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十八章 被杖毙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1310 2016-12-16 21:03:06

    “你叫什么名字?”祺妃斜着眼看着下面跪着的人。  

  “回娘娘的话,奴婢叫玢儿。”那姑娘怯怯的道。  

  “玢儿?”祺妃疑惑,不是说是一个叫小晴的丫头过来吗?怎么换了人了?  

  “回娘娘的话,侍苑的姑姑说,这玢儿本来是去玉妃处的,不知怎么的,就来了咱们这儿来。”绿芙接口道。  

  “玉妃?又是她!”祺妃狠道,那目光更是像火烧了样,吓得玢儿一阵阵的冷。  

  “行了,绿芙把她安排下了吧!咱们去大王那儿。”  

  “是,娘娘。还不快谢谢娘娘。”绿芙看着被吓到的玢儿道。  

  “奴婢谢谢娘娘。”玢儿懦懦的道。  

  “张公公,大王还在处理政事吗?”祺妃看着朝圣殿禁闭的门道。  

  “是,娘娘。”张公公如实回到。  

  “张公公,本宫带了冰雪莲子汤来,还请公公在大王不忙的时候让陛下饮下。”说着从绿芙手里接过冰雪莲子汤,这可是她亲手做的,本想亲自给大王的。  

  “娘娘请放心,奴才一定转达娘娘的心意。”张公公示意小夏子接下。  

  “那就有劳公公了。”  

  “娘娘慢走。”  

  “娘娘咱们现在去哪儿啊?”绿芙道。  

  “去清凉台。”  

  “娘娘您看,是卫良人她们。”绿芙指着一亭阁中的人道。祺妃道。  

  “是吗?绿芙咱们去瞧瞧。”  

  “都在聊些什么呀?”祺妃看着卫良人和卫姬樊姬说说笑笑。  

  “臣妾参见娘娘。”卫良人卫姬樊姬恭敬道。  

  “都坐吧。怎么,本宫一来,这就没有声儿了,看来是本宫扰了你们的兴致。”祺妃不紧不慢道。  

  卫良人看了看卫姬樊姬道“娘娘这是哪里话,臣妾和两位妹妹不过是瞎聊两句罢了。”  

  “是呀,娘娘,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而已。”卫姬道。  

  “哦?是吗?听说过两日大王邀各宫姐妹去玉华山避暑,不知各位妹妹有什么想法。”祺妃嗅着茶香道。  

  “能有什么想法啊。”樊姬黯然道“大王怎么安排,咱们怎么遵从就是了。”  

  “良人,你呢?”祺妃目光一转。“臣妾也是。”卫良人道。  

  “娘娘,娘娘。”春华着急的给祺妃行了礼。祺妃皱着眉道“出什么事了?”“娘娘,世子,世子突然发起了高烧。”  

  “什么!有没有请太医,到底怎么回事!”祺妃心急如焚的回到宫里“孩子,我的孩子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病了”祺妃回到宫中从乳母的手中接过孩子。贴在脸上试着温度。  

  “回娘娘的话,世子无大碍,只是天气比较炎热得了伤风,臣已经开了药,这段时间不要去炎热的地方,过几天就会痊愈。”太医如实道。  

  “好,若世子不得痊愈本宫一定会要了你的命!绿芙,你跟着太医去取药。”  

  “是,娘娘,太医您这边请。”绿芙客气道。  

  “这几日是谁带的世子!”祺妃厉声道。  

  “回,回娘娘,是奴婢。”彩霞怯声道。  

  “来呀,把她给我拉出去,杖毙!”祺妃狠道!彩霞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吓得哭了出来“娘娘,求您饶过奴婢,奴婢知错了,奴婢一定好好照顾世子,求娘娘饶过奴婢!”祺妃猛然的一脚将彩霞踹倒在地“还不把这个贱人拉下去。”  

  彩霞被两个侍卫拉了下去,哭喊着,挣扎着,哀求着,始终没有唤来祺妃的半点可怜。  

  彩霞死了,是被打了五十下死的,她死的时候下了雨,雨水洗着她身上的血迹,雨水也和着她的血流向宫里的每个墙角。  

  “娘娘,彩霞没气了。”侍卫来禀。  

  “打了多少下了?”祺妃冷漠道。“五十下了。”侍卫道。“才五十下,这么不禁打。”祺妃慵懒的倚着贵妃榻“拉去扔到乱葬岗。”  

  “是,娘娘。”侍卫继续执行着祺妃的命令。彩霞的死也传的后宫皆是,左不过是说祺妃心狠手辣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