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二十九 朝云近香髻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2180 2017-02-18 21:33:30

  盛夏渐渐过去,这些日子又在为回宫做准备,经过上一次的教训,这一次回宫的安全全由王莽和夜寒王负责,大王亦是调来几支军队保驾护航。

午膳的时候,太后宫里有人来报,说太后昏了过去,我与大王急急忙忙的赶了去,太医正在医治。

大王道“太医,太后可有大碍?”

太医行礼道“回大王的话,太后并无大碍,只是急火攻心,臣现在就去配药,还请太后按时服下休息。”大王听后招了手道“快去吧。”

“是,臣告退。”

太后正在好睡,我问了苑昔“好端端的,太后怎么突然就病倒了?可有发生什么事了吗?”

苑昔叹气道“娘娘是有所不知,方才王后来过,说大王不见她,她生不如死,倒不如去当尼姑去,说着便动手剪了头发,这不,太后才病倒了。”

大王听后气声道“这个王后,敬对太后如此不敬,她有什么资格当一国之母,如何母仪天下!本王这就去找她!”

“大王!”太后醒来虚弱道“大王何苦要动怒?王后一片痴心又何错之有?”

“母后,您醒了?”大王坐在太后的凤榻上“母后,您何苦动这么大的气呢?身子重要啊。”

“大王不要担心,哀家的身子好的很。”太后长叹一声语重心长道“王后虽然有失体统,但终究是心里有着大王,翠烟的事,你只能说她管教无方,但也万万不该冷落了王后啊。这要是传到外面去,失了王后的面子事小,可是失了大王的面子事大啊。”

“母后教训的是。”大王道。

“听母后的话,去看看王后,王后也是对大王一片情深啊,你是不知道,她方才过来,是有多么的憔悴,哀家看了都心疼啊。”

“是,母后。”大王道。太后微微敛容,正色道“好了,哀家也乏了,你们都去吧。”

大王道“儿子告退。母后好生休养。”

我屈膝行礼“臣妾告退。”交代了苑昔要按时给太后服药便出来了。

出了太后处,站在石阶上,太阳似火“臣妾先告退。”

“哎”大王拉住我“一起走,回到宫里,让紫嫣把那子衿汤热一热。口渴的很。”

“可是。”我想提醒大王该去王后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大王深夜从前殿回来,疲倦的很,听张公公说,晌午后大王去看了王后,王后披头散发,用剪子慢慢的剪,每剪一段都要喊一声大王,大王站在帘子后静静地看,不知是不是心生怜悯还是怎么了,竟然陪了王后许久。

躺在榻上大王闭着眼道“等太后身子好些了,我们就回王宫。由王莽和夜寒王护驾。”

我低笑,以夜寒王的性子,除非有道杀无赦的圣旨在,否则,不跑才怪。

“在笑什么?”大王搂过我。

“在笑夜寒王啊。也不知他会不会耐不住性子。”

“他呀!”大王失笑“夜寒王生**玩,丽太嫔妃也是没有法子了来找过我,为他求一门亲事。好收收性子,回宫后给他找个官职做做再娶门亲事,许能够收了他的性子。”

“大王思虑周全,想必夜寒王定会对大王感激不尽的。”

“只要他不给我出乱子就好了,不要再指望他能够感激了。洛漓,你可有睡意?”

“大王可是又失了眠?”

“案上笔墨还未受,你且坐好,本王为你画幅丹青,挂在本王休憩殿前。”说着便铺开了案上的纸画。

大王亲自为我束发,此刻他的手是那么的轻巧,朝云近香鬓在他的手里脱颖而出,朝云近香鬓据说是一位思念母亲的少年郎在多年后与母亲相遇亲自为母亲束的发型,喻为“永相伴”。这也是极难学会的一种束发,就连紫嫣也只能做个神像而型不想,为何大王竟对每一个步骤如此娴熟?

大王作画的时候不善言语,今日却自言自语了起来“很多束发师傅都在专研朝云近香鬓每一个步骤,却苦苦没有答案,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极难束的一种发。这种发与常束的发也没有区别,只不过多了一味相思,是儿子对母亲的思念也是本王对自己母后的思念。”

我静静的听着,理清了头绪静静的体会着他心里的哀伤。

“本王的母亲是一位美人,父王说她是开心果是解语花。父王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她,却不曾想自己的爱竟然害了她,那一年本王十岁,父王驾崩,当时的王后便以红颜祸水之命处决了我的母亲抛尸荒野,王宫的后面有一处小门,夜深人静我便偷偷爬出那个小门却没有见到我的母亲,我一直相信母亲还活着。苍天眷顾,母亲确实还活着,这一相见便是十年后。那个时候我虽然是王,可是大权却掌握在太后的手里,与母亲相见已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母亲爱束发,本王便束了这朝云近香鬓。可是后来又消失了,从此再为见过面。本王拼命的找她却从未找到过。”一幅丹青作好,栩栩如生。大王的眸子里却满了伤痕。

“朝云近香鬓,臣妾见过。”我幽幽道。是的,我见过在花鼓村,那个阿婆,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消失的阿婆。

“什么?”大王摇着我的肩道,本是黯淡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

“在臣妾小的时候,在臣妾的家乡,臣妾曾被一个阿婆救过,她的发很别致很漂亮,今日大王束了这发便让臣妾恍然大悟。”

“她在哪里?”

我摇头道“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阿婆说,花花,你不要出来,不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出来,等着阿婆,阿婆很快就回来,可是,可是,我等啊等等的时间一点点流逝,等到雨停,等到天明,我再也没有等到过阿婆,阿婆消失了。”那是一个痛苦的回忆,我闭上眼睛眼泪流在了地面上,我听到眼泪碎了的声音。

“洛漓,告诉我,告诉我没有遇见本王的那些日子你是怎么过来的,告诉我你的故事,让我也为你承受一些苦楚。”大王心疼的搂我入怀,那声音也满了心疼。

这一夜,我与大王讲了我的身世,我和他像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到了后半夜,突然响了雷轰隆隆的,原本被月光照亮的芷萝殿瞬间黑云压顶,那黑云像一群咆哮奔腾的野马,一层层漫过头顶,越聚越厚,越压越低,雨点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打在了地上,大王道“洛漓,老天也在心疼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