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二十五章 瑾妃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3594 2017-02-04 19:42:19

  “王后娘娘,大王来了。”翠烟悄声在王后耳边道。

王后喜笑“真的?快看看本宫的妆容怎么样?”

“好着呢。”翠烟端详道。

“那就好。”王后坐在床边,身着红色月影沙,衬得皮肤如雪,娇媚的妆容,眉眼如秋,着实勾人魂魄。

“王后还未休息?”大王倦色道。

“臣妾在等大王。”王后脱口道。

“等本王?你知道本王今夜要过来?”大王疑问。

“哦,我、、、、、”王后语塞忙向翠烟使了眼色,翠烟会意“回大忙,王后娘娘昨夜做了个梦,梦见大王今夜要来,所以王后娘娘执意要等大王来。”

“是吗?”大王扫了眼王后,这一眼让王后有些不自在“大,大王,臣妾脸色是不是有脏东西,大王这样看着臣妾。”

“夜深了,让翠烟服侍你休息吧。本王也只是看着你宫里的灯亮着,才进来坐坐。”大王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王后没有回过神来,待她回过神来,大王已经走远了,她跑到大王刚才进来的地方,看到的是无尽的夜色,她冲着夜色喊着大王。

“娘娘,大王已经走了。”翠烟惋惜道,大王轻易不踏进王后宫里,这一次机会就这么失去了,真是可惜了。王后不为所动,她曲起手指然后又张开,接着再一次的紧握,反复重复着这个动作。大王在夜色里又走回了芷萝殿,他坐在芷萝殿的石阶上望着天色如墨般的黑色,这黑色里稀稀落落有几颗零碎的星星“看来,今天太后难为她了。”

“大王,”张公公道。大王摆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大王在石阶上坐了一夜,清晨小晴开门才看见靠着栏小寐的大王。

“娘娘,娘娘,大王,大王在外面。”小晴慌道。

“什么?”我顾不上换寝衣,紫嫣也随我出来,出了门看见了那团疲惫的身影,他时不时的动动身子,怕是睡的难受了。

我一阵心疼,眼眶里的眼泪又生生的回去了,我轻步走到大王的身边,蹲下身来,素手颤巍巍的抚上大王的肩轻声道“大王,大王。”

大王握住我的手,依旧闭着眼道“醒了?”

“大王。”我哭声道。

“扶我起来。”大王睁开眼睛,温柔看我。

回到殿内,大王拥我入眠道“陪我再休息会。”紫嫣和小晴退了出去。我趴在大王的胸口,无声的落泪。大王搂着我的手紧了又紧。

“公公,大王是一直等在芷萝殿外吗?”紫嫣沉声道。

“是呀,大王也不听劝,执意要等着。”张公公叹气道。

“这、、、、、、”紫嫣转眼看了小晴,眸子里满是担忧道“大王未必会怪罪,但传出去对娘娘总是不好的。”

“这个请放心,大王已经安排好了,不会让娘娘中伤的。”

“这就好,这就好。”紫嫣松气道。

“这会儿,大王可要上朝了,可是、、、、、”小晴望了望禁闭的殿门。

“无碍,大王知道的。”张公公道,大王知道若不去上朝,不论前朝或者是后宫,玉妃娘娘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昨日受了委屈为什么不告诉我!”大王抬着我的下巴道。

“大王,臣妾昨日的确不舒服。”我低下眼睑道。

大王松开我的下巴叹气道“我相信你不舒服,不过不是身上的而是心里不舒服。”

“大王。”我抬头看着他。

大王默默片刻,沉声道“昨夜,你屋里虽然没有亮灯,可是月色透过你的窗,我看到你的身影。”

“大王,臣妾去准备新的衣物。”我不敢去看大王,只好找了借口。

大王并未松开我的手,我旋了个圈又回到他的怀里,他环住我的腰紧紧的搂住我“本王不许再有第二次,洛漓不能拒绝本王。”命令而又霸道。

我原本轻拥住他的手紧了紧喃喃道“大王,对不起。”

“你真是无用!”寿永殿内太后怒喝!跪在身边的王后哭哭啼啼。“哭有什么用!还不想想办法怎么留住大王!留不住大王怎么为家族挣得荣耀!”太后被王后的哭声扰的心烦!为她打理好一切,只是静静的等待大王就是了,怎么就招了大王心烦了呢!

王后用帕子拭去眼泪,委屈道“姑母,您再为侄女想想办法。”

“不中用!”太后冷然道“如今能做的就是你去讨好玉妃,或许大王爱屋及乌能够多看你几眼。”

王后怒气道“让本宫去讨好那个贱人!还不如让本宫去死!”

“荒谬!”太后怒喝“你既得不到帝心又没有孩子,你想让你王后的位置不保吗!”随后太后感叹道“你进五年,大王到你宫里不过十次,虽说将世荣交给你养育,但是世荣说到底是被废祺妃的儿子,大王反感祺妃,到最后她的儿子未必会被封为世子。现在受着委屈怕什么,只要能够保住你的后位保住家族荣耀,你必须这么做。”

“太后,。”王后为难但权衡轻重后,王后欣然接受,只要自己有了孩子保住后位,他日若想报这羞辱之仇那就是稳操胜算了。

“这才是好孩子,来!”太后伸出手,王后将手递了过去,太后道“坐在哀家身边来。哀家这里还有些上好的茶,玉妃爱品茶,等会你去给玉妃送去,要挑大王在的时候,不然也是无用。”

“臣妾明白,臣妾定不会辜负了太后的期望。”

太后欣慰道“好,好,好,这才是佟妤家族女子该有的样子,有姑母在,一切都不要怕。”

“娘娘,你拿出这些东西是要去做什么啊?”小晴一遍遍的数着桌上的蜀锦,眨着明亮的眼睛道。

“娘娘,您要的梨膏膳房给做好了。”紫嫣端着梨膏喜色道。

“好,我们去看看卫良人。”

“又去看她啊。”小晴嘟起了嘴“娘娘前两天不是才去看过她吗?还为她带去自己亲自研制的脂粉膏,娘娘干嘛要对她这么好,她可是要杀你哎!”

“小晴,休得胡说。你这丫头当真是被我宠坏了。”我点着她的额头道。

“是,娘娘。”说着打了个千“我们娘娘菩萨心肠,这叫,这叫以德报怨,紫嫣姑姑你说对不对啊。”小晴调皮道。

“你呀。”紫嫣哭笑不得。

“好了,别闹了,我们快去吧。”我与紫嫣小晴去了卫良人宫里的时候瑾妃也在,见我进来,瑾妃多多少少有些诧异“玉妃妹妹来了。”

“见过瑾妃娘娘。”我微微屈膝道。

“哎,快起来。”瑾妃忙将我扶起。

“良人可好些?”我坐在良人榻前,关切道。

良人起不得身只是在床上欠了身道“见过姐姐,多谢姐姐关心,臣妾好多了!”

“良人气色见好,不似前几日脸色苍白,让人看着可怜见的。说明章太医可是尽心尽力照顾了。”又道“我让御膳房准备了梨膏,梨子生津止渴,制成糕点好食用,听巧月说,良人也喜吃梨子。这蜀锦也是新进的,颜色鲜艳,正衬良人肤色呢。”

“娘娘,您亲自送来的或者是您派人送来的东西已经很多了,臣妾万万不得再接受了啊。”良人看着这梨膏这蜀锦,梨膏制成需要费些时辰,这蜀锦光是看色泽也是数一数二的好了。

我笑着拍拍她的手道“尽管放心就是,好生的养病,这些东西我宫里也是有的。”

“既然是玉妃娘娘所赐,也是玉妃娘娘的一番心意,良人你就收下吧。”瑾妃得体微笑道。

“那,臣妾就收着了。多谢玉妃娘娘。”卫良人见瑾妃也这样说也不好推迟了,只得让巧月收下。我嘴角上愉悦着笑意点头。又与卫良人说了许久的话才离开,瑾妃也与我一起离开。

“妹妹能否请我去你宫里喝些茶,听说妹妹宫里的茶是最香的。”出了卫良人的宫,瑾妃微笑着道。

我笑着道“求之不得呢。”

回到芷萝殿,我让紫嫣奉了茶道并嘱咐到用那盏青花缠栀子的茶盏“娘娘快尝尝。”

瑾妃笑着捧起茶,轻轻的抿了一口,细细的品了品“当真是好茶,清香淡淡,到让人神清气爽了。”

我回笑,方才与卫良人说了会子话,口干舌燥端起了梅花绕月的茶盏一口气饮下了半盏。放下茶盏才发现瑾妃在盯着我看,这到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不由得烧了起来“娘娘莫要见笑啊。”

瑾妃笑道“怎么会,玉妃果真是与众不同,难怪会得大王宠爱。”瑾妃这样一说让我更不好意思。

“你宫里的茶这么香,可是用了什么特别法子?又或者与这茶盏有什么关系?”瑾妃虚心道。

我一笑道“哪有什么特别的法子,只不过在火候上有点差别罢了,更不要说是和茶盏有关系了。”

“妹妹。”瑾妃欲言又止。

“姐姐可有话要说吗?”“也没什么,今日见你对卫良人如此用心,处处为她打理好,又在大王面前为她求了情,妹妹这肚量当真让人佩服啊。”

我浅笑“姐姐当真是过奖了,说肚量谈倒是不上了,只是看着她也是可怜人罢了。”“可怜人?妹妹是讲?”“卫良人在宫中胆小怕事,往日里又有祺妃压着,心思又不让大王得知,才做出这荒唐事来,难道还不是可怜吗?”又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不也没事吗?何须计较那么多呢?”

“妹妹可真是心慈貌美啊。姐姐当真是自愧不如,没有妹妹这份大度。”瑾妃无奈一笑,随后又叹了口气。

我微笑着道“姐姐何须这样说呢?我可是听说了姐姐施恩上下善待下人的事,难道这不是善吗?”

瑾妃笑意道“妹妹真会说话,这样一说到让我心花怒放啊。”又道“时间不早了,我也回宫里,下次再来妹妹宫里的时候妹妹不要嫌弃才好。”

我笑着道“怎会呢?我一定泡上好茶随时恭候。”

瑾妃笑着离开,心中的迷惑大概是解开了,或许日后会交好,或许她也知道,在这深宫里,若想孤芳自赏,平静避世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梦。

紫嫣道“娘娘,瑾妃娘娘怕是有意而来啊。”“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我们日后除了妙人又多了个瑾妃,何乐而不为呢!”

“娘娘的意思是,她是来投诚的。”

我点头示意“她多次称呼我为妹妹且不说,她的眸子里多为平淡,要么说她心机太深要么说她为真诚,不论心机与真诚,日后接触多了便可清楚?”

紫嫣道“娘娘真是好生让人佩服。娘娘如此胸有成竹,奴婢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我抬头望着天“这天灰蒙蒙的,怕是要下雨了,我们进去吧。”

紫嫣笑着搀我进去“娘娘您慢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