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二十四章 温情不知所起

陌上雨 池唯 4806 2014-10-10 16:02:46

    话说宫宴当晚顾奕欢答应了龙景湛去王府,当夜,将近亥时顾奕欢才偷偷来到湛王府。

  掠过葱郁的树叶,漂当着淡淡花香的空气钻入鼻孔,顾奕欢深吸一口气,渐渐平复心中不知名的躁动。隐在树间,顾奕欢悄悄通过打开的窗户向室内看去。只见龙景湛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好像在玩几个珠子,一边玩还一边自言自语。门外一个人也没有,青炎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竟然不在,这家伙,明天让风绝换个人来。

  顾奕欢人一闪就到了床边,倒是吓得龙景湛扔掉了手里的几颗琉璃珠,类似于现代玻璃球的东西。顾奕欢笑笑帮他捡起来,递过去,还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怎么,吓傻了?”

  龙景湛本来很是激动的样子,听到顾奕欢的话反而转过头去不再看着顾奕欢,浑身散发着我不高兴的气场。

  顾奕欢不知道一会儿不见怎么就惹到他了,坐在床边,盯着他,好久才说,“既然你不愿意我过来,那我就回去吧。”虽是如此说,眼中却闪着精光,只可惜龙景湛背着身看不到,即使看到了,也会装作不明白吧。

  听到她要走,龙景湛不高兴了,嘟着嘴巴气呼呼地看着她,伸手拉住顾奕欢的衣服。“姐姐这么晚才过来,真是的,害我等这么久。”

  “你因为这个生气?”顾奕欢哭笑不得,“好歹我要假装睡下了啊,要不然怎么能过来,你不知道那些丫头婆子最讨厌了。湛儿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好吧好吧,姐姐,我们玩琉璃珠吧。”龙景湛一副极易满足的样子,开口说。

  顾奕欢嘴角咧的好大,“你呀,不看看几点了,还玩,小心明天起不来。”如此说这不算还收了龙景湛的琉璃珠,不打算让他在玩。

  龙景湛看到顾奕欢的动作,嘟着嘴不说话。

  顾奕欢放好东西,看到龙景湛的这副样子,笑嘻嘻的,“真是一个坏小孩,这么不听话,以后不和你玩了。乖,睡觉吧。”

  “那姐姐你呢?”似乎是怕顾奕欢丢下他不管,龙景湛也不再耍脾气,乖乖的任顾奕欢给他脱衣服。

  虽然来到这里已经七八年了,顾奕欢就只穿过一次男人的衣服,脱的不是很顺手。不过作为一个千年后的新女性,为自己的未婚夫脱一件衣服倒也没什么,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神志不清的傻瓜。所以顾奕欢毫无负担,欢快的就上手了。

  不过龙景湛可是没有那么幸运。本来顾奕欢就是一个很警惕的人,在她面前装成傻瓜就比较辛苦,更何况现在美人在怀给他更衣这种事,实在是难熬。龙景湛极力想让自己不去想这双软软的小手贴着衣服划过自己的感觉,但是那种温热让人无法忽视,好像有魔力一样。现在的龙景湛完全没有刚刚的活泼,一个劲的憋着。早知道自己就不让顾奕欢来这里了,真是活受罪啊。

  可惜那边的顾奕欢根本不知道龙景湛在想什么,外套已经脱下来了,但是里面还有一层衣服要脱的,但是上面各有一个结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解不开,顾奕欢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不得已想问问龙景湛会不会。可是一抬头就看到龙景湛紧闭着双眼,脸色绯红,嘴唇紧咬,微微扬着头,一副任人蹂躏的样子。傻乎乎的拍了拍他的脸,问道,“湛儿,你怎么了?莫非生病了?”说着就要去摸摸龙景湛的额头。

  本就忍得艰苦的龙景湛听到这话哀怨地睁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顾奕欢。“姐姐,湛儿难受。”软糯的语气让顾奕欢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虽然人是一个心智不全的人,可是龙景湛毕竟已经二十多岁了啊,还是会有一些生理反应的吧。自己真是大意了,顾奕欢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

  “湛儿自己会脱衣服吗?就这一件,自己动手好不好?”顾奕欢羞恼的说。

  看到顾奕欢这个样子,龙景湛玩心大起。无辜的说,“可是,湛儿不会脱衣服,平常都是管家帮我的啊。”

  顾奕欢双手扶额,哎!真是,怎么就没有学学怎么脱男人的衣服呢,额,自己糊涂了,这种事上哪里学啊。感觉自己想远了的顾奕欢,有些脸红。不好意思的对龙景湛说,“那就这么睡吧,反正外套都脱了哈。”

  龙景湛心中大笑,可是还装作不明白的样子,“可是管家从来都说只能穿着中衣睡觉啊,为什么要多穿一件,很热的啊。”

  顾奕欢大窘,“不,不会的,我给你扇扇子好不好,就这么睡。”

  “不要,不要。”一边不依不饶地看顾奕欢毫无头绪的样子一边偷偷将衣服上的结扯松,没一会儿,就在龙景湛的扭动中散开了,连带着中衣一起,露出白皙的胸膛,几乎可以看到粉嫩的红果。

  顾奕欢惊讶了,自己费了一番力没解开,龙景湛只是扭动几下就把中衣一起解了,还真是……顾奕欢心中一个小人狂奔眼泪。认命的继续伺候自己未来的夫君休息,可怜龙景湛还一直问东问西,毫无睡意的样子。顾奕欢头疼,真是个难缠的小孩子啊。

  “湛儿不要乱动了,快点睡好不好?”顾奕欢像是哄小孩子一样拍着龙精湛的后背。

  龙景湛故作委屈,“可是姐姐的衣服很是硌得慌啊。”

  顾奕欢没想到会得到这种回答,一时有些愣怔。“好吧,我脱了就是。”

  反正是一个小孩子,顾奕欢也没有多想,起身,利落地脱掉了衣服,毫不在意的样子。龙景湛在身后看得目瞪口呆。顾奕欢只剩一件自己改进过的吊带,有些长,可以盖住大腿,可是仍旧把姣好纤细的身材显示出来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勾人,顾奕欢优雅地转身躺到床上,“好了,快睡吧。”

  龙景湛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子,语气有些沉闷,“姐姐,我还是睡不着。”

  顾奕欢无法,只好说,“那我给你讲故事吧,好不好?”

  “好吧。”

  顾奕欢轻软的语调缓缓地流淌起来,在夜色中显得魅惑神秘,龙景湛暗暗压下心中的躁动,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从前有一个国王,他的国家非常富裕。有一天这个国家来了三个骗子,他们说自己能织出世界上最好的布,穿上这种布做的衣服可以显示出一个人的品性与能力……………………………………”

  看到龙景湛已经睡着,顾奕欢悄悄从床上下来,披上外套,来到外室,一招手,青炎从屋顶上下来。早在顾奕欢给龙景湛脱衣服的时候就感觉到青炎回来了。此时,顾奕欢目光冰冷,单薄的身躯透出杀意,即使青炎跪在地上仍然感觉支持不住,身体不听控制地摇晃了几下。

  青炎努力让自己镇定下就听到顾奕欢淡淡的语气,“你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属下知罪,不该让五皇子一个人呆着。”青炎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哼,不是第一次了。今晚在皇宫也是如此,你到底有什么事竟然让你不顾命令擅自行动。”顾奕欢不再施加威压,但是正是这种冷冷清清的样子才更让人害怕。

  青炎低着头不说话,顾奕欢一掌打出去,青炎的身体迅速的划过几张木椅,即将跌到房门上的时候,顾奕欢又伸手,隔空取物将他拉了回来。虽是电光火石之间但是没有一丝声音发出来。

  青炎趴在顾奕欢身前,嘴角留下一缕血迹,挣扎着要跪起来。顾奕欢冷冷的声音有传过来,“你今晚可以回去了,让绝再挑个人过来。”

  “不要,主子,属下不会再犯了,属下一定能保护好五皇子的。请主子再给我一次机会。”青炎艰难地开口,非常诚恳,努力抬头看着顾奕欢。

  那种眼神,很真实。不是怕死,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求。在月楼,即使只是这几天的时间,顾奕欢仍就给众人留下一个很深的印象,在月楼没有敢于直视顾奕欢,除了那九个人。青炎知道自己这样非常不敬,但是为了那个人,自己一定不可以回去。因为一旦回去了就没有机会再出来了。

  顾奕欢淡漠的开口,好像根本没有看到青炎重伤的样子,“到底是谁让你如此做?”

  “是…,不,没有谁,是属下自己的原因,这几天身体不舒服。”青炎并没有说出来。

  顾奕欢不耐烦了,“既然这样,你现在就滚回去吧。让绝亲自来见我。”

  “不…不…我说,是风袖姑娘。”青炎说完就低下头认命的等着顾奕欢发落。

  “你喜欢她?”似乎没有想到是这种原因,顾奕欢稍稍惊讶了一下,又问道。

  “是,属下不该…不该妄想风袖姑娘,但是,属下…属下……”青炎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感觉,说到这里就停下了。

  顾奕欢冷冷的看了看他,“只要风袖愿意,我自然没有异议,不过你若是再出今天这种状况,我绝不饶你。去吧,上点药。”

  屋里,龙景湛皱着眉头听着两人的话,从顾奕欢一下床他就知道了。因为他根本没有睡着。他自然知道青炎不是碰巧才出现在自己身边,他的武功不错,不可能恰巧受了伤被自己救起,本来想把他放在身边好放长线钓大鱼,不过青炎竟然是顾奕欢的人,而且叫她主子,顾奕欢到底是什么人。刚刚那一掌显然不是儿戏,虽然青炎没有反抗,但即使是青炎全力以赴也抵挡不住。为什么顾奕欢会有这么高的武功,为什么那么早她就派人潜伏到自己身边,父皇和顾将军知不知道这件事,自己又该怎么做。

  龙景湛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他也曾经查过青炎,可是有用的消息什么也没查到,而今却出现了一个主子。双手攥成拳,眼中凶光大盛,接着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继续装睡。

  此时顾奕欢打发了青炎,悄悄地走进来。看到龙景湛丝毫没有被打扰的样子,顾奕欢笑笑,伸手摸了摸龙景湛的头发,躺下来,静静地看着他。没一会儿也睡着了,一夜好梦。

  ………………………………………………………………………………………………………

  第二天一大早,顾奕欢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到陌生的纱帐,一时有些不明白,稍稍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湛王府。转身看到睡得正欢的龙景湛,顾奕欢笑着捏住了龙景湛的鼻子。

  龙景湛烦恼的摇摇头,想把遏制自己呼吸的东西甩掉,可是怎么都不能如愿,生气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顾奕欢明媚的笑脸。

  一时被抓包,顾奕欢也不在意,只是悻悻地松开手,“好了,该起床了,太阳都要晒屁股了。”其实此时不过才刚刚到辰时,也就是七点的样子。龙景湛平时装疯卖傻,自然没有人管他几点起床这种事,都是睡到几点算几点。此刻,龙景湛睡眼惺忪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毫不知道避讳地小女人。

  顾奕欢见他醒了就自顾自地下床,打算穿衣服,她要在有人来之前离开。夏天的早晨,七点已经太阳老高了,淡金色的光透过窗纸,在房间内洒下一片光明。照在顾奕欢的身上,曼妙的曲线在阳光下更显得醉人,脚步移动间,带动着日光的跳跃。白皙的玉足才在木制的地板上越发的鲜嫩,让人想咬上一口。前凸后翘的身材,散在身后的长发,无一不显示着主人的妩媚。

  龙景湛就那么呆住了。鼻间有温热的液体滑下,龙景湛醒过神来,赶紧擦掉。声音带着早起的慵懒还有男人特有的磁性,稍稍有些沙哑。“姐姐,好早啊,湛儿还没有睡够呢。”

  顾奕欢此时已经穿好,来到龙景湛面前,捏捏他的脸,“不早了,早起早睡,对身体好。”长发垂下来,落在龙精湛的手上,随着顾奕欢身体的摆动,在龙景湛的手心挠痒痒。龙景湛只觉得滑滑的,痒痒的,又有些酥酥麻麻。不自在地收回自己的手,对顾奕欢撒娇,这种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动作和表情,龙景湛在就习惯了,一点也不会不适应。

  不过顾奕欢打定主意不让他睡懒觉,夹着嗓子学龙景湛的声音招呼仆人来伺候。接着迅速地在龙景湛的额头落下一吻,“早安吻,一天都会有好心情的哦。我要回去了,要不然被人发现就不好了,让人伺候你起来吧,乖一点,嗯?”

  “好吧,你今晚还来吗?”龙景湛抓住顾奕欢的衣服不准她走。

  “好,今晚还来陪你,不过不能再睡那么晚了知道吗?”顾奕欢已经听到丫鬟的脚步声,点了点龙景湛还嘟着的嘴巴,一闪身不见了人。

  房门很快被打开,一个小丫鬟端着水走进来。龙景湛还是呆呆的,他在想刚刚自己有点不像自己了,在顾奕欢的面前自己总是不自觉的放下心防,那些小孩子的做派自己做的是越发顺手。今早上也没有提前醒过来,万一被看出什么自己绝对死无葬身之地。可是昨夜自己睡的那么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每到午夜梦回的时刻,自己总是梦到母妃惨死的那场大火,还有那些宫人的尖叫,那么锐利,像一把把的剑恨恨地刺入自己的心上。而且她刚刚还吻了自己,到现在额头好像还是烫烫的,自己是发烧了吧,一定是的。不过他又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武功高强,见识广博,昨晚的故事很有意思,像那个女人一样的有意思。她说故事叫国王的新衣,的确是很讽刺的故事。就像自己的父皇这个人一样讽刺,被人蒙蔽杀了母妃还把凶手当成好人,他不配母妃的爱。

  想到这里龙景湛的目光变得阴邪。端水进来的小丫鬟连连叫了几声龙景湛都没有回答,看他呆呆坐着正要上前看看怎么了,却突然发现五皇子的眼神阴狠的让人害怕,一点也不像一个傻子。正要细看,却发现还是原来那副样子。

  龙景湛看着面前的小丫头,暗想差点暴露,那个人不配自己想着他。接着又变成原来的样子,让小丫头服侍着穿衣净脸。

……………………………………………………………………

看到昨天的数据好挫败啊,我会继续努力的,打不死的小强来了……………………求收藏,求留言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