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二十一章 祺妃被废(二)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4041 2016-12-17 21:26:46

    天气越来越热,玉华山避暑之行也提上了日程。却怎么想不到在这玉华山内见到了夜寒王,我怎么也想不到,这夜寒王和我之前所见的夜寒王盼若两人。  

  “娘娘,娘娘。”绿芙在废殿外悄声道。  

  “绿芙!”祺妃喜道。只是习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祺妃这几日被折磨的形销骨立。  

  心高气傲的她刚来废殿的时候百般不适“这是什么鬼地方,哎,你们过来!给本宫收拾了!”废殿的姑姑们不似其他宫殿的姑姑“叫什么叫!你当这里是清锁阁你还是祺妃娘娘啊,干活!”其中的一位姑姑拿着鞭子狠狠的抽在祺妃的身上,张公公交代过对待祺妃不需要客道,这也正和她们的意。  

  “你敢打本宫!”祺妃跳起来,咆哮道。她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等羞辱。  

  “呦,你们看呐,我们尊贵的祺妃娘娘原来是个蛮横跋扈之人啊。”另一个姑姑嘲笑着道。  

  “娘娘,您可记得奴婢!”一个年轻的声音在祺妃耳边响起,是一个妙龄姑娘,她缓缓的扯下蒙在脸上的面纱,露出了那张面目狰狞的脸,她右边的脸颊明显的被刀划伤的痕迹纵横交错,原本如花似玉的清秀的脸庞啊“娘娘可记得春香?”她阴冷的笑着。  

  “你,你,你是谁,本宫怎么会记得你!”祺妃大惊失色张口结舌道。  

  “娘娘当然不会记得奴婢,娘娘贵人多忘事,奴婢只是条贱命,怎可与娘娘尊贵之躯相比。既然娘娘不记得,奴婢就好好的提醒下娘娘。”那姑娘继续阴冷道,眼眸里如一坛死水。  

  “你,你,你要干什么!”向来不怕事的祺妃感到背后阴阴的冷,满是恐惧。  

  “娘娘不要害怕,”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刀,明晃晃的晃人眼,这刀在她素手里居然这么的听话,它在祺妃的脸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祺妃汗如雨下,强装镇定的祺妃被她的眼神出卖。  

  “娘娘可曾记得,这刀划破人脸的声音?嘶嘶的好听极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祺妃颤抖的推开她。  

  “郁美人身怀有孕,你生怕她会威胁到你的地位,所以,你生生的踩掉她的肚子,事后,你为了脱罪,你以楚美人全家人的性命要挟要她认了罪。而我也只是因为大王无意间的一句话,说我长的和郁美人有些相像而已,可是,娘娘您就一刀一刀的划伤我的脸。娘娘,这些,您可记得!”她的话让祺妃犹如天气阴冷阴冷,还夹杂着丝丝的雨,风吹来,整个人不自觉地抖动了几下。  

  “娘娘无需害怕,在这里,春香会好好的伺候娘娘的。”她望着窗外艳阳的天,老天待她不薄啊。  

  祺妃在这里受尽的非人的折磨,废殿姑姑的心狠手辣果然不假,仅仅几日,祺妃没有了往日的盛气凌人,如今看见绿芙来看她更是喜出望外。  

  “娘娘,不是奴婢不来看望您,王后娘娘将奴婢罚去了奴役库,今日路过这里才有机会看望娘娘。”  

  “绿芙是本宫连累了你。”祺妃歉意,如今能够念着她的只有绿芙了,甚至连自己的亲哥哥,也因她不能够再为叶家挣荣耀而疏远自己,她沦落在此,自己的哥哥没有只字片语,当真是让人心寒。  

  “娘娘,您不要这样说,绿芙从小跟在娘娘身边,娘娘从未亏待过绿芙。”  

  “好,绿芙,既然这样,你把这封血书想法子交给大王,只盼大王看到这封血书能够念起旧情,只要我能够出去这废殿,便有东山再起之日。”  

  “是,娘娘。”绿芙小心翼翼收起血书。  

  “另外,你要提醒卫良人,让她玉华山之行不要忘记行动,若想救她父亲的性命,就让她按我说的去做。”  

  “是,娘娘。”如烟阁内,小晴端着一碗酸梅汤来“娘娘,天气炎热,饮些酸梅汤解暑吧。”小晴巧笑着。  

  我拉过小晴的手道“小晴,来坐。”  

  “娘娘。”小晴推迟不敢坐,无奈,我只好道“玉妃娘娘让你坐,难道你要违背玉妃娘娘之意吗?”  

  听了我的话后我与小晴相视而笑,这一美好,瞬间回到了以往的时间“小晴”我正色道“我知道,你来到我身边,外面有很多不入耳的话,她们当着我的面不敢讲,背后只能拿着你过了嘴瘾。”  

  “娘娘”小晴摇头“只要能够再次伺候在娘娘身边,小晴不怕的,不怕那些难听的话,只要娘娘好,小晴什么都愿意做。”  

  我被小晴的诚恳感动,她的话让我湿了眼眶,虽然我们心境不复从前,却给彼此留了最柔软最纯真的地方。  

  “娘娘,小晴有一句话不知还讲不该讲。”小晴还是将闷在心里许久的问题宣之于口。  

  “但说无妨。”  

  “娘娘,娘娘是喜欢上大王了吗?”小晴看了我一眼赶紧将头低下,像是后悔自己的莽撞。  

  我坦然一笑“小晴怎么看呢?”  

  “我,我,我、、、、、、”小晴为难。  

  “你一定是认为,我喜欢上了大王。”我替小晴说出她心里的想法。小晴低头不语。  

  “无所谓喜欢无所谓不喜欢,大王在我心里永远是大王也只是大王,君臣关系不可逾越。而那个人却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虽然这一生我和他都无法在一起,可我却把心都给了他。后宫的哪个女子在大王面前不戴着面具,而我也不例外,因为这是活命的办法。”对于小晴,我没有任何的隐瞒。  

  “娘娘,我懂。”  

  “来,小晴,这是前几日银制坊新进贡的首饰,碧玉海棠步摇,你又喜青色,配你正好。”我把步摇插在小晴的发髻上“瞧,多美。”小晴看着镜中的自己“小晴谢谢娘娘。”  

  “没有什么可谢的,能够在最好的年纪打扮自己,也不怕辜负了最美的华年。”  

  晌午过后,太后召集各宫姐妹在重华殿相聚,说是为了玉华山避暑之事“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愿太后娘娘圣寿无疆。”  

  太后扬了扬头道“都起来吧。”  

  “谢太后娘娘。”再一次齐声道。  

  落座后,太后轻叹一声道“看你们相处和睦,哀家是打心眼里高兴。”  

  王后笑着道“多谢太后,臣妾会以身作则,不让太后忧心。”  

  太后点着头,意味深长的瞧着她“王后如此懂事,哀家很欣慰,不过玉华山之行,还要请王后费点心不要出了岔子才好。”  

  王后笑着应允“请太后放心,臣妾一定亲力亲为。”  

  “其他人也是一样,你们是大王的嫔妃,要谨言慎行,事事为大王着想,不要错了主意让大王忧心。”太后正色道,略过众人,眼睛落在我的身上“玉妃近来可好?”  

  我欠身道“多谢太后关心,臣妾一切都好。”  

  “还能不好吗?有大王夜夜陪伴,不好那就是玉妃的不是了。”瑾妃玩笑道。  

  “一向看着瑾妃娘娘端庄正派,今日怎么说出这样臊人的话来。”樊美人笑着道。  

  “好了,虽是玩笑但太后面前也要收敛些。”王后道。  

  瑾妃和樊良人也有些不好意思“太后,臣妾无心之失,还请太后不要怪罪臣妾。”  

  “快起来吧,不要这样拘束。”太后道。  

  落座后瑾妃和樊良人也的闭了嘴。  

  “好了,想必也是累了。都退下吧,玉妃留下。”太后道。  

  “玉妃,你可知错?”众人退去后,太后敛容正色道。  

  我跪下道“臣妾知错!”  

  “你知错,你可知你错在哪里?”太后道。  

  “臣妾错在有违册封之日太后的对臣妾淳淳教诲,既要勤勉于宫帷之事,早日为大王诞下王儿,也要提醒大王雨露均沾,只有如此后宫才得祥和,后宫祥和与前朝也是有所助益。”  

  “你还算聪明,起来吧,刚才就跪着,现在又跪着,大王看到又要心疼了。”  

  紫嫣搀扶着我起来,太后道“此事也不得全怪你,但是在后宫太得宠爱并非好事,哀家也是为你好,汉高祖时戚夫人因太过受宠被吕后做了人彘,你仔细想想就是。”  

  后来太后怕是倦了,我行了礼就出来了。我让紫嫣先回宫中,天色尚早,阳光正好,我想一个人走走。围着清池走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在哪个宫殿前停了下来,抬头看见青长殿,这是妙人的宫殿。进了殿,里面的陈设依旧简单清净,怕是妙人又去念经了,她这里清净,素来又与世无争一日得有半日在念经了。  

  “呦,这是哪位贵客啊!”一个明媚的笑声在打趣着我。  

  我放下手中的经书,回笑着道“姐姐可算是出关了。”芳儿奉了茶,又拿了榛子酥就去门外侯着了。  

  “妹妹今日怎么自己来了,平日里都不是有紫嫣陪着吗?”妙人将榛子酥放在我面前。  

  “想一个人走走了,就让紫嫣先回去了。”我抿了口茶,这茶当真是香甜。  

  妙人斜着眼瞧我“妹妹今日这神色与往日不大相同啊,虽然巧笑着,却也躲不开眉眼里的一抹忧愁。”  

  我笑着道“姐姐当真火眼金睛了,什么也瞒不过你。”  

  妙人回笑“洗耳恭听。”  

  “也没有什么,不过是感叹君恩如流水匆匆不回头罢了。”  

  “好端端的,怎么感叹起这个?莫非你是嫌弃大王不够宠你?”  

  “姐姐净胡说些什么啊。”我怪道。  

  “那你为何事忧心?难道是今日去太后宫中听到了什么不入耳的话?”妙人疑道。  

  “姐姐可听说祺妃一事?”  

  妙人道“祺妃跋扈,她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她咎由自取,也不知道后宫有多少人拍手称快呢。”  

  “祺妃虽跋扈却也可怜,她的大哥为自保辞了官,听说他的这个官还是祺妃为他求来的呢。”我不禁惋惜道。  

  “祺妃若不是仗着她曾救过大王的命早就失宠了,叶家也是仰仗着她而荣耀,祺妃就像一棵树,如今这棵树倒了,下面的人哪还有亲情可言。”  

  “说到底,最可怜的不过是世子,小小年纪便离开了自己的亲娘。”想起世子我心里竟然揪了一下。  

  “你就是心软,世子有太后和大王呢,日后若成器,定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妙人看了眼我接着道“妹妹何时为大王诞下孩儿啊,到时候你的身份就更是尊贵了!”  

  妙人的话让我的脸辣辣的“姐姐,你看你又欺负我。”  

  妙人看我的模样用帕子捂着嘴笑“你看你还不好意思了,到时候一定要让孩子认我做姨娘啊。”  

  嬉笑中时间过的真快,回到宫中竟是满天繁星的时候“哎呦,我的娘娘呦,您可算是回来了,可急死奴婢了。”紫嫣着急着道。  

  “是呀,娘娘,这么晚了您这是去了哪里呢?”小晴接着紫嫣的着急而着急。  

  “娘娘、、、、、、”青城正要开口,我堵住她的话,她硬生生的将话吞下去,竟然咳了起来。  

  “娘娘,您回来了!”玉莲端着水进来!我嗯了一声净了手。  

  深夜我无眠,大王去了别处,也好给了我清理自己的时间,我说的清理不是清理外表而是清理自己的心。今日太后的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我披衣下床,外面月亮正圆。推开门是紫嫣迎上来“娘娘,您怎么起来了?夜凉如水,也不怕凉着了。”  

  “我看外面的月色正好,竟一时没了睡意,想起来看看。”  

  “奴婢去给你拿件外衣。”紫嫣看我所披的外衣太过单薄,担心我凉着了。  

  我拿出一直珍藏着的福袋,坐在如烟阁的石阶上细细端详,月色照在我的身上,此刻我不是玉妃而是一个思念心爱之人的平凡女子。这福袋是我亲手做的,本是一对,一个在我这儿了,一个在李大哥那里。那是李大哥被派遣出任务时,为了让他平安归来,我亲手缝制了这个福袋,一针一线都满了我的祝福。李大哥揽我入怀在我耳边喃喃的说着“不会太久,我很快就会回来,回来娶你进门。”往事历历在目,思绪不得平静,这一夜我无言也无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