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二十七章 王后被连累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2623 2017-02-11 12:40:39

  清晨大王阴着脸来到王后处,当婢女来报大王来的时候,正在换下寝衣的王赶紧让人拿来她最漂亮的衣裳,谁知迎来的是一身怒气的大王和奄奄一息的翠烟。

王后见鼻青脸肿奄奄一息的翠烟心疼道“这是谁干的,谁把你伤成这样啊?”

大王一声怒哼“张公公,你来告诉她!”

张公公“是,大王”又道“回王后娘娘的话,昨夜翠烟姑娘奉了娘娘之命,前往前殿送汤饮,谁知那汤里放了暖情散,幸得大王英明,否则就铸成大错了!”

王后大惊“不可能,是不是弄错了,本宫身边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回娘娘,那汤饮经太医查证,里面确实放了大量的暖情散。”张公公道!

王后心里像是被什么拽了一下,脚下没稳,差一点摔了,幸亏身后的宫女手疾眼快扶住了“娘娘,小心。”

王后不敢相信“怎么会,怎么会,为什么啊!”喃喃道,“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大王、、、、、”王后突然抓住大王的衣袖可怜道“大王,您一定要相信臣妾,臣妾没有指使翠烟去做这见不得人的事,大王,您一定要相信臣妾啊!”

大王面色冷凝如铁拨去王后的手“你可真是本王的好王后!”扔下这么一句话,甩了手就离开了。

“大王,大王。”王后扶着门无力的看着大王越来越远的身影。大王离去,王后终于转眼看着低头不语的崔烟气急败坏,在翠烟的脸上来回扇了几巴掌,大王让人押着翠烟来她宫里时,大王满脸的嫌弃与恶心让她所有的希望入赘冰窟“你个小贱蹄子!你个小贱蹄子!”王后在翠烟的脸上狠狠的拧着,可就是撕烂了翠烟的嘴也不解心里的恨。翠烟的嘴角被打出了血,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那鲜红的血迹像是在嘲笑她的异想天开亦或是不自量力。

“来人,把她扔到万花巷,吩咐下去,好好伺候着!”王后打累了骂累了,但也不会轻易放过她,即是多年的主仆,不杀她已是格外开恩。万花巷并非烟花巷柳,而是一些流浪汉或者亡命之徒市井之徒找乐子的地方,那里的女子苦不堪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浑浑噩噩的活着“娘娘,娘娘,奴婢求求你,你饶过奴婢,奴婢为您做牛做马,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翠烟害怕极了面色极为难看,忙忙磕头求饶“是奴婢错了,求娘娘看在我们是多年主仆的份上,求娘娘饶过奴婢。奴婢愿为娘娘尽犬马之劳啊!”

王后冷笑“你既然知道我们多年主仆,你为何去勾引大王!”

“娘娘,是奴婢一时迷了心窍,是奴婢的错,娘娘,求您放过奴婢吧!”翠烟依然磕头求饶,额上鲜血如注。

王后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不耐烦道“来人,把她带下去!别让她的血脏了我的地!”

“娘娘,娘娘,求您放过奴婢,奴婢再也不敢了!”翠烟被拖走,仍然在哭喊着求饶,去那万花巷倒不如让她直接了断。

王后余怒未消,一脚踢散了脚下的箱子,那箱子里散落着一些首饰和步摇,她命人找出这些东西来,本是过几日送给翠烟的,过几日是翠烟的生辰,一是当做礼品二是奖励她尽心侍主,可是,想出翠烟做出的事她就一阵阵的心痛。

“光拿这些东西出气有什么用啊!”太后一早听到王后这里出了事情,赶忙过来了。

“太后。”王后抽泣着行了礼。

太后深叹了口气“好了,别哭了,事情哀家都听说了!方才来的路上也遇见了翠烟。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怎么让大王消了怒气,不要因为翠烟而迁怒到你的身上。”

“可是,太后,大王一定会怪罪臣妾,怪臣妾管教不周。”王后悲戚戚的用帕子拭泪“大王若是怪罪下来,这些日子的努力就白费了。”

太后叹了口气道“既然知道大王怪罪,那就向大王去请罪,随后哀家也会向大王说情。”又道“这会子大王应该会在前殿,你过去看看吧。”

“是。”王后知道除了去请罪,别无它法,谁让自己疏忽,只防着外人。

在前殿,我为大王研磨,他的脸依然阴沉,闷闷的看着堆积如山的奏折,时不时的在上面圈圈画画,张公公奉来的茶也是凉了又凉。

张公公悄声进来“启禀大王,王后娘娘求见。”

“不见!”大王冷色道。

“是。”张公公道。

外面,王后焦急的踱着步,她从未觉得时间如此难熬。

“张公公,大王怎么说,可是让本宫进去?”见张公公出来,急切道。

“娘娘请回吧。大王还在批奏折。”张公公如实道。

“这,这不可能。大王不会不见本宫的!”王后不信,即使大王再生自己的气,也不能不给个解释的机会啊。“哎,娘娘,娘娘,您还是请回吧。”张公公拦住了想闯进前殿的王后。王后见张公公拦着自己,呵斥道“你个狗奴才,竟然敢拦着本宫,信不信本宫砍了你的脑袋!”

张公公道“奴才当然信,可是即使是奴才此刻死了也要完成大王的命令才是啊。”

王后语塞“你、、、、、、大王,大王,大王!”张公公在拦着,王后无法,只能在前殿外喊着大王,希望大王能够见自己一面,听自己解释。

大王厌烦“洛漓,你随我出去。”

“是,大王。”我放下墨恭敬道。前殿紧闭的门开了,王后焦色的脸终于有了喜道“大王你终于肯见臣妾了。”见我紧随其后又厉色道“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你拦着大王不见本宫。”

“见过王后。”我屈膝道。

“一定是你、、、、、、”王后被大王呵斥住“够了,如果你还嫌本王不够生气,大可继续闹下去!”说罢便拉着我的手离开了。“大王,大王,您不能这么对臣妾!”王后追上道。

“张公公!”大王止步。张公公会意,拉开了王后。王后气急咬了张公公,张公公虽然吃痛也只是闷哼了一声。我与大王继续前行,一路上,大王阴沉寡言。最后回了芷萝殿,大王倒在榻椅上很快入了睡,我打发了紫嫣和小晴出去,细细观察大王。也许是做了不好的梦,大王的眉一直没有舒展开。我轻轻伸了手,为他抚平了眉。我吩咐膳房准备了可口的晚膳,大王白天没有怎么用膳,晚上了总要正经儿的吃了才是啊。

夜深,外面大雨倾盆,王后一直跪在外面,她直言如果大王不见她,她便一直跪下去。我无心思睡眠,几次让紫嫣去送去雨伞、劝说,紫嫣回来也只是无声摇头。

我正要起床,大王悠声道“随她去。”

最后紫嫣紧张道“不好了,王后晕了过去。”

大王道“找人送回她宫里,好生医治照顾着。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我道“快去吧,淋了那么久的雨,耽误了就不好了。”

“是。”紫嫣应着便招呼了人去。

大王搂过我道“知道你担心,有太医在也不会有什么事。”大王的眉心涌起一丝不易觉察的惆怅“五年前,我与王后在王宫花园遇见,她巧笑着样子美极了,她是太后的侄女,我也只是把她当妹妹,可是太后却执意指了婚,无奈之下,我只能娶了,好吃好喝的供着,一直到如今都没有与王后圆房。”

“没有圆房?”我惊道。“太后的意思很明确,王后也只不过是太后用来维持家族荣耀的。前几年,王后也是一直恪守本分,也不知怎么的,现在越来越无理了。”我枕着大王的手臂道“大王是后宫女子的天,王后也不例外。”转头望去大王,大概是累了,竟又睡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