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采秋

第二十章 放手

采秋 敏秋 6321 2016-01-18 16:37:59

  采秋和尹伟祺早早来了车站里,他们坐着等候着,采秋期盼着,也不安着,心里的忧郁,逐渐浮现出来。本来是好端端的,健安高高兴兴的答应了,突然间,手机就挂断了,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到现在为止,健安一个电话也没回过来,采秋都急死了,担心死了。尹伟祺看出了,采秋的心事。他走前去,紧紧的拥着采秋双肩,安慰道。

“别担心了,健安一定会把曼文带过来的,我相信他,是一个守诚信的人。”

听了尹伟祺些许安慰,采秋眉宇间的迷雾,慢慢松懈下来,是没之前那么紧张了,但是突然间通话的断掉,她还是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担心健安会不守诚信,他的人,我还是能了解一二的。目前我们之间全部的恩怨也已化解了,我最担心的问题就是我那个顽固的婆婆。我和她相处半年有余,对她的人我还是略知一些的。”

“采秋,你是太想念曼文了,多想了。不会有事的,你等着,一会儿,他们就来了。”

“能来,那自然更好,我是怕,我婆婆会把曼文给软禁起来,不让她来见我们。”

软禁?尹伟祺听到这个字眼,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

“既然你婆婆是这样子的人,当初我们就不该把曼文拱手让给他们,她这样关曼文是违法的,我们有权利去告她虐待儿童的。你都这么说了,我就更加不放心了,不行,我现在赶紧回去一趟,我看看曼文还安不安全了。”尹伟祺起身就好调头回去了,采秋拉住了他。

“伟祺,你别冲动!我只是猜测,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曼文是他们亲亲的孙女,他们不会怎么待她的。也许是我多想了呢?”

曼文被冯巧荷强制性的关在了房间里,吕健安站在一旁,悠悠的看着母亲。

“妈,你何必如此呢?我就是带曼文去见一眼她妈妈而已,你犯得着这么大动干戈吗?你都吓着孩子了。”吕健安好劝歹劝母亲,总之什么话他都道尽说尽。

冯巧荷的眼神睁睁得盯着吕健安,像防贼一亲,根本就不信任吕健安。

“你就别在我面前浪费唾沫星子了,没用的,反正你要带文文去见那两个人,说什么,我也是不会答应的。你以为我是吃什么的,我让你把文文带给他们,你不会趁我没在,让文文同他们一起上车走了,到时候我找谁说理去啊!”

冯巧荷是一句也听不进去,吕健安也拿她没办法,只好退到一边等待时机。

吕健安就这样跟母亲耗了有一个小时,冯巧荷依然如故,对他不理不睬,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瞧瞧他又有什么新的动作。到了中午,该吃午饭的时间了。吕健安四周围翻找,有什么能吃的。

“妈,我饿了,能不能做点饭吃啊!”

冯巧荷瞥了他一眼,不屑一顾的,“你自己那么大的一个人了,不会做啊!还要我服侍你不成,我都服侍了你二十年了,就不能换你来服侍我?”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会做什么饭呀!我成这样还不是你给惯成的。你要我做饭也行,不怕我点火把你的房子给烧了就成!”吕健安起身,冯巧荷想了想,的的确确是这样的,他哪里会做什么饭呀,还是自己动手吧。

冯巧荷起来煮饭,发现盐没有了,调味料也快用完了,她唤儿子。

“健安,你出去买点调味品去!”

吕健安突然想起来了,现在可以趁此机会偷偷把母亲支出去,然后,他再悄悄地带曼文离开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的,等她回来看到人不见了,也拿他没辙了。

“我不去,我不会买,不知道买什么样的好吃,你还是叫爸去吧!”

“我跟你说说,你记一下就得了嘛,还有什么不会买的,你会不会吃呀!”

“吃是一个人的本能嘛,不用你说,我都会的,呵呵。”吕健安调皮的笑道,冯巧荷气呼呼的瞥着儿子。冯巧荷放下铲子,解下刚系起的围裙,栓到一边。

冯巧荷前脚刚走,吕健安就飞快的跑到曼文的房间去了。吕健安叫着,“曼文!曼文!!你在里边吗?”

曼文一听到是二叔的声音,高兴的奔了上来,“二叔!二叔,我在呢!我在呢!你是来带我出去的吗?”

吕健安怎么拧都拧不开这门,这钥匙也不见了,他就奇怪的,“曼文,你这房间门的钥匙在你那儿吗?我打不开啊!”

“二叔,钥匙在奶奶的身上,她走时,把钥匙拔走了。我没有。”

“曼文,你别担心啊!二叔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出来的!你等等我啊!”吕健安飞快地奔去找他老爸

真不凑巧,吕承望也没在屋里,吕健安没办法,只好再跑回曼文的房门口去。吕健安真是急得都团团转了,他拿起他爸平时做工用的铁锤工具,一把就把房门给砸开了。

曼文急切的冲到吕健安身边,抱紧了他,“二叔。二叔。”

“曼文,别哭了,快跟我走,一会儿等你爷爷奶奶回来了,我们就都跑不了了!”吕健安拉着曼文的手,冲了出去。

吕承望远远的看见吕健安牵着曼文跑出来的身影,他急急地追上去了,他抓紧吕健安不放开。

“健安,你要带文文去哪里啊!一会儿,你妈回来了,怎么向她交代?”

“爸!我恳求您了!放我们离开吧!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不用向她解释那么多,一切等我回来了,我会亲自跟她道歉!你就当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就得了嘛。”

“健安,你不是不了解你妈的脾气,她要知道,我们故意骗她,她饶不了我的。”吕承望紧拽着吕健安不放开。

“爷爷,你让我们去吧!我真的就见妈妈一眼,就可以了,我一定会回来陪伴你和奶奶的。我照顾你们。”曼文水汪汪的大眼睛,真挚地看着吕承望。吕承望猛然惊醒了,抽出自己的手,吕健安才松懈下来。

曼文的话语深深的震憾着吕承望,使他不由得松开了自己的手,她小小的身子,小小的人,微小的是那么不足道,都能说出这等话,‘我会回来陪伴着你们,照顾你们?’连一个那么小的孩子都懂得感恩,更何况他呢?难道都不如一个孩子的心灵吗?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多么的自私自利,完全没考虑到孩子的内心世界里面,她都能想到他们,而他却完全忘记了人性?

“文文!文文,好孩子,爷爷错了,爷爷都还不如你呢?”吕承望不自觉得眼泪直流。

“爷爷,我知道你和奶奶都很爱我,可是我也很爱妈妈,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亲人,我都舍不下的。爷爷,可不可以让我再看一眼我妈妈,真的,我向你保证看完妈妈以后,我会和二叔一起回来的!”

吕承望点头,“好,孩子去吧!爷爷不拦你了,爷爷惭愧呀!”吕承望叹气着。

吕承望调头回家了,他的心情格外沉重,面对像曼文这样一个孩子,不知道采秋是如何教出来的,采秋一个柔弱无骨的女人,是怎样一路走过来的呀?他很惭愧,内心里隐隐的不安,和愧对。相形之下,他更有勇气去面对老伴冯巧荷的质问,和责怪了。

吕健安牵着曼文小小的手,他看着父亲甘心情愿放手的背影,他疑问了,彷徨了,父亲现在是什么样的心境呀!看着又使他特别的于心不忍,特别的难过。他的内心被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交织着,缠绕着。

“曼文,你喜欢和我们在一起吗?”

曼文怯生生的抬起头看着二叔,她不知道怎么来回答,小孩子可以说谎话吗?吕健安似乎看出了,曼文的心思,他安慰她道。

“曼文,别怕,跟二叔说实话。”吕健安蹲下身子,轻声细语的说。

曼文大大的,又骨溜溜的眼睛望着二叔,“二叔,妈妈常常教我,小朋友不能说谎话的。我好想念好想念妈妈.......还有尹叔叔呀!”曼文想着想着,突然的泪水就浸湿了她的双颊,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从未离开过妈妈半步的,这些天没有妈妈陪在身边,自己过得就像作梦一样,都不知道是怎么就过来的。曼文委屈的泪水,吕健安不忍的,替她擦拭,心疼不已,将她拥入怀中。

“曼文乖,不哭啊。是二叔的错,是二叔太自私了,没有想到你的感受。”吕健安越是安慰,曼文就哭得越伤心,越委屈。

“我想妈妈,我好想妈妈啊......我想跟妈妈在一起,我知道,这样子说,爷爷奶奶会很伤心,二叔求你不要告诉他们,好不好?也不能和妈妈说,说了妈妈会骂我的,会骂我不乖的。”

“好了,曼文,别哭,二叔知道了。二叔答应你,不会告诉他们的。不过,你得答应二叔一个条件哦。不能再哭了,一会儿我们就要看到妈妈和尹叔叔,你想让他们也伤心难过吗?”吕健安哽咽在喉咙里的泪水,硬是往肚子里边吞咽。他的声音,明显的有些沙哑和苍白的。

瞬间,吕健安明确的作了个决定,曼文生活在妈妈的身边才是最好的,任凭爸妈再怎么样去爱曼文,这种爱始终是一种缺憾,是弥补不了无尚的父爱与母爱的。算了吧,到今天这个地步,他唯有对不起爸妈了,让一切的罪过都让他一个人来承担吧。

“曼文,你放心吧!不管你到了哪里,二叔永远是你结实的臂膀,坚强的后盾,二叔永远会保护你的!在那边如果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回来告诉二叔,好吗?”

曼文呆愣愣的看着吕健安,并不是很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离上车的时间就快要到了,健安还没带曼文过来,采秋焦急着望着,盼着,该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尹伟祺一直在拨打着吕健安的电话,电话总是处于关机状态,打不通。采秋忧心忡忡的,尹伟祺安抚她,

“别担心了,也许是健安的手机没电了呢?或者是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也不一定呢。”

忽然地,前方突来通知,由于某种原因,可能要提前半个小时上车。尹伟祺答复了,“采秋,要不,我们先上车等吧?或许........”有多种可能性,谁也不敢预料,哪一种可能性会更大点。

正当,采秋决意回头上车的时候,听到清脆的喊叫声,‘妈妈!’。采秋停顿下来,她愣了半分钟,凝神聚意仔细聆听。

“伟祺,你听到什么没有?好像是曼文的声音,她叫我了。”采秋心底有一股热浪在翻滚着,汹涌澎湃。

尹伟祺抬眼张望四周围,却什么也没发现。

“没有啊!采秋,你是听错了吧?怎么会有曼文的声音呢?”

采秋激动情急的,“不会错的,是曼文的声音,没错的。我心里有感应的,我知道,曼文她一定会来看我的。”

“采秋,你一定是太想念曼文了吧?才会出现这样的幻听,没关系,我们先上车再看看吧,反正也没那么快开,我就坐在车上等等看看。”尹伟祺拉着采秋上车,采秋拒绝了

“不,我不上,你先上吧!我想再下面多待一会儿。”采秋调转头,又坐回原来的位子。

曼文和吕健安远远的在人群中挤着,“妈妈!尹叔叔!你们在哪儿?!”好像尹伟祺也感觉到有人在叫着他,他抬头还是什么也瞧见,只有一个一个挨着密密麻麻的夫头,现在临近上车时间,个个都在排队等待验票。

曼文又接着连喊了几声,“妈妈!!妈妈!妈妈!!!”

采秋喜悦的循声望去,真的是曼文的身影,她激动的跳了起来,指着曼文的方向。

“是真的!是曼文,伟祺,你看呀!”尹伟祺朝着采秋指着的方向,他看见了,“是啊!果然是曼文!是健安领着曼文过来了!采秋我们走!”

“曼文!曼文!我们在这儿呢!”采秋飞快奔过去,一把抱紧了曼文,爱不释手的,紧紧的抱着。“曼文!曼文!我的好孩子!想死妈妈了!你终于来了!”

“妈妈,是二叔砸坏了锁,把我偷偷的带出来的!”

听着曼文说的这些话,采秋震惊的看着他,感激不已。“谢谢你,健安!”

“嫂子,快别说了!我决定了!你们带着曼文赶快上车,我估计一会儿,爸和妈就要追来了,到时候你们想走都来不及了!”吕健安推着尹伟祺还有采秋、曼文他们。

采秋犹疑着,“可是,我们走了,你怎么跟爸妈他们解释呢?”

“我你就别管了,要打就打,要骂就骂,怎么办随便他们!你们赶紧走吧!”

冯巧荷买调味料回来,发现人不见了,立刻什么都明白了,这明显的就是吕健安那臭小子设的计,故意的让他中计了。她啥话也不说,拉着吕承望就往外跑。

“不好了!不好了!健安带着文文跑了!”

吕承望佯装不知,“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快去追呀!再晚就来不及了!我就说啊,养了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什么都护着外人,气死我了!”

吕承望镇静的,心里比什么都明白,他给冯巧荷拦的士,表面上紧张不安的。

“不会的,你肯定是紧张过度了,他们就只是见一下面,兴许过会儿就回来了也不一定呢!”

“健安这混小子,我了解的。只要一出去了,堵定是再要不回来了,本来要回文文的抚养权,他都很不愿意了,他心里肯定是惦念着凌采秋,把我们两佬都当作耳旁风了!”冯巧荷焦急万分,发觉吕承望不慌不忙的,甚是奇怪。“唉,我说你,今天的表现真的很奇怪,你是有什么瞒着我啊!”

“没有,没有,我能有什么事会瞒着你啊!”吕承望惊慌的答道。

冯巧荷着急跟个啥似的,哪还有心情去理会吕承望是否有什么事情不跟她说啊。

“师傅,麻烦你开快点儿!多少钱,我都给你!”

出租车师傅,猛踩了下油门,加速。

来到汽车站,冯巧荷茫然的看着四方,她瞅着了儿子的背影,直奔到那里。冯巧荷使劲地抽打着吕健安。

“你这个臭小子,吃里爬外的,胆敢骗我,故意的支我出去啊!我饶不了你,我要打死你!”冯巧荷围着吕健安一个劲儿的打,吕健安不反抗,双手抱着头,随便冯巧荷怎么惩罚都行。

“妈妈!你打吧,只要你能解气,我受什么罪都可以!”

采秋看着冯巧荷打吕健安,她忍不住的,想下去,尹伟祺着急的问,“采秋,你要干什么?车就快要开了!”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健安,因为我们而挨打,我下去一下,很快就上来,伟祺你看着曼文,别让她乱跑了。”

尹伟祺没能拦住采秋,只好领着曼文一同跟下了车。

“妈,妈,妈!你别再打健安了!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我来代替健安受罚吧!”采秋阻挡着冯巧荷即将盖下来的手掌。

“好啊!你来得正好!”冯巧荷呼道。

“嫂子,你下来干嘛,快点上去啊!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妈她不会把我打死的,我现在是她唯一的儿子了,她不会舍得把我打死的!”

冯巧荷听到这话,停了下来,吕健安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她现在什么依靠都没有了,仅仅剩下这么一个儿子,她若把他给打死了,就真的是老无可依了。

冯巧荷气急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大叫着,“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连唯一的儿子也这么来气我!我不活了,我不想活了!!”

吕承望忙去拉着冯巧荷,“好了,这里这么多的人,你不嫌丢人啊!有什么事儿,我们回家再说!”吕承望机警小心的看了下周围的情况。

冯巧荷泼辣的,推开冯巧荷,“不用你管!你也跟他们是一伙的,一起来欺负我!你事先,是不是全知道了,你是故意纵容的,对不对?”

吕承望不否认,他点头了,“对,我什么都知道了,如果你还要打健安的话,连我也一并带上,这事儿,我也有份!”吕承望低头,任凭处置的模样。采秋惊诧的看过公公,不可思议的。

“老婆子,你冷静一下,先听我细细地跟你道来。我想通了,我觉得文文和她妈妈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选择,我们是当爷爷奶奶的,我们能给予她些什么呢?文文是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呀!我不想去剥夺属于她的幸福!我们已经没有健柏了,我不能再让他的女儿也没有了妈妈,采秋把文文教得非常好,这一点,我们二佬是永远都及不上的。这些日子,我仔细斟酌了,这位尹先生,对我们曼文和采秋是真心真意的,我看得出来,他一定能给她们一个完整的家!老太婆,你再好好想一想,究竟是霸占着曼文好,还是放手让她过得更开心更快乐点好!”吕承望的一番肺腑之言,由衷地感动了在场的人,采秋也忍不住掉下泪来,冯巧荷停止了激动。

“爸,谢谢你的理解!真的谢谢你了!”采秋真诚的对吕承望鞠了一躬。

吕承望摆手,“采秋,是你把曼文教得那么好,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啊!”吕承望的眼眶湿湿得,整个人无比沉重的。

吕健安也站出来了,“妈妈,我们知道,你舍不下,也知道,你是真心真意的爱着曼文这个孩子的。可是,真正的爱,不是占有她,而是成全她奉献她!曼文真正需要的不是金钱,不是什么,是一个健全快乐的家,恰巧这个我们都是无法给予的!既然我们给不了,何不放手呢?放手也是爱啊!我相信,哥哥肯定也是希望我们这么做的!哥哥是那样的爱着嫂子,他是真的希望看到他爱的人幸福啊!”

冯巧荷坐在地上,老泪纵横着,痛哭流涕。

尹伟祺蹲下来,静静地对曼文说道,“曼文,你过去安慰下奶奶,好吗?”

曼文点点头,跑了过去,她柔柔地细细地,为冯巧荷擦拭脸上的泪花。

“奶奶,别哭,不管文文到了哪里,文文都会想着你们,爱着你们的!文文不会忘记你们的!”

冯巧荷痛苦的,将曼文揽进怀中,“我的孙女啊!我的乖孙女啊!”

吕承望也蹲坐下来,拥紧了老伴儿和孙女,曼文从奶奶怀中起来,也给爷爷一个温暖的拥抱。

什么话都说完了,道尽了,总算圆满解决了,吕承望、冯巧荷甘心情愿的答应把曼文还给采秋了。他们目送车子远去,挥手泪别。采秋和曼文在车上,也挥起手,喊着,“再见!”曼文大声喊着:“爷爷奶奶再见!二叔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