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三十一章 李大哥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2204 2017-02-19 20:31:25

  今日是一年一度的比武大典,大王兴致很高,一连得了好几个人才。我淡淡一笑,也不过如此,若是李大哥在,这些个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许是想到了李大哥,我已无心在观赛,曾秘密让人去打听李大哥的下落,可终究没有任何的音信。没了心情再看下去,借口去看世荣离开了。

晚上大王设宴,宴请新得的爱将,兴起,多贪了几杯,宿在了朝圣殿。

“娘娘还不入睡?”紫嫣宿在一旁,见我起来忙将屋子里的灯光点的亮了些。

“也不知怎么的,没了睡意。”我倦倦的起来,紫嫣将靠枕放在我身后,让我舒服些“孩子呢?”

“由苏姑姑抱去睡了。”紫嫣立在床边道。

“快去搬了椅子来坐,不要站着。”

“是,娘娘。”

紫嫣轻轻的坐下“娘娘可是有心事?”

“方才在梦里梦到了我的家乡,想起以前的故人了,今日比武让我想起在家乡的一番情景,难免让我神思忧虑。”我悠悠道拿出枕下的平安符“也不知他怎么样了。”无限伤感。

“娘娘,这是?”紫嫣看着我手里的平安符紧张道“娘娘切不可乱说啊。”

“若非是进了宫,我和他许是一对神仙眷侣。这平安符也是为他所作。如今只剩下这个了。”

“娘娘现在是大王的宠妃,前事再好也只是过往,这事若是让他人知道怕是要丢了性命的啊。”

我将平安符握在手心里,垂下眼睑,清泪滑落道“方才在梦里梦见了他,在山水间嬉戏,那感觉太舒心。”我看着窗外一轮皓月当空挂,照亮一方思念人“紫嫣,陪我出去走走吧。”

许是被情绪所致,屋子里竟闷了起来,有些不透气。与紫嫣在夜色里不知走了多久,耳畔想起熟悉的声音夹杂着激动亦或是心痛“夜深天凉,娘娘该回宫去。”

我的脚下像是生了根再也走不动路,这声音虽然多年没有见过但是依然那么的熟悉,我愕然的回过头,陷入在一汪温柔里,是他,真的是他,是我的李大哥,眼泪不自觉的下来,我想喊他,张了几次口却像哑了一样,没有任何声音。

“娘娘可好?”李大哥忍住心痛道。

紫嫣也不知什么时候退去了别处。

“一切都好。”我呆呆的不敢相信道。

李大哥温暖一笑努力藏住心里的哀伤“那就好。”

我与李大哥这样静静的相互望着,今日不是中秋节,可天上的月亮却圆的那样厉害,月光洒在我们身上,就如书中写的婕妤和她心爱的情郎一样,一样的故事,重逢那夜月圆的出奇,不同的是她与情郎得以破镜重圆,而我与李大哥的情也止于入宫前。

“别来烦本王!”远处,大王怒气冲冲,龙袖也在夜空中划过明亮的颜色。

“大王!大王!你为何这样恼臣妾,难道大王体会不出臣妾爱你的心吗!”王后既委屈又心痛,也失了理智。

“够了!你看看你现在还有没有一点王后的样子!”大王指责道!

“这都是大王逼的,若不是因为大王心心念念想着玉妃那个贱人,臣妾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王后歇斯底里,换来大王的一记耳光,这一记耳光让王后久久回不过神来。她抚着挨了一巴掌的脸悲戚道“大王,你打臣妾。”

“若你再敢对玉妃出言不敬,下次就不是一巴掌了,你信不信本王收了你的凤印废了你的王后!”

“大王!”王后痛哭“难道大王也不看在孩子的份上了吗?”

“孩子生下来自然有人来养,你只要做好你的王后便可,若做不好便有人来做!”

大王走远,王后苦笑无语问天“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王后许是懵了眼睛,竟然脚下一滑,倒了下去,我正要上前去帮衬,毕竟她有了身孕。紫嫣拉住我,冲我摇摇头,用眼神会意我继续往下看。

身旁的侍女将王后扶起来,满脸的惊恐“娘娘,奴婢该死,请娘娘恕罪!”

王后抬手给了侍女一巴掌,冷哼一声,气声道“都是玉妃那个贱人害的,本宫绝不会与她善罢甘休。”

紫嫣轻声道“娘娘,咱们该回去了。”

我转过身,望着李大哥不知道怎么开口。

“大哥送你。”

我摇头道“你既然身为将军又当你夜值,切不可擅自离开,若闲言蜚语落入他人口中便是灭顶之灾,我会小心的。”与紫嫣匆匆离开,转角处,我回眸,李大哥的目光一如既往的落在我的身上。

回到寝殿,紫嫣小心翼翼道“娘娘可有发现不妥之处?”

我一愣神,难道是为我和李大哥今日突然相遇而不妥“你是说?”

“娘娘难道就没有发现王后的肚子是假的?”紫嫣皱着眉道“方才奴婢一直在想是否奴婢想错了,可是王后身子没有那么强健,怎得摔下这一脚会一点事情都没有啊?”

许是我的心思一直在李大哥的身上,竟然这么明显的事情都没有看出来,也亏得紫嫣平日说我心细如发了。红烛摇曳晃了眼,我让紫嫣拿了剪子来,找准了位置剪掉一段烛心就着那微光道“王后当真是大胆,也不知是旁人给她出的主意还是自己的主意。”

“听张公公说,昨日大王秘密召见了章太医,也不知为了何事。”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她既然不想活,我们也救不了她。”

“娘娘。”紫嫣踌躇欲言又止。

“你是在担心我和李大哥?”紫嫣点头道“娘娘,不论前事在好,娘娘现在是大王的妃子,既然知道李将军安好,那就可以了,李将军气宇不凡,日后一定会能成大气候,娘娘现在息心,不仅是为了保全自己也是为了李将军啊。”

许久道“往日念他想他担心他,如今见过了,得知他安好这就够了。只是这王宫他不该来啊。”

“因为他心里的人在这里,他来也是理所当然,奴婢是怕、、、、、、”

“无需害怕,我与他缘分已断,我自然也会息心,只要他能安好,这一生不再见他我也愿意。”

“娘娘能够宽心就好,娘娘不避着奴婢,说明娘娘是把奴婢当成自己人是奴婢的荣幸,奴婢一定对为娘娘肝脑涂地。”

我柔声道“很晚了,休息吧。”

紫嫣点头道“哎。”

睡梦里我听到了李大哥的脚步声,他在我的窗下流连,他说换了夜,他睡不着,便走到这里碰碰运气,可能会见不到你,那也无妨,只要能在你的窗下站一会儿也挺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