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第三十一章 风华绝代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6095 2016-10-27 20:25:02

  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周易▪系辞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落辔的凤凰不如鸡

穆维周当下也顾不得想刚才的话是这两个人中哪个说的,急忙跑到柳青萍身边,问她有没有事。柳青萍见他紧张的样子,笑盈盈的回答没事。穆维周听了,一颗心也放了下来。班超和卫家班的人也已经聚拢过来,穆维周逐个问了大家的情况,得知其他人最多挨了一拳两脚,绝无大碍之后,不由暗道侥幸。

此时贾地正在不远处与窦家兄弟做交接,柳青萍领着白衣少年走到穆维周近前,说道:“不用看啦,他们不会有事的。”

穆维周看了他一眼,问道:“为什么?”

“刚才我看到档口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好像还带着金色面具,我猜出言喝止的人很可能是他——金钱帮帮主钱不怠。”原来柳青萍刚才也看到了档口里的两个人。

听柳青萍这么一说,穆维周觉得很有道理,心想难怪金钱帮的人马上停手了。他望着柳青萍,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柳青萍一指白衣少年对着穆维周和大家继续道:“穆大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马小达,是我的好朋友。”

穆维周对马小达的印象很好。虽然不会武功,却不畏暴力,坚持正义,尤其是后来想去帮柳青萍的举动,更是难能可贵。当下抱拳微躬道:“我是穆维周,马兄弟一句见义勇为实在了不起啊。”

马小达也学着穆维周的样子,向大家抱了一下拳,语含诚恳的对穆维周道:“穆大哥过奖了,小达不敢当。早听青萍姐提起过你,今日得见风度,三生有幸。”

穆维周听他言语得体,面带宽和,又是柳青萍的好朋友,心中不由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恰好那边窦氏兄妹也与贾地交接完毕,走了过来,要向穆维周等人表示感谢。

穆维周和马小达等人都与窦氏兄弟相互认识了,开始客气的寒暄。穆维周虽然眼睛看着窦宪,嘴上应对着,心中却一直瞧着旁边的窦桃。只见她微微颔首,静静地站在窦宪旁边,粉面带笑的关注着穆维周他们三人讲话。穆维周脑子飞快的转着,琢磨着怎样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也和窦桃说上几句话。忽然想起手中的宝剑,内心大感振奋。寻得一个合适的间隙,捧起宝剑到窦桃面前道:“窦姑娘,这是你的剑,多谢刚才借剑之德。”

窦桃见穆维周和自己讲话,一下绯红满面,赶忙低着头轻声道:“穆公子哪里话,窦桃再次感谢公子仗义相助之德。”说着伸手接剑。穆维周见她害羞的模样,不由心中大乐。

这一切都被柳青萍,看在眼中。她转着眼珠,用手捅了捅盯着窦桃发呆的马小达,向窦桃努了努嘴。马小达好像一下子清醒过来,眼含询问的看着柳青萍,面带迟疑之色。看到柳青萍一下子面露愠色、眼睛一瞪之后,马上转身拱手,对窦桃道:“窦姑娘,小可觉得你这把宝剑颇为与众不同,在下向有藏剑之癖,却不知看能否把此剑送与在下?”

窦桃刚把剑拿在手里,听马小达这么一说,稍感为难。穆维周对马小达的举动也有些意外,只有柳青萍站在旁边满心欢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窦桃内心不愿意将剑送给马小达,但想到之前马小达出面以身相护,又不好拒绝,抬头看着马小达脸带真诚、满眼期待,轻声说道:“本来马恩公看上此剑,窦桃难有不赠之礼。只是刚才穆公子御敌之时,此剑已为那贾掌柜算盘所伤。小女家中还有一把新的,不如……不如哪天小女拿给恩公,恩公意下如何?”

穆维周听她这么一说,才发现之前剑格上的粉色宝石此刻已经不知哪里去了,定是刚才与贾地打斗时,被震飞了也说不定,心下不免歉然。马小达听了,正要点头同意,一眼撇到柳青萍盯着自己的眼神,只得道:“啊,窦姑娘,在下只是觉得这把剑独特。有道是‘甘瓜苦蒂,世间绝无完美之事。’此剑虽少一颗宝石,却更显独特。不知窦姑娘可否有意相让。”

窦桃没想到马小达性子这么迂直,他既然这么说,自己也再无拒绝之词,只好将剑送与了他。

马小达将剑拿到窦桃的宝剑,自是高兴。柳青萍也笑盈盈的往前凑了一步道:“穆大哥,我们正要去吃饭,不如也请窦姑娘他们一起去啊?”说着转向窦宪道:“不知窦兄意下如何?”

穆维周听了,当然高兴,望着窦宪,也没说话。没等窦宪讲话,马小达望着窦桃高兴地道:“对!对!对!想请不如偶遇。你们也一起去吧!”

窦宪的年纪比他们几人都大,刚才马小达索剑一幕,他都看在眼里。他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几个人是何来路,但从他们能够仗义出手判断,知道他们绝非歹人。穆柳马三人的言谈举止、衣着本领都显示出他们也非一般的江湖草莽,倒像是有些许背景的人。尤其是马小达和穆维周对自己妹妹的态度,内心不禁失笑,想到这他笑着说道:“姑娘发话,窦宪岂敢不从。只是下午我们早已安排了事情,脱不开身。不如这样,今天晚上由在下做东,请诸位恩公一起吃饭,聊表感谢,万望诸位不要推辞如何?”旁边窦笃、窦景、窦瑰三兄弟也是极力附和,窦桃抬眼瞄了一下穆维周,却没说话。

柳青萍见穆维周望着自己,似乎在征询意见,想想道:“如此也好。那我们就晚上见,你们所有人都要到哦!”柳青萍为什么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呢?原来汉初时,窦融因为归附刘秀而煊赫当世。后来虽因明帝刘庄的有意为之,而家道中落,却仍属豪强。如果能够和窦家打成一片,至少不是一件坏事。更何况看穆维周和马小达的架势,如果自己拒绝了窦宪的邀请,恐怕就得罪于人了。

双方商量好后,便告辞分别。穆维周他们在旁边的酒楼简单用过午饭,准备回夕烟堂。卫家班经过这一波折,生怕下午在这表演会节外生枝,于是决定转移到东市。至于窦家晚上的宴请,卫凤怕影响第二天的表演,决定让卫鸾出面代表一下。

穆维周他们与卫家班商定好后,就准备离开南市。穆维周回望已经恢复了常态的广场,很难相信不久前还有一群人在这为了各自的目的,相互殴斗。这一天也成了穆维周生命中一个特别的端午节,也许走在队伍后面回望的卫裳也在这么想吧。穆维周在队伍里边回望,金钱帮档口前也有人在眺望,都是心头各有滋味。

回到夕烟堂,柳青萍才发现穆维周衣服的左腋撕破了,听穆维周平淡的说起是贾地拜算盘所赐,心中也是后怕。她却没想到,如果不是“白头翁”,吐血的恐怕不会是那个金钱帮帮众。柳青萍唤小童进来,吩咐他去给穆维周买一套衣服。穆维周见破的地方不大,就阻止了,找来针线就自己要缝补。柳青萍见状要帮忙,穆维周觉得花不了太多功夫,就拒绝了。搞得柳青萍嘴上能挂个油瓶,转回里屋,不理他们了。马小达看了,想笑却不敢笑,憋的煞是辛苦。

因为时间尚早,三人一边吃茶,一边闲聊。让穆维周意外的是,别看马小达年纪轻轻,学识却很广博。尤其对于当世奉为圭臬的儒家典籍内容,更是信手拈来,水平竟似不逊于班固。三人谈的相当投机,不觉越谈越深,越聊越远,就连柳青萍和卫鸾是什么时候过来的,都没注意。转眼已是夕阳西下,地沐余晖。

快到掌灯时分,忽见小童跑进堂来,说窦家接人的马车已经到了。几人听了,收拾一下,准备去赴宴。

穆维周等人走了出来,见窦瑰正牵着马候着,另有两辆马车停在门口。穆维周注意到,这两辆车差别很大。前边一辆比较简单,由两匹马拉着,原色木质的车身上立着伞盖。另一辆车由一匹马拉着,样子和清装大戏里边人们乘坐的马车差不多。不但用布幔围出了车厢,车辕和车轼还漆着油漆,绘着图案,比较起来,很显得豪华。穆维周已经知道这两种马车是当时常见的交通工具,前边的叫做轺车,后边的叫安车。轺车一边比较轻便常见,穆维周虽见过可从没站过。为什么说站呢?因为他所见过的乘这种车的人,大多都保持站立姿势。至于安车,一般是有地位的人才能做的。柳青萍曾跟他讲起过,当今皇上为了规范礼仪,制定了一些有关穿着、乘车等方面的规定,如果穿着乘车违反了规定,很可能是大罪。当时穆维周觉得什么青绶、黑绶的麻烦得很,而且觉得和他也没什么关系,所以根本也没在意。只是记得使用这种安车,多半要经过皇帝的允许。

穆维周小时候做过马车,除了差个布围子、没上漆以外,和眼前的安车没啥区别。所以他对安车没啥兴趣,反倒觉得站着乘马车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便和打了个窦瑰招呼,与班超径直朝上了轺车。马小达却想也没想,跟着柳青萍和卫鸾要上安车。柳青萍见了,质疑他是不是应该坐前边的车,马小达如梦初醒般的,跑到前面与穆维周和班超挤在一起。

穆维周第一次坐这样的车,虽然御者在前边牵着马走的不快,这种感觉对穆维周来说还是新奇,觉得很好玩。旁边的马小达也好像被他感染了,一样觉得好玩,站在车上一路左顾右盼。班超在旁边倒是留了心思,生怕这两个人因为兴奋失足掉下车去。他更想不明白,怎么这两个人坐个破车也会这样有共同语言!

窦府离金市没多远,一行人没多久就到了,窦宪亲自出来将五人迎了进去。

窦府是一处三进的大宅,从宅中的装饰陈设还能看出,这家人曾经的荣光。只是有些东西让穆维周感觉到,那些荣光早已是明日黄花,比如刚刚乘过的那辆轺车。

窦家早已把酒宴置办好了,待宾主落座之后,穆维周才发现少了点什么。原来窦氏四兄弟都在,只是没看到窦桃。有心询问一下,又怕被人闲言孟浪,也就坐在桌前有一搭无一搭的和窦宪聊着。不知为什么,穆维周对于窦宪印象一般,只感觉此人看似宽厚,但言语之间颇多机警,与马小达的宽厚感更是大为不同。倒是马小达和窦宪聊得高兴,对窦宪一些拐弯抹角的打听,虽没回答,却并不在意。

穆维周见马小达与窦宪颇为投缘,心中不觉高兴,这也省得他没话找话,答对窦宪了。没一会,菜快上齐了,摆满了案几。穆维周有的能叫上名字,有的还叫不出来。恰在此时,只听明堂的屏风后环佩叮当,一阵清香袭来,窦桃从里边转了出来。

显然窦桃是精心妆扮了一番的,不但高理的云鬓与白天不同,还换了一身红色绣金深衣,带了首饰。如果说白天的窦桃因为带着些江湖儿女的利落洒脱而不可方物的话,此刻的窦桃衣貌庄重,称得上风华绝代了。

穆维周瞄了一眼,心中不免突突直跳,忙收回眼神关注起手中的茶杯来。旁边的柳青萍清咳一声,故意向他低声道:“穆大哥,女为悦己者容,那茶杯比窦桃还好看啊?”

穆维周听了,心中难免稍稍尴尬,恰好看见马小达直愣楞的看着窦桃发傻,不由笑着道:“看起来,你的好朋友要变成那个悦己者了吧。”

柳青萍一边低声说了句“我的好朋友又不止他一个人”,一边与穆维周站起来同窦桃见礼。

众人又寒暄了两句后,分别落座,开始酒宴。穆维周五人和窦氏五兄妹各具自己的桌几,分列明堂东西两厢。穆维周怕一会窦宪酒后问这问那,便将主位让给了马小达,选择则了对着窦景的位置坐下。后来穆维周发现窦景除了喝酒也不怎么爱讲话,庆幸自己抽了支好签。

众人边吃边聊,内容初时无非感谢不敢当之类,酒过两巡之后,大家讲的比较多了,穆维周才从窦宪口中了解到,窦家与韩家的世仇。那窦景更是虎着一张青脸,毫不掩饰的赌咒发誓,早晚要韩家血债血偿。

穆维周听了颇感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无意的间的冲动,趟了两家之间的浑水,但想想当时情形,即便自己再次遇到,恐怕也会出面。不由得暗叹了句“红颜祸水”,同时往窦桃那边望去。恰好此时窦桃也望着自己,见穆维周看她,脸上一红,忙向柳青萍和卫鸾敬起酒来。

众人又喝了一会,相互大体都有了了解。穆维周很意外,为什么窦家一奶同胞的五兄弟,差别会那么大。大哥窦宪貌似宽和,实际城府挺深,言语举止带着一些果决和风度。老二窦笃极会讲话,无论祝酒还是聊天,都让人如沐春风,但内心极为功利。这一点从他对班超和卫鸾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老四窦景不学无术,好勇斗狠,多喝了几杯之后,活脱一副无赖相。倒是最小的窦瑰,看起来性情平和,举止有度,还时不时的为他四哥原场。至于窦桃,因为没做接触,不好评价。但因为窦家其余几个兄弟的原因,穆维周对她的感觉也起了变化。人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就会对一个人产生好感,也是莫名其妙就会对一个人产生感觉上的变化。

穆维周心里的这种变化,也直接反映到了酒量上,只觉得觉酒意上涌。马小达被窦笃灌了些酒,已经有三分醉意,若不是班超在旁边帮忙挡了许多,恐怕早已大醉。

这顿饭吃了约么一个时辰。在窦笃的恭维声中,宾主拜别。窦宪本要派车去送,穆维周他们见端午的洛阳城人来人往,分外热闹,有意观瞧一下,也就拒绝了。窦宪拗不过,于是遣了两个奴仆,与窦桃、窦瑰一起步行送客。

众人沿着洛阳大街边走边瞧。穆维周与班超窦瑰二人走在前面,马小达到毫无顾忌的和三位姑娘混在一起。虽然穆维周对这次宴会感觉一般,可窦桃却与柳青萍等人打成一片,感觉颇为亲密。等他们到了城中心的大十字,班超与卫鸾就欲拜别,各自回家。马小达颇觉不舍,指着街边一处茶园,提议听听曲子,多坐一会儿再走不迟。其他人也是一般心思,便找了一张靠街的桌子,一同坐下。

店家见他们的装貌打扮,知道贵客,忙上来收拾伺候。班超忽的提道:“哎呀,今天忘了件重要的事!”见众人看他,继续道:“哈哈,端午饮雄黄。今天老班还没喝掉雄黄酒呢。”众人听了,齐声称是。饮雄黄是当时的重要风俗,穆维周他们今天折腾了一天,倒是把这个茬给忘了。其实穆维周知道,班超肯定是刚才没喝好,想和自己再喝点,他何尝不是一个想法。于是每人要了一碗雄黄,几碟小食,一坛杜康,又给几位姑娘加了一壶清茶。

时值初夏,天色已长,茶园中坐了不少纳凉的人们。穆维周沐着晚风,别有一番惬意,耳听着隔壁桌的几位客人,好像正在议论要参军征讨匈奴,想到前几天在夕烟堂与班超的探讨,就朝班超一笑。

班超也听见了他们的话,见穆维周和自己笑,不由叹了口气。

“班大哥为何叹气啊?”穆维周关切的问。

班超端起酒来看了看穆维周,一饮而尽之后叹息道:“维周老弟,不瞒你说。昨日我到衙署打听讨伐匈奴之事,才知公文早已发下来了。只可惜老班未在行列。”

“班大哥,那是为何?你不是名在军籍吗?”柳青萍听了插话道。

“唉,老班穷啊。按老班的资历,位添军候也不为过,可是主办功曹张嘴就是一千钱。老班拿不出这一千钱,位置就有别人替代了。”说着黯然的又叹了口气。

穆维周虽然不知道军候是怎么个级别,但想来不高。在他印象中,班超后来把整个西域管理的井然有序,能力应该是相当强的,怎么现在连个军候都混不上呢?

“从军讨伐匈奴,本就凶险,像班兄这种愿意主动前往的,少之又少,怎么还有人借机要钱呢?”马小达不明所以的问道。

班超看了看他,解释道:“马贤弟有所不知。老班愿意去从军征匈,心中确有报国之心。但出征之人未必人人此心,尤其军官。征讨匈奴,花费巨大。如果能在军中做一个军候,若能平安回来,所得何止千万钱。所以这些位置,对于有些人就是明码标价。”

“这事主管的将校不知道吗?”马小达继续问道。

“他们有的知道,有的恐怕不知道。就算知道了,有时也只能听之任之。要知道行军打仗,关键三军用命。什么事都搞得清清楚楚,对于打胜仗也未必是好事。多年积习,就算知道,怕也没法。”班超回答道。

穆维周在旁边听了,知道也是实话,不觉替班超惋惜。举起酒杯,与班超一起碰了,一饮而尽。马小达听了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柳青萍眼珠一转,说道:“班大哥,那公文有没有说,由哪些将军出征讨伐啊?”

班超看着柳青萍迟疑道:“公文上说皇上点了祭彤、窦固、耿秉、来苗这四位将军。”

柳青萍点头道:“哦?这样啊。”说着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窦桃,然后在桌上的碟中拨拉着,想要挑一块能吃的鱼干。

众人都没注意柳青萍扫了一眼窦桃,但窦桃却是心中有数,沉吟了一下说道:“班大哥,你刚才提起的窦固与窦桃是本家。论辈分,窦桃要管他叫声小爷爷。若班大哥真是被人刁难,难以成行,小妹倒是愿意跟小爷爷告诉一下,不知班大哥意下如何?”旁边的窦瑰听了也是不住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