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铺红妆

第七章 舅父舅母

十里铺红妆 你姓杨我姓柳 2638 2016-11-27 00:18:01

  一天,家里突然进来几个人,自称是我的舅父舅母还带着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说是他们的女儿。我听娘说过我有舅父舅母,不过他们在很远的地方,我也从未见过,但是他们所说的事迹与娘所说的丝毫不差,然后就在娘的灵位前痛哭。

  随后他们便住进了家里,住到家里的舅父舅母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就连家里的家丁丫鬟都看不下去了,虽说老夫人不在了,但总有我这个大小姐在,哪里事事都需要他们插手,再说了,人活着的时候也没见他们来走动,这人不在了就过来猫哭耗子假慈悲,有什么居心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舅舅的女儿叫柳心茗,虽叫心茗,但心里却一点也不明。

  “堂姐,堂姐。”这不心茗又满脸不开心的来找我了。

  “怎么了心茗,是谁又惹你生气了。”我放下手中的书,这难得的清静怕是又被搅和了。

  “都是小翠,她连买个东西都能够买错,我说了她几句她,她居然还顶嘴!哼,真是气死我了!”心茗一脸的愤怒。

  我听后安慰她“小翠不好可以换旁人伺候,过后,我去说说她。”我自然心里清楚,小翠怕是受了冤枉了。

  “光说她有什么用,这种眼里没有主子的人应该重重的刑罚,不然她不知道天高地厚!”身后传来舅母恶狠狠的声音。

  “娘......”心茗满脸的委屈。

  “我的宝贝女儿啊,你受委屈了,你放心,娘一定替你讨回公道!”看到自己的女儿哭戚戚的脸,舅母满脸的心疼。

  “洛漓,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可不能让我的女儿白白的受委屈!”

  :“舅母放心,洛漓一定会处理好,不会让人白白受委屈的!”

  我去看了小翠,她还在忍着泪打扫心茗的房间,我拉过她的手,看到她胳膊上的伤痕:“小翠,委屈你了。”我带她回到自己的房里,亲自给她上了药。

  :“小姐......”小翠欲言又止。

  :“小翠,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算了,你不用去伺候心茗。”

  :“小姐,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做好,还让小姐您费心,心茗小姐说的对,奴婢是卑贱之命,不值得小姐您对我好。”

  :“胡说!”

  :“呦,这不大会的功夫就学会恶人先告状了!好啊,今天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赶明儿个你就骑到我的头上了!你个贱人!”舅母说着就要打小翠。

  “住手!”舅母被我的喝斥制止。

  :“我说过,这件事我来处理,还请舅母回房休息,不要让人看了笑话!”舅母很生气,却也没有办法。至少我现在还是柳家的掌权人。

  夜深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我披衣下床,推开窗,今天的月亮真圆呐,望着那轮圆月,我想起了花鼓村,想起我的亲生爹娘想起那个老婆婆,想起我的救命娘,这一切像一场梦,所有爱我的,最终都离我而去,难道,我真的是大家嘴里所说的“灾星?”

  娘的死是个谜,派出去这么多人也没有任何的头绪,难道娘的死真的和那个人有关吗?那个人可是让娘神情大变的人,我要怎么做才能接近那个人查清事情真相呢?

  夜越来越深,我也渐渐有了睡意,躺在床上,却听见房门的响动:

  “谁?”我有些惊慌。

  没有人回我,我想下床,可全身没有知觉,我抬不起腿,动不了身子,我想喊,几次张嘴却没有声音,渐渐的我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守在我床边的是李大哥:“洛漓,你醒了?”李大哥见我醒来很开心,他的脸上带着笑却也带着疲惫。

  :“李大哥,我......”我努力回想着昏倒前的事情,我好像看到舅父的脸!

  :“是舅父!”我激动的坐起来。

  :“洛漓,你别激动,不错,是柳启良,不过你放心,你没有受到伤害!”听到李大哥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可是柳启良在哪里?李大哥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李大哥,柳启良他现在在这里,舅母和心茗呢?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柳启良被关在大牢里,你舅母和心茗去看他了。至于我,每次轮到我值夜的时候,我都会来你窗下站会儿,之前的的时候你屋里的灯是暗的,这一次却是亮的,直觉告诉我,你出事情了,所以我才在这里。”

  李大哥带着我去大牢里看了舅父,舅父一直在破口大骂:“都是柳洛漓那个贱人,趁我喝了酒就来勾引我!把我害到这步田地!”一旁的舅母和心茗也是一边哭一边数落我的不是

  :“一定是她,一定是柳洛漓那个妖精,她娘当年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怀了私生子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这柳洛漓一定是得了她的真传了!”

  :“都给老子闭嘴,再不闭嘴老子打死你!”正在喝酒的狱卒不耐烦了!舅父舅母也识相的闭了嘴,只有心茗还在那里不依不饶:

  “怎么了,我们是被冤枉的还不允许我们说了!你们放着坏人不抓来抓我爹,你们是眼瞎了吗!”

  :“呦,听听,听听,这娘们够泼辣,怎么着,来陪哥哥玩玩啊!”狱卒说着开始动手动脚。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女儿!”舅母一头撞开了狱卒!

  :“娘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来到这个地方还给老子装大爷,活的不耐烦了!”狱卒气急败坏!

  :“行了,张明!”

  :“少爷!”张明恭恭敬敬。舅母看看到李大哥又看看李大哥身旁的我,突然跪在李大哥脚下:“大人啊,你要明察啊,是她柳洛漓勾引我家老爷啊,不关我家老爷的事啊!”舅母声泪俱下。

  :“是啊,大人,我爹是冤枉的,您快放了我爹吧,要抓就抓她!明明是她耐不住寂寞,勾引我爹!”柳心茗指着我一派胡言。

  :“大人,想我老夫一生正直清白,可是临了了却背了这个骂名,真是造孽啊,还请大人为老夫证明清白。”

  李大哥看着跪在地下的一家三口冷笑:“人证物证均在,柳启良,你如何抵赖!”说着李大哥将从柳启良房间里搜到的迷魂烟扔到他的面前:“你无需抵赖,这迷魂烟的来历查已经查的一清二楚,王二已将你在他那里购买迷魂烟的经过交代的一清二楚,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

  后来,舅父被叛了刑,舅母和心茗被我请出了柳家。

  舅母和心茗当然不愿意走,各种的磕头作揖求我原谅:

  “孩子啊,都是舅母的错,是舅母眼睛瞎了,让你受委屈了,让舅母来赎罪好不好,让舅母来照顾你好不好。”舅母说的声泪俱下,若是旁人怕是早已被这肺腑之话所感动了。

  :“堂姐,都是妹妹的错,我向你认错,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啊!”盛气凌人的心茗跪在我的脚下。

  我望着这对哭泣的母女,没有一点的同情,却有着恶心,本是亲人却没有亲人之间的亲情,即是这样,倒不如一个外人。

  吵吵闹闹了一个早晨,终于得片刻安静:“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天空在想什么呢?”我不知道李大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的,他这一说话却将我吓了一跳。

  :“没想什么。”我对上李大哥的眸,他的眸一如既往的温柔,饱含着深情。

  :“洛漓。”李大哥欲言又止。

  :“李大哥,你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我不解,从未见过李大哥这样。

  “洛漓,让我陪在你身边吧,让我爱你,让我照顾你,让我保护你,好不好。”李大哥有些激动,脸色竟然有些羞红。

  我含泪看着他,笑了起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点点头“嗯!”

  他傻笑着,我因他的傻笑着,我看见阳光洒下来,他的身上镀了层朦胧的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