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第十三章 令人意外的卫鸾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5852 2016-10-09 15:59:30

  山重水复疑无路

两枝慧剑埋真土,出匣哮吼惊风雨——修真十书

约莫做了一盏茶时间的导引吐纳之后,穆维周只感觉灵台清明,内心澄澈,就连柳青平和卫鸾的呼吸起伏,都能分辨的清清楚楚。忽然他耳边隐隐约约好像传来流水的声音,穆维周想,这空元功真的厉害,呼吸声和太湖的水声都能听得到。转念他又觉得哪里不对,因为他听到的分明是溪流潺潺棒的水生,而不是湖水的涛声。他定下心来,运用耳力,确实隐隐约约从自己身后传来,如果不注意,根本不可能听到。

穆维周感觉奇怪,忙收了引导吐纳。这时,流水的声音不见了。他叫醒柳青平和卫鸾,玩到:“你们有没有听到,好像有流水的声音?不是涛声,是溪流的声音。”

三人屏气凝神,仔细聆听。此刻三人武功属柳青平最高,只见他听了一会,然后往自己旁边的石壁走了两步,接着把耳朵贴在石壁上,说道:“好像是这后边传来的,你们也听听。”

三人全都附耳石壁之上,过了一会,穆维周说:“对,就是这个声音,这石壁后边有流水声。”

“奇怪,我记得这山三面悬崖,怎么会有溪水声呢?”柳青平说道。

卫鸾耳朵贴在石壁上,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又仔细打量着这件石室。

穆维周见装,问道:“卫姑娘,有什么不对吗?”

卫鸾回答说:“你们看,这间石室有什么特别吗?”

穆维周脱口而出道:“这石室的地下画了个八卦图?”

“卫姐姐,你是说从石室入口看的话,整个石室的摆设都是对称的,只有那个石柱是单独的吗?”柳青平说道。

“柳兄弟真是聪明,一眼就看出关键所在。”卫鸾说。

穆维周不觉尴尬,走进那石柱,说道:“就算他特别,又能怎样呢?”

卫鸾笑着答道:“穆兄别忘了,这门楼设计、密室机关正是家学,我爹离开翻山门后,虽然不做翻山倒斗的营生了,却把自己的本事传给了我与家兄。如果我观察不错,这石室绝非独立,他很可能是一个巨大建筑的入口。”

听卫鸾这么一说,穆维周忽然想起入口两边的山洞,就把情况跟银鸾讲了一下。卫鸾听了问道:“你可注意到那两股溪流流到哪里了吗?”

卫鸾这么一问,穆维周却不好回答了。当时很黑,又着急找崔笑,就没注意,瞅了一眼柳青平,只听柳青平说:“我也没注意,我有点怕黑……”穆维周听了此话,不禁暗中好笑。

卫鸾接着说:“依我看这很可能是个“龙吐水”的大地宫。刚才被崔笑破坏的洞口是龙口,那分开的水流就像龙的触须,一定流进了地宫深处。”

穆维周和柳青平听他这么说,不禁心里振奋,只听穆维周说:“卫姑娘的意思是,我们能出去了?”

卫鸾迟疑的说:“能不能出去不好确定,但我大概能确定这石室后面连着其他的地方,我们可以想办法到里边去,找找有没有其他可以出去的路。”

穆柳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禁有些失望。卫鸾见状,笑着说:“二位恩公不用担心,以这个石室结构推测,我看应非墓室,一般这种设计都会有其他出入口。但这要我们先进去看一下才能确定了。”

穆维周听了感觉有道理,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卫姑娘,你说这地方能通向别处,可刚才我们已经反复查看过了,并没有别的通道啊?”

柳青平插言道:“如果都能看出来,那设计这处所在的人,岂不成了傻子。”没等穆维周接话,又跟卫鸾说到:“卫姐姐,那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卫鸾说:“这个石室也有些讲究。你们知不知道有个“共工触不周山”然后天倾一角的故事?”

“这个我知道。”柳青平接口道:“传说水神共工曾经和火神祝融为了争夺天地的位子,在西北方的不周山作战,共工虽然竭尽全力却败给了祝融。一气之下,共工朝不周山撞去,把不周山撞成了两截。因为不周山是天与地之间的柱石,所以不周山一倒,登时天塌西北,地陷东南,火雨连连,洪水滔天。要不是女娲娘娘采石补天,杀龟柱天,恐怕现在还是生灵涂炭呢。”穆维周虽然也听过不周山的故事,却没柳青平记得翔实,不由边听边点头。

卫鸾道:“柳恩公好记性。你们看,这石室其实就是“天破不周”格局。咱们头顶上的圆洞,就像是破了的天,这石柱恰好像不周山一样。”

“卫姑娘这不对啊,传说里不是不周山断了,天才破了么?以你的说法现在是天山同在啊?”穆维周问道。

“这就是当初设计这个石室的人的巧妙所在。按照一般人的想法,没人会对一个起支撑作用的石柱动脑筋。殊不知这跟石柱不但不起支撑作用,还是“地陷东南”的钥匙。”三人围拢在石柱旁仔细观察,发现石柱的上下两端与石室并非一体。穆维周从石鼎中取过一根火炬,仔细观瞧,发现这石柱竟然是三根短石柱挤压拼接在一起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卫姑娘,你是说我们要把这石柱推到吗?”穆维周用力推了下石柱,石柱却纹丝不动。

“我记得当年我爹跟我们说过,遇到这样的格局只要遵照——不周既没,苍天浑然,星沉西北,地陷东南——做,就能破解。不过实际上我们从没做过这类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是很确定。”卫鸾回答道。

穆维周看了看两人,说道:“不管了,我们先把这个“不周山”搬倒再说。”说不,将火把交给柳青平,站在石柱面前,运用空元功,将内力调向四肢,猛力想中间的石柱推去。只听“啪”的一声响,穆维周震的双手生疼,而石柱却文丝未动。自从穆维周练了空元功之后,这一推恐怕也有一二百斤的力气,寻常一个大活人,在他一推之下可能都要跄出去很远,但这石柱竟然没动,三人不禁赞叹当时修造者的巧功。穆维周又试两次之后,发现根本不可能推动,反而手臂震的生疼,要不是旁边柳青平提醒他别震折手臂,他还想再去推那石柱。

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却不能实施,着实让穆维周郁闷,突然他跑向洞口,搬来一块大石头,估计也有百十多斤重。柳青平一见他搬石头,马上过来帮忙,并说:“穆兄,站到石床上再扔。”

卫鸾听到这话指导二人已死,赶紧过来帮忙。三人站在石床上,一起举起大石,朝着石柱使劲扔过去,只听“哗啦”一声,石柱断了,分成了四节,大石也碎了,咕噜噜滚到了墙角。二人一看石柱断了,非常高兴,站在石床上,等待接下来的变化。

过了半天,也没有石门、石洞什么的出现。穆维周犯嘀咕了,心想:不对啊,小说里都是这时候出现个石洞或者阶梯啊,怎么什么动静都没有,难道是要搞死我吗?

还在那想着,只见卫鸾一个“虹桥飞度”跳到石鼎上,对穆维周说:“穆恩公,你把那石柱递给我一节。”

柳青平好像想到什么,跳下石床将其中一节石柱递给了卫鸾。只见卫鸾将一节石柱向上插进那个透气口中。穆维周这才发现,那石柱的直径和透气孔刚好吻合。

这时卫鸾让他们那第二节石柱。穆维周见他辛苦,跳上去换她下来,将后面的续进去。正当他双手托着第二节石柱续进去一半后,只听“咔嚓”一响,再向上已经推不动了。三人听到响动,等了半天石室没有什么变化,只听柳青平说:“穆兄先下来吧,这恐怕不行。”见二人站在那望着他,柳青平继续说道:“卫姐姐,你看那石罩,他的顶是平的,而且我看石罩的顶部距离第二节石柱的距离差不多是一节石柱的,我想当初的修建者是不是意思要把这根柱子立在那个石罩顶上的?”

卫鸾听后说道:“这个我爹到未曾提起,他说这‘破天不周’格局其实是就是‘三把锁’。刚才我们听到‘咔嚓’的声音,肯定是触动了机关,想来我们做的不错。柳恩公,你把那两截断的石柱拿过来,我们先试一下再说。”

穆维周运功托着二百多斤的石柱,对另两个人说:“你们可得快些,我坚持不了多久。”

柳青平和卫鸾将两截断开的石柱拿到一起,想要把它对好,却发现根本不可能。这节石柱在刚才他们用大石砸的时候,砸的太厉害,断的部分损坏太严重,根本不能像一节石柱一样,对接的立住。二人发现这种情况,又试着对接了几次依然不行,心里知道恐怕不行了。这时穆维周问:“怎么样了啊?我快不行了!速度!”

柳青平听他催促,最后一节石柱又根本用不了,知道卫鸾所说的出去的办法估计难以实现了,不禁一下心凉,突然“哇”的哭起来。边哭还边将手里的一截石柱使劲往原来的墙角方向一扔说:“呜呜、完啦,穆大哥,我们真的出不去了。”

正当穆维周想要劝止的时候,只听“哗啦”“咔嚓”“嘎吱吱吱”,一阵凉意袭来,与原来石柱对着的墙角,竟然沉了下去,露出一段延伸下去的阶梯来。里边黑漆漆的,刮着冷风,清晰听到流水的声音。

此时穆维周正弯着腰,撅着屁股,托着两节石柱对着原来石柱的方向挺着。听到声响,感到凉意,看到下面两个人瞬间不知声了,赶忙问:“咋了?怎么突然这么冷啊?什么情况?”

这时卫鸾跳上石罩,和他一起慢慢把石柱放在石罩顶上,一边高兴的说:“穆恩公,我们把地宫打开了。你看看身后!”

穆维周转身看到台阶,高兴的一个筋斗翻下石鼎,叫道:“yeah!我就说好人有好报嘛!卫姑娘,你太厉害了,要不是你,咱们没准就饿死到这了。”

“还有我呢。”没等卫鸾说什么,柳青平急着说道。

“你?哈哈。柳兄弟,你不但聪明伶俐的本事大,哭鼻子的本事也不小啊。”穆维周高兴地开着他的玩笑道。

柳青平听他这么说,“哼”了一声也不说话。

卫鸾从石鼎上跳下来,说:“柳恩公,穆恩公在和你开玩笑呢。”

“卫姐姐,你真的很厉害呀,你怎么把洞口打开的?”柳青平也不理穆维周,高兴的问卫鸾。

卫鸾想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打开的,但也许我可以按照我的理解解释一下。”

穆维周听了,走进了问:“哦?怎么回事?”

卫鸾缓缓说道:“我爹说,这个‘破天不周’格局有‘三把锁’,我现在想这三把锁都在——不周既没,苍天浑然,星沉西北,地陷东南——这句话里。我们把石柱砸断,就破掉了机关触发的保险,不但实现了‘不周既没’,也拿到了‘苍天浑然’的钥匙。我想把那石柱插到透气口里的‘咔嚓’,应该就是激活了打开打开阶梯的保险。这‘星沉西北’就得感谢柳恩公了。如果我估计不错,那石柱原来立着的位置,应该就是西北方,‘星沉西北’就柳恩公扔了那半截石柱实现了。刚才我看了一下,好像刚好砸在原来石柱立着的位置,那里恐怕是一层靠震动控制的保险。所以这‘三把锁’无意间就被打开了,这真是天意啊。”

卫鸾说的这‘三把锁’对不对呢?前两个说的不错,第三个的关键点其实在那石鼎。石鼎靠上面承载的重量触发开门的机关,就像柳青平说的,那三节石柱放上去,不但触发上面的机关,也能用重量刚好触发石鼎下面的机关,但石柱被他们砸碎了一个,也就不能让重量上达到处罚机关的范围了。但幸运的是,穆维周托着两节石柱的时候,见到柳青平又哭、又扔东西,条件反射的做了一下重心调整,让石鼎刚好达到了触发机关的压力,地宫就打开了。当然,如果不是穆维周的体重和一节石柱差不多,再调节重心,恐怕也很难触发机关,所以一切都好像是巧合,几人却不知道实际缘由。

穆维周听卫鸾这么解释,觉得很有道理,笑着对柳青平说:“看来我柳兄弟又立了大功一件啊。哈哈。”

柳青平也斜了她一眼,对卫鸾说:“卫姐姐,那我们赶快进去找出路吧?”

三个人吃了点早晨剩下的东西,穆维周用石鼎中的炭火木头,绑了一个特别大的火把,三人拾阶而下。在吃东西的时候,穆维周还悄悄把柳青平拉到旁边嘱咐他,一会儿下去时要他搀好卫鸾。柳青平奇怪地问穆维周,为什么要他搀?穆维周跟他说了些卫鸾是女的,当然要照顾好,但是男女授受不亲,柳青平是小孩子,自己不方便之类的话。柳青平听了很高兴的接受了他的意见,完全没有之前对他气哼哼的样子。

三人沿着台阶往下走,地宫里的风吹得火把忽明忽暗,三人心情都很紧张,柳青平早已把石室里穆维周交代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走在中间,用手臂分别紧紧勾住穆维周和卫鸾。走了大概百十级石阶后,眼前出现了一条一人多高、深不见底的甬道,之前的溪水竟然流进了甬道底下,能看得出,这甬道是人为搭建的。

穆维周此时觉得嗓子干干的,手里都是汗水,浑身都要湿透了。他咽了口吐沫,轻轻的说:“咱们还往前走吗?”他虽然不想信有鬼神之类,但还是担心遇到奇怪的事情,比如巨大的动物、隐居的人什么的,如果真的遇到,恐怕真的对付不了。

“你说吧。”卫鸾声音有点颤抖的说:“依我看应该没问题,这不像墓穴,很可能是以前什么人修的隐居用的地下建筑。”

这时只听柳青平用很小的声音说:“要不咱们回去吧,过段时间那船工可能就来了,咱们大声喊他,他应该能听到。”

穆维周一听这话,倒觉得必须得走下去了,因为回去肯定是死路一条,只能往前走。于是说:“看来只能往前走了,咱们不用怕,既然这地方当年是特意修来住的,那就应该不会有太多奇怪,说不定甬道尽头就是出去的门呢。”穆维周说到:“而且,刚才我们下了正好一百阶石阶,从咱们进来时院落的高度看,应该刚好到了平地上,所以很可能是出去的路。”其实穆维周哪知道啊,他这么说一个是给自己壮胆,另一个看另外两个吓的不行,也是缓解一下他们的紧张情绪。

三个人准备继续往前走,他们发现甬道里边并不湿,脚下铺的是一整块的大青石,墙上隔断距离还有放置火把的地方,显然是当年储备平时之用的,看到这些三人心里稍感安慰一些。

走了半天,突然,柳青平附在穆维周耳边轻轻的说:“穆……穆大、大哥,你看前面是什么?”

穆维周被他的行为搞得心中一突,但他有些近视,没看到有什么东西。这时卫鸾也向两人这边靠了靠,低声说:“前面,两个绿色的,一闪一闪的。”

穆维周听了这话,晃了晃手中的火炬,发现前方不远处好像是确实有两个绿色、眼睛似的东西闪着光。他玩过生化危机,这太湖旁边,不知道多少年的甬道,万一跑过来一个鳄鱼之类的,那就要了命了。穆维周又晃了晃手中火炬,咽了口吐沫,往前又走了两步。此刻如果谁出哪怕一点声响,三人非得掉头就跑不可。只听“啪”的一声,柳青平“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听到她尖叫,卫鸾也尖叫起来,二人转身要跑,但见穆维周没动,反倒不敢跑了,哆嗦着附在穆维周身后。穆维周不是不想跑,因为在上边撅着屁股、绷着大腿,举着那两百多斤的石柱时,消耗体能过多,刚才那一刹那脚心突然抽筋。原来刚才“啪”的一声,是手中火炬着透了,木头爆裂的声音。穆维周见二人叫喊折回那闪烁的“绿眼睛”都没有动,心里反倒踏实了,因为如果是生物的眼睛,而且间距那么大的,那没有可能不对刚才的尖叫有反应。于是小心的往前再走了几步,火光照耀下,竟然是一道大门,而那“绿眼睛”竟然是两块鸡蛋大的装饰于门上的绿宝石。两扇门是对开的木门,除了门上的两块绿宝石,和一般的门并无不同。

此时穆维周长出了一口气,握住柳青平的手说:“柳兄弟别害怕,没什么嘛,就是遗产平常的门而已。”

柳青平有点满不在乎地说:“谁怕了,我是想吓吓你们而已,我才不怕呢。”

“哦?你不怕,那你去开门好不好啊?”穆维周故意说道。

柳青平一听这话,往他身后一躲说:“谁要去开那扇门啊,谁要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这时卫鸾说:“穆恩公,别吓他了,我看这门很寻常,上面的雕刻纹饰倒像春秋时期的,想必没什么古怪。”

穆维周听她这么说,心里更踏实了些,让两人靠在自己身后,然后把火把换左手拿着,用右手慢慢的把一扇门推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