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二十六章 疑心起不知所谓

陌上雨 池唯 5575 2014-10-12 14:35:37

     顾奕欢从宫里回来已经差不多到了午时,一家人聚在一起用膳。席上,三夫人显得尤为高兴,对顾奕欢很热络,弄得顾奕欢也没心情吃多少。

  三夫人今天很反常,顾奕欢心中如是想着。一袭水红色的长裙,上面用银线做底绣了大片的牡丹。头上还插了几只凸显富贵的头饰,一只是金玉海棠簪子,是京中有名的珠宝阁的东西。另外还有两只翡翠的钗和一只七彩孔雀步摇。随之三夫人的动作一晃一晃的,还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三夫人一边给顾笙铭夹菜,一边瞧了顾奕欢几眼,好像有话不敢说的样子,然后就破天荒地给顾奕欢夹了菜,还吓了顾奕欢一跳。就连顾奕月今日也是很高兴的样子,对顾奕欢凑近乎。鹅黄色的衣服显得尤为娇俏,脸上红扑扑的透着粉嫩的活力,一张明媚的笑脸对着暗自疑惑的顾奕欢。大夫人不在,顾笙铭右边坐了顾奕欢和顾连城,左边则是坐了顾奕月和三夫人。因而顾奕欢可以清楚地看清两人脸上的笑意。心中闪过一瞬间的疑惑,不知道两人抽什么风。不过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也就没有说什么。反正桌上的菜都是一样的,也不怕他们在菜中动手脚,顾奕欢也就坦然接受了,并且还说了一声谢谢。虽然是疏离的语气,不过吃饭的顾笙铭看到女儿与三夫人相处的好也感到高兴。欢儿从小就没有娘亲,看来对三夫人也是有些好感的,心中笑笑。

  三夫人与顾奕月如此也是有原因的,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昨天顾家得了圣旨知道顾奕欢晋封公主还被皇上赐婚,本来顾奕月和三夫人都觉得昏天黑地从此后都要被顾奕欢欺压了。却不想顾奕欢嫁的是傻子王爷,一时觉得松了一口气,就想着看看顾奕欢的笑话。可是没想到,今儿早她又被皇上叫进宫中了,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变故。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即使你是公主又怎样。三夫人今天半晌午的时候突然被告知有一个小厮来见自己,还拿了太子妃的书信。

  三夫人只觉得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砸的她晕头转向的,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才看明白太子妃的吩咐。是让自己给顾奕欢投泄药,让她受点罪出口气。三夫人本来不想干这事儿,顾奕欢现在可是不好惹,不过只是泻药而已,那小厮又劝了一会儿三夫人才答应了。又想着顾奕欢得罪了太子妃,以后肯定没有好日子过,那么自己女儿就不怕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了,更何况若是办好了,说不定太子妃还会看在这件事的份上帮帮自己和月儿。

  想着这件事,三夫人还特意让顾奕月打扮了一下,并且告诉她今儿个要好好与顾奕欢打好关系。顾奕月一开始不肯,直到后来亲娘告诉她事情的原委才接受了这件事。所以就出现了饭桌上的一幕。

  顾奕欢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对于三夫人母女给自己夹菜说一声谢谢只是不想让爹爹难做,毕竟七年来,顾奕月和三夫人陪着他的时间最长,看得出来顾笙铭对他们也是有些怜惜的。可是这对母女似乎天生不会看人脸色,自己说了谢谢他们反而变本加厉,对自己说个不停,还不是得夹过一筷子菜过来。此时,三夫人就舀了一勺拔丝山药放到顾奕欢的碗中,还说多吃些山药对皮肤好。顾奕欢无语之至,也只能接下,悻悻地说,“三姨娘,我已经吃饱了,不劳烦三姨娘。”

  顾奕欢不愿意与三姨娘母女多做纠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与三姨娘母女向来没有过多的来往,今日如此反常,顾奕欢脑中闪着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三夫人听到顾奕欢的话有些气恼,自己好言好语的还帮你夹菜,你居然叫我三姨娘。七年时间不见,三姨娘已经淡忘了当年顾奕欢给顾家的人定下的规矩。当年顾奕欢打击三姨娘并且在顾府当家作主之时曾暗示管家吩咐下去不许下人喊三姨娘为夫人,不过七年过去了,当年的丫鬟小厮很多都已经被三夫人打发了,所以如今,顾家的下人多以三夫人马首是瞻,虽然管家曾经警告过他们,可是这一条规矩也是不知道的,甚至他们只以为三夫人就是顾家的当家主母了,因而大夫人二夫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些都是往事,但是三夫人还是想起当年的羞辱,一时间尴尬地坐回去。心中暗恨,让你猖狂,今晚就由你好受的,哼!”

  顾奕月看到母亲有些生气的脸色,也只能假装亲和的开口,“姐姐勿怪,娘亲是一片好意。”

  顾奕欢一眼瞪过去,好久才转开眼,吓得顾奕月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顾奕欢冷冷的开口,“三姨娘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月儿,你已经不小了,该分清主次尊卑,你这一声娘亲是怎么回事?一个姨娘而已,那里当得起。以后不要再犯了。都说长姐如母,今日我便管管。父亲与哥哥平日里不在乎这些,可是如是传扬出去,外面的夫人小姐还以为你顾奕月不识礼数,竟然叫一个姨娘做娘亲,如此对你的闺誉也不好。”

  顾笙铭此时也是一道这一点,东陵对于嫡庶尊卑看的还是比较严的,如果真叫外人听去确实不好。于是便对顾奕月说,“月儿,你姐姐说得对,你也大了,再过两年也该议亲了,自己注意着点。”

  顾奕月只能答应着说以后注意。

  顾笙铭又对着三夫人说,“你也是的,以后好好教导月儿规矩才是,莫要乱了尊卑。”

  三姨娘眼睛有些泛红,将军居然帮着那个贱丫头。但是想到太子妃的话,也只能忍下来,强作笑颜对顾笙铭说到,“是我疏忽了,还是欢儿想得周到。这样,这几天让月儿跟着姐姐多学学,欢儿已经是公主了,礼数自然是全的。”

  顾笙铭点点头应承下来,顾奕欢还未来得及拒绝,只觉得三姨娘两人不会有什么好事才对,要不然今日自己都已经这般对他们,两个人居然还忍着。照顾奕月以前的性子必定起来闹一场才对。顾奕欢心中暗自警惕。

  下午到还算平静。顾奕欢在院子中练琴。紫藤的树荫很大,并不觉得炎热还带了一丝凉气。风袖在旁边为小姐泡茶。缓缓的琴音流淌出来,一首还算平和的《潇湘水云》静静的飘散在扶风院中。顾奕欢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在弹完一曲的时候淡淡出声,“树上的朋友还不下来么,我的曲子可不会让人免费听的。”

  隐在树间的暗卫一个趔趄,差点栽下树来,自己居然被发现了。接着立时反应过来就要向外飞去,可惜风袖没有给他机会。一杯茶水过去,那人就被打了下来,狼狈地跌在顾奕欢与风袖面前。此时,风袖站在顾奕欢的身后,而顾奕欢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平静地问道,“你主子让你来监视我还是来杀我啊?”

  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的回答,又平静地说了一句,“断一手,让他回去吧。”这话明显是对风袖说的。

  那暗卫心惊,一个婢女就如此厉害,不知道自己的这位未来主母该是何等风华,只看着处变不惊的神态便可知一二。还未从震惊中反映过来,就听到顾奕欢要让人断自己一手,心想,主子不厚道啊。眼看着风袖就到了眼前,急忙出声,“小姐恕罪,属下并非有意冒犯,属下是…是……”暗卫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要是说了恐怕主子会灭了自己,误了主子的事,可是不说,主母又会让人砍自己的手,真是暗卫难做啊。

  那人心中一片哀嚎,顾奕欢和风袖却在想怎么会有这般好玩的暗卫,竟然只是因为要被砍手就要供出主子,风袖想着一片鄙夷。

  可能是看到了风袖不屑的眼神,那人一咬牙,痛心疾首地说,“顾小姐,我家主子没有恶意,只是因为您与湛王的婚事才让我过来打探一下您的态度,绝对没有冒犯之意。”

  顾奕欢心想莫非是一个关心龙景湛的人,难道是他外公,可是如果他外公上次不是见过自己了吗?如果不是有是谁呢?给风袖一个眼神,风袖识趣的开口问道,“谁派你来的?”

  那人纠结到底要不要说,忽然想到一个人于是回答道,“卑职是护国公府的楚念世子的人,世子从前与湛王要好,所以才会让属下过来看看。”

  顾奕欢瞳孔一缩,绝对不是如此,想到宫宴上龙景湛与楚念对视的那一眼,那时候自己没有看错,龙景湛不是那般简单。什么也没有说,顾奕欢又开始弹琴。《广陵止息》激昂磅礴且带着杀气的声音汹涌而出,远远地震碎了那暗卫的一只袖子,接着隐藏在琴声中的暗劲撤去,风袖与那个暗卫都松了一口气。看小姐无意杀人,风袖提着已经受了内伤的暗卫,从树间闪到顾府外面,将他扔在一条小路上,径自回去伺候顾奕欢。有些放心不下啊,小姐那副样子,还真是让人担心呢。

  可是顾奕欢并没有怎样,还是原来的样子。一下午《广陵止息》弹了一次又一次,让风袖稍稍松下来的心又一次提了上去。很不幸,小姐不知道在生什么气,只希望小姐不要把气撒在她身上就好,其余的还是等小姐自己看开了再说吧。刚刚那个暗卫也没有说什么很特别的话啊。

  是没什么特别的,顾奕欢只要想到龙景湛可能是骗了自己就觉得心中一股怨念无处发泄,好象有一只手攥紧了她的心脏,整个人都如同溺在水中不能呼吸一般,最终顾奕欢只能深呼一口气,结束了如同群魔乱舞的琴音。

  而那一边,暗卫回去禀报龙景湛此间发生的事情,他好像还在为自己找了楚世子替自家主子背黑锅的事儿而沾沾自喜,毕竟没有泄露主子的秘密。可是龙景湛听完之后就觉得自己要完蛋了,这个蠢货,不仅泄露了自己还把楚念也搭了进去,真是,真是,龙景湛气地喘着粗气,那暗卫也发现了不对劲,心惊胆战的跪在那里。龙景湛一个忍不住把手里的茶杯打过去,直直地冲向那人的面门。哀嚎一声,那人不算伶俐地好不容易躲过自己的脸,结果还是伤到了肩膀。主子的内力不弱,自己的伤势又加重了几分。又不能和主子动手,那人心中哀怨不已。其实,不是别人,这个去监视顾奕欢的正是龙景湛四大暗卫之一的魂息,在四大暗卫中他年纪最小,武功最弱。向来喜欢热闹,没成想这一次居然惹下大祸,龙景湛气的五脏六腑都疼了,另外三个人也只是站在一边暗自替魂息担心却无能为力。谁叫他太笨,居然还把楚世子扯出来,这不是明摆着楚世子与王爷是一路人吗。

  最后还是三人一起求情,看在魂息已经受伤的份上没有再多做处罚,只是让他回冥殿思过半月。对于平日爱玩闹的魂息来说这已经不算清了。他本来还希望主子能够宽容一点,没想到主子一个眼神瞟过来自己就没骨气的歇菜了。

  其实魂息闯的祸确实蛮大的,顾奕欢那头还在生气呢。晚上也只是喝了风袖煮的一点粥,并没有多吃。风袖知道小姐中午就被三姨娘母女烦的不行没有吃多少东西,晚上还吃这么点,本来想劝劝顾奕欢。但是顾奕欢冷着一张脸,明显的是一幅闲人勿近的神情。

  风袖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还未等她想出主意,外面的小丫头传报说是二小姐过来了。风袖只能先去接待。

  “见过二小姐。”虽然不愿,但是风袖还是要给顾奕月见礼,从不能让他们借着自己去打击大小姐啊。

  顾奕月看到是风袖也认出她是一直跟在顾奕欢身边的人,平日里顾奕欢给她脸色就已经够了,想不到一个丫头也还这样的目中无人。顾奕月将风袖眼中的无奈认作不屑轻视,心中一口恶气。想到还是在顾奕欢的院子里也不好发作。只能笑了笑说,“姐姐呢?”

  “大小姐今日不方便见客,二小姐有什么事和我说吧。”风袖还是那一副样子。

  这让顾奕月心中怒火更盛,“真是没有规矩,一个丫鬟还在主子面前自称我,我就替姐姐管教管教你。”说着就要上手打风袖。

  一闪身风袖躲过一掌,皱着眉头,但是并未还嘴。顾奕月见她躲开,正要骂人,此时顾奕欢却打开房门出来了。

  “什么事在这里吵?奕月怎么过来了?”说着就站在顾奕月的面前,明摆着不准顾奕月对风袖动手。

  看到顾奕欢出来,顾奕月再不愿也只能摆出一副笑脸,“姐姐,听说你今晚没吃多少东西,我正好前几天学会了做糯米百合粥,就做了一碗拿过来给姐姐尝尝。”

  顾奕欢听完就觉得不对,想来自己的院子里还是被他们安排上人了,悄悄看了风袖一眼,风袖微微点头。顾奕欢这才说道,“进来吧。”

  姐妹二人东拉西扯说了好一会儿的话,顾奕月才离开了扶风院。顾奕欢也洗漱了一下准备休息,风袖还没有回来,顾奕欢半躺在床上看着一本杂记,没看了两页,风袖就悄悄进来,“小姐,是那个翠翠,就是前几天议论主子被您下令关了三天的丫头。”

  顾奕欢略一思索才想起那个人,正是康宁海传旨让她进宫赴宴的那一天被处置的丫头,看着也是一个单纯的丫头,可能只是心中怨恨自己关他禁闭吧。哎,顾奕欢揉揉眉头,“她们可说了什么?”

  风袖看着顾奕欢有些疲惫的样子,“小姐,您先休息会吧,这些事儿不急。”

  “无妨,你说吧。”顾奕欢把书放在床边的凳子上,一副准备仔细听的样子。

  风袖只好说,“二小姐给了翠翠一个纸包,让她明晚之前下到小姐的饭菜中。我去看过,并非二小姐说的泻药而是七绝散。”

  “七绝散?你可看清了,顾奕月怎会有这种药?”顾奕欢此时坐了起来,不再一副轻松的样子。七绝散是江湖上一个七绝门的独门毒药,中了七绝散七日便死,没有解药。不过这是江湖上流传的版本,其实不管是顾奕欢还是凌子卿都可以解这七绝散,更不用说师傅幻尊。可是,这七绝门一年前被冥殿绞杀,当时顾奕欢还让月楼去浑水摸鱼了一把。没想到顾家居然有人拿得出七绝散,顾奕欢淡淡地吩咐风袖,“让那个风情他们去查顾奕月和三姨娘这些日子见了谁,到底是谁给他们的药。”

  “小姐为什么觉得是别人给的,而不是他们一直就有的呢。”风袖有些好奇。

  “若是他们自己的早就给我用药了,还能等到现在。而且,顾奕月不是说了么,那是泻药,想来也是被人骗了,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直接给我下剧毒。”

  “那我这就去通知风情。”风袖脸色凝重地回答。

  而顾奕欢此时正在想到底是谁要害自己,想来想去,只有皇后了。顾奕欢心中又给皇后记了一笔。

  此时却有一个红色的影子从窗间翻进来,接着就听到一个笑嘻嘻的声音,“什么事要通知风情姐姐啊?”

  “风窅,你怎么过来了?”风袖惊讶的问。

  “嘻嘻,不光是我,风情姐姐也来了。”风窅一点也没有不自在,风情万种地走到顾奕欢的床边,就要伸手去勾顾奕欢的下巴。

  不过,顾奕欢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风窅只好悻悻地放下手,嘿嘿,老大生气了,不知道咋回事。又想到自己将要报告的事只能强忍住笑意。

  这时风情也从窗户上翻进来,面对主子,风情要稳重一些,递给顾奕欢一张纸条,告诉顾奕欢白未央与华晓璇要雇人杀她的事情。

  顾奕欢心情本就有些不好,看到自己的赏金只有那么点更加不高兴了。告诉她们几个该怎么做之后,顾奕欢就把人都赶了出去。一个人闷闷不乐,忽然又想起来答应了龙景湛今晚还要过去陪他,一时间心中烦躁。可是又觉得只是猜测怕自己伤害了龙景湛。

  想了想,顾奕欢还是打算去看看,毕竟还可以试探一下。于是又穿好衣服也从窗户闪身飞出去,只留下衣袍在风中飒飒作响的声音。

………………………………………………

龙景湛有麻烦了呵呵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