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第二十一章 救驾大梁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7065 2016-10-17 18:45:48

  煊赫大梁城——侠客行

大隐隐于市

大梁城与现在的开封位置差不多,最早是战国时候魏惠王建造的。当时的中原地区很温暖,大梁城周边河流纵横,地处中枢,是很繁华的都市。后来魏公子无忌死后没多久,秦引河沟之水,破大梁城,也就把大梁城给毁了,名字也改成了浚仪,东汉时候归陈留郡管辖。但大梁城的名字却在民间传了下来。

明帝巡幸东方回洛阳,主要是为了巡查水利工程的建设情况,大梁城因为地处浚水和鸿沟的旁边,也自然成了明帝要看一看的地方。而刺杀明帝的主意,就是崔笑出的。别看崔笑武功一般,但做起参谋来还是非常胜任的。常常能够随机应变,因势利导。王子尤留听了他这个主意,觉得非常好,他也知道,如果能把汉明帝这个聪明皇帝杀掉,汉朝不但会乱一阵子,即便换了个别人,也未必能比得上明帝,那是对匈奴非常有利的事情。平常明帝深处皇宫,别说刺杀,想要找到都很困难,这回出巡,正好成就这样一个机会。通过这件事,尤留也对崔笑刮目相看了,也给了他不少钱财。而他和翁博图因为要参加一年一度的端午神农大会,于是安排自己的三名随从由崔笑支配,准备实行刺杀计划。崔笑虽然出了主意,他却知道刺杀的凶险,拿了尤留的钱之后,随便安排“何镜子三人组”与尤留的随从做这件事,而且还叮嘱何镜子不要暴露太平道的身份,许诺事成之后给何镜子个方长干干。自己却溜之大吉了。

雎阳距离大梁城大约二百五十来里,柳青萍算了一下,平常的马,就算脚力比较好,也要三个时辰才能到。为了能更早到达大梁城,他们决定多花钱财,每个驿站都换一次马,马歇人不歇息,那样两个时辰也就到大梁城。不巧的是,本郡太守为了向明帝粉饰功绩,竟然把比较强壮的马都调到了明帝能路过的城驿,剩下的老弱病残,还比不上他们自己的座驾呢。于是二人采取骑行几十里,然后步行几里歇马,到第五个驿站的时候又花了一刻钟饮马喂马吃饭,终于用了两个半时辰到了大梁城下。

此时已到辰时,大梁城早已热闹起来,因为皇帝今天要巡查鸿沟上的水利工程,所以军士比平常多,对进出城的百姓盘查也更严格。二人立马城门前,发现并没有军队紧张调动的样子,知道肯定没发生刺杀的事情,都各自舒了一口气,想着也许信息是假的。

柳青平打听皇帝銮驾的功夫,穆维周感受了一下他心目中的“煊赫大梁城”。城并不大,甚至都比不上广陵和雎阳。但这个地方却存在过他的一个偶像——信陵君。一个为了人间大义可以舍弃财富地位,一个能让几千各怀奇艺的人甘心门下,一个实力超过其主却谨守忠义之节,一个率领五国之兵抗暴秦,活着让秦不敢出函谷关的无双国士。穆维周身在此处,内心不觉激荡,那是一种由衷的钦佩和膺服,虽然很多年过去了,穆维周竟依然觉得他活着一般。想着想着,穆维周不由吟起李白的那首诗来: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尝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义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穆维周刚诵完,柳青萍也赶回来了,告诉穆维周,皇帝在城南查看水利,他们最好马上赶过去。穆维周点点头,跟上柳青萍一起往前走。路上柳青萍问他刚才再念什么,穆维周便把《侠客行》又给她念了一遍。柳青萍听完,与穆维周对望了一眼,并没说话。穆维周却知道,一切尽在不言中了。此时他二人就像诗里面说的“二壮士”,只不过诗里边是行刺,而他们是去救人。他们这一去,如果没有行刺还好,如果那些人真的行刺的话,以他和柳青萍的武功,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在从雎阳出发之前,穆维周都没想这些,现在看来,除了去义无反顾的救驾,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也不可能做其他选择。看着柳青萍忧心忡忡的样子,想着即便真如诗中描述的最坏情况发生,自己也没什么遗憾。此时他反倒觉得,能够救一个好皇帝,能够帮最好的朋友救一个好皇帝,是很值得的事情。然后他又告诉自己,也不要那么悲观,皇帝毕竟有很多侍从,说不定都轮不到自己出马。

二人走了三四里路,再越过一道土梁便到了目的地。忽然穆维周隐隐听到前边传来兵器撞击的声音,大叫一声不好,猛抽马股,向前跑去。柳青萍一看他的架势,也赶忙打马跟了上去。上了土梁,只见几百步以外的树林边,正在有人打斗。一边只有五个蒙面人,另一边约莫百十号的官兵。即便如此,黑衣人方面还略占优势。穆维周他们走得更近些,发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三、四十具尸体,除了一具黑衣以外,其他都是侍从装扮。除了二三十个侍从,围着一个四十多岁、衣着华丽的中年人外,剩下的侍从都加入了战斗。

五个蒙面人有两个和周围的人打得势均力敌,另外三个几乎两三招就能杀死一个侍卫,其中一个更几乎一招一个,三人最近的距中年人也不过十步远。

“这中年人想必就是皇帝了。”穆维周心想。只见明帝七尺多高,面色白净,长着五缕须冉,虽然面色凝重,却不惊慌,一边观察着打斗的局面,一边吩咐着什么。

二人这一靠近,有几个侍从还以为是增援的刺客,便要向他们发起攻击。只听那中年人镇定的说:“他们没穿黑衣,未必是刺客同伙,不要过去,防备好了即可。”

穆维周对柳青平说:“青萍,我们马上过去,和皇上说明情况如何?”

柳青平面带焦急的说:“我看不必了,现在这种情况别说是我,就是太子哥哥在,皇帝伯伯也不会信的,我们直接去对付那几个黑衣人吧。”然后提高了声音冲着那中年人道:“皇帝伯伯,我是青萍,我们是来救你的!”说罢下了马,向几个黑衣人冲去。穆维周见状,也下了马,跟了上去。

五个黑衣人武功有强有弱,穆维周突然灵光一闪,向柳青萍招呼了一声:“田忌赛马!”就朝一个功夫较弱的黑衣人冲去。柳青平听了心领神会,也朝另一个较弱的攻去。

穆维周他们没加入战团时,这两个人刚好跟周围的人打得势均力敌,他们二人的加入,让二人倍感压力,穆维周刚攻了两剑,那黑衣人便被一名侍卫,一刀砍在身上,眼见着活不过来了。穆维周紧走了两步,向柳青萍围攻的黑衣人来了一招,遂人举火。黑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逼得倒退了两步,后边一个统领模样的人,顺势一枪刺进了他的后心。

侍卫们见二人一加入,就结果了两个刺客,不由士气大振。那中年人好像也高兴起来,在那叫了声:“青萍,要小心些!”

剩下的三个黑衣人见一下死了两个同伴,也加紧了攻势,那最凶悍的竟离皇帝又近了两步。穆维周见状,也顾不得考虑哪个弱了,一招盘古开天与那领头黑衣人打在了一起。领头黑衣人见他招式精妙,当下也顾不得杀人,就和穆维周缠斗起来。

侍从当中有几个统领的拳脚功夫还不错,他们和柳青萍分帮接战另两个人,一时双方竟胶着在一起,难分胜负。一开始穆维周能够感觉到三个黑衣人的目标,明显是皇帝本人,慢慢地几个黑衣人的心思开始专注于对手,这样一来三个战团当中,穆维周的境况就艰难起来。

这个领头黑衣人出招狠辣,思虑严密,功力深厚,不少侍卫死在了他的铲杖之下,时间一长心眼灵活的侍卫都去帮忙打另两位,剩下的也帮不上穆维周的忙,结果几乎变成了穆维周和这个黑衣人单打独斗。

领头黑衣人虽是尤留的亲随,尤留对他却是尊重有加。他本不是匈奴人,而是出身于乌桓的猎户,从他的出生地来说,和穆维周还是老乡。十几年前随人游历西域曾有过一次奇遇,从一个天竺僧人那学会了洗髓功法和降魔杖法。回到乌桓后一直隐居在赤山。后来尤留以准备南征为名,设英雄擂,广招天下豪杰,他也参加了,本以为自己能拿第一,却败在了屠伯日的手下,得了第二名。结果屠伯日被封为国师,他被封为匈奴上师。除了国师屠伯日以外,他凭借自己的童子功,十年来几乎没遇到过对手。不过这些穆维周他们可不知道。领头黑衣人见今天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缠住了,不禁有些恼怒。

这学武的人之间过招,胜负往往是多方面的,如果功夫相差不多,心态啊、年纪啊甚至天时地利都会产生影响。黑衣人本是来行刺,没想过缠斗,却不想意外遇到了穆维周,这士气上就有些削弱了,另外他已经五十来岁了,刚才打了不到半个时辰,体力又被消耗了不少,再一个身在敌国,处处敌人,弄不好就回不去了。所以心里是有负担的。而穆维周就是来救驾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另外还有侍卫在旁边帮忙,一加一减当中,穆维周其实就赚了便宜了,虽然左支右绌,险象环生,却不至于落败。如果要是正常的比武,穆维周恐怕早就输了。

又打了一会,除了穆维周和几个统领之外,柳青萍已经组织侍卫进行车轮战,同时让人去城里官府报信,赶快派军队支援。

三个黑衣人眼见有人去搬救兵,知道再打下去恐怕自己凶多吉少,自己如果不能在一时半刻解决战斗,等军队一到,围也得把自己围死。于是就开始边打边机会脱离战团。别人倒还好说,领头黑衣人这么一想,也就没了顾虑,穆维周的压力就感觉到太大了。只觉得四面全都是压力,心里想的招式根本施展不出来,心到眼到手不能到。旁边柳青平将此情景,焦急的一会暗器,一会飞镖的叫着,也根本不起作用。

穆维周和黑衣人又斗了几个回合,心下突然有了恐怖的感觉,其实有过经历的人可能体会到,那就是死的预感。他这么一分神,只见黑衣人用铲杖把穆维周的湛卢剑一格,左手一招“罗汉伏虎”,一掌就打在了穆维周胸口,穆维周就感觉五脏一震,嗓子一紧,心里一热,一口血就喷出来了。恍惚中只听见柳青萍尖叫了一声,头脑中很多事情跑马灯似的一闪而过,迷迷糊糊的看到黑衣人右手的铲杖朝他的天灵盖砸来。那一霎那,穆维周心里想到五个字:“完了,要死了!”也正是这一霎那,穆维周好像突然感觉到什么,一招“神农尝草”向黑衣人攻去,接下来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就像《大话西游》里的孙悟空做的那个水帘洞的梦一样,穆维周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现代,又回到了杭州城,又看到了当初那熟悉的校园和宿舍,又看到了他的那张床……

正在这时,天空好像照下来一束光,有个熟悉的声音从那光束顶上传了过来:“维……周,维周……,周……”是母亲么?穆维周想。穆维周走到那束光下,仰着脸朝上看去。他好像看到了柳青萍,耳边的声音也清晰起来“维周哥哥,维周哥哥……”对,就是柳青萍。

穆维周费劲的睁开眼睛,他此刻好像躺在一辆大车里,阳光从车窗透进来照在他的脸上。柳青萍似哭似笑的把他的头捧在自己怀里,汉明帝坐在旁边平静的看着他,眼神中的露出关怀之色。

穆维周动了动嘴唇,他本想问他这是在哪儿,却发不出声来。只听汉明帝语带慈祥又不容置疑地说:“维周,你不要说话,你受了伤,刚刚醒过来,现在你是在我的车里,走在返回大梁城的路上。你很安全,先休息一下,很快就没事了。”

穆维周听了,心里觉得很踏实,于是闭上眼睛,昏昏的睡去。

原来刚才穆维周挨了萧头陀一掌之后,眼见命就不保,却鬼使神差的使出了“神农尝草”。不但将黑衣人的铲杖削断,剑尖还刺到了领头黑衣人的右肩。幸亏黑衣人退得快,要不然恐怕就会多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呼衍卫和花二姑一看领头黑衣人竟然被刺到,急忙各自拼命是的迫开敌人,转身逃跑,领头黑衣人见受了自己一掌的穆维周还能使出这么厉害的战术,加之看到远处又有增援的兵卒赶到,便也趁着一退跑掉了。柳青萍就应经抢到穆维周跟前,侍卫们怕有什么意外,也不敢追。

当时柳青萍见穆维周面如金纸,心想:“完了,活不成了。”正要痛哭,突然想起了什么,在随身的东西里翻了半天,找出了卫凤疗伤剩下的半瓶“神农百草露”想办法让穆维周吃了下去。

再接下来,救驾的军队来了,有医生出来,给穆维周把了把脉,告诉柳青萍性命暂时无碍,最好马上回城治疗,明帝就吩咐将穆维周抬到了他乘坐的车上,一起返城。

那为什么穆维周练了那么久的“神农尝草”都觉得没学会,却在刚才石破惊天般的使出来了呢?我们知道陶乐剑法的最后一招叫做“神农尝草”,它来自于神农氏为救天下苍生,亲尝百草制药的传说。传说最后神农氏在吃了“断肠草”之后,因为没有马上喝到解药,就一命呜呼了。陶乐剑法的“神农尝草”讲究的就是同归于尽的献身精神,关键在于“放”与“舍”。穆维周年轻,没有相关的经历,也就体会不到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招式虽然对,但没有那种玉石俱焚的精神状态,对于陶乐剑法这种上乘武功来说,效果就像隔靴搔痒、画饼充饥一样。刚才被萧头陀逼到绝境,体会到了死亡和死亡前一霎那的那种死中求生的状态后,自然而然的就把“神农尝草”的威力释放了出来。也是到现在为止,穆维周才彻底练成了陶乐剑法。

陶乐剑法招数固然精妙,但他要传递给修练者的是一种精神状态,一种真正剑客的修养。这也是它有别于其他剑法的关键之处。当一个人真正练成陶乐剑法之后,他才会知道,陶乐剑法融会贯通后的威力,又企是当中每一招所能比拟的。很多人练了一辈子剑,也不过拥有了比庸人稍强一点的技能,很多人即便练了陶乐剑法,也未必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剑客,就向穆维周之前那样。有的人可能体会不了“盘古开天”的度,有的人可能体会不了“遂人举火”的韧,当然体会“神农尝草”的生死对大多数人恐怕是更困难些。其实活着也一样。

穆维周昏睡了一天一夜,终于有了些精神,柳青萍悬着的心才真正放了下来。汉明帝吩咐御医要用最好的的药和方法,让穆维周尽快康复。因为国事繁忙,在嘱咐柳青萍,穆维周康复了带他来洛阳后,提前回了洛阳。

就这样,穆维周二人在大梁城逗留了十来天,穆维周终于康复了。其间柳青萍尝药喂食,昼夜照顾,几乎累瘦了一圈。

到了三月十五,穆维周的伤完全康复了。其实两天前他就已经完全康复了,只不过看着柳青萍忙前忙后的挺好玩,于是又故意趴了两天床。今天穆维周的心情不错,早早起来练了一遍陶乐剑法。这剑法融会贯通后的精妙,让穆维周也感觉意外,变化衔接,简直如云行岭,如水流隙。练到一半的时候,柳青萍来了,看他使完全部六招,不禁拍手叫好。

穆维周收了宝剑,笑着对柳青平说:“青萍,你说我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啊?要不是萧头陀震我一掌,说不定我到现在也练不成陶乐剑法。”

柳青萍见他神采奕奕,微笑着说:“这不是因祸得福,这是善有善报。如果不是我们连夜赶到大梁城救皇帝伯伯,就不会这样。所以说,一个人做好事,老天爷都会感动的。”

穆维周想了想,觉得柳青萍说的也有道理。转念问道:“怎么样,那几个刺客抓到没有?”

柳青萍回答说:“好像没有。不过听说皇帝伯伯很重视这件事,已经让司徒邢穆负责查这件事了。”穆维周听了点点头,柳青平接着道:“穆大哥,你知不知道,那三个死了的刺客里边根本没有何镜子,而且也看不出是太平道的人。”

“哦?”这倒是让穆维周意外了,他亲耳听到胖子和高半头告诉他何镜子要参与行刺的,就问:“那是怎么回事?”

柳青萍说:“我也不知道,我已经把知道的所有情况都告诉皇帝伯伯了,看看过段时间邢司徒调查的结果吧。”

穆维周听了点点头,又问道:“那匈奴人怎么办?”

柳青萍说:“不知道,听说皇帝伯伯已经决定要对匈奴用兵了。嗯,过两天我们到了洛阳,见了皇帝伯伯就全都知道了。”忽然柳青萍像想到了什么,说道:“哎,我想我们还不能这么快就去见皇帝伯伯。”

“为什么?”穆维周问。穆维周虽然对汉明帝没有很深的了解,但对他的印象很不错,心里觉着如果能早一点见到汉明帝,是挺好的事。

只见柳青萍认真的对穆维周说:“穆大哥你还真笨。像你这样的寻常百姓,一辈子也未必能见到皇帝一次,这次你拿命换来了一次皇帝的特意召见,你还不得好好准备一下?”

穆维周听她这么说瘪瘪嘴道:“有什么了不起,我又不是非得见他,更别提还要做准备。”

柳青萍听他这么说,有些意外,盯着穆维周的眼睛看了半响,笑靥如花的说:“穆大哥,你还真不是一般人呢。别人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恐怕唯一想的就是皇恩浩荡了,我果然没看错,你还真是‘大丈夫’啊。”其实她哪里知道,只要穆维周愿意,他每天都能看到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只要打开电视或者网络就可以了,所以对能见皇帝并没有觉得是多不容易的事。柳青萍接着说:“你这次救了皇帝伯伯,皇帝伯伯一定会赏赐你的,所以我觉得你还是要见。而且你要真的不见的话,皇帝伯伯如果怪罪起来,说不得会把你抓起来。你别忘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时候整个大汉恐怕都容不得你了。”

穆维周觉得柳青萍的话很有道理,感觉自己拼命救了这个大地主头子、统治阶级的代言人有愧于这么多年来党的教育,不有说道:“那怎么办?”

柳青萍笑着说:“我想过了,皇帝伯伯虽然说召见你,却没说什么时候。你完全可以花一点时间,读一些书,我也可以帮你深入了解一下他,这样再去见他,一定会对你有好处的。说不定你还可以给他提一些好的建议呢。”

其实柳青萍是非常聪明的,可谓用心良苦。在皇权社会,一个人能不能飞黄腾达,有好的发展,并不在于你有没有能力,有没有本事。孔子那么大的学问,终其一生,也没搞出多大动静,主要是没能很好地依附上皇权。姜子牙如果不是遇到周文王,恐怕也只能钓一辈子鱼了。穆维周一介草民,却抱着率性的民主想法,在当时是肯定吃不开的。柳青萍看到了这一点,她是希望穆维周利用好这次机会,获得明帝的赏识,那么穆维周就可以平步青云了。另外以她的了解,穆维周有很好的基本素质,加以锻炼,可以很好为她们家的大汉朝服务,那也是很好的事。而且她知道,她的皇帝伯伯很喜欢穆维周这样的人。

穆维周对高官厚禄什么的并不太感冒,因为他觉得,如果一个负责任的人,做的官越大恐怕就越辛苦,自己的老爸还没管多少的事呢,每天忙的不行,小时候连和他们哥俩玩的时间都没有,穆维周并不喜欢那感觉。但一说到报效国家还是蛮心动的。另外自己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读书了,想想其中味道,不觉心中痒痒,于是高兴的接受了柳青萍的建议。他们决定到了洛阳,先和卫家班碰面,然后去夕烟堂找柳青萍的师父,顺便向他师父学习一段时间。二人商量妥当,把大梁城的事情料理清楚,辞别当地官员向洛阳出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