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二十八章 河灯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4021 2017-02-11 13:09:58

  翠烟的事传的沸沸扬扬,那樊美人和卫美人不知是收了胭脂水粉的缘故竟然对我没了敌意“见过玉妃娘娘。”

我微笑“樊美人和卫美人真是好兴致。”我看着她们身边的侍女手中的花篮,花篮里满了花的颜色。

“正要去像娘娘请教这治花的手艺的,臣妾可是要谢谢娘娘赏赐的脂粉膏,臣妾的皮肤到了夏季便会干燥,没想到娘娘的脂粉膏竟让臣妾的脸好了起来。”卫美人屈了膝道。

“还有我,还有我,娘娘的脂粉膏也让臣妾的皮肤好了,光滑又细嫩,谢谢玉妃娘娘了。”樊美人也屈膝道。

“无需客气,若还有需要,本宫宫里还有些,尽管拿去便是。”

“是,娘娘,多谢娘娘。”二人齐声道。

小晴远远而来行了礼“娘娘,瑾妃娘娘来了,这会子正在宫里等着呢。”

我道“知道了。”转眼看了卫美人樊美人道“本宫先走一步。”

“恭送玉妃娘娘。”二人再次齐声道。

回去的路上小晴道“娘娘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我道。

“她二人突然对娘娘友好,平日里还不知怎么给娘娘甩脸子呢。”

我笑着道“她二人也不过是见风使舵罢了,无需挂怀。”

回到芷萝殿,瑾妃正在端着我的未秀成的绣帕出神“姐姐在看什么呢?竟然这样出神?”

见我进来,瑾妃放下手中的绣帕笑着道“在看你绣的合欢花,这花绣得可真是传神,娇鲜欲滴,像是要活过来一样。”

“姐姐要是喜欢,待绣好了与姐姐送去便是了。”我笑盈盈道。

“到那时,你可不准不舍呀。”瑾妃打趣道。

“怎会。”我端起茶盏,是金菊茉莉,忍不住多饮了两口。

“听说,王后把翠烟打发去了万花巷,如此一来,翠烟可就翻不得身了。”

“万花巷?”我狐疑的看着瑾妃,大王只说将翠烟交给王后处置,王后竟将她扔在了万花巷。

“今日听了宫里的小太监说的。”瑾妃抿了茶道“毕竟是从小长在身边的丫鬟,扔去万花巷倒不如赐她杯酒。”

“王后哪里肯轻易放过她呀,翠烟可是将王后的心血糟蹋了。

“心血?什么心血?”

“姐姐是不知,王后这些日子是往我宫里跑的多勤,每次可都是挑大王在的时辰过来。”我无奈微笑“且送来都是贵重物品,摆在屋子里,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是有多难伺候呢。”

瑾妃失笑“王后这一招可谓一箭双雕啊,既达到她的目的,又让你在后宫也树了敌,在带着让大王知晓她的贤惠。”

我微笑不语随后道“倒是听说,王后前些年也是贤惠,不争抢的。”

“前些年她却是与如今不一样,听说她本不想入宫为后,是受太后威胁。”

“威胁?”

“是呀,当年王后在宫外但是有一个青梅竹马,不过家世并不显赫,她作为佟妤家族唯一的女子,是没有选择的。”瑾妃悠悠道出往年的事“入宫后,王后并不在意大王是否宠幸她,每日也只是对着落花而叹。直到有一日,王后听说那个青梅竹马已经娶妻生子,她才变了心性,怕是想通了。只是那个时候有祺妃在,她若得帝心怕是要费一番功夫了。”

“原是这样啊。”我若有所思道。

“你在想什么?”

“如今祺妃被废了,怕是矛头指向我了。”

“你何苦这样说,你正得圣宠,大王又怎么舍得让你受伤害呢!”瑾妃宽慰道。

又与瑾妃聊了许久,她才起身告辞。瑾妃走后,正好小晴捧了花束来一时兴起,便做起了花艺。

“娘娘好手艺呢。”紫嫣巧笑着立在身边。我满意自己的手艺,将花束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当真是好闻。

张公公进来道“给娘娘请安。”

我让紫嫣撤去了花道“公公免礼,公公来所谓何事?”

“新进的螺子黛来了,大王让奴才带来给娘娘,大王还说,娘娘用这螺子黛好看呢。”说着将螺子黛呈上,小晴笑着接过。

我笑着道“劳烦公公替本宫谢过大王了。”

“是,奴才告退!”张公公退了出去。

我拿着这螺子黛,在眉上画了又画,怎么也不自然,无奈,只能放下,还是眉不画而黑的好看。

晚膳后,我与紫嫣小晴玩起了剪纸游戏,紫嫣倒是手巧,剪什么像什么,我拿起一张小像道“你这是剪的我吗?倒是有几分像。”

“奴婢剪的不好,还请娘娘恕罪。”紫嫣突然跪下道。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我扶起紫嫣“好端端的,怎么行起礼来了。”

“娘娘有所不知,自从奴婢来到娘娘身边,奴婢才感到这深宫里有一丝的温暖。”紫嫣突然抹泪道“如果奴婢的姐姐能够遇到娘娘,也就没那么早去了。”

“你的姐姐?”我道“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呢?”

“奴婢是怕脏了娘娘的耳朵啊。”紫嫣叹气道“今日是姐姐的忌日,两年前,姐姐因为大病一场,又不小心做错了事情,被祺妃拉出去打了五十大板,姐姐也因此丧命。”

我拍拍她的手以示怜悯“等会我折些河灯,你趁无人的时候去前面放了。在我的家乡有一种传说,说河灯可以寄托思念,你姐姐一定会感受到的。”

“娘娘,奴婢谢谢您。”紫嫣感激道。

我让小晴又拿了许多的纸,河灯也是折了一只又一只,我将河灯交到紫嫣手上道“快去吧。”我叹气,这些河灯也代替我寄托一些思念给故人吧。

“娘娘,这个怎么剪啊!”小晴拿着一张纸在眼前晃来晃去,却不知怎么下手了。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白净的脸上不知何时多了颜料的痕迹,许是方才在河灯上作画时留下的,她不解我所笑何意,只是嘟着嘴可怜巴巴道“娘娘。”

我强忍了笑意道“来,给我看看。”

蛙声伴着蝉鸣,灯光悠悠的流洒下来,小窗端坐着佳人,剪出一个又一个的花样,当真是无限惬意。“小晴,这外面怎么有哭声呢?”小晴扶着我到外面去,夜深了,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唔?这不是小顺子子吗?”小顺子抵在檐下小声抽泣,看样子是受了委屈了。

小顺子听见是我,忙用袖子抹了两把眼泪道“奴才给娘娘请安。惊扰了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你为何在这里哭?今夜不是你当值吗?”

“回娘娘话是常公公不要奴才了,要将奴才逐出宫去,奴才自幼便在宫里,奴才伤心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

我道“你可知所谓何事?常公公做事稳妥,怎会无缘无故便将你除了?”

“是为了翠烟的事。”

“翠烟?翠烟的事是你提前告知了大王?”

“是,奴才跟翠烟是老乡,奴才不想好看她走了错路。”

“哦,可是翠烟被王后罚去了万花巷,你可知道?”

“奴才知道。”

“可曾后悔?若不是你,或许她今天就是妃嫔了。”我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眼里满了自责与哀伤。

“不曾后悔,这也是命,奴才能做的也只有在心里祝福她。”

“娘娘,这是怎么了?”回来的紫嫣看了小夏子又看了我道。

“紫嫣,你明日去告知常公公一声,人被我留下了。我屋里还有些金果子,你也拿去给他。”

“是,娘娘。”紫嫣许是知道缘由了,并未多言。

小顺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娘娘,娘娘,多谢娘娘!”说着跪下叩了头。

“好了,快起来吧,日后可要好好当差。”我叮嘱道。

小顺子激动道“是,是,奴才愿为娘娘效犬马之劳,报答娘娘的大恩大德!”

“好了,紫嫣,你去给小顺子收拾好一间房。让他住下吧。”

“是,娘娘。”紫嫣看了眼小顺子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谢谢娘娘。”

“哎,哎。奴才谢谢娘娘,谢谢娘娘。”小顺子抹着泪道。

“我们进去吧。”我拍拍小晴的手道。

浅睡的我依然被噩梦纠缠“花花,花花,洛漓洛漓,我是娘啊,洛漓,花花。”梦里听见有人叫我花花也有人叫我洛漓,是娘和阿婆。我在迷雾里顺着声音而去,却又听见一阵猖狂的大笑“记住,你的善良给了我,所以你要听我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缠着我!你把我娘怎么了!你把阿婆怎么了!”回答我的又是一阵疯狂的大笑!

“娘,阿婆!”迷雾里只有一条白白的小道,我顺着小道跑,跑到尽头发现是悬崖,我想停住脚步,可是双脚却不听了使唤,我掉了下去也被惊醒“不要!”冷汗淋淋,寝衣也被冷汗湿了透。

小晴推门进来“娘娘,你这是怎么了?”我裹着被子许久说不出话来。

“娘娘,娘娘您可不要吓奴婢啊?”小晴担忧道。

“是呀,你可记得娘还在世时,那日午后来到家里的夜寒王吗?”

“记得,隔天夫人就去了。”小晴忧伤道。

“你帮我去办件事。”

“娘娘请吩咐。”我招手示意她到跟前,耳语几句。“是,娘娘。”小晴道。

“快点,快点啊!小顺子,你倒是快些啊!耽误了娘娘使用可是有你好看。”清早,小晴招呼了小顺子跟她一起来到荷塘边,荷花开的正好,按照我的吩咐采些来放在屋子里赏玩,只是这小顺子笨手笨脚的被小晴嫌弃。“是,是是。”小顺子弯着腰一边摸索着一边回应着。

“你们在做什么呢?”夜寒王把玩着扇子在边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手忙脚乱的二人。

“见过夜寒王。”二人齐声道。小晴笑着道“回夜寒王的话,奴婢在采荷花呢!我们娘娘喜爱荷花,每日娘娘出来赏荷都要顶着太阳,奴婢把荷花采到屋子里,娘娘也不用晒着太阳了。”

“你们娘娘可是玉妃。”夜寒王收了扇子问道。

“正是呢。”

“即是如此,我来帮你们。”说着挽了衣袖也来帮忙。

“夜寒王,使不得使不得,这些让奴婢来就是了。”小晴阻拦,夜寒王这么尊贵的身躯来替她这个丫鬟采荷,说出去她小命还要不要了啊“哎呦,王爷呀,奴婢求求您了,使不得使不得啊。”

夜寒王似笑非笑并没有理会小晴“喏,给!”不一会儿将采好的荷花放在小晴的手里,小晴惊讶的盯着手里的荷花“这也太快了吧!”

夜寒王仰天一笑“小顺子。”

“奴才在。”“你可记住方才我采荷的手法?”

“奴才记住了。多谢夜寒王。”

夜寒王整了整衣袖,将横在腰间的扇子取下“快去吧,别让你们娘娘等着急了。”

“小晴回来了!”紫嫣笑着道“这荷花可真漂亮,快去用水泡着吧,娘娘可是在等着呢。”

“嗯。”小晴朗声笑着道。

殿内,听了小晴带来的消息,我拧着眉道“你可看的仔细清楚?”

小晴信誓道“奴婢看的清楚,夜寒王手臂上的确没有半分疤痕。”

“怎么会?”我无力的坐在榻椅上,那日午后初见,虽然他高冷,包裹的严实,但也有破绽,他无意间露出的手臂,那条伤疤尤为醒目。

“可是,娘娘,在柳府所见夜寒王他带着斗笠,只能看到他的眉目,虽然眉目与现在的夜寒王相似,可是一个眸子里冰冷透光一个眸子里温柔如春,的确让人很难分辨啊。会不会我们的方向错了。”

“这几日被噩梦纠缠,次次都会梦见娘和阿婆,甚至有种直觉告诉我,娘没有死,消失的阿婆也还活着。”

“娘娘,你是说,夫人她、、、、、”小晴满脸的不信,她可是亲眼看着夫人入土为安的啊。

“我听说有一种法术叫还魂术,或许娘有我们不知道的什么秘密又或者娘被人控制了。”

“娘娘,您说的奴婢心里毛毛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从静处观察,不露任何的蛛丝马迹。”

小晴点头嗯了一声道“奴婢听娘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