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三十章 王后有喜了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3474 2017-02-18 22:21:07

  “今日家宴,臣妾就趁着这喜庆的日子报给大王一件喜事。”王后眉眼里藏不住的笑意。

“什么喜事啊,王后这样高兴?”太后道。

王后低笑且娇羞到“臣妾,臣妾有喜了。”

“真的?”太后惊喜道“可有太医瞧过了?”

“太医瞧过了,说是已经三个月了。”

“三个月了?怎么现在才说啊。”太后忧道“要是出了事怎么好啊。”

王后手抚着肚子道“臣妾怕是弄错了,之前月信一直不稳,找了太医来瞧,才知是有了。还请太后大王不要怪罪臣妾隐瞒之罪。”

“怎么会,你可是大功臣啊。来,到哀家这儿来,看哀家瞧瞧。”太后伸出了手“明日哀家便派人照顾你。”

“多谢太后。”王后将手轻轻放到太后的手里,两人相视一笑,任由太后牵着坐在了身边。王后看了大王,只见大王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脸色极冷,紧闭双唇,一言不发“大王。”

“既然王后有了身孕,好生休养便是,有母后照顾,本王也放心。”虽是关心的话,可是却没有丝毫的温度,冷冰冰的让人不舒服。

王后苦笑,极力掩饰自己的不自然“臣妾这是在玉华山有的,玉妃妹妹一直承恩受宠,本以为玉妃妹妹会先有呢,不巧让本宫捷足先登了。”我一笑道“王后娘娘福泽恩厚,我是万万没有这个福气的,臣妾恭喜王后娘娘有孕之喜。”

王后笑“玉妃妹妹一如既往不争不抢,相信妹妹一定会得上苍垂怜。”

“臣妾恭喜王后。”我起身道。

众妃起身道“臣妾恭喜王后。”

“既然王后有了身孕,照顾起世荣来怕是有更多的不方便,就将世荣交给玉妃来抚养,本王也放心。”这一决定让王后脸上一阵燥红,世荣在她那里,确实没有得到什么照顾,她恨祺妃又怎么会去照顾她的孩子呢,再说这孩子将来也做不得世子,给她带来不了什么荣耀,她费那个心神做什么,只不过大王既然做了决定,自己只管遵守便是了,至于怎么照顾那个孩子就是她的事了!

王后担忧道“这,玉妃妹妹年纪轻轻的,臣妾怕照顾不好孩子,又累着了自己。”

“玉妃不会辜负本王的用意。”大王扫过众人,目光落在我的身上,那目光意味深长。

我行礼道“臣妾定会好生照顾好世荣,请大王放心。”

大王柔声道“有你来照顾他,本王自然放心。”

家宴过后回到如烟阁,小晴气的鼻子拧到眉毛里。我放下手里的佛经,这佛经还是向妙人借的,果然如她所言,佛经的的确确可以静心凝神“这是怎么了,像是有人惹了你似的。”

“娘娘,我就是听不惯王后在那里冷嘲热讽,有了身孕了不起啊,鬼才知道她那孩子是怎么来的呢。大王明明不宠幸她,怎么突然就有了身孕。”

“你瞧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我打了不要再说话的手势,随后又指了指门口,轻声道“小心隔墙有耳。”小晴也下意识的捂住嘴,眼睛里有了惊慌,忙道“娘娘,怎么办?”

我摆了摆手,要紫嫣去看了看,紫嫣刚出门便撞上了小顺子“你说你,屁股让人撵了还是怎么的?这样火急火燎的,出什么事了?”

“外面有人在偷听咱们如烟阁。”

“快,你跟我进来。”

“给娘娘请安。”小顺子行礼道。

“怎么回事啊?”“回娘娘的话,方才奴才在巡夜,发现有人在咱如烟阁鬼鬼祟祟,奴才喊了一嗓子,那人便跑了。”

“可看清来人?”

“正脸没有看着,不过看身形,很像王后身边的沧海。”

“果然是她。”我轻笑道。

“难道娘娘早就料到了什么吗?”紫嫣道。

“方才在殿上,大王将世荣交给我,怕是大王知道了世荣在王后那里没有得到更好的照顾,虽然大王对那孩子不亲近,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大王怎么会不管呢?再者说,宴后大王是和我一同而行,按理来说,王后有了身孕,大王应去陪王后,只怕王后会有事情瞒着大王,不然怎么会这样紧张。”

“娘娘的意思是,那沧海不是来监视我们的,而是监视大王的?”紫嫣疑惑道“要果真是这样,王后也太大胆了。”

我点头向小顺子到“你继续去注意外面的动静,我想没有探听出什么,王后未必会放弃,定还会派人来,未必是沧海许是别人。”

“是,娘娘。”小顺子出去后小晴道“娘娘打算怎么办?可想出应对的法子?”

“法子倒是有,不过,那得看看王后要怎么走下一步了。”

“明日,世荣就被抱过来了,王后会不会利用孩子?”紫嫣未敢将自己所思虑的全部说出来,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利用孩子对王后来说未必不是个好法子。

世荣被抱过来的时候,我还在梳妆,由王后身边的掌事姑姑秋瑁抱着,身边又跟着两个丫鬟。

秋瑁道“娘娘,老奴将孩子抱来了,还请娘娘好生的抚养。”

“怎么这样早?孩子可是睡醒了?”

“回娘娘的话,孩子昨夜闹腾了一个晚上,王后娘娘有了身孕,奴才怕扰了王后娘娘休息,所以将孩子抱来早一些。”

我正要将孩子接过,却被一声“慢着”打住。看清来人,却发现是我刚进宫的时候教我礼仪的苏姑姑,我喜道“苏姑姑。”

“老奴给玉妃娘娘请安。”苏姑姑行礼道。

我扶起苏姑姑“快起来,快起来,姑姑怎么来了?”

“回娘娘的话,是大王叫老奴过来,大王怕娘娘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又怕娘娘累着,所以叫老奴过来帮衬着。”

我笑着道“还是大王思虑周全。”

“来,把孩子给我吧,大王心疼玉妃娘娘,怎可累着娘娘了。”

秋瑁面露难色道“这,王后娘娘特意交代过,一定要将孩子交到玉妃娘娘手里,若是出了差错,也没法和王后娘娘交代啊。”

苏姑姑道“秋瑁姑姑当真是心疼王后娘娘呢,为了王后娘娘也敢违了大王的旨意。”

秋瑁赔笑“奴婢怎么敢。”

苏姑姑将孩子接过来,轻轻的哄着,见秋瑁站在原地没有去的意思,苏姑姑冷道“秋瑁姑姑可还是有事?”

秋瑁离开后,苏姑姑赶紧将孩子放在床在,解开了包裹孩子的褥子,我上前,惊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孩子怎么满身的青斑!”

“紫嫣,快去,去请太医!”苏姑姑道!

紫嫣见事情严重,脚下像生了风似的去请太医。

秋瑁走后太医来后一阵手忙脚乱,确诊后神色严肃道“回娘娘,这孩子是否吃过类似安魂散之类的东西?”

我惊道“安魂散?这是宫里禁止的药,孩子怎么会吃到这个?”

“恕臣直言,孩子确实服用了大量的安魂散身体才会出现青斑,若再晚些时候怕是性命不保啊。”

“大量安魂散!”

“是。”

我失了神,王后若是要对付我,为何要拿一个孩子做赌注,当真是心肠全坏了“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会不会?”

苏姑姑接口道“娘娘放心,孩子不会有事的。还有劳太医想出了法子救救孩子。”

一连三个时辰,我看着太医和苏姑姑围着孩子转,心急如焚,想着去帮着什么,却被苏姑姑给挡了回来,紫嫣也劝我不要心急。

“苏姑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孩子好些后我让小晴沏了茶。苏姑姑许是渴得很,茶盏的水下去了大半。

放下茶盏后,苏姑姑叹气道“娘娘有所不知,前些日子照顾孩子的鱼娘告诉我,说王后为了自己晚上能够睡的好,小孩子哭闹在所难免,可是王后居然像太医院要了安魂散,这东西,如果没有大王的允许是不能够轻易给人的,尤其是后宫的女子,王后没有办法仗着自己略懂一些医术,竟然配起了类似安魂散的东西,时间久了,孩子便会有生命危险,鱼娘劝说王后未果,偷偷的告诉了老奴,让老奴想想法子救救这个孩子。老奴想着这事必须得让大王知道,于是老奴冒死见了大王,并说明情况,大王也许是知道王后是不会善待孩子,暗中调查了此事,太医说若是时间在久一些怕是孩子性命难保。大王震怒,本想在家宴中拆穿王后,不料王后突然有了身孕,又有太后护着,也只能作罢。”

听了苏姑姑的话,我心疼的摸了摸孩子,世荣还在好睡,他也许不会知道他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暗暗发誓,我将能给这孩子我所能许的一切。

苏姑姑温和道“大王说的对,整个后宫,也就只有娘娘会真心待他了。”

我笑了,我却发现这孩子竟然也笑了,不知道他在梦里梦见了什么,是否梦见过一片花海。

孩子一天天的健康起来,大王也对这孩子亲近了许多,大王还在朝圣殿批折子,便让张公公来传话,大王竟然想念孩子,让我抱着孩子赶去朝圣殿。我无奈的笑了,越来越有做父亲的样子了,心里也难免会有一些落寞,这么久了,我依然没有自己的孩子。

朝圣殿内,大王抱着孩子爱不释手“在他小的时候,我没有这么亲近过他,也不知为什么,自从这孩子跟了你,我就恨不得天天想见他,或许是爱屋及乌吧。”

大王的一句“爱屋及乌”让正在整理折子的我不小心撕了折子的一角,我赶忙向大王请罪,企料大王无意怪罪我,只是说我紧张的样子让他觉得很可爱。

我抬头埋怨的看了 他一眼道“把世荣给我,我怕你教坏他。”

说着我便把孩子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大王看着空空如也的怀里愣了一下,随后明朗一笑“你呀,有了孩子,就越来越孩子性了。”眸子里满是宠溺。大王揽过我,轻声耳语道“本王是想你了。”

我一愣,推开了他道“小心让世荣听到,他长大了不孝顺你这个爹爹。”

大王捏着世荣的小脸道“他敢。”

世荣许是被捏的不舒服了,小眉毛拧成一团,忽悠悠的睁开眼睛,小嘴一撇做哭状,我紧张的正要哄他,谁知,他看到自己的父王又看看我,咯咯的笑了起来。我与大王相视而笑,心被这孩子的笑声暖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