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二十六章 翠烟的心思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3974 2017-02-04 20:03:12

  翠烟,你近日是怎么了,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王后虽然语气平淡但是脸上已是不悦。

翠烟蹲在地上检着被她打碎的琉璃花尊害怕道“娘娘,奴婢没怎么,还请娘娘恕罪。”

王后叹了口气道“算了,收拾好了就下去吧。”

翠烟喏喏道“是。”

桌上的饭菜很是丰盛,王后说她近日胃口不好,吩咐了御膳房做得清淡一些,虽然平淡,但也是各种菜式样样齐全,王后没有吃几口就放下了,她当真是心赌啊,听了太后的话,隔三差五的往玉妃那里送些东西,而且也是专挑大王在的时间去的,可是,为什么大王始终不往自己宫里来,她日也盼夜也盼,从希望到失望,让她渐渐失去了耐心。

“娘娘,打听到了,玉妃午膳后会和大王去玉峰园走走。”丫鬟宝珠来报。

“可有打听清楚?”

“千真万确。”宝珠道。

“好,摆驾!我们去玉峰园!”

“是,娘娘。”宝珠道。

“来,洛漓,给你戴上。”大王随手摘了朵栀子花戴在我的头上“我听说栀子花的寓意是永恒的爱与约定,我答应你,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爱你给你一世安稳。”大王深情款款,我沉醉在他温柔的目光里。

“大王呢?快给本宫找找。”王后进入玉峰园就四处寻找大王的身影,东瞅瞅西望望,她正要责怪宝珠时,宝珠指着一处道“娘娘,大王在那里!”王后顺着指着的方向望去,她狠狠的咬住下唇“贱人。”随后又强颜欢笑的上前“臣妾给大王请安,大王金安。

我推开大王,不好意思的道“臣妾给王后请安。”

“快起来,快起来。”大王伸手扶了我一下,我看到王后眼里的嫉妒,赶忙将手抽出来。

“王后怎么在这里呀?”大王背手而道。

“臣妾吃过午膳,肚子有些不消化又听说玉峰园的景致很好,所以带了丫鬟过来看看。”王后笑着道。

“是吗?王后怎么来的呀?”

“臣妾是和丫鬟宝珠走着过来的,这既看了风景又消了食呢。”王后笑容依旧,一直手无意的攀上大王的手臂,只见大王的眉头一刹那间微微一皱,瞬间又恢复了平常。

“玉妃啊。”大王转向我道。

我道“臣妾在。”“你随本王去见见卫良人吧。”

“是。”

大王转向王后“王后可要一起来?”

“臣妾,臣妾。”王后为难道“臣妾宫里还有事,臣妾料理完宫里的事亲自去看看卫良人。”真是的,她堂堂王后怎么会去看一个阶下囚,虽然被赦免了罪,也是一个下贱之人。

“哦?是吗?王后就好好料理其他事情,不要累着了。”大王道。

“臣妾谢大王关心,恭送大王。”王后道。

我与大王走到玉峰园的一角,却看到王后的凤撵,几个小太监在打着哈欠,见我与那大王赶忙行礼“奴才给大王请安,给玉妃娘娘请安。”

大王没有理会,“哼”了一声便拉着我走了,怕是生了王后的气了,我只得回头冲着那几个小太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快起来吧。

“这个王后,真是太不像话了!”大王气道。

“大王何须生气呢?王后也不过是想得到大王的体恤而已。”

“怕她今日是有备而来吧!”大王依然在生气。想想也是,虽说不上每次大王在的时候都会来我宫里说说话,但也在了大多数“即使是有备而来,大王也不该生气啊。”

“哦?”大王不解。“这说明王后娘娘心里有大王啊,平日里见不到大王,大王又不去王后处,王后想见大王也只得想个法子啊。”

“那你是在怪我。”大王轻叹一口气。

“臣妾不敢。”我笑着道。

“哎呦,大王,娘娘,您可是让老奴好找哎。”张公公气喘吁吁道。

“公公,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急?”我看着满头是汗的张公公,虽说还是夏季,也没有那么的炎热了,怎么会有这么些汗呢?

“本王让你准备的事怎么样了?”大王嘴角抹起笑意道。

“老奴已经准备好了。”说着招呼了小夏子来,将准备好的东西呈现在眼前,竟然是花籽。

“花籽?”我不解?难道是要去种花吗?

大王拉过我的手道“洛漓,还记得我带你去的那片花海吗?”

我点头道“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那片花海使我的感情摇晃,怎么会不记得呢?

“我已经给那个地方取了名字,就叫忘忧谷,我们去忘忧谷亲手种上花,等到来年,那里就真的变成一片花海了。”我看到大王温柔的目光里有东西在闪烁“可是,大王,不是说要去看看卫良人的吗?”

大王道“那只是个借口,我是不想看到王后,如果你真的担心卫良人,我差人去问候。行了,我们快走吧。”

身后的张公公也相随,甩了甩手里的佛尘对着身后的小太监们道“还不快跟上,小兔崽子们!”

与大王在忘忧谷种完花已经快要日落西山了,我与大王平躺在草地上,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大王望着天悠悠道“以后每年,我都陪你来这里种上一株花,直到我们都走不动了,我们就来这里看日落,回忆我们的一生。”大王转头望我,我却不自觉的流了泪“好。”

大王捧着我的脸,将我的眼泪亲吻掉“是甜的。”

我笑,正要说话,大王吻上我的唇,我搂上他的腰回复着。

“什么?大王没有去卫良人处,那大王去了哪里?”王后将手里茶盏摔了出去,心如火烧了般。

“奴婢不知。”宝珠如实道。

王后不耐烦道“行了,出去吧!”

“娘娘这是怎么了?”翠烟吩咐了人将摔碎的茶盏收了起来。

“让玉妃死!让那个贱人死!”王后咬牙切齿道“有她在,大王就不是我的!只要她死了,大王就是我的了!”

“娘娘,您要三思啊。”翠烟劝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大王就不能看我一眼!”一抬手又将宝珠新备好的茶盏扔了出去!翠烟没有再吩咐人将碎了的茶盏收起,自己去收了又去点了薰香。

回来后,大王说要去前殿处理些政事,晚些再来。

我推辞道“前殿与芷萝殿相距的远,大王还处理完政事就宿在较近的地方吧,臣妾怕大王会累着。”

大王看我“我就当我的洛漓心疼我吧。”

沐浴后,我披散着头发,捡了件青色寝衣来穿,我看着镜子里没有任何粉饰的自己,竟一时恍惚。依然是那张脸,只是心境不复从前。我拿出随身携带的福袋,将它放在锦匣内,放进去取出来,取出来放进去,竟反反复复不知如何是好。最后我落下一个吻,依然将它随身携带。

“娘娘。方才王后差人过来,送了些补品。”紫嫣道。

“送了些什么?”我接过小晴递过的茶盏道。

“是一些燕窝。”紫嫣道。

“不是前几日说燕窝不多了吗?怎么王后娘娘会给我们送来呢?”小晴接口道。

我放下茶盏道“王后这些日子断断续续送来的东西也够多了。她预期的效果也达到了吧。”

“娘娘的意思是说,王后她是故意的,而且她来的时候大王都会在,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但是多了就说不过去了啊。”小晴道。

“是呀,王后这是做给大王看呢。”紫嫣点头道。

“她不仅是给大王看了,王后对我越好,背后就有人对我虎视眈眈,王后这一招不得不佩服啊。”我冷笑道。

“那,娘娘可有对付的方法,午间的时候,奴婢经过樊美人处,见她正和卫美人在背后嚼娘娘的舌根子呢。奴婢训斥了,也就不敢了,可也不能说明日后不敢啊。”紫嫣道。

我伸出手,让小晴给我护了甲,今日种花籽,指甲难免会有些损伤。我一向喜欢水白色,用鲜花汁子调成,自然又不伤害指甲。

“卫美人和樊美人倒是无碍,听说,她们喜爱胭脂水粉,过几日挑几样胭制阁新出的水粉给她们送去。至于王后,我们无需想什么法子,只管顺其自然。”我看着新做好的指甲,小晴加了栀子花的样,别有一番风味。

“小顺子!”夜深了,翠烟侍候王后睡下后偷偷来到小顺子夜值的地方。

“翠烟,你怎么来了?”有些困意的小顺子看见翠烟消了睡意。

“我是有事求你啊。”翠烟压低了声音道。

小顺子疑惑“有什么事啊?”

“我是想问你,大王什么时间会宿在前殿啊?”

“大王今日就宿在前殿啊。”

“今日?”

“是呀,好像是处理一些要事。”又道“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啊?”

“哎呀,你别管了。”翠烟道。

“不行啊,你和我是老乡,你的事我自然是要管的。”小顺子不放心道。

“我想,想成为大王的女人。”紫嫣说出心中的想法,这个想法让她红了脸。

“什么?”小顺子大惊“你想成为大王的女人?”

翠烟捂住小顺子的嘴,顺势在他的身上打了一下“你小声点。”

小顺子着急的将整个脸拧成了一团“不行,不行,你不能这么想!”

“有什么不行啊!”翠烟急了“你不帮我就算了!反正等我飞黄腾达也不会忘了你的。好了,不说了,我先走了。”

小顺子悚然,内心纠结万分。

“翠烟姑娘,你这是?”张公公看着翠烟和她手里的汤羹道。

“这是王后娘娘吩咐奴婢给大王送来的安神汤!”翠烟微笑道。

“哦,那给咱家吧。”张公公顺势就要接过。

翠烟歉意道“娘娘吩咐了,要奴婢看着大王饮下,这是娘娘的一番心意。”

“哦,那你等下,咱家去通融。”张公公道。

翠烟微笑“多谢公公。”

一会子的功夫,张公公出来“请姑娘进去吧。”翠烟满心欢喜,她长吸一口气,镇定自若,不怕的,她都打听好了,大王选妃门第只是个幌子,看看祺妃没有家世,哥哥的官还是她在大王面前求来的,再看看玉妃,没有通过正规的选妃仪式不照样得大王恩宠,而自己是王后的陪嫁丫头,样子也有几分姿色,况且她的汤里放了暖情散,只要大王喝下去,她就是大王的女人了,想到这里,她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是期待也是羞涩。

翠烟低首含胸道“大王,奴婢奉王后娘娘之命送来这安神汤。”

大王头未抬只道“搁在那里吧。”

翠烟依然低首含胸道“大王,王后娘娘说,这是她的一番心意,请大王多少饮下些。”

大王放下奏折,捶捶肩道“也好,本王也有些累了。拿上来吧。”

翠烟欣喜,在汤羹杯盏中极尽女人的柔色之美“大王,你且尝尝这汤羹味道怎么样,奴婢为您捶捶肩!”说着媚然一笑,手上的动作倒是麻利,柔弱无骨的玉手将她的心思展现的淋漓尽致。

大王搅了搅汤道“这汤赐给你了。喝了快去向王后复命吧!”

大王抬手,翠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脸色极其不自然,不一会就汗津津的“她跪下,奴婢不敢,这是王后特意为大王做的,若王后娘娘知道奴婢糟蹋了她的心思,奴婢定会受到责罚的。”

“本王的话你也敢违抗吗!”大王不悦。

翠烟知觉背后阵阵的凉意,额头上的汗珠豆大般滴落“奴婢,奴婢不敢!”

“那还不快喝了。”大王瞟了她一眼,无限恶心。

“是,是。”翠烟颤抖的捧过那盏汤羹,那汤勺也在她的颤抖中发出清脆的声音。翠烟一勺一勺的将汤羹饮下,美味的汤羹,此刻在她嘴里苦涩无比。暖情散的作用下,翠烟不受自控,张公公进来,吩咐了几个太监将她拉了出去。大王心情坏到了极点,将御案上的奏折一扫而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