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二十一章 风华绝代何忍伤

陌上雨 池唯 3306 2014-10-07 19:39:33

     顾奕欢跟在皇帝身后不紧不慢的穿过众人,龙景湛看着这个步步生莲的女子只觉得好生熟悉,只可惜不记得在哪见过。这时却看到顾奕欢那双漆墨一般的眸子撞向他,墨玉般的瞳孔水光潋滟,光华熠熠,龙景湛就那么呆住了,这人的眼睛好熟悉好熟悉。忽然小腿一痛,急忙低下头,该死,差点露陷。抬眉悄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楚念,刚刚正是他用一颗花生提醒自己,相对一眼,龙景湛抬头,欢喜的说,“姐姐好漂亮啊,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可不可以陪我玩啊?”说完还用无比期盼的眼神儿看着顾奕欢。

  顾奕欢本来为龙景湛刚刚的样子疑惑,那样的一双眼睛不像一个傻子。很通透,很清澈,不仅一丝迷茫。正想再看一眼。却听见龙景湛与儿童无异的语调,十分不解,却笑了一笑,转眼看了一下楚念,不认识的人,可是刚刚两人的动作好奇怪。此时皇上已经做好,顾笙铭看到女儿还在发呆,急忙出声,“欢儿,还不快坐好。”接着又向皇帝皇后告罪。

  皇帝倒没什么,只是皇后心下不耐,“果然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一点规矩也不懂。”

  顾奕欢听到这里,知道皇后是想起了七年前的事儿,笑了一笑,大大方方地行了一礼,“皇后娘娘教训的是,是臣女忘记了皇后娘娘向来是规矩齐全之人,不该在娘娘面前出丑。还请皇上不要计较臣女无礼之处。”

  这话里话外分明是说皇后越过皇上行事,摆明了是挑顾奕欢的刺。可是皇后反而说不出什么来,眉头皱起,正要呵斥顾奕欢的当口,皇帝出言道,“罢了,入座吧,今日只是寻常宫宴,不必太拘礼。”

  “是”顾奕欢说着就在顾连城身边坐下来,众人窃窃私语,这就是顾家在外养病的嫡长女,好一副不卑不亢的神态,丝毫不畏皇后的气势,而且也看不出什么身体虚弱的样子,反倒是皇帝好像很是维护顾家的这位小姐啊。眼眸装了几转,接着又顾自交谈起来,略过了这个话题,此事还需再看,毕竟太子还是皇后那边的呐。

  龙景湛有些不可置信的撇头,这就是自己的那位小妻子么,倒是比七年前更加好看了。想到七年前她与皇后对上把皇后起了个够呛,如今更是水火不容。额,看来,与皇后的冲突不可避免地要提上日程了,总不能让她被人害了去。龙景湛已经十分自觉把顾奕欢划到他的旗下了。

  皇帝发话自然没有人在说什么,歌舞上来,一群人聊得起劲,尤其是那一堆文官,个个口吐莲花,好不热闹。

  华晓璇已经与太子完婚,不过她那个性子自然不讨太子喜欢,所以没两年太子就纳了两个侧妃。所以华晓璇一直都是在皇后庇护下才能继续张扬,此时看到皇后吃瘪,心中对顾奕欢也是一顿厌恶。想着顾奕欢在外养病,穷乡僻壤的肯定也学不到什么才艺。故而向皇上进言,让各家小姐表演才艺,也好为还没成亲的弟弟们挑几位王妃。

  这话说的巧,顾奕欢端着茶杯不动声色地看了华晓璇一眼,几年不见学聪明了。不错,此事被华晓璇提出来,若有人当选王妃进了各位王爷的府邸,自然是要承华晓璇一份情的。

  皇帝浑浊的老眼扫过华晓璇,看的她一个寒颤,接着与顾奕欢对视一秒。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彼此已经知道对方的意思。

  “这些歌舞看了这些年也没意思,准了。”皇帝似乎很是高兴的说。

  接着就有人分发笔墨让各位小姐把才艺报上去。到了顾奕欢这里,她却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写。小太监有些发楞,被顾奕欢一个冷眼看跑了。

  白未央和慕容易也已经成亲,但也只是相敬如宾,没有太多感情在里面。丞相府只忠于帝王,因而太子等人与慕容两兄弟交情不错。而华晓璇也和白未央时常一起“愉快的”玩耍。丞相的位置与顾府的相近,看到顾奕欢什么也没写,白未央笑着对华晓璇使了一个颜色。

  男人们觥筹交错,没有看到白未央与华晓璇之间的互动,不过顾奕欢倒是瞧了个清楚,谁让华晓璇的目光太过于赤裸,想不注意也难啊。

  皇子们的位置都在另一边,所以,龙景湛也看到顾奕欢什么都没写,有些诧异,小时候的顾奕欢可曾经被传为才女,如今倒什么都没写,这不是送上门让人宰么。可是看到顾奕欢嘴角那抹清浅的笑意,莫名的又对她充满信心。

  此时已经有几位小姐上场表演,不外乎是琴棋书画。自然也没什么新意,有些还比不上那些宫人,毕竟人家是练过的。几位皇子坐不住,大声调笑龙景湛,说要给他找一房媳妇,就找刚才跳舞不小心摔倒的那位小姐。那是朝中一个低位官员的女儿,来到宫中一时紧张一点也没有发挥好,反而出尽洋相。顾奕欢微低着头听着那边的对话,恰逢龙景湛说不要那样的媳妇,长得不好看,还说自己要顾奕欢这样的。其他的兄弟一阵大声地嘲笑,龙景湛急红了脸,眼泪汪汪的。

  华晓璇此时也趁机对着皇上皇后说道,“父皇,母后,五皇弟说要找顾小姐那般的人当王妃呢,只是这小姐们也快表演完了,怎么不见顾小姐上台啊。莫不是什么也不会吧。”

  听到华晓璇的话,众人都不再出声。这时,龙景邺说,“不会才好,若是顾小姐这样的美人嫁给五皇弟,不知要碎了多少人的心啊。”边说还便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顾奕欢。

  顾奕欢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华晓璇,“会有如何,不会有如何。王妃又不是卖唱的优伶,听闻当年皇后也不是天下第一的才艺,如今不也是母仪天下的中宫之主了么。”

  皇帝知道顾奕欢迟早会上台,更加上他也不喜欢这个儿媳,也就有了顾奕欢去闹。

  “你,莫非你还惦记着皇后之位不可?”华晓璇生气地说。

  “哈哈哈,太子妃理所当然是未来的皇后人选,不过让我与华太子妃争,实在是没意思。”配上脸上那种可怜鄙夷的轻笑,这下众人都知道,顾奕欢无意于皇后之位且不屑与华晓璇争锋,殿中一阵偷笑,华晓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皇帝看差不多了,也不想太过落了太子的面子。扶了扶下巴上没有几根的胡须,“好了,众人都表演过了,顾奕欢你有什么才艺也展示一下吧。”

  “琴棋书画,不知道皇上还有哪一样没有看厌,臣女就表演这一项吧。”

  此话一出,众人一阵轻喝,好大的口气啊。这是琴棋书画随便挑咯。

  华晓璇也一片鄙夷,“不过一个乡下出来的野丫头,还敢大放厥词。”

  太子今晚对华晓璇实在是无语至极,听到这话,呵斥道,“还不住口,父皇都没发话,你发什么疯。”

  一句话说得华晓璇脸色通红,眼带水珠,一片委屈。

  只是听到皇帝说,“就弹一曲琴吧。”

  顾奕欢起身领旨,走到大殿中央,皇帝让人取了漪霜琴来,正是七年前白未央用的伊雪琴,后来曾经受了重创,皇帝让当初做琴的人修护一下却被告知伊雪已经无法再用,于是做了漪霜琴赎罪。

  顾奕欢试了一下音色,沉静古朴,大气清透,是一把好琴。顾奕欢弹了一首《剑伤》

  带点悲伤的语调轻轻吟唱,

  世间多烦扰,生死困顿,寂寥。

  能飞到多高,多远才是破晓。

  幻境中煎熬,涅磐重生也好。

  浮灯灿烂一朝,我在等你拥抱。

  让我与剑同醉,还有几杯,痛的余味。

  悲伤不会说话,眼泪蒸发,那又何妨。

  就让大雨中刷,记忆中的沙。

  让我了无牵挂,浪迹在天涯。

  任凭时间染白你的发,岁月划伤我脸颊。

  剑出鞘的神话,血在发芽,开出了花。

  幻境中煎熬………………

  悲伤而又坚强的旋律在殿中流淌,悲戚的歌声在每个人心头画下重重的一笔。顾奕欢眼神专注地看着龙景湛,瞳孔好似一汪深泉,就这么把龙景湛吸附了进去。

  一曲终了,大家还未回过神来,从未听过的风格,众人心中想着不愧是当年的小才女啊。

  皇帝很是高兴,大笑,“好好,顾爱卿教了一个好女儿。”

  顾奕欢丝毫不惧的对上皇帝的眼睛,笑意一闪而过,皇帝突然出声,“来人,拟旨,顾家大小姐顾奕欢才貌双绝,风姿雅悦。贤淑有礼,性行温良,聪慧敏捷。品德俱佳,深得朕心。着封为朝阳公主,赐封地江、德二州,并赐予五皇子龙景湛为妃,终身不得休妻。”

  “是,奴才这就传旨。”康宁海连忙应承而去。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顾家大小姐居然被封为公主,还有封地。只是一个异性公主,居然比皇室公主档次还要高。更重要的是,江德二州可是非常的富裕,而且,有封地就意味着可以养私兵。

  众人都搞不清皇帝到底要干什么,顾奕欢却已经领旨谢恩啦。顾家父子也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就连龙景湛也不明白自己父皇到底在搞什么,赐婚就赐婚为什么要给自己一个有封号有封地的异性公主。给妻族如此重要的地位,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龙景湛还是那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只对吃和玩感兴趣的表情。

  在他身后的楚念只觉得顾奕欢不简单。听暗卫说,顾奕欢曾在御书房带了半刻钟,不知道她与皇帝说了什么,竟让皇帝给了她这么优渥的条件,现在只希望她不要对龙景湛出手。不知不觉楚念已经格外关注顾奕欢,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

偶尔听到这首剑伤,觉得用在这里不错,借用了借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