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四十九章 异香百媚生

陌上雨 池唯 2234 2014-11-10 21:27:58

    先前那丫头带着顾亦欢进来,房中的两人听到动静,秦沉鱼安抚性的瞅了瞅顾奕月,眼中分明是掩不住的得意,好像在说,看吧,听我的才是对的。如今顾亦欢已经按她们所想的来到了这偏僻的黛英院,晌午时分,外面天气炎热轻易没有人会随便出来,自然不担心有人看到。秦沉鱼虽然想了这个法子,但是她自诩是三大世家出来的人,自觉地比顾奕月高贵,也不太想亲手沾惹这些东西。此时见顾亦欢快要进来,便留下一个自己身边的丫头然后就一个人悄悄溜了回去,省得让人拿住把柄。

  等顾亦欢进来的时候,房中已经只剩下了顾奕月还有一个昏迷的萧晨。两人都在屏风后面,一时顾亦欢看不到什么,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单纯为妹妹担心的样子。

  “月儿,你可还好?”顾亦欢见外面没有人,只是隐约见到一个人影,当下焦急地询问着,一边向屏风后走去。

  顾奕月她们早就在房中动了手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若不是嗅觉敏锐之人自然发现不了什么,就算闻到了也只觉得是平常的熏香,断然不会想到这是江湖上谈之色变的百媚生,这是一种极其霸道的媚药,房中这些分量只怕是个人就会中招,变得不能自已。不过顾亦欢在玄矶山待了七年,从幻尊那里学到的医术足以同凌子卿这个雪山天医相较,对于这等媚药自然也是知道的,从她进门的那一刻就屏息敛气,当然不会轻易中招。

  顾亦欢缓步向屏风后走去,却在即将转过去的一瞬间软软的倒下来。身后的紫衣焦呼一声,急忙上前想要将人扶住,却不想脑后一声闷响,然后整个人只觉得浑身无力,脑中嗡嗡的响个不停,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时,顾奕月连忙从后面走出来,对着去叫顾亦欢的那个丫头说道,“还不快过帮忙,赶紧把人搬到床上去。”

  那人也有些心慌,毕竟年纪小,不经事。顾奕月见她那个不成器的样子,手软的还不如自己,一时有些恼怒,“笨手笨脚的,赶紧的,快点,晚了可没你好果子吃。”

  小丫头小声的应着,连走两步上前,和顾奕月还有秦沉鱼留下的人一起将昏迷的顾亦欢抬起来,把她放到屏风后面的床上去,那里还有一个同样昏着的萧晨。看着两人并排躺在床上,顾奕月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语的畅快。

  当下拿起小姐架子,让秦家的丫鬟去解了两个人的衣服,而她和另一个则去外间处理昏迷的紫衣。

  那人本不愿意,被顾奕月一瞪只好不情不愿的去解顾亦欢和萧晨的衣服,抽出萧晨的腰带,扯开衣衫,露出精致白皙的锁骨,小丫头顿时有些脸红。房中弥漫着的媚药,他们虽然事先服食了解药,但是此时好像也受了影响,身上微微有些发热,脸色红红的。立时不敢再看,于是动手想将顾亦欢的衣服也解开,不像刚刚伸出手去,就见到一双乌黑的眼眸一动不动的正盯着她,当下一声惊叫,但是声音还没有完全喊出喉咙就被顾亦欢一个手刀劈晕过去。此时外间顾奕月听到声音,悄声问道,“怎么回事?”

  却没有听到回答,却听见里面传来衣服划过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当下有些疑惑,就要进去看看。但是,却惊恐地看到,衣衫完好的顾亦欢正似笑非笑脸色不明的站在屏风旁边。立即吓的捂住了嘴巴,将未出口的惊讶堵在嘴里。顾奕月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心中的恐惧,顾亦欢早就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拿捏得那个人了,从她回来,三姨娘毫无声息消失在顾府,但是她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今明明是一个已经昏过去的人,这屋子里的媚药药效如何她自然清楚,即使是他已经服过解药在这里呆久了也觉得不舒服,却不想这个人居然还能醒过来,而且好像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这如何让她觉得不惊恐,这样的一个人只要用她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看着你,整个人就觉得如同置身寒冬腊月的冰水中,完全喘不过气来。她死死的捂住嘴,连连向后退去。只想着离开这里,离开这个魔鬼。

  顾亦欢看出她心中所想,刚刚不过释放了一些这些年来养成的肃杀之气,到不想竟将人吓成了这个样子,不过看着那张花容失色的小脸,心情突然就变好了。哎,同父异母的妹妹这种生物啊,在这男性至尊的古代果然是个消遣的好节目。顾亦欢心中冷笑,面上带着阴寒的邪肆,一步一步慢慢的向两人走去,迈过躺在地上的紫衣的身体,将顾奕月他们逼到墙边,只余下两三步的距离。两人眼中的惊恐蔓延开来,看的顾亦欢心中大爽。抬手将空气中的香味聚集起来逼进两人体中,当下忍不住裂开嘴,无声地笑起来。两人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觉得顾亦欢的笑无端的让人觉得害怕,颤抖的更加厉害。

  但时顾亦欢并没有做什么,一个用力,一手提了一个人放在床上,甩手一阵迫人的气流划过,两人的衣衫尽褪,此时,药效发作。及时早先服用过药物还是无法抵挡身体中传来一阵阵热度。

  顾奕月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眼中泪水蔓延,但是身上传来的异样感觉让她说不出话来,只想找一处阴凉之地舒舒服服的享受一番。理智与欲望一番纠缠,最终还是药效发挥作用,顾奕月疯了一般贴到萧晨身上。而一边的两个丫头此时也是受尽折磨,早已不堪忍受,见到顾奕月扑上去,也顾不得羞涩,只想如她一般。

  顾亦欢见到三人的丑样,嘲讽地笑笑,然后走出去,扶起紫衣在她背后输进一股真气,在她醒来之前将人带出了屋子。

  院中的树下,紫衣幽幽转醒,将自己居然躺在树底下,一时惊讶。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好像自己是被人打晕了,想到王妃还在那里晕了过去,心中焦急。正要起来却听见顾亦欢笑眯眯的叫着自己,“你醒了,我刚刚还奇怪你怎么会躺在这里。”

  “王妃,您…您没事吧?”紫衣疑惑的问道。

  “我有什么事呢?你大概是太累了,走吧,二小姐身体不适,去找个大夫过来,我到厨房去做几样她爱吃的熬点。”顾亦欢语气淡淡但是不容置疑的说完,接着就向院外走去。

  紫衣站起来,揉了揉还有些麻麻的后颈,也只好按顾亦欢的吩咐去找大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