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第十五章 陶乐剑法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5857 2016-10-11 16:43:32

    屠龙剑,缚虎绦,运转天罡翰斗杓。——张三丰  

  不知木兰是女郎——木兰辞  

  这陶乐剑法看起来虽然就六招,可变化却无穷无尽,每招专注的重点也都不一样。按照剑谱的顺序练完后,想不成为高手都很难。  

  比如第一招‘盘古开天’,关键在于“力”与“度”,剑出万钧之势,却能止其所止,就像盘古开天地一样,不能过,不能不及,然后才能有后边的日月星辰,山河人畜。而这招学会了,这种止其所止在后边的每一招中都能体现出来,也就具备了发动后面每招的基本功。第二招“夸父追日”,关键在于“缠”与“韧”。任尔风吹浪打,我自一定之规。对方即便像太阳般强大,也多半会摄于我的坚执,选择逃避。第三招“女娲炼石”,关键在于“灵”与“巧”。需要实现在刹那间能攻出多少剑,挽出怎么样的剑花,就像女娲将很多五彩石同时或者依次投入坩埚之中,石头不一样,作用可能不一样。每一个石头就是攻出的剑,作用也不一样,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每一件都可能是故意牵制对手,也可能是要对方性命。第四招“遂人举火”招如其名。燧人氏学会了控制火,人类才开始了主动的控制自然,渐渐成为自然的主人。这一招的关键就是“狠”与“宏”,就是一击制敌,一举控制当前战场局面,掌握格斗的全部主动权。而‘伏羲演卦’是陶乐剑法中唯一的防守招式,关键在于“绵”与“变”。遇强敌时随风而舞,进退有据,恰如伏羲盘卦。将危险转发为生机,把坏的局面变为好的局面。最后一招“神农尝草”也是最凶险的一招。神农是为了救人类于苦难,亲尝百草,最后却被断肠草毒死。这一招就是寻求与敌人同归于尽,关键在于“放”与“舍”。也就是说什么都不在乎,只求玉石俱焚。如果对手被影响,结果就是抢占先机,可能险中得胜。但因为陶乐剑法威力太过惊人,一般人都不会见识到第二招,更不用说玉石俱焚了。据范蠡在剑谱后记中说,这六招如果能够融会贯通,灵活运用,‘虽三千人,难近衣袂’。”  

  穆维周倒没想过那么多,只觉得能够出去,然后在外边行走不受欺负,就应经很好了。于是三人便在这山洞中安顿了下来。这陶乐剑法也好像能让人上瘾一样,自从穆维周开始练习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全身心投入其中,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剩下就是练剑。开始的时候柳青平和卫鸾还会问问他练的进度,再后来看到他投入的样子,也就不问了,因为问了穆维周要么不回答,要么回答的文不对题。二人除了偶尔再探寻一下出口,就是读些书简,和变着法的做鱼。  

  虽然她们烹饪手艺不错,但主要的食材也只有鱼,能算做调料的也只有香甘,再好的东西,吃久了也会腻。但是他们也有个特别地发现,就是一个鱼池里的鱼好像不会少,而且经常会抓到一种特别的鱼,和香甘一起烹饪竟然能增加人的内力。所以以后抓鱼的时候,就渐渐有了选择性。  

  斗转星移,到了他们进入陶乐洞第九天的晚上,柳青平和卫鸾见这么长时间穆维周都疯魔痴傻样子,不禁有些担心,想着明天他如果还这样,就要想个办法阻止他练下去了。她们刚刚休息,朦朦胧胧中,听见耳边传来“哦~”的一声清啸,像诸多压抑得到释放般。二人爬起来,只见穆维周在天井将湛卢剑对着离他一尺远的一根紫竹一个虚劈,过了片刻,香甘的上半截竟然直接栽到了地上。而穆维周虽然脏得一塌糊涂,却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了痴傻的样子。二人见状,赶紧跑到穆维周面前。柳青平高兴的说:“穆大哥,是不是练成啦?”  

  穆维周微笑着看了一下二人点点头。卫鸾见装,说道:“这陶乐剑法果然厉害,离着一尺的距离,竟然能够把香甘劈断。”  

  穆维周说有些意外的道:“是么?我刚才宝剑没有劈中紫竹么?”  

  卫鸾点头道:“是啊,刚才我们就在旁边看着,你的剑锋至少离那紫竹有一尺远。”  

  穆维周听了,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再次凝聚心力,照着眼前的另一株紫竹虚劈了过去,但这一次饶是三个人盯着那细竹看了半天,竹子也没有断开的迹象。之后穆维周又试了几次,竹子依然没有断。这一下倒把柳青平和卫鸾弄愣了,他们开始怀疑是不是刚才自己真的看走眼了。  

  “不管怎样,练成了就好。”柳青平笑着说:“你都不知道,这八天来疯疯傻傻的,我们还担心你别之为练一套剑法,把自己脑袋搞坏掉呢。”  

  “什么?八天?”穆维周有点诧异的说:“怎么我练第一招花了八天的时间吗?”  

  “一招?!”柳青平和卫鸾都瞪大了眼睛,惊愕的叫道。  

  穆维周扬头想了想,说道:“好像是过了好久啊。”看到柳青平他们惊愕的样子,轻松的说:“是啊,一招。我现在已经练成了‘盘古开天’。”  

  “穆兄,”柳青平轻轻摇头道:“你花了八天的时间,也才练会了第一招,后边还有五招,那还得要多少个八天啊?”  

  他却不知道,这陶乐剑法其实甚是难学,平常人别说八天,八个月、八年也未必能练会第一招。穆维周用八天的时间练会了第一招,只能说明他武学天赋非常高。按照柳青平武学方面的资质,恐怕得练八十天。而且这第一招非常重要,它推翻了一个人对惯常剑法的认识,怎么理解力、怎么收放、怎么变化都要建立一个全新的认识。穆维周以前没接触过别的武功,那跆拳道基本没有影响,而空元功他只学了前四节,只是让他内功积累,肢体灵活,后边气的转化借用他还没接触,反倒加快了他练成“盘古开天”。  

  听柳青平这么说,卫鸾虽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毕竟年龄大几岁,相对比较稳重,说:“青平,穆公子虽然用了八天时间,但这招看来着实厉害,恐怕你我二人,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继续支持他练习下去。那样也好早点出去。”  

  柳青平听她这么说,乐着接口道:“卫姐姐,我没有别的意思。今天看到这招‘盘古开天’的威力,就知道范蠡先生所言非虚。如果练成了陶乐剑法,天下绝对少有敌手。只是、只是我算算时间,已近春节,这种练法,只怕、只怕这个年要在这陶乐洞里过了。”  

  卫鸾听了也心下踌躇,她离开哥哥和百戏班也已十天,他们一定在四处寻找。  

  穆维周听了这话,却不以为然的道:“至少,我们还能过年啊?!不是吗?”  

  二人听他这么说,心中不觉一下开朗。  

  柳青平高兴的说:“嗯,有道理。不求非分之福,自无非分之祸。那卫姐姐,你看我们是不是为穆兄练成第一招庆祝一下啊?”  

  卫鸾微笑着说:“哦?青平,你说咱们怎么庆祝啊?”  

  柳青平指着厅堂里的琴瑟说:“不如我们一起弹一首曲子如何?”  

  “好啊,不过穆公子也不要闲着,你给我们击节怎么样?”卫鸾说道。  

  穆维周听了,不禁为难道:“击节?这个我不大懂,恐怕做不到啊。”  

  “很容易的,”柳青平说着把一块长竹板塞在了他手中,“你只需要开始的时候跟上节拍,就行了。”  

  穆维周一听只是打拍子,心里也有点跃跃欲试。他虽然唱歌也就“走廊歌手”水平,但对于音乐还是很喜欢的。大一下半年还特意修过交响乐赏析的课程。  

  “卫姐姐,咱们演一曲什么呢?”柳青平在琴前坐定问道。  

  “嗯,”卫鸾将堂上的火把架亮些说道:“为了庆祝穆公子初战告捷,不如奏一曲《江南》可好?”  

  柳青平说:“好啊。”然后给穆维周演示了一下节奏,让他击节。  

  节奏响起,柳卫二人琴瑟协奏。穆维周直觉欢快悠扬,令人愉悦。一会儿,听到卫鸾跟着音乐,轻快地唱了起来: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穆维周从没听过这种音乐,耳畔的音乐伴着卫鸾的燕语莺声,一时让他好不快活。卫鸾重复唱了两遍后,琴瑟之声也止住了。穆维周停下手里的节奏,不迭的说:“好听!好听!好听!真没想到你们琴抚得这么好,更没想到卫姑娘歌声如此动人。”  

  “穆公子夸奖了,”卫鸾接口道:“我们平时做的就是这个营生,能奏能唱很是自然,青平竟然能抚我随便点的曲子,实属不易啊。”  

  穆维周早已对他这个柳兄弟的本事,见怪不怪了,他此刻更能肯定柳青平绝非来自寻常人家,接受了很好的教育。  

  柳青平笑着说:“卫姐姐取笑了,《江南》本是口耳相传的平常曲子,这算不得什么。”  

  “哦?”卫鸾听他这么说,接口道:“既然如此,我们再来一曲木瓜如何?”  

  柳青平笑道:“卫姐姐请先起音,小弟自当奉陪。”  

  穆维周一听还能听另一曲,当然高兴。让卫鸾教了他节奏,率先击了起来。  

  穆维周觉得这一回的曲子比刚才的平和了些,也繁杂了些。隐隐感觉柳卫二人的琴瑟之间有相互引逗的味道。过了一会,卫鸾又唱了起来: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这一首的词穆维周不算陌生,恍惚记得出自诗经,后来的投桃报李也是从这首来的。卫鸾又唱了两遍之后,声音就消了,可琴瑟之音却渐快起来,完全盖过了竹节的声音。穆维周停住了手,只感觉二人像斗技一般,让他忽然想到了一些摇滚乐队,贝斯和吉他之间的炫技。  

  又过了一会,琴瑟之声渐缓,然后戛然而止了。  

  “青平好琴艺!”卫鸾欣喜地说。  

  “哈哈,却是输姐姐一筹。姐姐技高、声优、貌美、心善,实在难得的妙人啊。”说着还瞅着穆维周不住点头。  

  穆维周知道他话里有话,在那使坏。刚才听卫鸾唱歌时候也是心中喜欢,但这种喜欢仅仅是对技艺和人,绝没男女间的关联。其实穆维周心里根本想的是,自己不过是这个时间里的过客,两年之后就离开所处时间,随便和此间女子产生纠葛,到时就不好处理了,那样自己就成了为一己之私不考虑别人的不道德的人了。穆维周很厌恶那样的人,所以对接触的女性,根本不会抱任何过多的想法。  

  卫鸾听了,移步到柳青平旁边,也看着穆维周说:“你就取笑姐姐。小小年纪,却如此伶俐聪明,真不知什么人能降得住你。”  

  穆维周一时糊里糊涂的,说道:“等会儿,我反应有点慢。你们这是公开调笑啊?我是不是有点多余了我?怎么没听明白呢?”  

  柳卫二人相视一笑,只听柳青平说道:“无需明白!休息吧,明天继续你的陶乐剑法。以后你每学会一招,我和卫姐姐帮你庆祝怎么样?”  

  三人一边闲聊,一边收拾安寝。穆维周照例睡前导引几次空元功法,一夜无话。  

  接下来的几天,三人就像前几天的重复,不同的是,随着除宵一天天的到来,柳卫二人怅然若失、倍思亲人的感觉就会加重一份,她们巴不得穆维周能马上练成陶乐剑法,劈开石室出去。二人几乎把甬道和两间石室探遍了,对于另寻出路完全死了心。闲来无事,却因为对音乐的爱好,经常研究切磋,水平都提高了不少。  

  这样又过了六日,柳青平算算日子刚好是除夕。因为被困在这陶乐洞中,早晨起来不免闷闷不乐。与卫鸾在鱼池中捕了几尾鱼,由卫鸾去做早餐。看着穆维周对着香甘林,保持着昨晚他睡前的发呆样子,不禁望着鱼池也发起呆来。这是他第一次除夕不能与家人一起过。想想半月前大哥在破祠堂钱嘱咐他尽早回家的话,不觉恍若昨天。今天过年,几位哥哥一定在满世界找他,找不到他,年恐怕也过不好了。这段时间在陶乐洞中,日子虽然单调却不觉寂寞。他甚至觉得穆维周和卫鸾,都是极好的人,如果非要用限制行动自由来换取这两个朋友的话,再限制一年半载也不怕。“也不知道一年半载能不能撑得下去?!”柳青平想着。那两片紫竹林里的香甘业已不多,生长却十分缓慢,不过池里的鱼到未见减少。正发楞的当,忽然感觉有人在肩膀上拍了一下,把他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穆维周翘着嘴角,睁大双眼在那对他微笑。  

  “穆兄,怎么啦?你一夜未睡,大早晨的竟然还有精力卖萌?”柳青平说。  

  穆维周听他讲到卖萌,有点意外,原来这词早就用了啊,用有些神秘的语气对柳青平说:“你猜。”  

  柳青平看他的神态,扁着嘴说:“这还用猜,一定练成了‘夸父追日’,对不对?”  

  穆维周觉得他犯了个错误,这种事情要是找卫鸾猜,最后答案多半要由他说出,而卫鸾一定会意外高兴。柳青平却是个机灵鬼,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刚把鱼做好的卫鸾听说穆维周练会了第二招,高兴的说:“穆公子,真的吗?离你练成第一招好像才六天啊?进度这么快?!”  

  穆维周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用了六天,昨天晚上练着练着就陷入了长考,等他把“夸父追日”完全想明白了,缓过神的时候就看到柳青平在水池边发呆了。原来这陶乐剑法前一招是后一招的基础,学的时候,就是越学越快。穆维周隐隐猜到,也不敢确定。  

  三人开始吃饭。穆维周见柳青平有些不开心的样子,问道:“柳兄弟,为什么不高兴啊?”  

  柳青平撇撇嘴没说话。卫鸾见状接口道:“今天是除夕了,本来应该和家人一起过年的,我们却被困在这里。我们的家人这么找不到我们,一定非常着急。想想都犯愁。”  

  穆维周听了,不觉也是思乡之情一下涌上心头。转念一想,有什么用呢,要紧的是尽快出去,让他们早日见到家人才是正解。把口中的鱼骨吐在桌山说道:“我现在已经练成了两招陶乐剑法,加上空元功和这湖鱼香甘额外增加的内力,不如一会试试,也许能削动那石头啊?那样不就能够马上出去了?不就回家过年了?”  

  另两人一听,感觉是个好主意,柳青平还称赞穆维周聪明。三人抓紧吃完东西,穆维周拿着湛卢剑,运用空元功一招,先对着剑匣来了一招“夸父追日”。只听“啪”的一声,半尺厚的剑匣竟然当剑而断!三人见此大喜,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穆维周在洞口时还对着里拜了拜,然后来到上边石室。  

  穆维周打量了一下石室顶,大概三尺多厚,心想,先全力一剑刺进去,然后再运功切出个能容身体通过的方形,然后再平削,搞几个反复差不多就行了。考虑清楚之后,右手用力一招“夸父追日”刺向石顶。  

  只听“噗”的一声,湛卢剑刺进了石顶。刺是刺进去了,却只进去了三寸多。三人大感意外。穆维周拔出宝剑,又换了一招“盘古开天”,这次也进去了,比上次深了半寸,却依然不如大家预想。  

  穆维周额上竟然流一下子就出来了,有点发急,还想再刺,却被柳青平一下拉住劝道:“穆兄我看不必了。我突然想起那石匣的石材和这石顶差别很大,你这般弄法,不但削不了石顶,恐怕还会伤到宝剑,那我们就彻底没希望了,不如还是专心练习,待剑法进步、功力更深厚的时候,再回来不迟啊。”  

  “是啊。”旁边卫鸾附和道:“这宝剑虽是神器,但毕竟不是造来凿石,剑身长薄,若是不慎断了,岂不可惜。”  

  穆维周本来兴冲冲的上来,却没想到这个结果,知道他们两个的话非常有道理,气馁的叫道:“哎呀~苍天啊,大地啊,你就不能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出去吗?哪怕把这个连通外边的透气孔大两圈也行啊?”  

  “哎呀!”柳青平突然兴奋的叫起来:“我好像想到出去的办法了。”说完趴在卫鸾耳边和她耳语起来。  

  卫鸾听了一会,也是面露笑容,不住点头,嘴里还说的:“嗯,对,有道理。”  

  穆维周有点丈二的金刚,看他们神神秘秘的却避开自己,不禁问道:“你们说什么呢?想到什么了?这洞里就咱们三个,你们得确保我的知情权啊?!”  

  卫鸾刚要说,却被柳青平阻止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们觉得你还得想办法把陶乐剑法尽快练成,那样我们才有可能出去。”说完还冲卫鸾眨了眨眼睛。  

  卫鸾听了,顺势道:“对,对。你把陶乐剑法练成才是最关键的。”  

  穆维周感觉他们说的不尽不实,但人家不愿意告诉他,他也没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