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采秋

第十八章 心病

采秋 敏秋 3960 2016-01-11 16:58:01

  采秋这么一病,返程可又耽搁了几天,尹伟祺早早地打过电话回公司讲明情况了。好在,公司的领导还算是英明讲理的,容许他们可以晚归。采秋与尹伟祺两人的故事在公司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大家伙儿都挺支持他们的。

采秋感冒发烧,尹伟祺给她喂药,她吃不下,吃了也吐了出来,心里极度的难过,和痛苦,极度的想念着女儿曼文。尹伟祺心急如焚的,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强制的将采秋拉进医院,给她打退烧针。烧是退下来了,但是整个人依然憔悴,心病仍需心药来医。尹伟祺忧心着,烦恼着,不安着,无奈之下,他只能去一趟吕家,亲自见一下吕家人了。

住在吕家的曼文,也是形神憔悴,不肯吃饭,成天哭闹,吕承望和冯巧荷对曼文又都不了解,拿曼文也没办法了。尹伟祺来到吕家,吕家的大门是虚掩着的,尹伟祺手轻轻一推就开了。他也没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他难以自制的,喊了一声,“曼文!”吕家的人抬头张望,感到甚是莫名,甚是奇怪。

冯巧荷疑问着吕承望,“老吕,大门你都没有关紧吗?”

吕承望摇摇头,“我不知道啊!”

尹伟祺看着他们一副不欢迎的模样,也不足为奇,他们本来就不怎么喜欢他,欢不欢迎都无所谓了。

“怎么了?你们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

吕承望嘻哈一笑,赶忙打圆场,“哪里的话,不会的,不会的。”

“我就是来看看曼文,看你们对她怎么了。”尹伟祺平淡无奇的口气,在冯巧荷看来就是充满着挑衅的意味,她气愤地狠瞪着尹伟祺。

“我们是曼文的亲爷爷奶奶,难不成我们还会虐待她不成。我们的家务事,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冯巧荷怒发冲冠。

曼文一瞧见尹伟祺来了,喜悦的奔向尹伟祺的身边,紧搂住他的裤管,激动的,急切的。

“尹叔叔,你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妈妈呢?她怎么没来看我!”曼文抬眼扫视着周围,空无一人,始终不见采秋的身影。

尹伟祺温和地蹲了下来,“曼文乖,妈妈不是没来看你,而是想你想得生病了。希望你去看一眼她,她的病就可以好了。”

“好的!好的!尹叔叔,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妈妈!”曼文拉起尹伟祺的手,往门外的方向走。

冯巧荷焦急的,赶紧挡住曼文,“文文,你想去哪里啊!”

“奶奶,我妈妈想我想得生病了,我要回去看一下她。”曼文单纯真挚的眼睛看着冯巧荷。 冯巧荷若有所思地,这会不会就是一个骗局,是采秋和这个尹伟祺联合起来,一起骗他们的。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把孩子带走,永远的远离他们的视线。

“不可以!绝对不行!”冯巧荷坚硬的答道,“谁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存有坏心眼,想把你从我们的身边抢走!说什么,我也不可能让文文跟你走的!”冯巧荷将曼文强拽到自己的身旁。

尹伟祺对他们可真的是无语了,真不愧是地地道道的无知村妇啊!小肚鸡肠。都是危急关头了,还在胡乱的猜想,随随便便的,就给人扣上一个莫虚有的罪名。

“我为什么要骗你们,采秋她是真的病了,从那天把曼文送到你们的身边开始,她就一病不起了!你们都不相信吗?难道非要我亲自带你们去一趟医院,亲眼看到采秋躺在病床上,病殃殃的样子,你们才信吗?”

“孩子法院已经判决给我们了,无论你们要耍什么样的手段都没有用的!采秋她什么时候好病,偏偏在这个时候,说病就病了,这叫谁听了,都会有质疑的。我这担心,也不全无道理。”冯巧荷争执道。

“没错,判决书上写着是判给你们了,要不是采秋心慈,你们有那么简单就如愿以偿吗?那是采秋自愿放弃的,她不想跟你们,她念在往昔的情分上,念在曾经是一家人的情分上,她选择退让了!你们就以这样的小人之心,去说采秋,公平吗!这道义吗!”尹伟祺激动的,抱住了头,快要被他们给气疯了,他强忍住这股气焰,不发泄出来。

曼文央求着爷爷,“爷爷,我真的好想妈妈呀!你就让我去看她一眼吧!我保证,看完了,和妈妈说上话了,立马就回来的!爷爷,我求求你了!”曼文的恳求,眼泪都快挤出来了,吕承望尴尬的,站在原地,他不敢作主,有点惧怕的看了冯巧荷一眼。冯巧荷狠瞪回吕承望,意思是说,你若敢求情,我非撕了你这张嘴不可!曼文眼见爷爷,无计可施,只好自己上前诉说乞求。“奶奶!奶奶!你让我去吧!我不会跑掉的,我答应你!”曼文都哭出来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曼文变得如此的乖巧懂事的。这种成熟,本不该出现在她这个年龄阶段的,可是偏偏世事就是那么的令人无可奈何、无从选择?

冯巧荷面对孙女恳求,她的眼睛也放温和了,“文文,你要理解一下奶奶呀!不是奶奶不让你去看你妈妈,实在迫不得已啊!奶奶也担心,你就这么一去,我们会永远的失去了你!爷爷奶奶何尝不疼惜文文,爱怜文文的呀!”

“可是,奶奶,妈妈她病了,她想我想得生病了,我去看一眼她或许,她的病很快就好起来了呢?我相信尹叔叔他是不会骗人的!尹叔叔时常跟我说,要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我一直都是!老师还给我发过小红花呢!奶奶,不信,我拿给你看!”曼文想起她那个小红荷,她一直引以为傲的标志,她就十分的兴奋。

吕承望站出来说话,“巧荷,你就让文文去吧!她都这样求你了,你不能这么的不通人情啊!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那么,就让我跟着一齐去,时间一到,我肯定把文文给你带回来的!”

冯巧荷一面看着孙女她对真挚,又黝黑的眼睛,一面看着老伴在她的面信誓旦旦的保证,她思索着,犹疑着,该不该答应?万一,文文看到她妈妈情绪一发不可收拾了,直接就这么跑了,她又找谁去要人了?好不容易才争夺到的抚养权,可要三思而行啊!

就在难以决择的时刻,吕健安竟然回来了,曼文抓紧时机,急速去求她的二叔,二叔是个有文化的明理人,跟他说情况,他一定会让她去的。

“二叔!”曼文奔到吕健安的身旁,健安奇怪的看着周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他在扫视的时候,发现了尹伟祺的身影,立刻正身道。

“你怎么会来这里?”

尹伟祺想解释一番,曼文抢先一步,“二叔,尹叔叔是来告诉我,妈妈生病了,很想见一下我,可是奶奶不同意,你快跟奶奶说说吧!”

吕健安看向母亲,不敢置信的说,“妈!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可以这么做啊!好歹,文文也是嫂子生的,她有权要求见自己的女儿的!”

冯巧荷吱吱唔唔,“不是,我就是怕这个男人是来骗走文文的,到时候他们一溜烟跑了,我上哪儿去追呀!”

“妈,我相信不会的,我相信采秋的为人,我也相信他的为人,他绝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吕健安抬眼看了下尹伟祺,镇定的,尹伟祺也无畏无惧的,迎接吕健安突如其来的眼神。

“感谢你的信任了!你们吕家就没有一个作得了主的人吗?这么小的一件事情,都要引起这样的轰动!”尹伟祺口气依然如故,咄咄逼人,却振振有辞,激得吕健安哑口无言。吕健安实在是对采秋心中有愧,不想与吕健安正面争执。

吕健安劝说母亲良久,冯巧荷才答应让曼文跟着尹伟祺的,条件是必须有个自家人跟在后面,吕承望没去,那就吕健安陪同着。

吕健安跟着尹伟祺徒步行走,吕曼文由他们两个牵着。当听到采秋病了,吕健安心间隐隐的不安着,他明白,抢走了采秋的孩子,等于是在她心里刨了个坑,无论怎样去填补,都是不能满的,都是空的。

“已经出来了,采秋她到底怎么了,可以跟我说了吗?”吕健安担忧的问道。

尹伟祺悲哀地叹息着,“唉!那天,分离的那天,采秋伤心欲绝,什么东西都不肯吃,还在细雨中淋了一晚上,体力不支倒下了。我带到回去住的地方,她拒绝吃药,吃了又吐了出来,没办法,我只能强行带她去医院,打退烧针,吊瓶葡萄糖,补充体力。心病还须心药医,我只能闯入你们家,没预料到的是,你妈不讲情面,死活都不肯让我把曼文带走!”

“我妈的人是这样子的,希望你能理解一下她,不要和她计较。她也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立场。我哥哥死了以后,我们全家人都没有好过过一天,虽然赔款了,可是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任谁都无法接受的。我承认,那个时候,我们家人对待采秋是太过分了。可是,你了解吗?就那天,我若不拒绝接纳曼文的话,恐怕她已经自我了断了。”吕健安把隐藏在内心里多年的话,说出来了,令尹伟祺很震惊。

“怎么会?”尹伟祺看向吕健安

“真的,我没有骗你!采秋与我哥哥那么的恩爱,几乎都到了那种超越生死的地步了。如果,我们接纳曼文,抚养曼文的话,可能采秋就活不到现在了。”吕健安实话实说。

采秋是多么刚烈的女子啊!尹伟祺很佩服这样的女子,可是不知怎的,他听到这样的故事之后,心里又是挺不是滋味的。他是在嫉妒吗?他是在羡慕那个已然亡故的人,曾经得到过采秋最真的爱情。可是,现在的他能与采秋厮守一生,是不是也唤真爱呢?不理会那么多了,不管采秋有没有真心的爱他,反正他是真的爱上了采秋。他再也离不开这个女子了。

尹伟祺由衷地对吕健安道,“对不起,我之前对你的态度太恶劣了!你也有你的无可奈何!我听到你哥哥和采秋的故事后,我很震憾,很妒嫉,很难受!真的!”尹伟祺眼眶泛泪了,他不知道,这是吃醋还是感动才流下的泪。“我震憾一个女人可以为了情而生而死,她得抱有多大的勇气?多大的决心?可我也好妒嫉,我猜测不到采秋对我的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是真爱吗?还是怜悯或者感动,被我的痴迷给感动了,才答应当了我的女朋友。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好难过。”

吕健安看出了尹伟祺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拍了拍尹伟祺的肩膀,鼓励道,“别想那么多!你能与采秋在一起,这也许是天意,你们之间的缘分!你要好好的把握住啊!采秋是个好女人,一个善良的好女人!我哥哥不能陪伴她,我就更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不管如何,我还是支持你们在一起的!加油吧!为你们俩的将来,一定要加油!”吕健安无憾的对尹伟祺微微一笑。

“谢谢你!”尹伟祺道,由此两人心结就此打开,“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我很高兴!”

“是感谢你才对。谢谢你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嫂子还有我侄女那么长的时间!也谢谢你的谅解,你放心吧!等你们回深了以后,我会把采秋的户口本给你们寄过去的,我帮她把一切手续都办好,你尽管放心!”其实,他了解,他看得出来,尹伟祺对采秋和曼文都是真心诚意的,曼文只有跟着他们才会有更好的未来,可是,这也是他最为难的地方。父母的那边,他怎么交代?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