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第三十二章 将进酒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6223 2016-10-28 19:36:05

  穆维周听了特别高兴,没想到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班超倒是很冷静,起身给窦桃施了一礼道:“窦姑娘若能帮上忙,班超定是非常感谢,只是不要让窦姑娘为难才好。”

窦桃还礼道:“班大哥,我也不知能不能帮上忙,这两天我找机会和小爷爷提一提便是。若真能办成,班大哥再谢我不迟。”

穆维周心实,当下将班超的主张本事添油加醋的向窦桃介绍了一番,好像要办这件事情的不是班超,而是自己一般。穆维周讲完后,其他人还好,马小达激动的站了起来说道:“今天下午同班兄谈论,知道班兄颇有见识,没想竟有如此雄才。依班兄所言,大汉不劳百姓,却拓地万里,实在远略。来小弟代天下百姓敬你一杯。”

窦氏姐弟听他这话,稍感突兀,心想这马小达是有些傻,敬酒就敬酒吧,还来了个代天下百姓,不由暗自好笑。穆维周和班超他们却不以为然,因为有了一个下午的相处,他们早已知道马小达也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人。

柳青萍看他们喝了酒,笑道:“班大哥,马小傻能这样评价你,看来你快走运了,他看人向来很准的。哎,马小傻,你说班大哥心有雄才,那你觉得穆大哥怎样?”说着还充马小达眨了眨眼。

马小达听了,歪头想了想道:“穆大哥这个人还真不好说。”

穆维周见他为难便道:“哈哈,既然不好说,也不用说了。”

马小达也没理他,继续道:“穆大哥心存正义,武艺高强,只是……”

“只是什么?”柳青萍诧异地问。

“只是、只是有时候有些不谙世事,行事经常出人意表。”马小达说道。

马小达的话令所有人惊讶,包括穆维周自己。在座的所有人,都觉得马小达描述得很准确。就拿柳青萍来说,虽然穆维周就在咫尺,有时却会觉得离自己很遥远。尽管自己想问题已经是精灵古怪,但有时穆维周会超出自己很多,甚至达到不可理解。比如他不会认为卫家班的人们身份低微,也不会认为自己或者窦家的人身份高贵;对天地万物的想法,能够让王充佩服,对很多平常的事物却显得愚笨异常……等等,等等。而且对他越熟悉这种感觉越强烈。

穆维周惊讶马小达年纪虽小,看人却很准。自己来到这个时空半年多,平常尽量的留心注意,努力学习接触到的所有事情。比照半年以前,穆维周觉得自己差不多是个汉朝人了,没想到马小达和自己相处半天,就能看清自己,不觉对马小达刮目相看。

众人正各自想着,忽听柳青萍“哈哈”的笑出声来。

马小达听了慢慢的道:“怎么?青萍姐,我说错了吗?”

“哈哈,马小达就是马小达。我想了好久都不知怎么描述,你这么短时间就准确说出来了。厉害!只不过,被马小傻描绘成不谙世事的人,真不知道该是什么样子。”柳青萍说完,忍不住笑得更大声了。

众人听了柳青萍的话,也都哈哈笑了起来。马小达年纪虽小,行事却引经据典,手无缚鸡之力,也敢调停高手之争,要说不谙世事,在座的恐怕他是第一个。他这种满腹经纶,宽厚近迂的人,却说别人出人意表,怎能叫人不笑。

其实一个人如果能准确评价一个人,多半他得有相关的一些特征。就像色盲症的发现者约翰▪道尔顿本人是色盲一样,如果他不是色盲,又怎么能知道这世界在不同人的眼睛中,是不一样的呢。能够准确评价一个人,往往是一种天赋,就像有的人天生爱运动,有的人天生爱思考一样。但如果能够做到准确的评价一个人,光有天赋肯定是不够的,还要接触各种各样的人,才能做到准确。但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即便时时刻刻都接触到不同的人,要做到对这个人的了解和认知,也要花费大量时间,有时还要担心给对方的“表演”所迷惑。好在有一种简单的办法,能够相对快捷的做到这一点,就是读人物传记——像毛泽东曾告诉过他儿子那样。

马小达见众人笑自己,也不以为意,想想柳青萍的话,自己也不禁莞尔。

柳青萍笑了一会,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道:“马小达,你知不知道穆大哥除了武艺高强,还文比杨雄啊?”

穆维周听柳青萍这样讲,知道她要抬高自己,但拿自己比做扬雄,难免有些言过其实,连忙摆手大呼不敢当。

扬雄是西汉末期蜀郡CD人,年少好学,博览群书,以擅长做赋闻名天下,是司马相如之后最为著名的辞赋家。他为人口吃,四十岁开始游历长安,模仿司马相如作过《甘泉》、《羽猎》等著名的赋作,名噪当时。到了晚年的时候,思想有了变化,认为作赋是“童子雕虫篆刻”,“壮夫不为”。他晚年还模仿《易经》和《论语》做过《太玄》和《法言》,继承发展了道、儒思想。他在思想和文学方面造诣很深,对后世影响也很大。

马小达听柳青萍将穆维周比作扬雄,心中自是不信。他觉得若论思想,或许能斑驳可比,至于辞赋,他是怎么也没看出来。

柳青萍见他不信,便站了起来,来回踱了几步,咏颂起了那首《侠客行》。穆维周没想到,柳青萍只在大梁听过一遍,至今还能背诵。

柳青萍诵完后,众人齐声叫妙,一下对穆维周刮目相看。穆维周见状,生怕误会更大,忙跟他们说这篇作品,根本不是他写的,想想又不好讲李白,只得说是他的一个朋友写的。本来眼睛发亮的窦桃听了,心中不免遗憾。马小达反复吟诵了两遍“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后,就缠着穆维周问,他这位朋友还有没有别的作品。

穆维周见他言语真切,一时也来了兴致,见班超一边念叨着“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一边喝了杯中之酒,便道:“你这么一说,我到还真想起来一首。”众人听了,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希望他能诵给大家听。

穆维周清了清嗓子,学着柳青萍刚才的样子,背诵齐了李白的《将进酒》。这首诗是上高中的时候学的,上大学后每每无聊时,多半会诵读几遍,然后心中便畅快许多,所以背起来相当顺畅: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馔玉帛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月,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有些艺术作品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同一时刻,对不同的人都能拥有共鸣,同时又能让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候拥有不同的共鸣。诗词如此,画作如此,音乐也是如此。

李白这首将进酒,是沿用汉代古体乐府《鼓吹曲▪铙歌》写的,《铙歌十八曲》的第九曲名字就叫《将进酒》。穆维周刚一诵完,在座的像爆炸了一般,无不击节叫好。柳青萍在这首诗里找到了“人生得意须尽欢”,班超沉浸于“天生我材必有用”,马小达或许醉心于“古来圣贤皆寂寞”,窦瑰或许发现了“钟馔玉帛不足贵”,窦桃则反复沉吟着“与尔同销万古愁”……仅仅一首诗,好像让在座的每个人拥有了此刻的归宿,至于这首诗是谁做的,根本没有人去关心了。众人正自赞美时,卫鸾悠扬婉转的用《将进酒》的曲调,唱了起来。没一会,除了穆维周以外的几个人也加入了哼唱,引得茶客们也侧耳。倒是带来这首诗的穆维周,因为从没听过将进酒的曲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更令他奇怪的是奇怪,李白这首《将进酒》虽然非常不错,却也不至于令人激动到这种程度,尤其是在座多少都是有些艺术素养的人。他却不知道,东汉时期的艺术创作远没他想象的非富多彩,人们的消遣方式也没有那么多,像《将进酒》这种内涵丰富,又朗朗上口的作品,一旦出现,一定会成为热点,因为眼前的几个人都具备对美的鉴赏能力。另外还有个原因,就是这个作品是经由他带来的,眼前的几个人都对他心存好感,所以爱屋及乌,主动被作品引爆。还有就是他来自于一个就算电影也可以分出武侠或者科幻题材的时代,与其说这些人是对《将进酒》的激赏,还不如说是对人类两千年,或者至少是几百年努力奋斗的赞美。

约莫一顿饭的光景,几个人终于从亢奋中渐渐平静下来。马小达用愉快的口气向穆维周问难道:“穆大哥,你的朋友着实厉害。从刚才两段文辞来看,水平未必在扬雄之下。没想到我大汉竟有如此人才!穆大哥,你的这位朋友姓字名谁?有机会可否带小弟认识一下他?”

穆维周听了不禁哑然失笑,望着满脸期盼的马小达心说,别说你想见他,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我还想见见他呢!可这种机会恐怕永远不会有了。但嘴又却不能这么说,当下环视了一下所有人,慨叹道:“唉……兄弟有所不知,我的这个好朋友在我来洛阳之前多年,便已作古,他的名字么……他叫李白。”

众人听了,无不默然。柳青萍沉吟着李白的名字,却想不出大汉有这样一位才子。她曾经亲眼见过胡真死去时穆维周的样子,现在听说李白也死了,不觉唏嘘穆维周经历过怎样的过往,心中自然同情泛滥。

过了半响,只听班超哈哈一笑道:“我看,大家不必难过。人生在世,生老病死,实属必然。更何况这位李白兄弟能有如此诗歌遗世,也是不枉此生。相信他泉下有知,看到我们今天为他的诗歌所振奋,也会觉得一生无憾的。”众人听了,也都怕引起穆维周的伤心,无不点头称是。

东汉时候,国人尚处蒙昧,谶纬盛行,对于人死后会是一种什么情形,更充满浮想。所以当时的很多人反倒不像后来人那样畏死,甚至有人还认为死不过是生的一种延续。

窦桃也端起一杯酒道:“班大哥所言极是。有道是‘死生之变,春秋四时。’小妹想,咱们与其噭然,不如共同遥祭这位李白大哥一杯如何?”众人听了,也都齐声称好。

穆维周前段时间突击读书,碰巧知道窦桃提道的“生死之变,春秋四时”,源自《庄子▪至乐》,说的是庄子对生死的看法。他没想到窦桃不但能够领会,还化为典故开解自己,当真秀外慧中,所见非常。同时也庆幸,幸亏自己的柳青萍的建议下做了阅读,否则人家说出话来,自己都不明所以,岂不可惜。

众人喝完了酒,再次展颜。马小达沉吟了一下,笑着问窦桃:“窦妹妹,听你方才所言,好像颇知庄子,那你说世间真如庄周所言,没有至乐吗?”

窦桃想了想回答道:“依小妹浅见,庄周虽然认为‘至乐无乐,至誉无誉’,但所言基于‘富贵生死’。就像穆大哥刚才所言——‘古来圣贤皆寂寞’,庄周圣贤能够追求无为,至于咱们平常人,恐怕多半还要以富贵寿善、美服厚味为乐吧。”

穆维周听了,大为钦佩。心想这窦桃怎么说也比自己小个一、两岁,但对于这样的问题,能有这种见识,着实不简单,若是换了一两年前的自己坐在这,恐怕绝难说出这些。殊不知,窦桃乃贵族子弟,加之本人聪颖好学,平常又愿意与有学问的人常接触,像她这样的人,耳濡目染当中就接受了很多想法,说出一番道理也非难事。这与“孟母三迁”也没什么区别。穆维周虽然从小接受了一些熏陶,说到底还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孩子,根本没有体会过超出平常的优越环境,对人的影响会有多大。这就像他秉承仁义,热衷读书给他带来巨大影响一样,只不过角度不同而已。

马小达听了点了点头,又问道:“如此说来,窦妹妹你的至乐是什么啊?”

其时马小达的问题是个很私人的问题,窦桃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问,稍微有些发窘。抬眼瞄了一下众人,见大家都看着自己,知道不回答也不合适,于是低声道:“说来怕马大哥笑话,书曰:‘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小妹虽一介女流,家多叵变,但小妹却觉得此言颇有道理。能为家为国,乐莫大焉!”说到后来,竟然声如蚊蚋,气息渐消。

窦桃说的这几句话,出自《尚书▪尧典》,是赞美尧帝的。说他能够发扬才智美德,使家族和睦亲密。在使自己家族和睦的基础上,还能理顺其他氏族的关系、事务。在协调好其他氏族后,也就可以使天下和谐,民众安乐了。孔子后来把这个思想归结为“礼之用,和为贵”。这些想法完全是窦桃自己私下的想法,就连窦瑰怕也是第一次听到。也许是酒和气氛的作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将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和这些才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说了出来。说到一半时,才感觉自己的做法有些唐突,想要打住,却已是来不及,只得越来声音越小,声息渐无。

窦桃的声音虽然越来越小,对于听者却是“于无声处有惊雷”。尤其是穆维周、马小达班超三人。他们完全没想到眼前的红衣女子,竟有如此态度。这种想法,即便天下男儿也未必有几人能够。穆维周忽的站起来,举杯道:“窦姑娘你讲的太好了,如此心性几人能有。穆维周一定要敬你一杯,你可不能推辞。”

窦桃刚刚喝了一碗雄黄,双颊带晕,在灯火的映照下更是明**人。见穆维周敬酒,也倒了一杯起身道:“穆大哥夸奖了。想是小妹今天已饮不少,一时冲动痴狂妄言,还望穆大哥不要见笑才是。”

班超听了也举起酒杯大笑道:“窦小妹一番话说的老班意气风发,足称金玉,何来痴狂冲动之有?老班也坐不住了,也要敬你一杯。”

“是啊,是啊。”马小达也开心的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窦妹妹情怀,虽须眉不让,实在难能可贵,我也须敬上一杯。”

“像你们这样,岂不是把窦妹妹喝醉了?”柳青萍见三人都要和窦桃喝酒,生怕窦桃不胜酒力,在旁维护道,“不如我们共同敬窦妹妹一杯好了?”

班超哈哈大笑道:“你这丫头倒是会做人,不说替她喝上几杯,却替她挡了几杯,也是不让须眉啊。”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同饮作罢。

大家又坐了不到半个时辰,眼见夜深,便相约来日再聚后,各自回家。只有马小达好像不愿回家,同穆柳二人一同回了夕烟堂。

穆维周见马小达的样子,活脱一个高中时候的自己。那时候穆维周总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不想回家。总感觉和自己的同学朋友混在一起,哪怕什么事都不做,都比回答家里接受父母的“叮嘱关心”有趣。因为离睡觉的时间尚早,穆维周三人泡了壶茶,一边喝茶,一边聊天。这时穆维周才知道,柳青萍与马小达不但是很好的朋友,而且好像还是关系很近的亲戚。她虽然总把马小达唤作马小傻,尤其是在没外人的时候,但那种言语之间的亲近和关怀,足以让人嫉妒。就像穆维周曾经做过的那样,马小达是从家中偷跑出来的。所以每每柳青萍提到被他父母发现之后,少不了一顿训斥时,马小达便脸露隐忧。一旦柳青萍提议他马上回家时,他又极不乐意。

马小达的这种状态,让穆维周觉得极其有趣。一想到自己也如眼前少年一般一路走来,不禁哑然失笑。不同的是,马小达虽然年纪比穆维周小了三岁,对于《诗》、《书》、《礼》、《易》、《春秋》这样的经典著作,却很精通,好像经过专门的学习和训练。穆维周对这些称之为国学的东西本就感兴趣,听马小达讲的精彩,竟听得入神。马小达也好像从没和一个人这样交流过一样,把自己的所学所想一股脑的都搬了出来。偏巧马小达对穆维周的想法和从史书里读来的故事,也很感兴趣,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到子夜,也全无睡意。也不知怎样,二人就聊到了廉颇蔺相如传。除了对司马迁的才华赞赏以外,二人更对廉颇蔺相如的磊落情怀,大加赞赏。旁边的柳青萍听了,不失时机的建议二人既然投缘,还不如学一下廉颇蔺相如,结拜算了。柳青萍本来一句玩笑之词,没想到穆维周和马小达听了,相视半响,忽的站起来,催促柳青萍寻找香烛,竟真的要义结金兰。

二人序了年庚,穆维周时年十八,马小达时年十五,本来柳青萍也想掺和一下,反被穆维周、马小达二人笑着无视了。二人焚香跪拜,对着天地起了誓,当马小达宣称起誓人是刘炟的时候,穆维周不由一愣。马小达见穆维周意外,便笑着告诉穆维周,其实他本名叫刘炟,马小达是他出来玩时为了方便才用的名。柳青萍看着满是疑惑的穆维周,也是笑着在旁边作证,说马小达就是刘炟,世间知道刘炟的人多,而知道马小达的人少,就像柳青萍和柳青平一样。

经柳青萍一说,穆维周自然再无怀疑。假装恍然大悟似的称赞刘炟的化妆术绝对在柳青萍之上,因为他已经知道刘炟是女的了之后,还看不出来他是女的。柳青萍向刘炟讲了缘故,一下子明白过来,三人相视哈哈大笑。

穆维周与刘炟行了结拜之礼,又继续聊天,此时彼此又是另一番亲切。到后来,柳青萍实在挺不住了,径自睡去。穆维周二人直到天方破晓,才上床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