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第四十七章 一见如故余懒公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4133 2016-11-17 10:07:46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孔子,《论语》

离人,挥霍着眼泪,会比还在眼前的离别。——歌曲《离人》

二人听着人们的纷纷议论,才知道眼前这个胖老头就是传说中的“渔翁”余懒公。不过穆维周却想不起他是何时到了夕烟堂,又何时占住了墙角的桌子,大吃特吃的。

余懒公听着人们的纷纷议论,转头笑呵呵的对刘韦说:“哎,背后偷袭人的坏小子,你那个老虎师父在不在啊?我老鱼可是好久没见过他了。”

刘韦还没答话,就听刘鲂旁边插言道:“余老前辈,屠老前辈不久前才被在下聘为门客,此时正在在下家中,余老前辈若是想见他,在下马上回去告诉屠老前辈便是。”

刘韦听了刘鲂的话,稍微一愣,马上对着余懒公低头抱拳道:“对、对!”

余懒公看了刘韦一眼,转头瞧着刘鲂,依然笑呵呵的道:“呵呵,你这个小子脑筋倒是很好使,可惜没用到正地方啊。你以为我打听那个坏老虎是怕他在么?呵呵,你这坏小子记住了啊,若论歹毒,老鱼可能不是他的对手,若论打架么……老鱼还真不服他。哎呀,想想我们也好多年没见了,还真有些想他。不如这样,你留下,让你属下去把他叫来,我们正好打上一架。不过如果要是叫不来,那你就得和老鱼打上一架了。”说罢笑呵呵的看着刘鲂不说话了。

其实刘鲂府里哪有什么屠伯日啊,他刚才说屠伯日是他的门客,主要是为了诈余懒公,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后来又说回去通报,主要是觉得眼前的情况对自己不利,好创造机会就坡下驴,马上溜。哪知道余懒公一看刘韦的样子,就知道刘鲂在胡说八道,所以故意那么说,好看看刘鲂什么反应。刘鲂听余懒公要和自己打架,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他哪打得过余懒公啊,他连刘韦都打不过。值得站在那,转着眼珠、飞快的眨着眼睛,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柳青萍往圈中走了几步,站到胖胖的余懒公旁边,笑盈盈的道:“哈哈,老鱼公公,你说这算不算自作自受啊?”然后一转头对着刘鲂,像是自语又像是对着在场所有人道:“真么想到堂堂淮阳王的世子,竟然满嘴谎话。人家本来有耳有舌,他偏偏说人家又聋又哑。人家名动天下的屠老前辈,可能连他半个手指头都瞧不上,他却说人家是他的门客。哦,对了,这好像不是谎话连篇,这好像是厚脸皮。”

周围的人听了柳青萍的话,都哄笑起来。柳青萍之所以走出来,还是想着快点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她听了余懒公的话,虽然知道余懒公是在开玩笑,不可能对刘鲂动手,但刘鲂毕竟是淮阳王的世子,万一余懒公不明就里的在夕烟堂伤到他,不但对余懒公不好,对穆维周也不好。而且如果控制住当前的局面,把刘鲂一伙尽快赶走,这样穆维周和刘炟虽然在比试上看起来吃了点亏,但综合其他方面,其实是赚了便宜。所以她才站出来,说了那番话,其实也是顺便提醒一下余懒公,刘鲂的背景。

人老不死为贼。余懒公听了柳青萍的话,一下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笑呵呵的道:“哎,小姑娘,我看你长的聪明伶俐,怎么考虑事情会这么笨呢?对于一个脸皮厚的人,你说他脸皮厚,那根本没什么用嘛!”

柳青萍听余懒公这么说,忽然觉得这个胖胖的老头很有趣,便道:“老鱼公公此言差矣。你刚刚说的那种人,是没脸没皮。没脸没皮和厚脸皮不是一回事。”

余懒公索性两手一抱,笑呵呵的问道:“有什么区别呢?”

“依我看,没脸没皮的人啊多半是天生的,这种人就算后天接受的家教再好,也不可能有所改变。厚脸皮就不同了。厚脸皮一般是后天养成的,这种人如果能受到好的教育,慢慢的他就能把脸皮磨薄。当然了,我这说的是一般情况,不一般的人,也不能用一般情况衡量。”柳青萍对着余懒公煞有介事的说。

穆维周在旁边听的好笑,心想这青萍也太损了,不但骂了刘鲂,还拐弯抹角的骂了淮南王,但令人难受的是,你还能说她骂你了,因为人家分了一般人和不一般的人。余懒公也是,他和柳青萍不认不识的,竟然上来就配合着来了个脱口秀,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说相声呢。

一边的刘鲂此时可是难受极了。一边挨着骂,一边还不能承认是骂自己。有心想要教训一下柳青萍,却又不敢动,只是站在那恨恨的望着柳青萍,眼睛里都像喷出火来了。

柳青萍看到刘鲂的样子,心里想着也不能太过分,于是对余懒公道:“老鱼公公啊,你说对于厚脸皮的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

余懒公眨了下眼,邻家老爹一般的笑着对她说:“依老鱼看,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了他,让他回去,想办法把脸皮磨薄。”

柳青萍没有想到这个胖老头心思这么通达,两手扶着余懒公的胳膊,笑着说:“老鱼公公,那你就饶了他们吧,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淮阳王伯伯的人。”这柳青萍也确实厉害,经她这么一说,以后有人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没准有人就会说,刘鲂一行人之所以能没事,是柳青萍念在同淮阳王是亲戚的立场上,恳求余懒公放的。其实无论是余懒公还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里直到此时发生的事情,根本谈不上谁放谁。但江湖上的事情,就是以讹传讹,今天的事情以后人们怎么议论,那可不一定了。

余懒公听了哈哈一笑道:“那好,那老鱼就听小丫头儿的。”然后一转头,笑着对刘炟道:“太子你看如何啊?”

刘炟虽然不明白江湖中的事,但此刻早已了解这个胖老头而非同寻常,刚才经柳青萍那么一闹腾,自己的面子也已经赚足了,听老头一下问起自己,知道是给自己卖好处,忙道:“小子年幼,一切凭老丈做主。”

余懒公听了扭头对刘鲂道:“坏小子,我看今天就这样吧,刚才的他们两个的比试虽然没分出胜负,不过老鱼可以帮你证明,这头陀比那个小子的武功高。你看怎么样啊?”

刘鲂初时让萧曼臣与穆维周较量的本意,就是想教训教训穆维周,顺便给太子一个难堪,让大家都知道,他的下属比溜达的下属高明得多。眼前的情况他的这个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可中间发生的种种事情,却让他知道自己输了。圈子中间说话的这个老头虽然不太清楚是不是和穆维周他们一伙,但是明显盒子就是一伙的。想到好汉不吃眼前亏,听了余懒公的话,刘鲂马上道:“多谢老前辈主持公道,没想到太子殿下大名鼎鼎的穆庶子也不过如此。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咱们走!”说着带头往院外走去。等到马上要出门时,跟他一起来的、拿着金算盘一直没说话的老头,反身向穆维周施了个礼,高声叫了句:“穆庶子,明年端午舍弟太华山之约,万望不要忘记,啊?小老儿到时恭候了。”然后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听到此人说话,穆维周才想起此人看起来和贾地长得很像,又想起他拿的金算盘,定是传说中金钱帮的“大掌柜”贾天。真没想到贾天的胆子倒是不小,这种情况下,还敢同穆维周叫劲。

刘鲂几人走了之后,有些客人并没有回去落座,而是盯着太子刘炟。见到刘炟不但没有走的意思,反而高兴地回到自己的案旁旁若无人的吃喝起来,几个观望的客人也都重新落座。穆维周此刻已经恢复过来,再由马严主导着给来客统一敬了三杯酒之后,夕烟堂的气氛又恢复了热闹,客人们相互之间继续把酒言欢。

然后穆维周悄悄向师父马严又打听了一下相关余懒公的事情,马严将自己知道的有关余懒公的信息简单和穆维周说了说,但是关于鸿钧剑法和余懒公还有关系的事情,他却不知道。穆维周听完,满了酒两杯酒,两手拿着来到余懒公面前。

此时柳青萍正和余懒公聊着什么,见穆维周走了过来,叫道:“哎呀,穆大哥,老鱼公公竟然要走,你快来劝他一下。”

穆维周听了有些意外,忙恭恭敬敬的道:“老……老前辈,你可不能走!今天若不是你,穆维周此刻即便没有命丧,也已经身负重伤。如此大恩,维周虽然不知如何报答,所以、所以真心希望老前辈能留下,让维周能够多招待你几日。”

余懒公看着穆维周,呵呵笑着道:“你叫穆维周啊?嗯,老鱼吃了你的鸡,顺便帮你个小忙,这也是应该的。我倒是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会两套精妙剑法。哎,我问你,你那鸿钧剑法和谁学的啊?”

穆维周知道余懒公是武学大家,所以对他能看出自己的武功来,也不吃惊,但是他这一问,自己到为难了,因为马严交代过自己,不要将此事说给别人听,而且此刻马严正在旁边。正当穆维周为难的看着马严时,余懒公哈哈一笑道:“是不是你师父不让你说啊?”

穆维周听了一怔,心想这你也知道,难道在首阳山师父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他也在?转而想想不对啊,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师父是马严,此刻马严在场,他何必又多此一问呢。

余懒公见穆维周犹疑不答,还以为自己说对了,在那自言自语的小声念叨了两句:“老怪物运气真好,收了个这么好的徒弟。”然后一转脸对柳青萍说道:“哎,小姑娘,你说你叫柳青萍是吧?”

柳青萍几个人见他一会儿自语,一会又突然这么问,都不知道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总觉得高明之刃,高深莫测。所以柳青萍马上笑着应了句:“是的。老鱼公公叫我萍儿就行了。”

“萍儿……嗯,萍儿,我看你好像也会点功夫,你的师父是谁啊?”老头笑着问。

柳青萍忽闪着眼睛笑着答道:“老鱼公公,我师父就是这夕烟堂的主人——夕烟老人。哎,老鱼公公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和我师父都那么有名,你们一定是好朋友吧?所以你才帮我们的,对不对?”柳青萍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想当然的猜测,目的就是为了和余懒公套关系。

余懒公听了大手往大腿上一拍,只听“啪”的一声,把柳青萍吓了一跳,嘴里还叨咕着:“哎呀这个死老道,可惜可惜。”

柳青萍见余懒公称自己的师父“死老道”,知道两人定有关系,心里不由高兴,又见他不住自语,便好奇的问:“老鱼公公,可惜什么?”

余懒公又溜了一眼马严,低声道:“可惜你太老了,资质又差……唉,完了,这下可能要输了。输了啊。”

马严几人被老头弄得不明所以,都齐刷刷的盯着这个胖老头,不知如何是好。此时前来赴宴的宾客中,有一些人已经了解到这个光着大脚,身着褐衣的胖老头是武林中的绝世高手,虽然他们也不知道究竟高在哪儿,但名人效应这个东西,绝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专利,所以有几个人已经端起酒杯,慢慢的往这边聚。余懒公看到这种情况,好像梦方醒,站在那双首抚胸,拐动了两下一双大脚道:“啊,没什么没什么。哎呀,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事,我还有事。穆维周啊,萍儿,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我先走了。”说着也没见他怎样动作,三拐两拐的闪出院门,眨眼就不见了。

余懒公出现的突兀,去的倏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意外,有几个端着酒杯正朝这边走的人,见余懒公不见了,还在抱怨他怎么说走就走呢,殊不知就是他们把老头“吓”走的。不过余懒公的出现,让在场很多不相信世间有武功一事的人,相信了武功的存在,让不信武功练到一定程度,就能达到和电视、游戏里那些炫酷演绎一样效果的人,相信了世间真有这样的事——那个人,就是穆维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