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二十九章 十里红妆新嫁娘

陌上雨 池唯 6672 2014-10-15 21:12:57

    顾笙铭现在整日里拘着顾奕欢,不准她出门闲逛。这让顾奕欢很不高兴,但是见识到自家老爹那种嫁女儿的难过纠结的心情之后顾奕欢就乖乖的呆在家里,至少顾笙铭看到的是这样。其实顾奕欢还是经常去湛王府。龙景湛这孩子装小孩越来越上瘾,在顾奕欢面前就没有个正经样子。不是撒娇就是哭闹,委屈的小眼神让顾奕欢很有一种罪恶感,好像自己是拐卖儿童的坏大婶。这种感觉很不好。

  而顾奕欢也曾经找青炎注意过龙景湛,但是却没有什么收获。顾奕欢也只能将这件事情埋在心底,她总觉得龙景湛不会轻易傻掉。当年那么有名那么厉害的少年将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中招,不排除他是示人以弱的可能。但是想到他连自己也欺骗,顾奕欢心中总有一把火,于是可怜的青炎被顾奕欢罚来罚去,折腾的体无完肤,身心俱疲。

  顾奕欢与龙景湛的婚礼收到皇家的高度重视。因此龙景湛也受到更多的欺负,太子倒也罢了,他一向不屑于这种争斗,而皇后总是强迫他做出一番政绩让他很是苦恼,也就没心思去在意龙景湛。但是在皇宫中龙景湛有一个死对头就是他的亲亲三哥龙景邺,龙景邺这厮一向狠厉,不留情面,多次对龙景湛出手。宫中的其他皇子皇女除了龙景邺也就是一个龙灵鸢会欺负他,旁人一来是不屑于傻子争斗,二来也都没那个闲心。六皇子生母地位低下,在学业上又不太认真,所以皇帝并没有过分的关注他。而六皇子也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不主动去与龙景湛交恶。七皇子还在上书房读书的年纪,又课业要做,而且夫子也教导过,所以对龙景湛没有太多的歧视,偶尔还会帮忙。四公主龙夕苒到是一个好人,只是可惜生母早逝,养成了一幅不问世事的性子。

  为了避免闹出大乱子,顾奕欢这些日子告诉龙景湛让他没事不要随便出去,出去也要带着青炎。于是顾奕欢就只能更加悲催的每日都要来回穿梭于顾府与湛王府,还要躲过众人。到了最后几天,顾奕欢就不再去了。这些日子顾府里经常来一些夫人小姐带着贺礼登门拜访,顾笙铭不便接待女客,而三姨娘也不在。即使她在一个妾室对于东陵的贵妇人们来说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因此,顾奕欢不仅要试嫁衣,整理嫁妆,还要接待女客,一时忙得四脚朝天。顾连城受顾笙铭的指示,总是盯着顾奕欢让她认真的试衣理财,白日里可以说是寸步不离。那一张总是挂着微笑的脸让顾奕欢恨不得给他扇歪,实在是太气人了。不仅如此,顾笙铭还特意请示皇上从宫里调来了几个嬷嬷教她皇室礼仪。所以顾奕欢从早到晚,除了吃饭可以坐一会儿之外,基本都是站着的。

  婚礼本就仓促,但是顾笙铭不想委屈了顾奕欢,嫁妆给的很足,而且顾府的每一样东西都显得很用心。从圣旨下来到成亲只有二十日的时间,很多事情都略过去了。顾府与皇室只是交换了一下两人的生辰八字,但是聘礼是不可少的。到了月末,皇室中未成亲的适龄皇子也就是六皇子龙景宸,所以下聘那一日就是六皇子替兄长过来的。不得不说皇家出品就是好,这些皇子公主还真没有一个貌不出众的。那一日,六皇子骑着系了红绸花的高头白马,穿着淡青色的衣服,一路走来引得看热闹的百姓唏嘘不已,更不用说后面跟着的十里红妆。皇帝确实很看重这件事,聘礼没有一点短缺,都是按皇家的规矩来的,而且还赏赐了许多珍品。

  下聘之时本来顾奕欢是不可以出来见未来丈夫的,但是因为龙景宸是替兄长过来的,所以顾笙铭没有拒绝龙景宸与顾奕欢见面的请求。于是顾奕欢兴高采烈的拜托了烦人的教习嬷嬷和一堆的丫鬟婆子,带着风袖到前厅去了。顾连城在后面看的哑口无言,宠溺地摇了摇头跟了上去,心想确实把她累坏了。

  从顾奕欢回来之后她与龙景宸只见过一次,就是她被封公主的那一夜,只是隔得甚远,连眉毛鼻子都没有看清楚。龙景湛很是好奇,这个曾经的才女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让他的父皇封为公主还赐婚,虽然是他的傻子五哥,但是终归以后就是皇亲国戚了。不过他不希望当年那个玲珑剔透的小女孩卷入宫廷纷争,尤其是这几年,他也看清楚了,父皇身体不好,三皇兄是个不安分,太子虽然软弱了一些,但是皇后不会将他儿子的皇位拱手送人,断然不可能放弃顾家这块肥肉。到时候只怕她会变成棋子,倒是可惜了。

  顾奕欢出来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穿着淡青色衣服的龙景宸,虽然他只是那么低调的坐着喝茶,但是自有一股风韵流淌其中,在众人中反倒是显眼。虽然不喜欢这些旧礼,但是毕竟是为了自己的婚礼,顾奕欢还是很恭敬的向在座的长辈们按部就班的行了全礼。龙景宸刚放下茶杯就看到一个紫色的身影走了过来,峨眉黛首,肤若凝脂,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既高贵典雅又不失风情。两种复杂的气质混合的表现出来更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等她向众人行礼龙景湛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盯着自己的嫂子看了这许久,稍稍有些不自然,又端起茶杯。想着父皇果然给五哥找一个很好的女子,可惜了,竟然是五哥。

  龙景宸和顾奕欢并没有说几句话,不过是随着众人先聊了几句。此间事了,龙景湛也就回宫了,并没有多做停留。

  随着大婚时间临近,顾奕欢只能安下心来学这些曾经自己不以为然的东西。恍恍惚惚的就到了成亲的日子,房中忙忙碌碌的都是顾家的三姑六婆。顾奕欢从来不知道顾家还有这么多的人,不过今日顾奕欢可没有闲情去与他们东拉西扯。规规矩矩的坐在梳妆台前,任凭那些丫鬟在自己头上收拾。顾奕欢没有亲娘,顾府能在此时上场的也就一个大夫人,于是斋戒十几年的大夫人也被顾笙铭请了来给顾奕欢梳头。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大夫人在身后满脸笑意,这个孩子是自己亏欠了她,如今看她出嫁竟是这般光景,一转眼十几年就过去了。

  顾奕欢听着大夫人慈爱的声音,望着镜中的自己出了神。女子粉面含春,容貌精致。长长的秀发披在身后,散发着莹莹的油光,显得光彩照人。看着穿在身上的凤冠霞披,顾奕欢忽然就想到了自己现代的好友结婚时穿的白色婚纱,当时她的脸上是带着一点羞涩的笑,连带着整个人都耀眼起来,可不就是和现在的自己一个样子。顾奕欢还记得当时她是多么欣慰的说她很爱自己的老公,能嫁给他是梦寐以求的事情。想到这里顾奕欢又是一阵惊讶,难道自己爱上龙景湛了,接着又摇摇头,不会的,自己只是因为年少时见到的那一个神采飞扬的红衣少年。

  不过,顾奕欢并没有多久的时间发呆。大夫人很快就给她梳好了头发,接着一群人又急又乱的找首饰,宫里送来了一整套的头面。丫鬟们手忙脚乱的将沉甸甸的首饰挨个插戴好。顾奕欢呆呆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前世的她没有这样的好相貌,只能说是清秀。平日里不打扮,性子有一向清冷,倒是没有人敢于认真的打量她的相貌。今日才发现竟是如此的美艳。一头秀发都被盘起来梳了一个双飞髻,两边各插一支红玉玛瑙的簪子,上面缀着的玉珠垂到耳际,与耳垂上的镂空金蔓镶红宝石的耳环互相映衬,交相辉映。越发显出耳朵的娇嫩细白。鬓上簪了金片做底攒红珍珠做花瓣的花钿,又有金黄色的梳篦分别插在两缕相互交缠的发股上,上面追着精细的金丝线。最是打眼的还是头顶的凤冠,用金丝缠成朵朵金花,花心点缀着火红闪亮的宝石。正中垂着一个金片,上面有三个红玛瑙的珠子,正好落在眉心,更添一股尊贵。顶上还有一对凤凰的羽翼向外展开,各自缀着长至肩头的金丝上面还间或挂着红珍珠。

  顾奕欢在众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一时间只听到环佩叮当。顾奕欢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这一头的首饰实在不轻,压得她脖子都痛了。风袖被挤在众人之外,又加上紧张的不行,从早上就毛毛躁躁的,一个劲地走来走去。顾奕欢只好让她到门外迎接过来道贺的顾家旁支的夫人小姐,顾奕欢名义上的婶婶姐妹等一干人。此时好不容易在旁人的指点下,给顾奕欢端了一份糕点来先填填肚子。房中没事的众人也都被请出去用膳,一大早的过来忙碌,到这会儿也确实都饿了,一众人都欢欢喜喜有说有笑的走了出去。房中只剩下顾奕欢风袖和大夫人。

  大夫人陪顾奕欢坐着看她小心翼翼的吃东西,为了避免嘴上的唇脂被抹掉,顾奕欢只能张大了嘴巴。大夫人笑笑,说道,“你是个有主见的,不过这嫁了人的媳妇最重要的还是要的丈夫欢心。所幸五皇子是个痴儿,你自是不会吃亏的,只是有一样,你爹爹也嘱咐了我要和你说,你要切记,你现在还小,虽说是成了亲,但是终归还没有及笄,不可过早有房事。”

  大夫人言辞恳切,顾奕欢本来以为她要说什么好好孝敬公婆之类的话不想竟是…竟是……,顾奕欢在现代是也没有男友,更遑论谈婚论嫁,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种话。惊讶之余,嘴里的茶点差点就被喷出去,咳嗽了好几声,风袖又递上一杯茶,顾奕欢喝了,这才缓下来。微微拭了拭唇角,开口说道,“娘亲,你就会打趣我。且不说我还未及笄,就是龙景湛他一个痴儿会什么啊。您想多了。”

  大夫人笑笑,“你呀,如今加要嫁为人妇,还这般害羞,这些事早晚都会有的。”

  “娘还说呢,只不过昨个儿见了爹爹,不知道娘亲可有心花怒放?”顾奕欢虽然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是她才不会脸红的不说话呢。大夫人让她一句话说的脸红到耳根,“你个妮子,胡说什么呢。”

  “瞧,明明是娘亲害羞了。”顾奕欢笑着看着大夫人,但是语气很是认真地说道,“娘亲也知道,三姨娘已经没有了。爹爹如今一人缺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照顾。其实爹爹只是过不去那道坎,当年娘亲难产之事并非您的过错。爹爹并非无情之人,难道娘亲不愿意原谅爹爹么?”

  “我和你爹,哎,这事以后再说吧,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不说这些伤心事了。来,我再给你补补妆。”大夫人悄悄忍下眼中的泪,故作没事的起身帮顾奕欢打理。

  顾奕欢看着大夫人的样子心中却是一喜,大夫人还对爹爹有情,这就好办了。嘿嘿嘿,顾奕欢在心中奸笑。

  没多久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只隐约听见有人在喊,花轿来了,花轿来了。

  房中的婆子们都笑嘻嘻的说着新姑爷来了,一个丫鬟进来禀报说花轿已经到门口了,吉时已到,请大小姐上轿等等的话。婆子们一边给顾奕欢戴了盖头,一边应着吉时已到。搀起顾奕欢向门外走去。

  先到前厅拜别爹娘,人群乌泱泱的,顾奕欢只能看到一双双的鞋子,耳边是乱七八糟的窃窃私语。浑浑噩噩的就跪在了顾笙铭面前,等丫鬟把茶杯递给她才清醒了一些。敬过茶,婆子上前将顾奕欢搀起来,顾奕欢说到,“爹爹女儿走了,您好好保重身体。”

  “哎!好啊好啊。保重身体。”听着自家爹爹有些呜咽的声音,顾奕欢打定主意撮合大夫人与爹爹的感情。

  此时顾连城上前,满含深意地看了顾奕欢一眼,接着蹲下身,欣慰的开口,“妹妹,上来。”

  顾奕欢被扶着趴到顾连城的背上,只觉得这个背如此的宽厚,一时很是感慨。虽然只是自己回来后的这一段时间,但是顾连城对自己很好 。顾府的人像家人一样,顾奕欢突然就生出许多的留恋,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不回现代也是可以的。顾连城的步子很稳,走得也不快。但是还是一会儿就到了门口。

  今日还是龙景宸代替龙景湛来迎亲。大红的婚衣显得他英俊不凡,看到顾奕欢他们出来,一个旋身下马来到顾家父子身前,脸色有些微红,“将军请放心。”虽是客套话,但是其中包含的意味只有龙景宸自己知道。

  顾笙铭还是红着眼眶,只是叫了一声六皇子。此刻才知道嫁女儿原来是这种心情,不舍、欣慰、担忧,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涌上心头。

  顾奕欢低低的说了一声,“爹爹,女儿会多回来看您的。”顾笙铭应着,看着龙景宸从顾连城手里接过顾奕欢,一张老脸很是纠结。为什么就是五皇子呢,哎!

  顾奕欢上了花轿,龙景宸拜别顾府众人带着人一路吹吹打打的向湛王府走去。

  到了王府门前,吹乐手都停了下来,龙景宸喊了一声五哥在没有下文。顾奕欢接着就听到龙景湛的声音。“姐姐,我要找姐姐。”声音中透着兴奋。

  旁边一个婆子劝他,“王爷,不是姐姐,是娘子。”

  龙景湛耍赖,“不是娘子,我要姐姐不要娘子。”

  “王爷,你不喊娘子,顾姑娘是不会下来的。”那妇人带着笑声,打趣地说到。

  不过龙景湛这时很是听话的叫了娘子,惹得一旁的人一阵哄笑。绕是顾奕欢呆在轿中也羞红了脸。

  “王爷,快去踢轿门啊。”这是管家的声音,沧桑中带着激动。

  “为什么要踢轿门?姐姐怎么还不下来啊?”龙景湛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的感觉了。

  管家在一边细细的解说,“王爷,你只有提了轿门,王妃才会下来与你拜堂,入洞房,只要入了洞房,王妃就不会走了,会一直和你玩的。”

  “真的吗?真的吗?我要踢轿门,我要拜堂入洞房。”龙景湛兴高采烈的跑上前,很是用力地提了一下,整个轿子都感觉的一阵摇晃。顾奕欢心中恨恨的骂了龙景湛一顿。一把掀起帘子自己走了下来。

  看到新娘子自己掀了轿帘,众人又是一番欢笑。已经有人拿了红绸缎递了上来。龙景湛和顾奕欢一人牵着一头向前走去,旁边两个婆子扶着顾奕欢,不是提醒着。跨了火盆还有马鞍,一路向正堂走去。

  顾奕欢已经知道此次成亲皇帝也来观礼。这是一种信号,朝中的大臣都是比猴还精的人物,自然也都备上厚礼跟随皇帝的脚步来到湛王府。院子中摆了许多酒桌,顾奕欢与龙景湛一路穿越众人来到堂中。此时已经有人都铺好了用红绸裹住的蒲团,司仪已经高声喊起来,“吉时已到,请新人跪拜。”

  “一叩首,拜天地~~”声音拖得特别长,两人在仆妇的帮助下完成动作。一套礼仪下来,顾奕欢只觉得累得不行,这三跪九拜的实在不是人干的事。听到司仪那尖细悠长的那一句,“礼成,送入洞房。”顾奕欢觉得无比欢喜。正要随着丫鬟们到新房去先歇一歇,但是总有不长眼的撞上来。

  皇上来观礼,皇子们自然是要跟随的。太子坐在一旁,整个流程下来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稍微有些失落。为什么自己娶得就是华晓璇那样的愚妇而不是顾奕欢这样有才有貌,温柔贤淑的女子呢?尊贵的太子殿下显然识人不清。

  但是三皇子就没有那么好说话啦。他一直不甘心,总觉得自己的太子皇兄没有一个储君应有的霸气,向来在心中不屑。朝中也有他的一派势力,但是显然与太子想必是无法比肩的,他自从在上次宫宴上知道顾奕欢的身份之后,只觉得她可以帮助自己,曾想着请皇帝赐婚,但是没想到龙景湛这个傻子会冒出来,坏了他的好事。一直都目露凶光,但是碍于龙御风也在,不敢太过放肆。此时见到顾奕欢与龙景湛拜完堂,一时心中难忍,莽撞出口,“五皇弟不给我们看看新娘子吗?听说五弟的娘子是个丑女,今日让我们一睹真容也好看看传言是真是假。”

  奶奶的,摆明了找茬,看姑奶奶好欺负啊,顾奕欢暗中磨牙。但是她却没有出声,她想知道龙景湛面对这种侮辱会怎样。但是皇帝出口了,“放肆,新娘子是可以随便看的吗?”

  “父皇,可是毕竟有传言这么说啊,我们东陵皇室可不是废物场,怎么可能收一个貌丑无颜的女人进皇室,这不是笑话吗?”龙景邺邪肆地看着龙御风,他知道自己的父皇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哼,死老头。

  “传言不可尽信,更何况,顾小姐是天下少有的美人,这大家都知道。”龙御风有些力不从心。

  在场的众位大臣也都看皇帝脸色,悄声符合,但是还是不敢冒犯三皇子。此时太子有些不屑,“三皇弟,谣言止于智者,五皇子妃我们都见过的不是吗?”

  “呵呵,可是我离得远,当时没有看清啊。再说,如今既有说美的也有说丑的,掀了盖头一看便知晓答案了不是吗,大皇兄。”三皇子阴森森的话传到众人耳中,众人一阵唏嘘,竟然叫的是大皇兄而不是太子殿下,三皇子这是要与太子对上了吗?为了看一个顾奕欢也不值得的吧。众人都是感叹。

  顾奕欢在一边听的心烦意乱,她还想早点回去好不好。龙景湛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一直扯着顾奕欢的袖子。双方僵持不下,顾奕欢愤怒的出声,“三皇子说笑了。如今本王妃还要叫三皇子一声皇兄。不过,人美不美的只在心性品德,而不是一副皮囊。容貌再美,百年之后也不过一抔黄土,有什么值得争吵的。只是三皇兄是兄长,初次见面可是要给见面礼的。今时今日,我若掀了盖头,不知三皇兄要给我什么礼?事先声明,我不接受事后补偿。”

  “你,哼,不过一点见面礼罢了,难道本皇子拿不出来吗?你就掀了盖头让大家看一看。”龙景邺恼怒的说道。

  “三皇兄未免太过小气,如今你让本妃掀了盖头可不是‘一点’见面礼就能打发的。最少也得拿出聘礼的一半才可以。”顾奕欢嘲笑的说着,没有丝毫看得起他的意思。

  龙景邺大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阴狠的说,“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青楼花魁见一面也不过百两,你掀一个盖头就要半分聘礼,你是要打劫吗?”

  “三皇子说笑,我顾奕欢再怎样如今拜完堂也是正正经经的王妃,更遑论我的公主名号。三皇兄拿一个青楼妓子与我相比,不知身为本妃兄长的你又是何物?难不成是小倌儿?再者说,是三皇子要看,你若是没有这点钱财何必在湛王府摆阔,没得失了风度。”顾奕欢说完抬头向皇帝的位置看了一眼,心中恨恨的想,只会看我与人斗嘴,也不知道管管自己的儿子。

  龙景邺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实在是可恶。正要辱骂一番,却听到皇帝带着一丝揶揄的声音。

  “好了,今天是湛儿大喜的日子,你没事闹腾什么。赶紧的入洞房吧。”龙御风摆摆手,这个儿媳不好惹啊,我儿今后安矣。

  皇帝发话,顾奕欢才被扶着向新房走去,龙景湛也跟了过来。

……………………………………

感觉人物不是很丰满啊,来点矛盾冲突吧,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