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采秋

第七章 表白了

采秋 敏秋 5970 2015-11-27 14:51:28

  天蒙蒙地就亮开来了,窗口强烈的光线照射进来,睡在床上的人猛然的抽醒了下,她疲倦地微微张开眼睛,头有点疼,伴着晕晕的、沉沉的,采秋的意识一直告诫着自己‘快点醒过来,你还要上班呢!’。她起身,迷迷糊糊的往熟悉的方向走去梳洗整妆,却不料,这周围都变了样儿,她定睛打量。不对,这不是自己的家里,那是哪儿呀?采秋蓦然的问自己。她怎么会在陌生的地方就这么睡了一晚上,却全然不知,她慌慌张张地冲了出来。在沙发上睡得正沉的尹伟祺被震醒,他穿着简便的睡裤,面对采秋的突然出现,他吓了一跳,尴尬而又紧张的,用被褥遮住全身。

尹伟祺眼睛睁得大大的,臊红了脸,“采秋,你醒来了!”

采秋一脸的疑惑和莫名,她想不起来了,自己为什么会睡在别人的家里,只感觉自己混身都酸软无力,脑袋一片空白。

“我怎么会睡在你的床上?怎么会到你家来的?怎么会?”采秋惶然的

尹伟祺舒缓了一口气,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没对你做什么。昨晚上,你喝醉了又说不清你家住哪儿,所以,我就大胆地作了决定,把你带回我家。你不要生气,你看我都是睡在外边的,我真不敢对你做什么!”尹伟祺越解释越慌乱,越说不清了,本来就没有什么,反而变得真有什么了。

采秋奇怪的盯着尹伟祺的神态,再仔细检查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好像被换洗过一样,采秋害怕的,赶紧用双手,抚住自己的胸口,难堪的。

“那我的衣服??”

尹伟祺手忙脚乱的,跳了起来,“别误会,别误会。你的衣服有点脏,我帮你换下来,用洗衣机晾干了,我真没有看你的......唉!”尹伟祺想要解释,却表现的反而更明显了。采秋看着尹伟祺急躁不安的样子,憋在心里的笑意,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采秋那清脆爽朗的笑声,让尹伟祺震惊极了,奇怪极了,莫名极了。

“你笑什么呀!”尹伟祺问道

“我逗你玩呢!是我太失态了,醉成这副模样,在尹工面前失礼了,实在抱歉。”

僵局已被打破,尹伟祺回归自然,他也逮着采秋昨天晚上在他耳跟旁,说的梦话,也想好好的逗她一番,以报今天的惶恐之仇。

“你昨天晚上在不停地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尹伟祺邪邪的看着她,采秋一下子花容失色,变得发白了,她担心的紧张的看着尹伟祺。

“我说了些什么啊?”

尹伟祺故作镇定的,“我不告诉你。”

采秋慌乱的,会不会她喝醉了,就胡言乱语地喊了健柏了,那这下可就糟糕了,万一这个尹工把这事,说出去,她还能在这个公司安然的待下去吗?到时候,人人都会知道,她凌采秋是个骗子,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采秋开始祈求的看着尹伟祺

“尹工,我求你了,你不要说出去,这份工作,我来之不易,我很喜欢这里,我很想一直待在这里!”

尹伟祺立刻收住笑容,正经八百的看着采秋,“他是谁?是你很重要的人吗?”

尹伟祺的问题,又勾起了采秋的伤心事了,她哀伤的眼睛,愁肠百转的。“是一个伤心的人。”尹伟祺停止追问,他也感同身受一样,知道再继续追问只会把她伤得更加透彻。而他急切想要保护采秋的心情,完全占据了他原有的好奇心。

尹伟祺和采秋前后离开,去了公司,两人在公司里边出现的时候,都是默不作声的,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奇怪的是,同事们的眼睛总盯着他俩儿看,好像要探寻什么样的惊人秘密。

董事长的私人司机小王,是个年轻又爱开玩笑的小伙子,与尹伟祺的关系也甚好。小王偷偷摸摸的走到尹伟祺的身旁,明里暗里的暗示着。

“尹工,昨天晚上,怎么样?搞定了没有?我们给你制造的机会。”小王小小声的,轻酌了一下水杯。

尹伟祺讶然的,将小王拉到一边,“什么叫搞定了没有,我们之间很纯洁,什么都没有,你不要到处去宣扬瞎说!”

“唉,你这臭小子!你是装傻呢,还是充愣啊!送上门的羔羊,干嘛不享用嘛!大不了酒醒了就道个歉,反正干柴烈火,谁能克制得住啊!”

尹伟祺被说得,脸上都快要挂不住了,他真想狠狠地踢一脚,叫他胡说。

“你以为,谁都像你哦。我是正人君子,从不趁人之危,我要的,是人家心甘情愿的跟着我,不是趁着酒意,胡里胡涂的。”

“喜欢就去追啊,还愣着干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把积极主动出击,当心后来者居上了!”小王警示他,尹伟祺倒是认真的听进去了,他思索了一番,不自禁点头,小王说得很有道理,采秋是难得长得又标致的好女孩儿,万一的自己一个没把握住,让别人捷足先登了,怎么办??

一大群人蜂拥而来,你一言我一语的,笑着闹着玩着

“是啊,尹工,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打铁要趁热!”

“你不上,那我就先上哦”一个新来的实习生哈哈地笑道

“这追女孩儿嘛,需要一定的技术,体贴入微的照顾外,还需要温软缠绵的情话,这嘴巴呀油滑点,另外再加点小浪漫,一般的女生都会禁不住拜倒在你的脚下的!”

大家伙儿聚集在一起,出点子、出主意,聊得兴致勃勃,热闹非凡的。

“尹工,我们支持你!加油!!”

于是,尹伟祺展开了他的追求行动,每天给采秋的前台插上美丽的鲜花,到了午饭时分,会有送外卖的小哥送来爱心的便当,下班路上,尹伟祺会自然而然的出现在采秋视野里,一切都是那么巧合,那么奇妙,那么随缘。采秋不会感觉到有压抑感,只是尹伟祺的出现,让她更加惊奇了,她竟形成了一种期盼。尹伟祺因为工程设计而忙碌时,采秋会回头张望。那个熟悉又想靠近的身影,让她欲罢不能。

尹伟祺在一段日子突然间就消失了一样,他每天都很忙,随着公司业务的拓展,工程量的增加,尹伟祺马不停蹄的赶工。下了班后,会莫名的一下子就不见了。但是,那个美丽的鲜花和暖心的便当,却是从不间断。尹伟祺的若隐若现、若即若离,让采秋整个人充满着迷雾,前段日子的殷勤,难道就只是三分钟的热度吗?尹伟祺并没有明确表明,他的态度,但是此种行为,明明就是追求了。尹伟祺真的让采秋捉摸不定,猜想不透了。

直到那天,采秋大早,沿路去上班,她一路上都感觉不大对劲儿,好像总有一双眼睛盯着她,注视她。每走过一路口,一个行人微笑的向采秋走来,双手呈上一束火红鲜艳的玫瑰花,“采秋,节日快乐!”采秋莫名其妙的看着,疑惑的问,“节日快乐?什么节日快乐?”采秋狐疑的。

穿过龙观路,采秋笔直地向下走着,又一个路人,递了一朵玫瑰花。微笑“采秋,节日快乐!”采秋收下了那朵花儿,她想问,到底是谁,是怎么一回事,路人却摇摇头,什么都不知道,就走开了。

就这样一路走来,采秋的手里早就收集了九十几朵玫瑰花,直到最后,走到公司的大门口,尹伟祺突然间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边捧着最大的一束花,笑吟吟的看着采秋,那个笑容,恍如朝阳里的恩露,纯净自然,采秋定定的,目不转睛的与尹伟祺四目相对。两人的眼睛交织成一个点,采秋像被这个点触焦了下,把她弄得晕头转向。要说吕健柏的爱是温柔体贴的,那么,这个尹伟祺就是惊天动地的,他用这样浪漫的方式证明他的心,这让采秋很为难,又震惊,她简直是无以拒绝,可又不能接受。采秋她的内心刹那间,乱了、糟了、理不清了。

尹伟祺温柔的对采秋说,“采秋,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就策划了这场惊动,我不知道,会不会太唐突了,让你一时无法接受。请你,收下这花,晚上我还会在这儿等你!”

采秋木然的接下了,尹伟祺心里无比的高兴和振奋,采秋收下了这束花,这预示着什么呢?代表着什么呢?甜蜜的幸福,是不是在下一秒就要降临到他的头上了。采秋道谢:“谢谢!”他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公司。

天黑了,采秋接到尹伟祺打来的电话,叫她来一个地方,他就在那里等着她。如果她不来的话,他会一直站在那里,直到天亮。采秋犹豫动摇了,她也很想知道,尹伟祺会在哪里,又会给她什么样的惊喜,或者是震动。采秋慢慢地,走到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广场内,也是尹伟祺指定的那个地方。

采秋冲破了人群,尹伟祺背对着她,还有地上,亮闪闪的蜡烛,里面是写着采秋的名字,还有她的相片。采秋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注视着,周围的一切。接着,一群人把他们团团围住,投去羡慕妒嫉的眼光。下面就是尹伟祺对采秋的内心独白了。

尹伟祺真情挚意的,一字一句的说道,“采秋,我喜欢你很久了,借着今天特殊的日子,我要大声地跟你告白出来,我每天面对着,实在无法再隐藏自己的感情了!你知道,这些天我消失了去哪里吗?我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忙着报了乐器班,我苦苦的修习弹吉他,唱歌,为了给你一个不一样,又难忘的惊喜。接下来,我要为你唱一首《情非得已》,唱得不够好,不够专业,请你不见笑。”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你的天真

我想珍惜

看到你委屈

我会伤心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尹伟祺唱得声音有些颤抖,但还算发挥的不错,在场的人在热烈的鼓掌,采秋的眼泪也随之掉落下来。尹伟祺这么强烈的感情,叫她如何是好?如何处之?她眨了几下,那排长长的睫毛,那对乌黑闪亮的眸子。眼泪从两颊间流下,接着,在场的所有人,强烈的叫喊着,“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采秋紧张的颤抖起来,尹伟祺一首歌唱完了,他朝着采秋微微的笑道。

“采秋,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能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吗?!”

采秋全身都僵硬了,她的思潮有半刻钟,是飘走了的。这么美好,这么优秀,这么完美的男人,我采秋配得上吗?我那么卑微,那么怯弱,那么残破,我有这个资格去爱吗?我还能再爱吗?我还有一个曼文,我心里还装着健柏的,我不可以背叛誓言的!不,我不能!可是,尹伟祺炙热的感情,她深深地被震憾了,她无法忘记,无法控制自己,她的脆弱的心,脆弱的感情,是很需要一个抚慰的。吕健柏的影子就像一块大石一样,强硬的压着她,令她痛苦的无法呼吸。

采秋坚定的昂首脸侧开,从尹伟祺的身边走过,看都不看他一眼,尹伟祺很受伤的盯着采秋的身影,漠然地僵在那儿。终于的,还是忍不住了,他朝采秋大喊了一声。

“采秋,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故意逃开我!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采秋坚强的回答,“采秋感谢尹工的厚爱,可是....采秋实在承受不起。我太渺小了,渺小的如一粒尘土,我太卑微了,卑微的如过往云烟,记不起来就这样罢了。我配不上你!”

尹伟祺真的想不明白,采秋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来,爱情跟渺小和卑微又有什么关系?

“爱情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能跨越一切,驾驭一切。采秋,你很好,很美,很善良,在我的眼里、心里,你不是渺小的一粒尘土,你也不是过往的云烟,你不是忘了就算了的人!我是真诚的爱慕着你的!”尹伟祺发自内心,发自肺腑的,坦诚的看着采秋。

采秋昂首要走,尹伟祺紧拉住了她的胳膊,眼神几近哀求地看着她,采秋眼角噙着泪,拨开她的指心。决然地说了句,“对不起!”

尹伟祺僵在那里,彻彻底底的心碎了,这是他的第一次表白,他那么真诚的告白,采秋却残忍决绝的拒绝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什么把她伤得那么深那么痛,就连他的柔情也无能化解。

采秋飞快地跑开了,跑得好远好远,直到离开了尹伟祺的视线,她才放松下来。她刚回到家里,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老家妈妈打过来的电话。

邹雪平非常的着急,曼文在家里,调皮不听话,摔跤了,她的眼睛又不行,去镇卫生所都不方便。采秋心急如火的,连忙安慰母亲道,“妈,妈,妈,你别急,别担心了。我明天就去公司跟领导请假,很快我就回来带你和曼文了!”邹雪平坚决的拒绝了女儿,她不想来,怕麻烦,换一个陌生的环境,什么都不熟悉,不习惯。她还是喜欢家里,田园地里,花花草草,还有乡里邻居可以谈天说地。其实,最主要的是,她不想拖累女儿,女儿已经够苦够不容易的了,她在家里边,虽然是清苦了点儿,但是自己还能做点事情,能动就动,不去为难下一代人。

尹伟祺无精打采的回到出租屋里,放下租来的吉他,整个人苦恼的、忧郁的、烦燥的、不安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尹伟祺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收场,他辛辛苦苦的半个多月,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苦不堪言哪!采秋,我就不明白了,她为什么要拒绝我,为什么呀,我明明感觉得到,她对我是有好感的,她是在乎我的,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我,逼得太紧了吗?是我太苍促了吗?她害怕了,所以就拒绝我,躲着我了!天哪!尹伟祺,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凡事不可太强求的,要慢慢来,你怎么就奈不住性子,主动出击了呢!是朋友们说,他才决定这么做的。不,不,不行的!啊啊啊!!!尹伟祺整个人都快疯掉了!弄了那么大的动静,那么大的排场,结果竟然是失望的!

尹伟祺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他烦燥忧郁的,辗转反侧、翻来覆去。

第二天,尹伟祺来上班,黑了一圈儿,两只大大的熊猫眼,那么明显,疲惫憔悴的。采秋大早,急匆匆的,就去总经理办公室递交了请假条,出来时恰巧与尹伟祺撞了个满怀。采秋抱歉的说,“对不起!”

尹伟祺发觉采秋的不对劲,问她,“你去总经理办公室做什么!”

采秋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感到很抱歉,不敢抬头正视尹伟祺。

“没什么,我准备回家了。”

尹伟祺震惊的看着她,“因为什么?是我昨晚吓着你了吗?你都不敢看着我说话了。为什么要回家,回去做什么,现在又不是什么节假日。”

“我回去有点事情,要处理。”采秋紧张不安地,她不敢说出,她这次回去是为了接女儿过来和她一起生活。下面的问题,她也没考虑得太多,只想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般到桥头自然直。万一的,她婚育的事情,被上头的人发现了,大不了,她就辞职了,另找下家,总会有家公司能接受结了婚的人。

尹伟祺紧紧的拽住了采秋的手腕,他急切的说道,“我是无意的,请你不要离开,如果真的是因为我害得你离职,不如我去申请离开吧!如果你实在待不下去,实在不能呼吸,你告诉我,不要委屈求全的!”尹伟祺的态度完全的反常了,他不明事理的,就胡乱给采秋扣上帽子。

采秋奋力摔开尹伟祺的拉拽,有些生气的说,“尹工,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我根本就听不懂!谁说我要离职了!我请假回家看望我妈妈,我妈妈最近身体不好,我就只是好想她了,想回去几天而已!被你搞得,我都......”采秋气得满脸通红。

“你不是辞职啊!”尹伟祺一下子兴奋的跳了起来,“太好了!我以为你是因为我呢,那我于心难安哪!你大概什么时候才回来!”

采秋低下头,不好意思的,“七天吧,七天后回来。我现在有话想对你说,我们出去一下!”

尹伟祺激动不已,采秋约他出去说话了,他太震惊了。像是被冷落许久了的嫔妃,突然间受到君王的宠爱,他实在太意外了。

采秋镇定自若,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拒绝你吗?你那么好,那么优秀出色,还那么浪漫,我却这样拒绝了你,也许别的人都会笑话我,是个傻子,遇到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不好好的把握住。”说到这个重点了,尹伟祺认真的看着采秋,他是特别想知道,采秋因为什么缘由才拒绝他的。

“嗯,对,我奇怪,你为什么会说自己卑微,渺小,像一粒尘土,不被人注意。究竟,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七天后,我会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倘若,你还能接受,我就答应你,做你的女朋友,长此和你交往。”采秋头也不回的,就这样离开了。

敏秋

抱歉,现在才更新,请莫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