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采秋

第十章 吃醋

采秋 敏秋 6901 2015-12-09 17:25:42

  尹博瀚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气急败坏的,元香也是忧心如焚,儿子这么坚定不移的决心,她如何能说服的了。

“老尹啊,你别走来走去,好不好?很烦人的。赶快想想办法呀。”

“我能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啊?!简直是无法无天了!长大了,翅膀都硬了,可以自己起飞了,不再需要父母的羽翼了!”尹博瀚越说越上火的,气得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这事,真不可以这么做。伟祺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碧彤已经够让人操心的了!真让伟祺娶了这个采秋,邻居还不得笑死咱俩了,盼星星盼月亮的,竟然盼来这样的结果。伟祺条件那么好,那么优秀,怎么就会认识了这个采秋。没有这个孩子,还不说,还是二婚,丈夫都死了,照理说来,还是在婚状态下!”

“看你,把两个孩子给宠的给惯的,太不像话了!慈母多败儿,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哎呀,你就别再埋怨了,埋怨又有什么意义呢!伟祺不听劝,我们可以从采秋身上下手啊!没看到,客厅里,采秋那个表情吗?”

“得,得,得,我们给她点钱,打发她走就行了,也不说什么。快去,你把碧彤一块叫上,女人之间,话比较好说,也不能太难为人家了。”

元香点头,即刻就去办,尹博瀚故意支儿子出去买点东西,元香和尹碧彤就悄悄地去敲采秋的房门。

元香轻敲了三下门,采秋把曼文哄睡了,去开门。开门一见是尹母,她笑嫣迷人的,将她们迎了进来。

“阿姨,姐姐,你们进来。”

采秋给她们倒了两杯水,请她们坐下。

“阿姨,姐姐,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元香深深的呼吸一口气,“采秋,打第一眼见你,阿姨其实蛮喜欢你的。只是......你知道,我们尹家就伟祺一个儿子,阿姨希望看到,伟祺能够美满幸福,你的情况,我也很同情你。这样吧,”元香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交到采秋的手中。“这是一张无密码卡,里面有五万块钱,你拿着,给你和孩子买点什么吃的用的。”

看来这是一场不善意的谈话,元香摆明了是想赶采秋走,采秋的脸色顿时大变,收住了原先的笑容,不过,伟祺没在她的身边,她也沉着冷静了下。

“阿姨,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能领。我和伟祺约定好了的,我们要相守白头,不离不弃,任凭天下人跟我们作对,也绝不轻言放弃!”

尹碧彤发话了,“哎,你这人挺奇怪的,人家都不要你了,你怎么还眼巴巴黏着人不放啊!”

“谁说的!”采秋气愤的站起身,“伟祺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只要他说一句不爱我了,我绝不会缠着他不放的。阿姨,我也是有自尊的人,请你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收买我们的爱情!”采秋严辞婉拒了。

“你!”元香气鼓鼓的双目圆瞪,“给你好脸,你别不要哦。我老实告诉你,以你修为,素质怎么与我的儿子相配,你也不对照下镜子!我儿子现在对你也只是一时兴起,过几天,等他玩腻了,就把你给抛弃了,到时候你的自尊呢?你有孩子了,也没有和前夫断绝婚姻关系,你怎么与我们家伟祺结婚?”

其实,元香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采秋的心就像被刀在心里剜肉一样,痛得她不能言语,泪水湿透了她的眼眸,她强忍住这股心痛。

“阿姨,请你说话自重一点好吗?我本无意伤害你的,你为什么句句要来挖我的伤疤。我相信,伟祺绝不是那样子的人,我们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我相信他!”采秋毅然决然的说道。

尹碧彤站出来,加油添醋的,“你跟他在一起才多久,我们都是他的家人,他的秉性是什么样的,我们会比你了解的少吗?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在你之前还有个雪珊。”

雪珊?采秋睁大眼睛,看向了尹碧彤。

“谁是雪珊?”

“哦哦,雪珊你都不知道呀!看来,我这个好弟弟没有把他的风流韵事告诉你。那现在跟你说,也还来得及。雪珊就是我弟弟的女朋友,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们都要结婚了......”

元香看到,采秋的脸色有了一丝丝的变化,如此看来,采秋还是很在意伟祺的所有故事,她也紧接着续说着。

“他们上初中那个时候,伟祺就常常带着雪珊来家里吃饭,我一看那个女孩儿,就特别的中意,特别的喜欢,就想着将来她能成为我的儿媳妇。”元香边说边回忆着,那种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假装的,采秋的眼睛开始泛泪。她的心墙不攻自破了。

“伟祺,你既然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骗我?”

尹碧彤接下来说,“雪珊还怀了我弟弟的孩子。”

这句钻心的话,深深的刺入了采秋的骨髓里,泪珠忍不住从她的脸上滑落,心生的醋意越来越浓烈。尤其是当她听到那个雪珊竟然怀了伟祺的小孩,她心里就更不能忍受了。她心碎的,拉起自己的行李箱,抱起女儿曼文就走了。

采秋伤心难过的神情,还有她孤单落寞的背影,尹碧彤看着有点于心不忍,她好想上前去跟采秋解释的,被元香拦住了。直到采秋已然远去,直至离开他的家门,尹碧彤才说。

“妈,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等会儿,弟弟回来见不到人,我们怎么跟他说?”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有想给她一笔钱的,是她不肯要,也怪不得我。”元香一时间,心里矛盾的。

尹碧彤的性格平时是有点大大咧咧,但她也有柔软的一面,要不是她妈强行的逼迫她,她才懒得理会这些事情。

“妈,平心而论,这个采秋长得确实也不赖。就是她的身世复杂了一点儿,就撇开这点儿,我们往好点的方向去想。依我看来,这采秋性格柔弱了点,还是挺勤俭持家的,我们再跟弟弟的前任女朋友比比,那个花的呀,妈我是看不下去了。”

元香烦乱不堪的,“好啦!别再说了,采秋固然很好,但是她带着一个孩子,跟前夫还没有离婚呢,她就能跟我们伟祺厮守终生。”元香为了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理由,什么瞎话乱话都编出来了。

“妈,那个问题谁能控制得了,她也不想啊!以你的观点,采秋她就应该死死的守着死去的丈夫一辈子,那样子对她一点都不公平,再说了,那孩子呢?孩子可是无辜的。”

元香不想考虑那么多了,她拉过女儿,退出了儿子的房间。

采秋牵着曼文的手在路上伤心的哭泣着,曼文在一旁看着。她大大的眼睛,奇怪的瞟过母亲,“妈妈,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真的不打算告诉尹叔叔吗?尹叔叔回来,发现我们不见了,一定会很着急的。”采秋停下来,拿出手机,给尹伟祺发了条短信过去。

尹伟祺正在买东西呢,一年多没回来了,遇到以前认识的老熟人打了声招呼,唠嗑了两句。突听手机接收到信息,他一看,‘为什么要骗我?觉得很好玩吗?算我看错你了!’尹着急了,慌忙的往家里头赶。他奔到房间里,采秋没在,就连行李箱也不见了,他焦急的跑了出来,四周围张望,着急紧张的神情。

“采秋!曼文!你们在哪里!”尹伟祺喊了几声,采秋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她能去哪里?眼看着天就快要黑了,沉沉的,远远的有一团团浓重的乌云缠绕着。看这天色可能会下一场秋雨,这秋雨一下下来,等于是宣告要进入冬季,冬季是非常寒冷刺骨的,在武汉这边。

尹伟祺这样漫无目的找寻着,也不知道,她们俩是往哪个方向离开的,走了有多久,什么时候走的,到底因为什么要走的,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一句交代的话语都没有,为什么要骗她?我什么时候骗过她?她也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这样诬陷她,这样不相信他,实在是太伤人心了!尹伟祺心急外加着急的,他停顿了一下,喘口气。他好好的想了想。采秋的个性,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不会无缘无故的说也不说一声就这么离开了。此事一定与爸妈有关,不行,他得赶紧跑回去,到底爸和妈都跟采秋说了些什么,采秋才会气呼呼的走了。

元香和尹博瀚、尹碧彤在客厅里相安无事的看着电视,对于尹伟祺突然的出现一点都不感到惊奇,各顾各的看着、忙着。这么的安静、这么的轻松、这么的镇定,尹伟祺实在忍不了了,家里无故不见了人,他依然能轻松自在的坐在这里。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采秋不见了,你们个个都不着急的吗?”尹伟祺一脸的凝重。

元香装作无辜的道,“不知道啊!她走了吗?也没和我们说一声哪!”尹伟祺对于母亲若无其事的态度,寒心至极。

“妈!你怎么变得如此狠心无情了!是不是你跟采秋说了什么,她才会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你告诉我,她到底往哪个方向走的!?”尹伟祺又气又急的。

“她走了就算了,那么大的人,不会迷失方向的。”

“妈,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你赶走采秋的。我明白了,原来这都是预先计划好的,爸谴我去他买香烟,然后你趁我不在,说了一大堆让采秋伤心之极的话,采秋才会这么不告而别的!妈,你不觉得你太过狠心绝情了吗?你没看到,外面的天色,黑压压的一片,她还带着孩子,就这样出来,她能去哪儿,可以去哪儿?她是第一次跟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一个女孩子,千里迢迢,要鼓起多大的勇气,下定多大的决心??”尹伟祺越说越伤心。

元香无可奈何,她并不想这么干的,还不是被迫,她真的不能眼看着儿子娶这么个女人回来,她还无动于衷。但是想着,采秋孤儿寡母的,也确实挺可怜的,暮色快要降临,如果返深也要等到明天才会有班车。会不会她们只能在马路边上过夜,或者是车站里过夜,天寒地冻的,想着就痛心。尹碧彤忍不了了,她趴在母亲的腿上。

“妈,我们说出来吧!不要继续隐瞒了,再不说出来,采秋和那孩子就会多一分危险!她们已经够可怜的了!说出来!”尹碧彤大声的喊道,尹伟祺急急的冲了上前,不敢置信的双目瞪着姐姐。

“这件事情,你也参与了吗!姐!你怎么能这样子,爸妈他们我可以理解,可你不同啊!我们是生活在这一年代的人啊!那些事情,你也想不通吗!连你也去为难采秋!”尹伟祺愤怒的,瞪着姐姐。

“伟祺!伟祺!你听我解释!爸妈的脾性,你不是不了解,他们辛苦了一辈子,期待了一辈子,渴盼了一辈子,当他们如实了解到实情,怎么能接受!我也是迫于无奈呀!”尹碧彤倾尽身心解释着,采秋母女固然可怜,她也顾及到父母亲的感受,毕竟他们养育我们多年,实属不易。

尹伟祺双手抱头,难过痛苦的神情,“怎么办?怎么办?!”

“伟祺,对不起!是姐姐的错,姐姐跟你道歉!采秋本来很坚定的,是我提起了,当年你和雪珊的事,她才会伤心欲绝的!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离开!”

“你们告诉她,我和雪珊的事了?怎么可以啊!采秋是自尊心极强的人,你们这么跟她说,她会怎么想我,她能跟我回来面见你们,我费了多少心血说服她,她是个自卑又敏感、脆弱的女孩儿。在她的世界里,我就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你们这么说,等于是毫不留情摧催毁了她,你们知道吗?!”尹伟祺大声吼叫着。

摧毁?好严重的词,好强悍的词,只是过去的故事,就能把整个人完全摧毁了?元香惊吓了,惊慌失措。

“那么,你说,我们伤了她的自尊,她会不会真的想不开,而自了呢?这样,我们的罪过多大呀!”

尹碧彤安慰母亲,“妈,不会的,你想得太多了!我相信采秋,不会这么做!她还有个女儿,她要是不在了,她的女儿怎么办呢?”

尹伟祺心急如焚,“不会的!妈,你也不要自责。采秋的人,我了解她的。她外表看似柔弱,内心却无比坚强,她就算不为了自己而活,也会为了孩子而活!”

“伟祺,你别担心,我想啊!采秋出去不过才一个多钟头,不会走得太远的,我估计呢,她应该是沿着车站的方向找去,她一定就在那里。”

说办就办,尹伟祺立即冲向门外,尹博瀚气得无话可说。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嘛!唉!”

元香坐立不安的,“早知道的话,我就不干那些愚蠢的事了!”

“还杵着干嘛?我们也赶紧走吧!去看看,能发生什么事儿!你们怎么就不会处理问题呢?当初告诉过你,给点钱给她们,让她们平安的离开就行了,你还搞那么大的动静,还惊动了伟祺!这下可好,事情越弄越糟了!”

尹伟祺穿过大街小巷,眼睛忙碌的穿梭搜寻着,一边叫喊着,“采秋!采秋!曼文!曼文!你们在哪里!快出来啊!”

尹伟祺雇了辆的士,一路缓缓而行,四周围张望,边边角角都不放过。

采秋漫无目的一手拉着箱子,一手牵着曼文,在路边的街道上走着,她的整个人整颗心像被掏空了一样,宛如行尸走肉。

“妈妈,我们真的不等等尹叔叔了吗?尹叔叔他会很伤心的!”

采秋泪落如雨,“怎么会呢?没有了我们,他不照样活得潇洒自在。”

曼文只是一个懵懂世事的孩子,采秋说得这么深奥,她根本就听不懂。

“妈妈,可是我现在肚子饿了,我想吃东西。”

采秋蹲下身子,拥紧曼文,“曼文乖乖,妈妈出来走得匆忙,身上没有什么好吃的。你等等,我们回深圳了再说,妈妈一定给你做好多好多好吃的,好吗?”

“可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到深圳呀!我好想尹叔叔,我们能不能等等他,我们一起回来。”

采秋默然无语,她沉思着,究竟该怎么和曼文解释,她和尹伟祺已经不可能有以后了。尹伟祺有女朋友,她的身份背景,根本就配不起他。

“曼文,我们不等尹叔叔了,好不好?尹叔叔也不能跟我们一起回来了,以后就咱们娘俩儿,妈妈一定会好好的疼爱曼文的。”

“为什么,尹叔叔不能跟我们一起回来?”才三岁多点大的孩子总是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他们的世界里是童真有趣的,他们是纯真无邪的。

采秋一下子情急失控的,大声叫嚷道,“因为我和他已经结束了,不可能了!我们永远不会在一起了!你明白了没有!曼文,妈妈求求你了,不要再问那么多为什么了!我真的是无力回答你了!”

曼文沉默不语了,一颗小小的脑袋,埋了下去。不可以惹妈妈生气,不可以的。

尹伟祺着急如火的,看到路旁哪一个牵着女孩儿的女人,他都跑过去,像发了疯似的。“采秋!是你吗?”不是采秋,是陌生的脸孔,他只好抱歉的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尹伟祺失望落寞的

尹伟祺一转头,就看见了像是采秋的影子,他确定,的的确确是采秋和曼文,他惊喜交集,冲上前去。

“采秋!采秋太好了!太好了!原来你在这里!”尹伟祺紧紧的拥着采秋,不料,采秋强的从他的怀中挣脱开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还来找我干什么!”采秋气极

“采秋,你别闹了,跟我回去吧!你看那天色,快下雨了!”尹伟祺恳求道。

“我不去!我们不要你管!你走开啊!”采秋发怒发狂道,从来没有见过采秋这样的,她是那么柔顺,那么的文静,那么的哀愁,那么的忧伤。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好歹跟我说嘛,你这样玩消失,等于就是宣判我死刑了,我做错什么了吗?你一点改过的机会都不给我?”

“你别在那里,故意装无辜,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到底还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发誓,我从来骗过你!”尹伟祺对天指誓道。

“没有骗我,你还敢说,那雪珊是谁?你们过去的种种浪漫呢?你都抛诸脑后了。这些事情,你从未跟我提起,我们说好了的,共荣辱共患难共分享的!”

“雪珊那只是过去了的事,根本就谈不上了,更何况,都过去了几年,我自己都模糊的记不清了。”

“这么快,你就忘记了,你和她之间还有个孩子呢?你到现在还不想和我坦诚吗?”采秋伤心失落的。

“这也是我妈妈和我姐姐告诉你的?”尹伟祺看向她,看来事情到了这个坎儿,是无法踏过去了,坦白从宽吧。“没错,我妈和我姐说得全部都是事实。”当尹伟祺承认所有的时候,采秋的内心里坠痛了一下,那股心痛,不明由说不清,道不明。只是感觉很不好受,酸溜溜的。

“我和雪珊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我们上学在一起,吃饭在一起,做功课也在一起,久而久之便有了感情。那时候,我几乎都认定为,雪珊可能是我这一生的伴侣了。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发生过一次关系,雪珊就怀了我的孩子。当时双方的家长都不同意,要我们以学业为重。所以,雪珊就去打胎了。后来,我们都考上了大学。我们相隔着一定的距离,接触越来越少了,联系也越来越少了,我们都忙着学习,就在一次,雪珊主动和我提出分手,我坦然接受了。雪珊她说,世界那么大,她想出去走走,也是慢慢的彼此之间都改变了。彼此再也不是当初的自己了,我们的路越走越远,越来越远!也许,我和雪珊之间没有缘分吧!”尹伟祺瞅着天空,黑压压的,“采秋,我都已经跟你交代清楚了,你快点跟我回去吧!我们别浪费时间,一会儿雨真下大了,我们还无处躲藏了!”

采秋还是不肯跟尹伟祺回去,现在算是拨云见日了,但是她心里就是不甘愿,她有点小吃醋,心酸的。

“我不想回去。你不要管我。”采秋拒绝着

尹伟祺愁云惨雾的,真拿她没辙了,索性他抱起曼文,跑到对面的小商店里去,交代安排完,他匆匆拿起雨伞奔过来了。

“你不走,我给你撑伞,这总行了吧?”说时急那时快,这雨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疾疾的下下来了。

采秋拨开了,尹伟祺的伞,“我说过,不要你管我的!你回去,你回去啊!”

“采秋,我不管你,谁来管你,你不遮伞,淋湿了,会感冒的。”尹伟祺焦急忧心的。“采秋,你有什么不快,就说出来,不要这么折磨自己,我会很难受的!”

“我没有,就只是想淋淋雨,让自己清醒下。你别管我,你快点走吧!我很好,真的很好!”采秋笑着,她也不明白,自己竟然会如此的失态,好久没有这样放松了,太久了,太累了!

“那好!你要淋雨,我陪你一起吧!你要我一个人走开,我做不到!”尹伟祺把伞往旁边一甩,意志昂然的。雨越下越大,把他俩的脸打湿了,衣服也弄湿了,全身都湿透了。

采秋紧搂着尹伟祺,像是在哭泣,在诉说,“伟祺,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吗?我是嫉妒,我好嫉妒好嫉妒那个雪珊,你们那段美好的过往。我好羡慕她可以有你的孩子,每当我想起你和她之间有个孩子,我心里的醋有多酸,你知道吗?伟祺,我爱上你了,我无法自拔的爱上你了,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我完蛋了,彻彻底底的被你给征服了!”

尹伟祺拥紧了采秋,满心的不舍与疼爱,“傻瓜!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我爱你!你是逃不掉我的手掌心的,不管你跑到哪儿,我都追你到哪儿!”这时候,曼文也跑来凑热闹了,她不管风雨多大,紧紧的拥住了妈妈和尹叔叔,那种气势铿锵,叫不离不弃!

不远处,站在三个人影,是尹伟祺的家人,他们呆若木鸡,不能言语。

敏秋

sorry,又更慢了,等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