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傲娇毒妃

第二章:混天下

傲娇毒妃 夜不喵 1797 2015-11-24 17:40:45

  城堡外围一大波黑衣人组成的军队在守卫着,只是那些黑衣人都被抽取了灵魂,一个个眼神空洞,给华丽的城堡增添了些许让人害怕的荒凉。

赫连墨弦一路抱着凤清夜来到城堡里。

将凤清夜放在柔和的榻上。

看着自己的白衣沾上了凤清夜身上的沙泥,只是冷声吩咐来人伺候自己沐浴。

凤清夜竟猛然睁开眼,低咒一声:“靠!爷还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没错,凤清夜还真得倒霉,因为在荒漠抑制失心毒素的发作,于是便于身体在搏斗,却也想不到出了个内奸!将良药换成毒药,使得她玄力外泄,只有一丝玄力在丹田内,看来她还真得要管理管理这些不安分的人了。

展开一抹嗜血的笑,在精致的小脸上多出了几分邪肆。

不过得先得走出这个奇怪的地方,再去感谢感谢救她的人!

“爷可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呵呵一笑立马想出了这句话来夸自己。

抬起手发现手心握着一东西,又有些得意,凤眼眯起:有了这个爷送凤古那二货的多功能发钗一切都变得那么轻松!四处打量,总算找到出口。推开门,门后却传来了人的呼吸声。有门卫!赶紧定住身,把呼吸声变得十分轻,十分弱。

可是,来不及,门卫发现了凤夜,冷喝一声,“谁!”门卫像机械一样冰冷没有感情,不由自主地让人害怕。

邪恶的勾了勾,既然已经发现了就大干一场吧。迈出步子,声线慵懒:“没有谁只有爷。”

”主母。”单膝下跪,好不恭敬。谁叫门卫看见赫连墨弦把凤清夜抱回来,自然齐齐认为凤清夜是主母。

凤清夜的脸跨下去了,“爷看起来有那么老。”柳眉微微皱起,眼中闪现寒光,但却突然笑得温和,看起来十分怪异,“好啊好啊!”

“主母有何吩咐?”门卫依旧恭敬地问。

“爷啊,今天遇到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你觉得爷该怎样做?”微笑的看着门卫们。

“请主母点明。”没有丝毫变化的语气。

“哦?”凤清夜笑得越来越甜美,也越来越狡诈,“有人说我老啊,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那人真该死,主母理应惩罚他!”门卫齐齐喝到。

“这,可是你们说的惩罚哦。”语气越发让人害怕,邪气万分。从身后抽出那根多功能发钗,雷光火石之间便把门卫们一个个敲昏,拍拍手,笑了笑。

摸索着通道的转变,终于走出来了。可是这后面冲来的大波人马是什么意思?凤清夜溜得飞快,可是身后那波人马还是穷追不舍。

为什么爷会突然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啊!凤清夜边跑边埋怨。

终于,跑到一个死路,人马渐渐逼近,凤清夜,咬了咬牙,一只手藏在衣袖里酝酿着那并不多的玄力,笑如花:“你们作为那什么城堡的护卫也要有点道德心。”

“城堡?”那帮人马的领头阴阴地笑了一声,这声笑很明显得什么了这人马并不是不是城堡那边的护卫。

“呃。”低着头似在思索,可却勾着唇,似笑非笑,邪气万分,“原来,史上胆子最大的人来了啊,你看我这都没有什么东西招待你,不过你可能会更失望了,因为——”停顿一下,意味深长。

领头人倒是一愣,反映过来,但还是慢了几拍。

凤清夜感觉身体里的玄力波动起来形成一道保护层,腾空而起,被风沙划破的衣裙飘飘,衣裙破烂依旧潇洒无拘。玄力十分微弱但还是足矣让凤清夜运用御风之术了。

回神,那领头人咬牙切齿,本来就万分阴涩的脸此时更是可怕。皮肤以瞬间老化过去,领头人以是皮肤皱起的手颤颤地摸着脸,随手抓住一个接近身旁的侍卫,乌黑泛黄又带着点微微扭曲的手指甲穿破坚硬冰冷的铠甲,穿破侍卫的胸膛,鲜血溅出,挖出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

阴阴得笑,异常的兴奋。心脏里头涌出鲜红温热的心头血,用手指沾了一滴最好的心头血,贪婪地添了一下,笑得更为阴森森的。但容貌快速恢复年轻。

旁边的侍卫却早已经是习以为常,冷眼看着。

小鸟许是被血腥地场景吓着惊飞枝头。这,是一个阴谋、阴谋。。。。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赫连墨弦一直在观看这个可能改变未来的一个阴谋。

站在城堡的顶高峰,泼墨发随风吹动,白衣一尘不染,冷威的眸子眯了眯:“看来这天下的局势怕是要翻天覆地了呢!”声音清华,竟还带点戏谑。这天下恐怕在他的眼里也不过是个想要就要,不要就不要的玩具。

“这天下里主子你觉得谁会获胜?”红衣男子妖娆,笑得好生地媚惑,恐怕这是赫连墨弦唯一一个没有被吸取魂魄的人。

“你,难道还想受罚?”冷声,不可侵犯的威严。

“怎、怎、么会?”顿时结巴了,“只是想发表一下意见而已。”

“什么意见?”赫连墨弦问。

“我觉得这次天下混战,是主子你多年学医来救的第一个病人。”见赫连墨弦来了一丝兴趣,笑着道,这笑得很媚,但却一丝的娘腔的样子都没有。

听完,赫连墨弦轻笑,声似仙中乐,愉悦动听,“那,就让我来看看你说的是对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