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浮生若梦

第五章 孟汐颜

浮生若梦 离鸢碎梦 1591 2014-09-17 01:05:00

   

  孟汐颜听完谭氏的话,心里不由冷笑,记忆有点模糊硬是扭曲成脑子有点模糊,拐着弯的说她傻,只是嘴上却惶恐不安地解释,“夫人,汐颜之前在屋后林子内纳凉,不小心睡着了……”声音越说越小,生怕被责罚一般。

 

  谭氏看着唯唯诺诺的孟汐颜,想到这次前来的目的,便不再为难,冷声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周太师之子周培元如今准备娶亲。过些天会安排你们见面。这几日你就跟着嬷嬷好好学习学习礼仪,莫要丢了将军府的脸。”

 

  听完谭氏的话,原本就跪在旁边的柳素莹一个激灵,也顾不得对谭氏的畏惧,惊恐地睁大一双美目瞪着谭氏连声,“不可以,不可以。你不能这么做,老爷若是知道了一定不会同意的。”

 

  见柳素莹反驳,谭氏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周培元好歹也是周太师的嫡孙,你女儿只是一个庶女,嫁过去也不亏了你女儿,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你可不要不知好歹。”说完,也不等柳素莹多说什么,怒不可遏地摔袖离去。

 

  孟汐颜转身看着被一群丫鬟簇拥着离去,渐行渐远的背影,双眼眯了眯。

 

  好,很好。周培元。京城谁人不知周太师的儿子周培元是个不务正业,成日混于烟花之地的纨绔子弟。曾经在红颜阁与人抢夺花魁大打出手而弄得沸沸扬扬,周太师一世英名也是被这不成器的儿子毁的差不多了。气的周太师也是大病了一场。

 

  只是谭氏那么匆忙的确定婚事是打的什么算盘?

 

  ……

 

  是夜,太子府。

 

  摇曳的烛光倒影出屋内两名男子模糊地身影。

 

  一位眉目疏朗,面如冠玉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子,收回号了半响脉的手,蹩眉似是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问,“太子,你是吃了天山百凝丹?”

 

  天山百凝丹,据说能解百毒,异常珍贵。只是传闻药方已失传许久。如果此时孟大爷知道平时自己当糖吃的药丸子就是传说中万金难求的天山百凝丹,肯定会愤恨地想要剁手。

 

  再看这一位被称为太子的人,如诗似画的容颜像是被烛光踱上了一层光华,恍若谪仙。

 

  尉迟澈,东陵国太子。天下传东陵太子,天纵英才,聪明绝顶,举世无双,长相更是惊为天人。是东陵国大半官家女子的梦中情人。只是为人虽然温和,却无形之中拒人千里之外。

 

  他细长的丹凤眼泛了一丝不明的笑意,把玩着手中的玉杯。浅笑之中带着优雅矜贵之气,“也许吧,倒是遇到了个有趣的人。”

 

  听到尉迟澈这番话,原本温文尔雅的男子立刻表现出不符合他气质的八卦表情,挤眉弄眼地看向尉迟澈,“能被我们澈太子说有趣,倒不是什么好事儿啊。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人??”

 

  “逸舟,你有闲情逸致管这些不如想想明日之事。你以为二皇兄他会这样乖乖束手就擒么。”尉迟澈淡淡看了眼满脸兴奋的沈逸舟,毫不留情地泼了脸冷水。

 

  沈逸舟的表情迅速地垮了下来,苦着张脸,“凌玄不都安排妥当了吗,况且明日秦垣也回来了。我可不想对上尉迟琛那家伙。”说完脸上还不忘露出深深的厌恶之色。

 

  二皇子尉迟琛与七皇子尉迟澈皆是慕皇后所生。说起慕皇后,倒也是个神秘地女子,在当今皇上尉迟睿登基之日,尉迟睿突然宣布将她封为皇后,在这之前没有人见过她。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人一般,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是哪里来的。只可惜红颜薄命,慕皇后在生尉迟澈时难产而死。

 

  帝后情深伉俪,皇帝大悲,从此后位悬空。说起来倒也奇怪,二皇子尉迟琛也是慕皇后的孩子,但皇上却将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尉迟澈。更是在尉迟澈十岁那年便封为太子。也是从那年开始,尉迟澈与尉迟琛不知不觉中渐渐的越行越远。直到如今……

 

  想到这里尉迟澈不免面露苦涩。

 

  沈逸舟见自己失言也安静了下来,半晌都不曾有人讲话。直到一名隐卫的黑色身影闪进屋内,沈逸舟率先开口打破这份静寂,“哎呀,不早了,再不回去,我家那糟老头子得想念我了。”说完就一溜烟地走了。

 

  “主子,今日山上那人是大将军府的二小姐,名叫孟汐颜。”见没了旁人,隐卫就将今日尾随于孟汐颜身后的所见一一报告给了尉迟澈。

 

  尉迟澈听完,只说了句继续跟着,挥挥手意示隐卫退下便闭眼躺在坐塌上,让人一时猜不透他的想法。整间屋子又回归寂寥。

 

  片刻,尉迟澈放下手中的玉杯,张张嘴却让人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孟汐颜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