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二十二章 玉华山之行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4585 2016-12-23 23:42:06

  “母后您瞧,这玉华山的美果真名不虚传,你看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似的。”王后忍不住赞赏玉华山的美。

“是呀,哀家也许久没有来这玉华山了,前些年来也只是来诵经祈福,也未好好赏赏这里的风景。”太后道。

大王嘴角笑“只要母后开心就好,大家也都累了,所有人都去驻宫休息,晚上一起在玉华宫家宴。”

“臣妾谢大王!”众人行礼谢恩。

是夜,歌舞毕,众人回到住处休息,大王随王后去了。我住在芷萝殿,随行的丫头也就带了紫嫣和小晴。小晴端了着水进来“娘娘这么晚了还在看书,也不怕伤了眼睛。”

我无心道“闹腾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清净会,当然要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了。”

“娘娘,娘娘。”紫嫣神色紧张的进来。

我放下手里的书忙道“这是怎么了?这样慌张?”

“娘娘,刚才奴婢去拿香粉时,见到有人在我们殿外鬼鬼祟祟,奴婢喊了一嗓子,那人便跑了。奴婢四处找了下只找到了这个。”说着紫嫣拿出一翡翠玉耳环。

我将耳环拿在手里仔细的揣摩,这耳环很是眼熟,可是到底是谁的呢?随行的人这么多,看这耳环的材质肯定不是宫女的,这种材质只有位列妃为的人才能有,而随行的妃子除了我就只有瑾妃,只是这瑾妃平日里很少出门也甚少与人交恶,我与她更是没有什么过节,她倒不至于害我。

“娘娘,娘娘。”紫嫣见我出神忧心道。

我回过神道“这件事情不许走漏风声,这倒也未必是有人要害我,或许有其他原因,在这件事情水落石出之前,我们只需与平日一样就好。”

“可是,娘娘,我心里怕怕的,要不我们告诉大王吧。”小晴怕道。

我道“不可,也无需害怕,告诉了大王怕会打草惊蛇,惊动了在暗处的人,我们也会落个无事生非的名声。”

巡夜的夜行军警惕道“什么人?”“大胆!卫良人在此静坐还不快离开,惊扰良人你们如何担当的起。”巧月回道。

“巧月,不得无理。”卫良人道“这是我的随身丫鬟,平日里被惯坏了,还望将军莫要怪罪。”

“在下不知良人在此,还请良人恕罪!”首领王莽道。

“无碍,本宫也是看着夜色好,出来走走,倒是将军辛苦了。”卫良人道。

“这是在下的职责所在,谈不上辛苦。”王莽道接着道“良人若无其他事,末将先告退。”

“将军慢走。”良人道。

看着夜行军越行越远,芳儿抖道“良人,可吓死奴婢了。”谁知,卫良人的手抖得比飘雪还要厉害“巧月,巧月。”“良人。”巧月扶住了被吓的腿软的卫良人,接着惊道“娘娘,您的耳饰、、、、、、”卫良人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才发现少了一只耳饰,惊得她赶忙起身去寻找,转念一想,又愣住了,巧月看着良人不解,这会子若不去找回怕是日后会遭来祸患啊。“不用去找了,我们回吧。”卫良人淡定道巧月惴惴不安的跟着卫良人回到行宫,她没有注意到卫良人嘴角的一抹冷笑“玉妃,我本不想害你,若明日你命丧黄泉,记得要在阎王爷面前说是祺妃要一心一意的杀了你。”

“不对!”王莽突然站住,卫良人和巧月让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将军!怎么了?”他身后的李蔚道。

“跟我去检查明日游湖用的行船。”一行人又匆匆赶去了玉峰湖。

“将军,到底是怎么了?这船有什么问题吗?”检查完行船的李蔚更是不解。

“船是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卫良人和她身边的巧月。”王莽转眼望着湖面道,但愿明日不要出任何的差池。

“这,这,大将军此话怎么讲啊。”李蔚和身边的将士面面相觑。

“深更半夜,大王和太后以及所有的娘娘都已经歇息,唯独这卫良人来此静坐,还有那巧月姑娘,虽然口齿伶俐,但是却带有那么一丝丝的惊恐,像是怕被别人发现一样。”

“可是,这行船并未有什么问题。将军是多虑了吧。”

“等会你去叮嘱掌船人。让他明日务必万事小心,出了事,后果不是尔等能够承担的。”王莽的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看来明日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了。

“是,将军。”李蔚道,听王莽这样一说,李蔚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随后率领人去了掌船人处“军爷,这是怎么了!”突然到访的军人让掌船人害怕,莫非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又或者得罪了什么人。

“老人家,你无需害怕,我们今日过来是为了明日大王游湖之事。”

“大王游湖?这,这有什么不妥之处吗?”这下可更是把掌船人给急坏了,额上的冷汗徐徐冒出。

“明日游湖的行船可有检查妥当?有没有什么疏漏之处?”李蔚例行盘问。

“一切检查妥当,没有什么疏漏的,小人在此掌了一辈子的船,从未出现过什么差池啊!”掌船人察着额头上的冷汗道。

“如此便好,若出差错,那后果可就不好说了。”李蔚道。

“是,是,是,小人一定尽心尽力。”掌船人恭敬道。

李蔚上下打量了这掌船人道“我们走。”

“军爷慢走。”掌船人像送尊神一样送走了李蔚等人,心里松了口气。

清晨,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用过膳之后大王来了未等我答话,牵起我的手道“跟我来。”我莫名其妙的跟这大王来到一处僻静之地,大王用手捂住我的双眼道“不准偷看。”等大王松开了手时,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满山的梅花,漫天的梅花雨,我像处在一片花海中。

大王从身后环住我的腰“喜欢吗?洛漓。”

我点头道“喜欢。臣妾谢大王。”

大王轻吻我的发道“我想听你的心里话,不是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声音温柔又诱惑。

我一时乱了方寸道“自打臣妾入宫以来,宫里的议论不少,不论是后宫还是前朝,大王都一一为臣妾掩了去,臣妾心里明白,大王是兑现了对臣妾的承诺,要给臣妾一个干净的环境生活。臣妾感激大王。”

大王低声道像是失落“难道只有感激?”

“大王?”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你说过你喜欢梅花,我在数日之前便让人寻了这僻静之地,这里没有太后没有王后没有后宫嫔妃,只有你和我,不是大王和妃子,不是君和臣,只是平凡百姓人家的丈夫和妻子。”

“丈夫?妻子?”我喃喃道,这是我多年前的梦,一生一世一双人,然后生一堆娃娃,将柴米油盐的日子认认真真的过下去“大王不要再拿臣妾取笑了,大王的正妻是王后。臣妾只是侍妾。”我想笑着当个玩笑道,可是嘴角的弧度怎么也没有出来。

“你在说谎,洛漓,每个女人都想要一个丈夫,何况是你呢?”大王盯着我的眼睛道,想要从我的眼睛里能够窥到我心里的想法。

“大王?”我有些怔怔的。

“前些日子,我对你说去了王后处,其实是对你说了谎,我让夏力去收集这梅花的模子,前夜昨夜我亲自来将这些梅花系在这些树上,只为给你一个惊喜。”大王牵着我漫步在这片花海里“我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但我知道怎么拿命去呵护自己所爱的人。帝王家不会教给历任大王什么是爱什么是情,但我愿意为了你慢慢去学。”大王抓着我的手紧了紧。

我停下脚步,不是因为累了,而是在我身旁的人陌生了,他是高高在上的王,怎么会允许自己儿女情长?

大王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这笑当真是千山暮雪白马寒,漠然一笑雪尽融“我知道,你还没有将心交付给本王,不过我可以等。”

不知是感动还是为何,我主动靠在大王的胸前,大王一怔,随后紧紧搂住我。他在我耳边的呼吸声匀称而平缓,不带一丝的杂念。

“这都过去多久了,大王怎么还没来。”早在玉峰湖等待的众嫔妃议论道。

“张公公。”王后道。

“奴才在!”张公公回道。

“大王是被什么要事缠身了吗?怎么到这个时辰了也没有过来。”

“回王后娘娘,大王吩咐很快就来。还请娘娘在此静候。”

王后听后没有再问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湖面,没来的不仅只有大王还有玉妃和太后,太后恐水就去了佛堂诵经,那大王一定和玉妃在一起了,这个玉妃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大王来了。”瑾妃道。

众人恭迎大王,大王摆了手道“起来吧。”随后大王与王后上了船,上了船的大王将手伸给我轻声道了一声“来”。我缓缓的将手放入大王宽大的手掌里,他紧紧握住,扶我上了船。

“大王,臣妾让人特意备了冷色樱桃酒,大王请尝尝。”王后招呼了翠烟将酒奉上“天气热,这酒也是刚才冷过的,喝了也不伤身子。”

“王后有心了”大王笑着道“这美酒本王自己饮也没有意思,不如大家一起饮来得尽兴。张公公,倒酒。”

张公公按大王的意思给众人倒了酒,这酒凉爽可口,倒也是美味的很。

“刺客,有刺客!”岸边一阵骚动惊扰了行人百姓东奔西跑没了秩序。船上的人也乱了方寸。只有王后在努力维护自己端庄的模样,瑾妃亦是处事不惊的模样,卫良人双手紧紧交握,神色极其不自然,樊美人被惊了魂死死的掐着卫美人的手背“有刺客,怎么办啊,我不想死啊!”

卫美人吃痛抽回手“怕什么,你这么坏,怎么会死呢!再说有大王呢!”

大王紧牵我的手道“别怕,有我在。”这一句话让我悬着的心落下,刺客怕是冲着我来的,我看了眼卫良人,她的眼神在躲闪在害怕,果然是她。

大王将我紧紧的护在身后,船上的护驾之人只有王莽李蔚和王勇,船被迫停在了湖中央。被大王紧牵的手被蛰了一下,却也疼的厉害“哎呦!”

“洛漓,你怎么了?”大王关切道。

我伸出手,却一片红肿!“大王,小心!”我突然惊道,只见王勇拿了匕首向大王刺来,我推开大王,用身体迎了上去和王勇纷纷落入水中!

“洛漓!”大王纵身跳入水中。

船上的王后哭着道“大王,大王!”她既心疼大王又恨大王,心疼大王落入水里不知去向,恨大王在危难关头心里想的保护的只是一个宠妃,这让她这个王后颜面何存呐!

随着水流不知道漂了多久,我一度以为我已经死了,醒来时却天旋地转“娘娘,您醒了?”紫嫣小晴喜极而泣“娘娘醒了,娘娘醒了。”

“洛漓,你醒了?”大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看见他眼角的泪。

“大王,这是哪儿啊?”我有气无力道,浑身的疼痛,像是从山上摔下来一般。“这是芷萝殿,你没事了洛漓,你没事了。”

“娘娘,您好生歇着,奴婢去准备些燕窝来,太医说,您要好好的养着。”紫嫣抹了泪道。

“奴婢去小厨房看看药膳好了没有。”小晴也是抹了泪道。

“大王,臣妾、、、、、、”我闭眼,眉心紧蹙,想着游湖发生的事。我被王勇拖入水中,没有一点抵抗的能力,只能任由他拉着往湖底深处!但是后来的事,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睁开眼能看见大王能看见紫嫣和小晴,说明我没有死,我还活着。

突然有一双温暖的手抚平我紧蹙的眉道“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需要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子。等你好了,我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妹妹,你醒了?”王后微笑着道。我正要起来行礼,肩上阵痛让我狰狞了脸“好痛。”

大王忙宣了太医,太医就在门口侯着,听到大王的呼传也赶忙进了来,一阵手忙脚乱,最后道“启禀大王,娘娘伤口无大碍,只是 不要做一些剧烈的动作以免碰到了伤口。”

王后也愧色道“都是本宫的不是,害的妹妹动了伤口。”

“王后,都怪臣妾不小心,王后来看望臣妾,臣妾已是开心,只是不能行礼,还望王后不要怪罪。”我歉意道。

“这是说得哪里的话啊,你救了大王,替大王挡了一刀,也是功臣呢。这不太后特意让人带了鹿茸来。”说着向翠烟挥了手“本宫也让人备了阿胶,给妹妹补身子用。”

“臣妾谢过太后,谢过王后。”我微咳着道。

“好了,本宫也不久留了,太后那边还等着回话呢,妹妹好生休养就是了。”王后又像大王福了礼“臣妾先告退,大王也要好生休息。”大王挥了挥手算是作答。

“洛漓,你感觉怎么样?好些没有。”大王为我捏好了被角道。

“大王。”我伸手轻轻抚上大王的脸,眼下的那团乌黑,眼里的那一丝丝的血丝都生生的告诉我他的疲惫“大王快去歇着吧,臣妾没事了。”

“我不累,”大王为我理了去额上的碎发“洛漓,你要快点好起来,我陪着你。”

“大王,药已经煎好了,让奴婢服侍娘娘饮下吧。”小晴端着药道。

“不用,给本王。”大王从小晴手里接过汤药,用勺子舀了一小勺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不烫了才喂我饮下,一勺又一勺慢慢的轻轻的。紫嫣进来看到先是一惊后又欣慰的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