你啊。”皇后这话不好回答,说得不好就会让人以为她和凌子卿之前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说不定还会给自己按一个私相授受的罪名。

  顾亦欢眯了眯眼,随即笑笑,毫不在意的样子,“皇后娘娘折煞臣妾了,臣妾不过是对凌公子的医术感兴趣罢了。”

  “哦,王妃不会是想学医吧,不过这宫里的御医也是不错的,湛王妃若是真的想要了解医术,随便找个太医就好了,何必麻烦凌公子呢。”皇后温和的笑着,但是分明是在说,顾亦欢图谋不轨。

  深吸一口气,尴尬的笑笑,貌似不好意思,然后才抬起头说道,“臣妾,只是担心王爷的病情,想当初王爷也不是先天就痴傻的,臣妾只是问问凌公子可有法子治好王爷。到让皇后娘娘费心了。”说完,顾亦欢苦涩的笑笑。

  一时间,殿中寂静下来。皇帝放下玉箸,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皇后一眼,但是浑浊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势。“凌先生,不知湛儿的病可能治好?”

  “启禀皇上,王爷是发热以致烧坏脑子,时间久远本就不好治。而且我只是听王妃说了几句,并没有把握治好王爷,还望皇上恕罪。”凌子卿低沉的声音传到众人耳中,不知道是谁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谁幸灾乐祸的嗤笑。

  顾亦欢低着头,虽然听到各种声音,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扮演了一个担心丈夫的温柔妻子的形象。

  皇帝闻言久久没有做声,最后才好像有些伤感的回答,“罢了,宫里的御医几年前就对朕说过了,哎~凌先生不必放在心上,湛儿,听天由命吧。”

  众人都默不作声,想当年皇上对于五皇子的宠爱那是过犹不及,众臣曾经一度猜测五皇子会同太子一较高下,不想后来竟发生那种事儿,而五皇子也从一个意气风发风流倜傥的少年英雄变成了一个被人随意欺辱的傻子,果真是世事无常啊。

  皇上又安慰了顾亦欢几句,气氛又高涨起来,谁也没有为龙景湛这个过时的将军浪费太多感情。顾亦欢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看着龙景湛不说话,等龙景湛看过去才发现,她正在发呆呢。

  龙景湛心里有些酸涩,那一年母妃含冤而死,葬身大火之中,而自己也被迫装疯卖傻。过了这些年,仇人却还坐在高位上享受众人的敬仰,他心里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为了惨死的母妃,为了自己当年驱毒所受的苦还有这些年所遭受的屈辱。暗自将袖中的拳头握紧,指甲陷进肉中犹不觉得疼痛。这些远远不够,龙景湛心中呐喊着。仇恨的火焰瞄向上面坐着的人,但是一闪而逝,谁也没有看到。

  又过了一会儿,皇后靠近皇上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龙御风明显很高兴,眼角皱起了几道皱纹,顾亦欢并没有觉得好奇。大概是要宣布凌子卿的婚事了吧。想到之前两人在侧殿说过的话,顾亦欢已经提醒过凌子卿皇上可能会为他赐婚,这也是皇室历来拉拢人的手段,只是龙灵鸢实在不上档次,要是这么一个公主嫁给凌子卿,大概师傅也会被她气死吧。顾亦欢不觉微翘起唇角。

  果然,皇帝微微清了清嗓子,“众位爱卿,凌公子是我朝的大功臣,不仅治好了真的宿疾还解决了湖州多年不遇的水患。实在是有功之臣。”

  堂中的众人一阵附和,只不过有多少真心,多少假意就看不出来了。凌子卿并不是正经的官员就已经收到皇帝那么多的封赏,早就不知道惹了多少人的眼。皇后不就是其中一个么。

  待众人的议论之声稍稍安静下来,龙御风这才下了一道圣旨,“雪上天医凌子卿功劳甚为,年轻有为,特此赐婚,招为驸马。封八公主龙灵鸢为温雅公主,择吉日与凌子卿成婚。”

  殿中又是一片掌声,只是这时殿中传来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

  “八公主呢,既然是皇上赐婚,为什么没有出来谢恩?”是皇后的声音,凌厉的凤目扫过大殿,却没有发现龙灵鸢的身影。

  顾亦欢突地心脏狠狠的跳了一下,一股浓浓的慌乱涌上心头。又仔细看了看,果然龙灵鸢并不在殿中,想到之前在小路上碰到皇后还有龙灵鸢的情景,以及刚刚回来时皇后意味深长的笑,顾亦欢只觉得大事不好,但是,宫宴智商,风袖等人并不能跟进来,此时就她一个人,也不能出去寻找。握紧双拳,顾亦欢皱眉看向皇后,果然看到那人不动声色的脸上隐藏在眼睛中的笑意。似乎惊讶于顾亦欢敏锐的反应,皇后眼中揶揄之色更甚。

  渐渐地殿中的言论越来越重,刚刚跑出去寻找龙灵鸢的宫人还没有回来,此时,顾亦欢有些坐立不安,只是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不再去看皇后那张恨不得让人撕碎的脸,深深的吸气呼气。

  原先伺候龙灵鸢的宫人,两个小宫女此时瑟瑟发抖,跪在堂中,伏在地上,微微传出轻微的哭泣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