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十九章 惊动了太后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2624 2016-12-16 21:42:55

    “圣上!听说祺妃身边的彩霞被祺妃活活的打死,可有此事啊!”病中的太后听到此事着实震惊,祺妃的胆子竟然大到如此的地步。  

  大王在嗯了一声后长叹。他想起刚遇到祺妃的光景,那时的她纯净无暇。  

  “圣上就由着她的性子乱来吗?”太后无奈,若是由着她的性子,怕是她日后会更加的嚣张啊。  

  “由她去吧,她也是因为世荣病了,再说,当年本王答应了她要原谅她所有的错误。”大王许久道。三年前,祺妃正得宠,大王带着她去打猎,不想路上遇了刺客,是她替大王挡了一箭。祺妃伤的太重,许多太医也束手无策,只得听天由命。大王日日盼着她能够醒来,因为心里愧疚对祺妃承诺道“只要你醒过来,日后本王只宠你一个人,你犯再多的错,本王都会原谅你。”后来祺妃醒了,大王也履行了他的承诺,却不想他越来越跋扈。  

  “圣上是念着你对祺妃的承诺。”太后道,天子金口玉言,又怎能轻易反悔。  

  “母后,您安心养身子,儿子去看看玉妃。”大王无心提起当年的事,只好找了个由头走了。  

  “圣上怪母后多言,可是母后是为了你好,你宠幸玉妃,怕是重蹈覆辙啊!走了祺妃的老路啊。”大王没有回头道“儿子知道母后担心什么,玉妃和祺妃不一样。”  

  “你看我这个儿子。”太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对身边的苑昔道。  

  苑昔道“许是太后多虑了,大王一向稳重、、、、、、”  

  “再稳重,也怕一个情字啊。”太后蹙着眉,满是担忧。想先帝在时,宠幸娄妃,最后却死在了娄妃的温柔乡里。听到这里,苑昔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又恢复了自然“太后,您该喝药了。”  

  太后抬了手“先搁那儿吧。”  

  清锁阁的祺妃将手中的汤羹搅了又搅“绿芙,你过来。”祺妃放下手中的汤羹道。  

  “娘娘。”绿芙乖巧道。祺妃媚眼一抬“去告诉卫良人,过几日玉华山避暑之行,让她准备着。”  

  “是,娘娘。”绿芙没有多问,她明白卫良人自然会懂娘娘的意思。  

  “良人,绿芙姑娘来了。”碎玉阁内巧月道。  

  “绿芙给娘娘请安。”  

  “快起来,”卫良人道。  

  “良人,我们家娘娘说了,玉华山之行还请良人准备着,不要辜负了娘娘对您的期望啊。”  

  “还,还请绿芙姑娘回去告诉娘娘,定不负娘娘的期望。”  

  绿芙一笑“奴婢就不打扰了。”  

  许久良人悲戚道“巧月,方才绿芙的话,你听的清楚。”眼泪在框中闪动,这模样胜过上了妆的容貌。  

  “娘娘。”巧月哽咽,她清楚卫良人的苦楚。祺妃手里攥着良人父亲受贿的把柄,以此来要挟良人做些昧了良心的事。  

  “良人,要不我们去告诉大王,求大王为我们做主。”巧月道。  

  “不可”卫良人制止“去告诉大王,不仅我的性命不保,就连父亲的性命也会不保,我死不不打紧,可是父亲不能死。”  

  “良人、、、、、、”  

  “算了,巧月,我这条命终究是受人摆布,只要能保住父亲,我死不足惜。”  

  “良人,你这是说什么傻话呢?”巧月心疼,却别无他法只得盼着云开月明。  

  “卫良人如何?”祺妃素手画眉。  

  “良人没有说什么,只说请娘娘放心。”绿芙如实道。  

  “她还算听话,这些年对她的培养终究没有白费。”  

  “那可是呢,娘娘这些年对她也是够好了。”绿芙为祺妃拈了花接着道。  

  “大王。”我行礼。大王温柔扶我“不是说过没有外人不许行礼的吗?”我浅笑当做回应。  

  “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说的就是你了。”大王在我鼻尖一点。  

  “大王就会拿臣妾取乐。”我嗔怪。大王开怀一笑,像是心情舒畅了许多。  

  “大王可有烦心事?”我点上炉香,不经意间问。  

  “洛漓怎知。”大王不解。  

  我含笑“大王进来时,眉心紧蹙,臣妾便知。”大王的眼神微微一怔,随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浓了。  

  “大王,娘娘,膳房将晚膳送来了。”紫嫣进来道。大王看了眼膳食“可是娘娘爱吃的。”  

  紫嫣道“是。”接着便是紫嫣布菜,小晴添饭,玉莲舀汤,好一阵忙乱。  

  “你是新来的?”大王指着穿着青色衣服的小晴道。  

  “是的,大王。”小晴行礼道。大王将我爱吃的凤凰酥放到我跟前“日后好生伺候娘娘,若有怠慢,本王定不饶你。”  

  “是,奴婢谨记。”小晴道。  

  “哎呀,你倒是快一点啊!”膳房内青城不耐烦道。“哎呦,我的姑奶奶,再快也得等这子衿汤熟了啊。”小木子苦着脸,这小姑奶奶在这膳房里忙活两个时辰了,自己也受了两个时辰的折磨了。  

  “哼,人家还不是为了大王和玉妃娘娘,人家说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我也希望大王和玉妃能够永远的恩爱嘛!”青城满是无辜,都怪这个男人不解风情。  

  “我、、、、、、”小木子不知道说什么了“算了,不说了,反正也说不过你。”  

  子衿汤饮下,回味无穷“这味道很好,本王很喜欢。”我端然一笑“大王喜欢就好。”  

  凤灵阁内,王后道“把这饭菜撤下,本宫看着没有胃口。”  

  “可是,娘娘,您还没有吃一口,这样怕是会损伤了凤体。”翠烟道。“拿下去!”“娘娘,您喝口粥吧。”翠烟忙盛了碗汤“娘娘,是奴婢们败了您的胃口,娘娘既不想用膳就请娘娘进一碗粥吧。”王后扬眸看了一眼“拿下去。”随后懒懒的闭上了眼。翠烟撤下膳食让候在外面的流苏去备了些落桃酥来。  

  “翠烟。”王后缓缓的睁开眼“你说,玉妃她没有家世没有背景,为什么大王却倾心于她?”  

  “玉妃不过是会些狐媚妖术,王后不必计较于她。”  

  “我怎么能不计较,今日是我与大王结为夫妻的第五个年头,往年大王都会来陪本宫的,即使忙了也会差人来问候,可是今天,大王却在如烟阁。”王后敛容道。她有太多的无奈,她在大王面前要装作大度做一个好妻子,可是,她又有多恨啊,她恨所有抢走她丈夫的人。  

  “娘娘、、、、、、”  

  “翠烟,我恨呐!”王后抑制不住心里的愤恨,心里的苦楚像决了堤的海,这后宫的女人可真是多呢。  

  “娘娘,我们要想个对策啊!总不能要玉妃一直骑在您的头上啊。”  

  “是啊,哪怕大王再不喜欢本宫,本宫也不许其他女人在本宫面前放肆!”原本哀凄的王后眼里有了厉色,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的女人将自己的丈夫夺去。  

  咳咳,咳咳,夜里太后咳的很厉害,苑昔在前伺候着,太后今日因为祺妃的事情一直神思忧虑,深夜容易勾起人悲伤的情绪“苑昔,方才哀家梦到了先帝,梦到了娄妃,梦到的长留王。先帝在怪哀家,怪哀家害死了娄妃,丢了他的儿子。咳咳,咳咳!”说着太后再次剧烈的咳了起来。苑昔让人去请了太医。  

  “太后,先帝怎么会怪您呢,您为蓝照国生了位明主,大王是千古难见的明君,如今百业昌盛,百姓安居乐业,民之所向。先帝怎么会怪您呢?”苑昔平喘着太后的急咳,低柔道。  

  “苑昔,明日传哀家旨意,将世子送到上林阁由苏姑姑亲自照佛,让祺妃安心伺候好大王。”  

  “是,太后。”苑昔应承着。  

  太医来了,经诊断,太后因神思忧虑,夜不安寝所致,本要开几副汤药的,被太后制止“哀家的身子哀家自己知道,哀家这是心病,岂是汤药所能治,太医退下吧。”太医只好道“微臣告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