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采秋

采秋

敏秋

  • 其他

    类型
  • 2015-11-23上架
  • 112985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成家吧

采秋 敏秋 5627 2015-11-23 13:33:56

  吕承望是个有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也不全怪他,在农村里被传统的观念教育束缚着,就是如此的。男主外女主内,这是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定律。任凭时代已经在进步发展着,这种情况往往在农村里头还是普遍存在的。吕健柏是吕家的长子,他聪明才智、精明强干,又能体恤父母的辛苦。高中毕业便出来跟父亲学了一门室内室外装修的手艺,所幸的是他一眼看一遍很快就能把整遍程序记录下来。不过两年的时间,吕健柏自己已经能独立出来,单独接下单项的工程。渐渐地,他的手艺越来越精湛,承包的工程量就更多了。吕健安是吕家的小儿子,勤奋苦学,成绩还算不错,只不过,在高考时,紧张过度,还差几分就被名牌大学录取。吕健安不甘心,又倒回高三级,再复读一年。冯巧荷是吕家的典型的农村家庭主妇,思想传统古老,脾气急躁火辣。干活儿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吃中午饭之时,冯巧荷在饭厅与厨房两边来回地奔走,忙得都快晕头转向了。饭桌上坐着的三个男人,一动不动的看着冯巧荷忙碌着。吕健柏等不及了,直接起身走进厨房。没过一会儿,又被冯巧荷恶狠狠的推了出来,吕健柏被母亲好一顿的数落。

 “叫你进来了吗!厨房里的事情,不是你们男人能进来的,快快快给我出去!别给我越帮越忙了!”冯巧荷不耐烦的冲大儿子嚷叫着。

 “妈,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是进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多个人多双手,你也好快点一起过来吃饭!”

  “我就快弄好了,你们饿了就先吃,别管我!这洗菜做饭的细致活儿,多少年你们都给我伺候习惯了,哪里能做得来呀!”

 吕承望在客厅里唤着吕健柏:“健柏,你就别管你妈了!我们先吃吧,吃完了,一会儿还要出去给客户赶个工程呢!”

 吕健柏一脸的难为,欲要退回,“可是…….!”

 吕健安插了一句话,“哥,你就别再可是了,还是过来吧!妈的脾性,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以前也想过去帮她的忙,还被她狠骂了一通。”

 吕健柏无可奈何,只好回到客厅里来。

 

 吕承望扶起筷子开吃起来,吕健柏与吕健安也不动声色,就吃了。吕健柏唉声叹气的,被吕健安一眼就察觉到了。吕健安是个善解人意的弟弟,他明白哥哥到底在烦忧什么,安慰他,拍拍他的手背道。

 “哥,你要适应的,妈妈只有为我做上一桌的美食,看着我们大口大口地吃喝,她才会高兴。到了妈妈这个年纪,你不让她去做点什么事情,她就会失去了生活的重心,你别去搅乱了她。”

 吕承望说,“健柏,你就放心吧,你妈在家里不会饿着她的。我们抓紧时间吃完还要忙呢?你看看你,爸真没想到,你这手艺可以学得这么出色,都快赶上我这个老师傅咯!”吕承望看到儿子能力极强,打心底里高兴。

 吕健柏谦虚的笑道:“哪里呀,是爸你教得好,我才学得快而已。”

 吕承望突然间起兴想起一件事来,“我们家里一天比一天过得富裕舒坦了,什么都不缺。就等健安明年的六月份高考,以健安的实力,要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是胜券在握的事情。我们都不再奢求什么了,只求你能赶紧结婚,给我生个大胖孙子,让你妈也好高兴高兴。你不是希望你妈,不要那么劳碌吗?趁早地,给她找点事情做!”

 吕健柏腼腆一笑:“爸,还早着,不着急。等健安上大学了,家里一切都稳定下来再说吧!”

 “什么不着急啊!”冯巧荷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从厨房里走出来,接话道。她隔远的就偷偷的听到,他们在讨论这个话题了。健柏的婚事,也算是她心里头的一块大石。

 “健安上大学的事情,不用你考虑,有我们俩呢!你只管好自己的终身大事就行了,我昨儿个见着邻居的婶娘抱着她的孙子,我这心里羡慕妒嫉的呀。巴不得,你赶快结婚给我生个孙子不可!”冯巧荷一想到这事儿,心里就乐得不行。

 吕健安:“是啊,哥。你不要操心我了。你为我,和为这个家牺牲了太多了,我们都觉挺对不住你的。哥,你的学习成绩并不比我的差,你为了把这个机会让给我,选择辍学了。是弟弟欠你的。”

 这兄弟俩儿,打小感情就很好。弟弟在学校受了欺负,健柏就跑过去和他们理论吵架。经常打得一身是伤,回到家里,又不敢告诉爸妈。健安就帮哥哥隐瞒着,悄悄地替哥哥上伤药。

 吕健柏轻率地说,“健安,千万不要这么说。我们两兄弟一脉相承,一脉相连,不管谁上了大学,都是无上的荣耀。哥看着你的努力,心里是很安慰的。哥也挺喜欢现在的工作的,每当我做完一项工程,看着我美美的成果,无比的欣慰。我的选择没有错的,终有一天,我相信在这个装修设计领域里,一定可以干出一番成绩来的。”

 冯巧荷迫不及待的催促着儿子,“健柏啊!你先不要管弟弟的问题了,你就跟妈说,你有没有交女朋友啊!没有交的话,妈托人给你介绍介绍。以我们家现在的状况,娶个媳妇应该不会很难的,况且我儿子长得又不差,眉清目秀,俊郎帅气的,真心要找媳妇呀,肯定能找一打回来!”

 冯巧荷自我吹捧着,乐在其中。吕健柏真是受不了母亲如此。

“妈,你可千万别给我招揽一打回来,你儿子没那个精力,真搞不定那么多!”

“得得得。我招一打回来做什么呀,说说罢了嘛,你还真以为,我会给你招一打呀!真有那么多,我还伺候不过来呢。我的意思是说,我儿子长得这么帅气的,娶媳妇肯定没有问题的。”

 吕承望忍不住了,“真娶媳妇了,那就不用你伺候了,是媳妇来伺候你了,你等着享清福吧!”

 冯巧荷对儿子挤眉弄眼的,“健柏,你跟妈说,你到底有没有交女朋友呀!你别骗妈呀!”

 吕健柏眯眯笑着不语,甜蜜的表情,一切都尽写在脸上了。只有谈过恋爱的人,才能表现出的幸福感。冯巧荷试探出来儿子,笑吟吟的说,“健柏,看你种神情,肯定是有女朋友了,对吧!妈没猜错吧!多久了,也不跟我们说,害我们还替你着急的。”

 吕健柏默然微微一笑,“妈,不是我不跟你们说,是时机未到。她还小,我想等她长大。我们在一起三年了。”

 “哎哟,妈可不管那么多,妈急着想要抱孙子了。你改天把她回来让我们见一见,你看,你都26岁,老大不小了。再过两年,就错过黄金时期了!抓点紧啊,别让我们等得太着急了!”冯巧荷暗示着儿子。

  吕承望瞄着他们,十有八/ 九也猜出什么来了。吕健柏知道,这次无论如何是赖不掉的了,他就想着,面见父母的事情,怎么来跟采秋提起呢?采秋又是那样文静纤弱的女孩儿,第一次见到他的父母,一定会紧张的不能言语的。不管那么多了,为了免掉一个麻烦,这次他非得去说服采秋不可。要不然,以他妈妈冯巧荷,准会没完没了的跟着他逼问着他。再不给她个满意的答复,她肯定会掀出更多的波澜。

三天后,吕健柏领着一位娇小纤弱的女孩儿回来,她就是吕健柏心中的那个,念念不忘的采秋。采秋乌黑的头发,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皮肤,双眉修长,清亮闪烁的眸子,嘴唇轻薄,整个脸庞细致优雅、清丽脱俗,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蕊,纤尘不染。如此清秀美丽的女孩儿,怎能不令人心生怜爱,忧思成疾呢?

吕健柏牵着采秋,给父母介绍道:“爸妈!她叫采秋,是我的女朋友。”吕健柏轻推采秋,柔声说:“采秋,快叫叔叔阿姨啊!”

采秋娇羞,紧张不安地,“叔叔...阿姨...”

冯巧荷惊讶的看过采秋,文文弱弱的,采秋的不擅言表,给冯巧荷的初次印象就不是多么的好。她是一个农村人,需要的儿媳妇应该是,健硕能干、能说会道,能进厨房,下得厅堂。瞧她那身板,瘦弱无力,到时候生起孩子来,肯定辛苦。还想子孙满堂,现在看来,倒成了一种奢望咯。冯巧荷不禁叹气着。

吕承望热情地招呼着采秋,坐下喝茶。吕健安听到哥哥的女友来家里了,他稀奇古怪的,赶忙跑出来看个究竟。采秋的外表,着实地让他大吃一惊,说真的,如果不是哥哥抢先了一步,他估计会控制不住自己,就算放弃所有,也要追求这样的美人胚子。吕健安目不转睛的注视了采秋许久,吕健柏发觉了,连忙给弟弟引荐了下。

“健安,杵在那里干什么呀!采秋,比你大半岁而已,你若觉得现在称呼为嫂子怪怪的,可以叫她的名字。但是日后,我们正式结婚了,可要改掉哦。”吕健柏眯眯地笑着,美美的幸福的笑容,能透进他的心坎里去了。

冯巧荷听到儿子说,采秋只比健安大半岁,也就是和小儿子一年生的。当时她就愁苦着,两个儿子相隔六岁,生肖不和,有点相克,竟也没预料到,他们两兄弟,这几年来无病无灾,过得还算顺顺利利的。她就庆幸了,真没想到,健柏长大成年了,竟然爱上了个这么小的女孩子,这该不会就是命数吧!冯巧荷很迷信,月月的逢初一和十五,她都要烧香拜佛,祈求全家老少平安。在健柏没结婚前,她曾去寺庙里求过签。签中,写得很模糊,说健柏有个生死劫难,这些年都要分外小心,只要扛过来了,一切都会一帆风顺了!她很担心,几年前的那个没解开的签迷,第一次见到采秋,她心里就好像有个疙瘩一样。不行,她一定要问清采秋的身世和背景。

冯巧荷和采秋两人对视着,她不好意思直截了当的问采秋。欲言又止的样子,采秋看出了她的心事。

“阿姨,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用担心我的。”

冯巧荷点点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顾忌了。阿姨要是说话难听,你别见怪。我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说话直爽,从不拐弯抹脚,吞吞吐吐。”

采秋微笑摇头,“不会的。阿姨,您说!”采秋尊敬的看着冯巧荷的眼睛。

“我是想问,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你爸爸妈妈都是做什么的?”

采秋低下头,哀伤的,“我家里就只有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在我三岁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妈妈为了我,不愿再嫁,一直苦苦地守着我长大.......”采秋回忆着过去的岁月,妈妈辛苦劳碌,虽然生活很艰苦,但是妈妈的爱伴随着她,她也知足了。只是,渐渐地妈妈的身体熬出了病痛,又因为清贫,没有钱医治,所以一直拖到现在。在她十七岁的时候,偶然的,让她遇上了健柏。健柏像个哥哥一样,默默的照顾着她们母女,不求回报。于是,他们有个今生的相约,健柏等待采秋长大,要娶采秋为妻。

听完了采秋的诉说,冯巧荷眉头一皱,深锁着。把儿子拉到一旁

“健柏,你老实告诉妈,你有没有对人家怎么的?”

“妈,你这问的是什么话呀!采秋还那么小,我不敢侵犯,我要尊重她,等她长大。妈,你今天很奇怪耶,你莫名其妙的问这个干什么?”

听到儿子这么回答,冯巧荷总算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健柏,妈有事和你谈谈。”

“有什么事,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怕人知道呀!”吕健柏对于母亲有时的神经兮兮,他是全然没辙了。

“是件大事儿!必须让你知道的。你和这个采秋相差6岁,这生肖不和,你们相生相冲,不适宜结婚生子。妈是希望你,在没有铸成大错之前,赶紧收手,和她分了吧!”

吕健柏瞪大双眼,眼神中的坚定决绝,他真的太不理解母亲的这种说法了。之前,还口口声声的催着他赶紧结婚,现在变得翻脸比翻书还快。

“妈!你用这个理由阻止我和采秋在一起,未免也太牵强了点吧!什么生肖相生相克,我就不信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只相信科学!”吕健柏拒绝道。

冯巧荷急了,“健柏,你一定要相信妈说的话,妈是不会害你的。这个女人,她真的不适合你,她会害死你的!妈仔细比对了,你们的生辰八字,她命里就...!”

没等冯巧荷把话说完,吕健柏实在听不下去了,他烦燥的,朝母亲大吼。

“够了!妈,你还有完没完啊!我不听你的,死也不听!我不可能为了你这几句莫虚有的话,而放弃采秋的!”

吕健柏和母亲争吵的很激烈,在外面的人都惊觉了。吕承望叫吕健安过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吕健柏捂住耳朵,跑了出来,冯巧荷紧紧的跟着身后,一股劲儿唠叨个不停。

吕承望问老伴,“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吵起来了呢!”

冯巧荷冲老公发着牢骚,“你瞧瞧你的大儿子,性格固执强的很,简直像极了你!我的良言相劝,他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你就好好的说说他吧!”

冯巧荷见跟儿子说,没有用,她眼睛便瞄向了采秋,采秋茫然的不知所措。

“采秋,阿姨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也挺喜欢你的。只不过......”冯巧荷停顿了一下,对着采秋无辜的眼睛,实在难以启齿。但是,她心中坚定的信念,又逼迫的她,必须说出来。“你和我们家健柏真的不适合,你年纪太小了!”

采秋眼眶里的泪花,情不自禁的飘落下来,她伤心无助的看着冯巧荷,“阿姨,我哪里做错了吗?你不喜欢我,你说出来,我一定改!但请你,不要拆散我和健柏。我和健柏是真心实意想要在一起的!”

吕健柏急忙地安抚采秋,“采秋,你别听我妈在那里瞎说八道。没有的事,她就是顽固不化的,说的全没有一点的科学依据,我不会相信的!”

冯巧荷好说歹说,吕健柏就是不听,她再也抑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了,大发雷霆道,“我不管你爱信不信,总之,我就是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健柏,妈今天就把话跟你挑明了,你是选择和这个女人在一起还是要我这个妈!”冯巧荷咄咄逼人道。

吕健柏被母亲逼迫的喘不过气来,“妈!你怎么能这样啊!你是太无理取闹了!爸!”吕健柏转头,向父亲求救着。

吕承望终于的发话了,“孩子他妈,你是不是搞错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你不要弄个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好不好?”

冯巧荷冲丈夫大吼,“老头子,你到一边去!家里的大事,你可以作得了主,这件事情,你无论如何都得听我的!”

吕承望被冯巧荷一句话堵得无言以对,他呆坐在一旁。

采秋那对漆黑漆黑的眸子,慢慢地潮湿了,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呆呆地望着眼前周遭的一切。泪,一下子涌了上来,沿着那白皙无瑕的面颊,迅速滚落下来。

“对不起,阿姨!对不起,叔叔!健柏,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扰乱了你们的生活。我走了!”采秋转身,大踏步冲了出来。吕健柏心急如焚,喊着追着。冯巧荷拦下儿子,“健柏,你要去哪儿,今天你胆敢踏出这道门,我就不认你是我的儿子!”

吕健柏激动情急的,双手搭在母亲的双肩上,恳求道:“妈,我求你了!别再逼我了,别再为难我了!我很爱采秋,很爱很爱!请你放过我们吧!我会对您千恩万谢,感激不尽的!倘若,你真要不认我这个儿子,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请恕儿子不孝!”吕健柏转头,望向他弟弟,“健安,哥对不住你了,爸和妈以后就全劳你照顾了!”吕健柏说完,不顾一切箭步如飞冲了出去。冯巧荷哭喊悲愤不止,“健柏!健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