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三十五章 入宫

陌上雨 池唯 2419 2014-10-21 22:50:29

    第二日一大早顾奕欢就起了,顺带着把还在迷糊着的龙景湛也叫了起来。这便喊了外面的小丫头过来伺候,风袖带着紫衣走进来。昨个儿见了紫衣顾奕欢觉得她是个能干的,所以就把她留在身边伺候,虽然有些疑问但是在眼皮子底下出了事也好收拾,也能更好的看着她。不过自已暂时也不会出错,有熟悉王府中的事情,顾奕欢还想多用些日子。

  风袖知道今日顾奕欢要进宫,便给她梳了十字髻,两边各垂下一缕秀发即可以拉长脸型又不会显得过于娇小,多了几分稳重。进宫的话贵重的首饰是不好不戴的,这也是皇室礼仪的一种,就是要显得高贵一些。顾奕欢选了一支御赐的寒梅簪,虽然素净一些但是到不会让人抓了把柄。她不爱那些金玉之物,但是还是又挑了一对按规制来的白玉兰镶琉璃珠芯金簪,化了眼线,眼角上翘,多了几分妩媚但是只要不笑就会让人觉得凌厉,涂了正红的唇脂,本就白皙的皮肤越发明艳起来。五官之间直让人不敢小视。

  顾奕欢梳装起来要比龙景湛麻烦一些,而且昨日顾奕欢已经和龙景湛说好了,今日早起也很听话的让人给他穿衣服梳妆。顾奕欢从铜镜中看到龙景湛已经梳好了一个发髻,上面插一支毫无修饰的青玉簪,透出几分大气。这样一来倒是让他看着更加身材斐然。只不过,不能开口就是了。看到顾奕欢在打量他,龙景湛敏感地回过头来,微微嘟起娇嫩的唇瓣,有些不满意顾奕欢的目光。可惜人家丝毫不把他的气恼放在心上,反而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这下更是让他生气,竟转过头不再理顾奕欢了。

  直到两人都收拾好了,匆匆吃过一点东西,两人才向皇宫进发。平稳前进的马车上,顾奕欢看着已经生了一早上气的龙景湛,心下哀怨自己果然是个保姆的命,嫁个人还要哄孩子一样哄着自己的丈夫,不过她倒也觉得这样不错。虽然龙景湛脑子不好,但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只是有些粘人,但是倒不是像个真正的傻子一样的什么也不会。也不与他计较,反而很是亲昵的上赶着去呵护他,就好像有一种魔力一样,顾奕欢对龙景湛总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法控制的怜惜之情。

  此时看到他嘟着嘴巴,已经一早上了,笑笑,这个小猫还没消气呢。怕他嘴巴痛,顾奕欢向龙景湛那边坐过去一点,慢慢地移动,看他没有什么反应,最终坐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揽住龙景湛的脖颈,懒懒地一笑,“湛儿还在生气,不过湛儿要不要告诉姐姐为什么生气呢?”

  顾奕欢就是想逗他,说话的同时脸渐渐靠近了龙景湛的耳垂,呼出的热气痒痒的挠在龙景湛的耳边。顾奕欢眼尖的发现了龙景湛的耳朵颤了一下,将头埋在他的脖子里一个劲的闷笑。

  龙景湛只觉得自己无比可怜,他其实已经习惯了和顾奕欢小玩小闹的相处,好像每天都有无数的时间用来撒娇。早上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有些不情愿让顾奕欢笑话而已。她的目光中明显地戏谑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丑,这才装着生气的样子不理她,不想到头来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明明自己老婆就在自己怀里,明明她就是在调戏自己,却还是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龙景湛只觉得自己傻的透顶,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向那个地方去了,耳朵发热,脸颊也是烫烫的。龙景湛怕被顾奕欢看出什么来,又不敢运功将异样的感觉压下去,只好认命的忍着。

  不过顾奕欢根本没有想这些,她只觉得好玩。从来没有人可以这样亲近的与她接触。两人的相处中,不仅是龙景湛变得奇怪了,顾奕欢也是如此,习惯了每晚抱着一个人入睡,习惯了早起看见一张安宁俊美的脸庞,习惯了每天打打闹闹。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日子,还真是不可思议。好不容易笑够了,顾奕欢稍稍抬头悄悄地在龙景湛的耳边说,“湛儿你瞧,你居然还会害羞呢。脸这么红,像一只煮熟的虾子,你这样姐姐会想吃掉你的。”

  龙景湛越发难受起来,又躲不开,只好装无辜,“姐姐,为什么要吃湛儿呢,刘叔说湛儿已经长大了。不是越小的东西才越嫩越好吃的吗。湛儿肯定不好吃,姐姐不要吃湛儿好不好?”说到最后有点哭腔带出来,委屈极了。

  顾奕欢一时没有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湛儿你怎么这么可爱啊,真是太好玩了。姐姐一定会吃掉你的,你放心好了。哈哈。”

  “姐姐要吃人,呜呜,姐姐,不要当坏人,湛儿不要姐姐吃湛儿。”这下可真是惹着了,龙景湛眼睛红红的,要哭的样子。

  顾奕欢一时心软,将他揽在怀里,拍着他的背细细安慰。却没有发现将脸埋在她的胸口的龙景湛笑得多么奸诈。故意在她的胸口磨蹭了一会儿,龙景湛坏心眼的想,让你平时总来诱惑我,看我不吃你豆腐。但是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动作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寻求主人安慰的宠物,顾奕欢母性大发,任他胡作非为。

  两人在车里腻歪,却没发现车已经等到了宫门口。驾车的是王府的侍卫,其实是冥殿中的下属,被龙景湛安排过来的。他的武功不强,但是车里发生了什么还是听得到的,即使两人的话都极小声,更不用说那些有些暧昧的声音更是让人想入非非。他此时为难地看着马车上深青色的门帘,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顾奕欢感觉到马车已经停了下来,才知道是到了宫门口。暗衬着原来从湛王府到皇宫这么近啊,不过还是为两人整了整衣服,自己掀起车上的门帘,看到旁边一脸纠结的侍卫有些不自然,但是情绪一闪即逝,自己跳下车来,转身就去接已经出来的龙景湛。

  马车和侍卫是不可以进宫的,只能在宫门处等候。顾奕欢里带着龙景湛上前,却见守门的侍卫好像不认识两人一般目视前方。但是顾奕欢知道他们不但认识自己,还是特意被安排在这里的,只从一开始几个人眼中挣扎的神色就可以知道。她作为上位者,习惯了暗中观察下属,这几个人明显的有猫腻。顾奕欢直直的走的宫门口。大红色的门上镶着金质的牟钉,很是庄重。

  顾奕欢凉凉的开口,“怎么还不开门么?皇上召见,误了时辰你们可是担待的起?”

  几个守门的侍卫没有想到她上来就要问罪,而且幽深的目光让人一阵阵的发寒,但是还是硬着头皮照着上面吩咐的说,“你们是何人,宫里今天没有宣召任何人。你们不可以进去。”

  “果然是蠢货,能来到这里的难道还会是一辈子进不了几回京城的平民么。你们主子真是教了一批好狗,白白送死的事情居然也干。”顾奕欢倒是不急了,不就是想让她误了时辰吗,误就误了,她奉陪便是。

……………………

求收藏求留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