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采秋

第十九章 纠结

采秋 敏秋 4153 2016-01-13 15:09:19

    

曼文一到了医院,飞快地冲到妈妈的面前,高兴的喊道,“妈妈!妈妈!”从没有像这一刻那么开心,那么快乐的。采秋听见女儿的呼唤声,以为是自己病重幻听了,直到女儿奔到她的面前,她恍然一惊,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她激动的,情急的,直紧拥住女儿。

“曼文!曼文!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我没有听错吧!没有看错吧!真的是你吗?你来看我了吗?”采秋紧紧抱住女儿不放开,仿佛突然发生的这一切,她都不太敢相信,就好像做梦一样,梦醒了,那么这一切的美好又将不复存在了。

“妈妈,是我,我是曼文。我来看你了,你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真的是我!妈妈,我好想你啊!”

“是谁带你来的?”采秋忽然地惊了一下,该不会是曼文偷偷的自己跑出来的,没有跟爷爷奶奶说一声,这样子他们会很着急的。“有没有和爷爷奶奶说呀!”

“妈妈,你不要担心。爷爷和奶奶都知道,我不知道你病了,是尹叔叔跑来告诉我的,我好担心,好着急啊!妈妈,你好点了吗?”曼文就是那么的贴心,句句关心,让采秋感动的,不由自主的流下泪来。

采秋瞟了眼尹伟祺,“你干嘛去曼文说这些啊?”

尹伟祺面对采秋的责怪,他什么都没说,埋下头来,承认错误。“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这么憔悴下去!倘若你不这么折磨自己,我也不会跑去跟曼文说这些。看,曼文一来,你的病也好了一大半了。”尹伟祺看着采秋的气色,悬在半空的心,终于定了下来,他真怕采秋会有个什么不测,他真的无法原谅自己了。

说到这里,吕健安从后面站了出来,他一脸的难过神色,歉然的看着嫂子。

“嫂子,对不起,害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我惹出来的祸!”

采秋哀叹着,舒了口气,平淡无奇的道,“我不怪你,我该站在你的立场为你考虑一下,你也是无可奈何!”采秋就是这样,永远都为人考虑着,自己却什么都无所谓,哪怕伤得再重再痛,也是永远的说,我没关系。

曼文懂事的,对妈妈说,“妈妈,是真的,你不能怪二叔,我这次能来看你,还多亏了二叔在奶奶面前说话,不然我都出不来的。还有爷爷,也说了很多话,他们都是站在我这边的。你都不能怪他们!”

“你这傻孩子,妈妈怎么会呢?妈妈要是怪他们了,也就不会把你交给他们了,只是妈妈就是好想你呀!想你想得就病了,今天你来看望我了,我看到你在那边过得好好的,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

“嫂子......我.......”吕健安难过的,“嫂子,你放心吧!一有机会,我会劝说爸妈,让他们把曼文还给你的!”吕健安说出这样的话,着实地令人不敢相信,尹伟祺诧异的,拉过他的手。

“你此话当真,没有骗我们,你真的愿意劝说你的父母,让曼文回到我们的身边?”

吕健安点点头,“真的,我没有骗你。因为我觉得,曼文需要的不是金钱,而是爱,一种父爱母爱,这种爱是不能缺失的,恰恰,这些爱我们都给不了她。我不能狠心的剥夺了她的权力。所以,我决定了,我会力劝我爸妈的。”

曼文抬头看着二叔,“二叔。”吕健安宠溺的摸了摸了侄女柔软的头发,“二叔知道的。二叔给不了你要的,但是二叔可以让你过得更开心!”

采秋欣慰的看了下吕健安,眼泪不自禁地滑落下来,“谢谢你了,健安。只要有你的帮助,哪怕不能成功,我也满足了!”

采秋看了女儿过后,整个人也变得精神了,不再死气沉沉,病殃殃的了。曼文跟她讲了好多的话,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都像珍珠一样,珍贵无比的。她听得很认真,很入神,曼文鼓励妈妈,一定要坚强起来,千万不能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采秋什么都不用管,就冲着女儿这几句贴心话,她就够了。她肯乖乖的吃药,乖乖地听从护士医生的吩咐,也肯吃东西了。

交代诉说完毕之后,吕健安就领着曼文回去了,采秋有了这份憧憬和这份希望,她顽强起来了。

冯巧荷和吕承望两个人在家里,吕承望倒是显得悠然自得的样子,冯巧荷却急得火烧眉毛了。她坐立不安的,在厅里边打转,时不时望下门外,有啥动静,却悄无一人。真是急死她了。

“怎么还没回来呀!会不会,真得离开这儿了?我们还什么都不知道。”

“不会的,有健安在,不会出这样的意外的。”吕承望镇定自若的,他很了解儿子的,并坚信,健安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你怎么能保证,健安不会和他们一个鼻孔出气,你又了解他几分?健安一心软,说不定就咬紧牙联同他们一起来欺骗我了。”

“如果健安会联合他们,当初就不会大费周章的帮我们抢文文的抚养权了。健安的心还是向着我们这边的。”

“健安会帮我们,那也是迫不得已,他也极不情愿的,是我哭着跪着乞求他,他才答应的。我知道,健安和他哥哥一样,也深爱着凌采秋,我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怎么我的两个儿子都被这个凌采秋给迷住了!”冯巧荷又开始她的疯癲牢骚了,吕承望真是听着都烦她了。

“你讲不讲理啊!不要把什么歪理谬论都扯一块去了,健安是我们的儿子,他读了那么多的书,那么高的学历,不会乱来的。你这种话,千万不要说出去了,否则别人要怎么来看待我们家?事实根本就不是如此的。”吕承望喝令她,冯巧荷停止了。

“我是真给急糊涂了,这样的话,怎么可以在我的嘴里边说出来呢?再怎么说,凌采秋也还是他的嫂嫂,健安从来都是很尊敬他哥哥的,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冯巧荷没头没脑的乱说一气,突然的,吕健安还有曼文就回来了,冯巧荷惊喜交集,奔上前去,搂着曼文。

“我的乖乖呀!你终于回来了,真急死我了!”冯巧荷又全身的给曼文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不对劲,才停止了这种动作。

“妈,你也太奇怪了吧!文文不就去看了她妈妈吗?你不至于害怕担心成这样吧!亲妈妈,会对自己的孩子做什么?”

“你懂什么?我什么时候质疑过凌采秋。我是检查下她受伤了没有,有没有被感染到,医院那种地方,本来就晦气。”

吕健安暂时的压着心里想说的话,看到母亲这样子的表现,如果他现在就道出来心里边的想法,他们打死也不会愿意的。

饭桌上,大家默不作声的,吕健安抬眼看了下爸妈,他们也是自顾自的吃着饭。他沉沉的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碗筷。

“爸,妈,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们商量下。”

“什么事是不能直说的。”吕承望望了下他。

“曼文,你跟二叔说,你开心吗?你要老实说。”

曼文诚挚的眼睛看向吕健安,摇摇头,小孩子心灵本来就纯洁,不会撒谎的。

“我想妈妈和尹叔叔。”

冯巧荷不悦的瞥了眼儿子,“健安,你别在孩子面前,在那里瞎说八道。你不说出来,不也没什么了。”

“妈,曼文她没有说自己不开心,并不表示,她就过得开心。爸妈,你们要为文文考虑一下。她跟着你们真的过得开心吗?曼文需要的不是这些啊!她要的是一个健全快乐的家庭,还有爱她的爸爸妈妈!你们不能自私的只考虑自己的感受!”

冯巧荷气急败坏,直摔下碗筷,“说来说去,你还是向着他们的对不对!儿子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的父母呢?”

“妈,我没有向着谁或者是偏袒谁,事实上我们能给曼文些什么?她最需要的又是什么?这些你们有没有仔细的想想?”

吕健安已是十分的无奈,冯巧荷无言可辩了,她一回想起早逝的儿子吕健柏,就泪流满面的。

“十月怀胎,把屎把尿拉扯大的儿子,有个头疼脑热的,我就彻夜无眠,背着他去上诊所,好不容易长大成人,可以挣钱孝顺了,偏偏又那么的不济,意外死了!我的心是碎了一地,如果不是还有你这个儿子的话,恐怕我也早早地随健柏去了,人生再无牵挂,再无希望了!这个孙女给我们二佬重燃了希望,你就不能多为我们考虑一下,我们很孤独啊!多希望有个人来陪着我们哪!”

这也是吕健安最害怕面对的地方,母亲总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刺激他,她不能好好的交谈的。他真的无语了,有更多的心里话只有往肚子里咽。吕承望什么都没说,就呆呆地坐在一边,吃他的饭,想他的事。

此时,吕健安的手机响起,他接到。是尹伟祺给他打来的。

“唉,尹哥。怎么了?我嫂子好些了吗?”吕健安关怀的问道。

采秋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整理,临走前,尹伟祺顺便就打电话过来问下。

“健安,我陪采秋回来也有一些时日了,公司打电话催我们回去工作。走前,想拜托你一件事情,行吗?”

吕健安走到一边,冯巧荷警觉地看着儿子说话的举止和神态。

“怎么这么着急,不多玩几天吗?我还没好好的招待你们一番呢!这么快就要走了。有什么事,你说!尹哥。”

“不了,健安你太客气了。公司那边攒了一大堆的工程,我必须回去做完。老总说啥也不再给我假期了,我也没办法呀!健安我们买的是今晚上的车票,你看,你能不能再把曼文带过来,我们看一眼就走了。”

吕健安想都不想,满口就答应了,“好的,好的。放心吧!尹哥,我这就把曼文给你们送过去!”吕健安转头对着正在吃着饭的侄女说道,“曼文,先别吃了,二叔带你去一趟汽车站,见下妈妈和尹叔叔!”

听到又可以再到妈妈和尹叔叔,曼文立即欢快地跳跃起来,拍手叫好,“好耶!好耶!”

冯巧荷紧张不安地,阻止道,“不行!刚不是去过了吗?怎么又要去啊!”

“妈!他们就要回深圳了,你就让他们再一面吧!见了,我们就回来,你放心!我保证”

“就因为是你的保证,我才最不放心!你就是跟他们同穿一条裤子的,敢联合起来欺骗我,门儿都没有!说什么都不许去!”冯巧荷气愤地将曼文拽了回来。

曼文开始哇哇直哭道,“啊啊啊!奶奶,不要!奶奶,不要!”

“快跟我回房间去!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走了!回去!”冯巧荷气急的,混身都颤抖了起来。

吕承望看着孙女哭成了泪人,已是心疼的不得了了,

“老太婆,你犯得着跟孩子置气嘛!你看看你,都把文文吓成什么样了!”

“唉,你是想眼看着,文文被带走,是吧?刚刚你不也看到了,你儿子跟人家说话的那口气,还像是一家人,同一条心的吗?我不得不防着点啊!”

“妈,算托你了,好不好?别闹了!就只是见一面嘛!我马上就回来了!我都答应了人家了!”

“答应了也不行!你不会再打个电话,说你有事,没空吗!”

“妈!”吕健安恳求着,冯巧荷可来大劲了,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不行!说什么都不行!”冯巧荷一把将孙女抱走了,曼文嗷嗷大哭,确实被奶奶粗鲁的行径给惊吓住了。

曼文高声大叫着,“二叔救我!二叔救我!爷爷!奶奶,放我下来!”

吕健安看着被关紧的房门,瞬间脑袋像被当头敲了一棒一样,整个人晕得天旋地转的。这下可咋办好呢?母亲的气势这么强悍,怎么样才能去说服她呢?有谁可以去说服她的呢?接下来,他该不该打这个电话,告诫家里现在的这种境况,说出来了,采秋他们会安心的离开?或者,他们会不会有多想了,觉得把曼文交给他们来养就是个错误的决定!好烦哪!真的好烦哪!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