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五章 突遭横祸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2422 2016-11-26 12:15:04

  这一天,家里来了个客人,听娘说这是夜寒王,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我上前施礼,只是这夜寒王很是冷傲,虽冷傲但我总觉得他很眼熟,尤其是那眼神里的冷,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夜寒王并没有因为我的懂礼而看我一眼,而是和娘进了书房说是有要事相谈,至于是什么事我也不清楚。

夜寒王和娘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已是傍晚,娘的神色很不对劲,她说有些累了,晚饭也没有吃就回房休息了。侍候娘睡觉后,我心里惴惴不安,回到房间里想起十年前的那个阿婆,如今娘的神色和十年前在大雨夜消失的阿婆一模一样,我有些怕,怕娘也会突然消失,这一夜我睡不着了。

早上我起的很早,为娘准备了茶,一夜过去了也不知道娘的心情怎么样了。

可是我左等又等都快中午了娘的房门也没有打开,刚开始我以为娘可能想多休息会,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娘平时很勤快,从未这么晚起过。我去敲房门,里面也没有动静。我心里惊慌,叫来家丁,家丁撞开了房门,却看见娘倒在血泊里,我拼命的叫她,喊她,家丁丫鬟们也叫她喊她,可是她没有任何的回应,平日里我只要叫她娘,她总是带着笑答应;丫鬟家丁们喊她夫人的时候她也总是和蔼的回应。丫鬟们哭作一团,我很生气,平生第一次对她们发火:“哭什么哭,娘还好好的,你们哭什么!”大夫来了,但他却让我节哀顺变,我发了疯般的把大夫轰了出去。官府来了,把我和管家带走了,原因就是我和管家是第一个出现在娘的房间,柳夫人死了可是轰动柳家庄的大案!丫鬟和家丁们阻挠着官兵带走我和管家,并且用生命担保,我和管家不是杀害夫人的,可是那群如豺狼般的官兵怎么会听呢。

三天过去了,管府的李大人李世严查来查去查不出个所以然,也许是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也许是为了尽快破案,他将罪责定在我和管家的身上,他一口咬定我们贪图柳家的钱财,杀了柳夫人。我和管家死也不承认,娘是我的救命恩人,柳家是管家的救命恩人,曾听管家说过,如果不是柳家老爷替他还了赌债,他早就被地痞流氓活活的打死了,此后他被外祖父收留,他又怎么会杀害娘呢?

李世严见我们不认罪,软硬都不吃,彻底的失去了耐性,他命衙役狠狠的杖打我们,想把我和管家屈打成招。管家拼命的想护着我“小姐,求求你们别打小姐,要打就打我一个人!”管家老泪纵横的求着李大人,李世严只用打来回应。

:“许叔,你不用求他们,他们既然想屈打成招,求他们也没有用!”听了我的话,李大人更是气愤,再一次下了往死里打的命令!

:“是我,是我害死了夫人!请你们不要再打小姐了!”许叔突然大喊!

:“许叔,你说什么啊!”我知道许叔是不忍心看我挨打,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黑锅背在自己身上啊。:“小姐,是我害死了夫人,是我贪图柳家的财产!”许叔一板一眼的说。

:“好,很好,要是早些认罪不就好了吗,也不用受这皮肉之苦啊!”李世严鼓掌!

:“不,是我,是我害死了娘!你要打就打我一个人,你要杀就杀我一个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许叔死,要杀的话就杀了我,反正我孤苦伶仃一个人,我死了,正好也可以去九泉之下还娘的救命养育之恩!许叔不能死,他还有老婆孩子啊!

“行了,别在这儿唱苦情戏了,演这些苦情戏给谁看啊!这老头既然认错了,说人是他杀的了,你就回去好好的当你的柳家大小姐!来人,把这老头打入死牢,三日后问斩!这柳家小姐,无罪释放!”

:“李世严,你草菅人命,滥杀无辜,你会有报应的!”现在我除了用骂来发泄我内心的恨,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我颤抖的去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的许叔:

“许叔、、、”我真的恨自己,让上了年纪的许叔还要跟着我遭罪。

:“孩子,别哭,许叔没事。”许叔被关进了死牢,我在牢里陪着他三天,带来了他最爱喝的酒最爱吃的菜。许叔的老婆平君带着孩子来看他,一家子抱头痛哭,这一哭更是让我心酸,眼眶一湿不禁悲从中来。

:“老头子,你不能丢下我们娘俩啊,柱子还小,他不能没有爹啊。”许叔的老婆哭着说,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杀了恩人的女儿。

:“爹,你不要死,柱儿不要你死,你说过的今年过年你会带柱儿看花灯,爹,你不要死。”柱儿泣不成。

许叔看看泣不成声的妻子又看看年纪尚小的儿子,他又如何舍得啊:

:“平君,你跟着我这一辈子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我死后你再寻个好人家带着柱儿嫁了,不要单着,否则我会魂魄不安,这一辈子,我欠你太多了。”许叔 一边为自己的老婆擦去眼泪一边说。

:“老头子......”许叔这样一说,平君哭得的更厉害。

:“柱儿,以后爹不在了,你要好好的听你娘的话不要惹你娘生气,长大后一定要争气。”

:“爹,我不要你死。”柱儿哭着扑进许叔的怀里。

:“哭哭啼啼的干什么,吵死了!”进来的是狱卒,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你们要干什么?!我不准你们带走许叔!”我将许叔护在身后,我恨透了这些衙门的人,他们官官相互贼鼠一窝!

:“老爷有令,释放许仁贵!怎么,姑娘这意思是想让着老头继续在里面待着了?”说完狱卒打开许叔的手铐和脚拷就走了,扔下被惊到的我们!

随后,我们出了牢狱的大门,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私下问了狱卒才知道原来是李世严的儿子苦苦哀求自己的父亲放了许叔,我们才有一条生路可走。回到家里,家里的丫鬟家丁少了大半,秋菊说大家怕惹上官司,收拾了行李各奔东西了,留下的都是自愿的,也曾受夫人的恩惠。我让人去请了大夫又安排了许叔和他的老婆孩子一起住下,许叔受了酷刑,需要休养一阵子了。

娘出殡的那天,大街小巷涌满了人,我抱着娘的牌位泪洒了一路,想起娘的好,想起娘的恩情,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娘的命。可是一切都太迟了,我一遍遍的责怪自己对娘照顾不周,入秋之后娘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可她还在为我的婚事着急,娘说若有一天她去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已经出嫁为妻为母,而我依然是一个人。娘拖了很多人帮我找婆家,只是那些人拿了娘的钱就跑了,娘又气又恨的病倒在床上,气得自己捶胸钝足,又恨自己为了自己的任性耽误了我,还好得上天眷顾与许家结下姻缘,今后得人照应了即刻死了也安心了。

送走娘后,我把自己锁在娘的房间里三天,不论丫鬟们怎么喊都不开门,我总感觉娘还在。

你姓杨我姓柳

柳夫人去了,还是被人谋杀;许家怕惹灾祸上身,还没有出丧期的时候与柳家取消婚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