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采秋

第九章 初次

采秋 敏秋 5848 2015-12-04 16:03:31

  尹伟祺正式宣布与采秋在一起了,在公司里引起了轰动,随后,采秋所有的故事也揭开了帷幕,事实的结果就像尹伟祺当时说的那样,婚育只是个表面功夫,采秋都进来半年多,他们不可能毫无根据就开除员工的。

同事们都十分同情采秋的遭遇,人人都指责吕母太刻薄无情了。再怎么样,采秋母女俩也是吕健柏最亲的妻女,吕母就这样把她们逐出家门,实在太不人道了。

一个男生气愤不平地站出来,“采秋,你不应该选择沉默,任由他们欺负,赔款有三分之二都属于你们的,他们就这样全部侵吞了,太可恶了!让你们母女过得如此艰辛不易!我觉得就要用法律来裁决!”

采秋什么都不说,只一笑置之。

“我当初真的好难过,但是,都已经过去了,好在,我还有曼文在我的身边,我知足了!金钱和利益在我眼前,不过是一具皮囊而已!”采秋豁然开朗了。

就这样,生活上采秋有了尹伟祺的关心照顾,明显的好了很多。尹伟祺常常的,会去曼文的学校去接她回来。曼文似乎与尹伟祺都成了很亲密很要好的朋友。尹伟祺站在校门口等候着,一位女老师,牵着曼文,曼文一见着尹伟祺兴高采烈的向他奔过来。

女老师彬彬有礼的,跟尹伟祺示意,“你是曼文的爸爸吧?之前,一直没有见你来接孩子放学。”

尹伟祺的表情僵硬了,听着老师直接称呼他为曼文的爸爸,他不知如何来解释,说不是呢,看老师又那么喜悦的样子,尹伟祺只好呆呆的点头。

“老师,谢谢你那么关照曼文,谢谢了!”

老师一股劲儿,把曼文在学校的情况,全跟尹伟祺讲述了。

“之前,你可能是因为工作忙,忽略了孩子吧。曼文在学校里,有些闷闷不乐,问她,什么都不肯说。近来,我发现她有很大的改变了。慢慢变得开朗活泼起来了。我们当家长的,再忙也不能忽略了孩子的成长,你说,是吗?”

尹伟祺唯唯连声的点头,“是啊!老师说的是,我今后,一定会抽空多陪陪孩子,关注孩子!”

和老师唠嗑了有十多分钟,什么都交代完毕,尹伟祺牵起曼文的手,走了出来。曼文走路一蹦一跳的,甚似可爱。

曼文抬起头,天真无邪的看着尹伟祺,“尹叔叔,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放学呢?妈妈去哪儿了?”

“尹叔叔来接你,不好吗?妈妈最近有点忙。”

曼文连忙回接道,“不是,不是。我当然希望尹叔叔天天都能来接我放学啊!这样的话,同学们就不敢来欺负我了!”

尹伟祺站定,他缓缓蹲了下来,仔细的看着曼文。“同学们欺负你?你跟尹叔叔说说,他们怎么欺负你了?”听到曼文说出这样的话,尹伟祺有些不解,心里一股不安的隐忧浮现出来。

“他们都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我生气,不和他们玩了。这些天你来接我,我就大声地跟他们说,你是我的爸爸,我不是没有爸爸的!”曼文昂起小小的脸蛋,涨红了脸说道。

尹伟祺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将曼文拥在怀中,爱怜的,“曼文,好孩子,你别怕,尹叔叔永远是你的坚强的后盾,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出来!你把我当成你心里的爸爸,尹叔叔会很高兴的!”

曼文纯真的笑脸,轻轻的在尹伟祺的额头上吻了下,小小声的说,“爸爸。你是我心里的爸爸,这是我们的秘密,你不要告诉妈妈哦。”

尹伟祺点头,“我不会的,我们来拉钩”

曼文每每一提起爸爸,采秋莫名的就会掉下眼泪来,然后就不说话了。采秋心里很痛苦,她忘不了吕健柏,曼文是他的骨血,深深的刻印在她心里的事实。曼文一天天长大,一个孩子的心灵,她能懂得多少,了解多少?尹伟祺与采秋交往,日益加深,慢慢地,他开始了解她了,他也开始谅解她的苦衷,不去计较,采秋的心里到底爱他多深。他对采秋母女,慢慢发展演变成了,怜惜、疼爱、责任。

周末休假,尹伟祺提前预订了游乐场的票,好久没有去放松心情了,借着这么好的假期,这么好的天气,可以好好的一家人去出游。

采秋一身轻便休闲的装扮,戴了顶遮阳帽和一副墨镜,曼文是最开心的了,她快乐的像一只鸟儿,从来没有过的开心,拉拽着尹伟祺要去玩旋转木马,坐碰碰车,遥控飞机。尹伟祺也玩得不亦乐乎,曼文和他搭档起来,简直像极了父女。采秋看着和颜悦色的一幕,她的脸上荡着笑意。多久她没有这样笑过了,回忆起是很多年前了。尹伟祺一边和曼文尽情的玩耍,他的心思还时不时的瞄向采秋这边的。采秋瞬间的笑容,让尹伟祺不经意间捕捉到了,采秋她只是不笑,她笑起来还是蛮好看的,犹如繁星点缀一般,那么亮闪的刹那。

当太阳快要西沉的时候,尹伟祺和曼文也玩得累了,他们休息一下。采秋给他们俩擦汗,暖心宠爱的笑容。

“看看你们俩儿,满身满头的大汗,累了吧,喝口水。”采秋给他们一人一瓶矿泉水。

曼文笑哈哈的说,“妈妈,我好开心呀!”采秋给曼文擦拭额头和颈部的汗水。采秋再转到尹伟祺这边帮他擦拭的时候,尹伟祺抓住了她的手,他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她。

“采秋,你笑起来真的好美!”采秋顿时,面颊绯红,不好意思的把头转到一边,“在孩子面前,不要那么说,这样不好。”

“我就要!我就要!”尹伟祺倔强的喊了出来,“曼文她很乖巧懂事,她能够理解的。采秋,什么时候你也为我笑一笑,那么我也知足了!”尹伟祺一时之间,没能克制住情绪,一把将采秋拥入怀里,采秋慌张的不知所措。

“伟祺!你干嘛呀!那么多人看着呢,多不好意思呀!”

尹伟祺将她搂得更紧更紧,“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想这么拥着你,这才有实实在在的感觉。采秋,我没看过你笑,从来都没有看过,你有的只是慌忙和紧张,或者就是哀怨、忧伤,今天我和曼文玩的时候,无意间我竟然看到你笑了,你知道吗?我当时有多震惊,多意外吗?你也会笑了,你也能笑了,而且你笑起来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当时,我就好想冲过来像这样抱着你,我忍住了!采秋,你知道吗?其实你笑起来,真的挺好看的,你很美的!”

采秋停止了挣脱,她能感觉到尹伟祺体内的热情和温度,是她太冰冷了吗?这些日子以来,从来不曾笑过,以致于,今天突然的那么一笑,他也觉得是异常的珍贵。看来是自己冷落慢待了伟祺,采秋搁下心头的所有障碍,回拥了下尹伟祺。

“对不起,是我冷落你了,我只顾着自己,从未考虑过你的感受。以后不会了,我答应你,我也会为你而笑了。谢谢你带给我和曼文欢笑!”

曼文在吃饭的时候,抓准了时机,她悄悄地看了妈妈一眼,说道,“妈妈,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采秋点头,“你说。”

“妈妈,我的爸爸去哪儿了?他不要我们了吗?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一时让采秋无法回答,她讶然的看过女儿,沉默了小会儿。采秋关于曼文爸爸的问题,她只字未提,她想过要和女儿说的,只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怎么说出口。现在曼文提了出来,她想,她是再不能回避了。

“曼文,你的爸爸,他去了很远的地方,他不是不要我们,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了。”

尹伟祺走到曼文的跟前,“曼文,我们以后都不能让妈妈伤心了,不要提起这件事情,等你真的长大了,妈妈会和你说的,你还小。”

曼文低下头,算是承认错误了,“妈妈,那我可不可以,叫尹叔叔爸爸呢!”曼文很突然的就这么一说,采秋和尹伟祺惊讶了,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采秋为难的解说着,“曼文,这个,这个。”

“曼文,你这个小傻瓜,妈妈和尹叔叔并没有结婚呀,所以呢,你暂时还不能这样喊,知道了吗?”尹伟祺很快的给采秋解了围。

天色慢慢黑沉下来,南方的秋季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地来临了。曼文玩了一整天,也累了倦了,今天是有始以来玩得最开心的一天。采秋早早地把曼文哄着睡着了,尹伟祺刚送她们娘俩儿回来,就接到一个急急的电话,是老家父母打来的。

尹伟祺大学四年,出来参加工作,一直不曾谈过恋爱,结婚的事宜就这样被搁置一边了,眼看年龄即将错过,在家的父母,是忧心如焚的。三番四次打电话来催促,这不,周末都还没过完呢,电话可又打过来了。

尹伟祺走到阳台上去接听电话,他声音放得很小,以免惊扰到小孩子睡觉。

“妈,你怎么又打电话来了,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现在工作很忙啊,没时间听你的安排呀!”

电话的那头是尹伟祺的母亲,苦口婆心,好说歹说,怎样劝解儿子赶紧完婚。‘伟祺呀!你今年都28了,你不着急,爸妈还等着抱孙子呢!你姐姐尹碧彤,成天做事不靠谱不着调,就已经够气我们的了,想不到你也是这样!’

“我姐,她又怎么了你们?”

一说起这个尹碧彤,尹伟祺的孪生姐姐,平时大大咧咧的,活像个男孩子一样,到现在一个男朋友也没交到,尹母原以为伟祺从小就乖巧听话,应该不会像他姐姐一样,没想到长大了也一样,让他们做父母的操碎了心。

‘你别提你姐姐,说你吧。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呀!如果在外边一直没找到女朋友,那就回来,家里我们给你相一个!’尹母气极了说。

“妈!我的事情,你别瞎操心了,千万别给我去相哦,我不会要的,到时候惹出了麻烦,你们自个儿收拾!”尹伟祺警告的说,“我实话跟你们说吧,我其实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话没说完,采秋忽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尹伟祺急忙的就挂断了电话。采秋定定的看着他,尹伟祺的轻声细语,明显的让采秋给发现了。

尹伟祺惊愕的说,“采秋,你没睡着吗?”采秋沿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抱住他的脖子,亲密的问,“今晚上,要不要留下来?”

尹伟祺在她的耳旁轻轻的说,像吹气一样,“你想我留下来吗?”

“要留下来也可以,你睡客厅。”采秋笑道。

尹伟祺正色道,“好了,我们不开玩笑了,采秋,我有正事想和你说。”尹伟祺握住了她柔软光滑的手,重重的吸一口气。刚才和母亲的谈话,关于他结婚的问题,他不知道怎样和采秋开口,现在就提及,会不会有些唐突了,他犹豫不定的。

采秋认真的看着他,郑重的道,“伟祺,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们这样的关系,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采秋,我今年28岁了,我爸妈一直催促着我结婚。你看看?”

采秋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下来,最终要面对的难题,还是来了。结婚不是不能,而是,这其中要面临多少的难题,还有纠结。如果她是正常人的身份,那还好说,可是,她并不是呀!

“伟祺,你对我的心意,我都了解,可是,你知道我的。先不说我这边的问题,以我现在的情况,你觉得可能吗?你爸爸妈妈若知道,我是这样子的情景,会答应我们在一起吗?”

尹伟祺哀叹着,是啊,他父母是退休公干,很注重面子,和讲究,万一让他们得知,采秋的身世背景,他们不但不会同意,而是横加阻拦的。

“我们就这样耗着、等着也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采秋,路要靠我们走出来的,我相信人定胜天,我们努力,我决心的努力,一定可以夺得满意的结果的!采秋,为了我,为了我们的今后,勇敢的去尝试下!好不好!”尹伟祺渴切的目光注视着采秋。采秋的两只手攥得很紧,她确实有些紧张害怕的。

“可是......,我有曼文,回去见你的父母,也可以,但是曼文,我们把她放在哪里呢?她没有我在她的身边,她会不习惯,她会害怕的。我必须把她带到自己的身边。这迟早会被你爸妈知道的”采秋烦乱的、急燥的,惊惧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会把曼文交给任何人,我们都把她带着。如果隐瞒不了,我们就实话实说,迟早都要被揭开的,何不一次就说个明白一点!”尹伟祺激动的,震颤的,拥紧了采秋,采秋柔弱无骨的身子,被尹伟祺包围着,她小小的头埋进尹伟祺的胸膛里,她镇定下来,有了他的依靠,就算是风雨交加,她也不再惧怕了!

接下来,尹伟祺和采秋就作好了打算,他们向公司里请了假,准备以待。后面,又会是怎样的境地呢?到底,他们能否顺利通关,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车,尹伟祺带着采秋母女,回到家里已是满心的疲惫。尹伟祺的父亲尹博瀚,和母亲元香,前来迎接。他们看到尹伟祺拉着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儿采秋长得俊俏标致,他们是挺高兴的,没预料到的是,后面竟然还跟着一个女娃娃。尹博瀚和元香对视了一眼,莫名其妙起来。怎么会有个孩子?是谁家的,一看这年龄也有个三四岁了吧,儿子上学和工作时,没有听他介绍过情况呀。

元香按捺不住,把儿子拉到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儿子啊,这个小孩子,是怎么一回事呀,怎么你回之前,也没跟我打声招呼呀!”

“妈,我们回屋里说,回家,我再给你解释吧!外面挺冷的,你先让我们喝口热茶,行不?”

尹博瀚把他们引回屋里,尹伟祺熟悉一点儿,他连忙地给采秋和曼文倒水,招呼她们坐下。在南方都不觉得冷,一回到家里,那股刺骨的凉意,还真是冷透了。他坐一会儿,就不禁得打着寒颤。尹博瀚和元香看着这一切,心里有几千几万个不解,和疑问,看这个样子,得耐心等待下去了。

元香先开了口,“伟祺,你说你会带女朋友回来见我们,这我看到了,可是,这孩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尹伟祺安抚道,“爸妈,你们先别急,我慢慢地跟你们说。这孩子是采秋的,我很爱采秋,同时也爱这个孩子,请你们接纳她们!”

尹博瀚大拍桌子,愤怒之极,“什么!你找个女朋友,是个二婚!还带着孩子的!你!”

采秋默默地坐在一边,听着尹伟祺跟他们解释。尹伟祺把采秋所有的故事,前前后后和父母说了一遍,他期望他们可以理解采秋的苦衷,同情怜悯这对可怜的母女。就算是,他们一时难以接受,总是想抱着一丝希望,在那里尝试着。

尹博瀚一脸的严肃,“我坚决反对!尹伟祺你是不是专程回来气我们的!你不想结婚就算了,何必还编这么个故事来哄骗我们呢!”

“爸,我没有骗你们,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这真的是采秋的遭遇,我希望你们可以有颗慈悲之心,宽容之心,接纳她们!”尹伟祺义正辞严的道。

元香无奈的看着儿子,“儿子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为何单恋一枝花。你要知道,你如果真娶了这个采秋,那我们两佬的脸面,往哪儿搁呀!这邻里乡亲的,若知道你娶了这么个媳妇,还带着小孩的。”

“妈,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他们爱怎么说,我们管不着。你为何要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呢,我们过好自己的就行了!”

尹博瀚气愤地,“你说得轻巧,就不想想我们,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了,出门抬头不见,低头见,天长地久,你能时时躲着不出门吗?总之,我警告你啊,你若敢结婚,除非我死了!”尹博瀚威胁的

听到这句话,触痛了采秋身体里的某根神经线了,她难以接受的,央求着尹伟祺,“伟祺!我们算了吧!我知道自己身份卑微,我配不上你,对不起,我就不该来的。”采秋泪光盈然,伤心难过的。

尹伟祺激动急切起来,他生气的看着采秋,“你忘了,走前怎么答应我的吗?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不可以退缩,我父母这边的问题,我会解决好的。你要坚定不移的,站在我这边支持我啊!假若你都选择放弃了,那我一个人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采秋镇静下来,她双目圆睁

“可是,我不想看到你为了我,与你的父母反目成仇,这样我会良心难安的!”

尹伟祺发狂的吼叫道,“我不知道!我清楚,离开你,失去你,我会一生遗憾!采秋,放下包袱,放下顾虑,我们一起走!”

尹伟祺坚定的决心,震慑住了尹博瀚夫妇,他们都不再言语,选择了沉默,并不等于,他们就甘愿接受了采秋,而是他们要想想下面的对策,怎样才能让儿子放弃这个女子,重新接受他们的安排。

敏秋

更慢了,sorry。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