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第九章 不识空元功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4943 2016-10-05 18:52:16

    道法自然。——《道德经》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第九章不识《空元功》  

  二人葬了胡真之后,回到祠堂前。穆维周抱着拳,满怀感激的看着麻脸汉子说:“今天有劳兄弟了,多谢啊!”麻脸汉子见他如此,竟然有些局促,避开他的目光,还礼说:“这位大哥别这么说,要不是你救我,恐怕埋在那的就是我了,我还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呢。”  

  他说完这话,二人一阵沉默。然后麻脸汉子打破沉默,问道:“哎,我记得何镜子打我的那只镖,好像打在了你身上,为什么你会没事啊?”  

  他这一问,穆维周也想了起来,觉得奇怪,摸了摸后腰,不禁展颜道:“看来好人有好报。早晨我为了方便,把这本书系到里边了。”说着把《空元功》拿了出来。  

  那麻脸汉子看了一眼《空元功》封皮,不禁惊讶的说:“兄台,这册子可是《空元功》吗?”  

  穆维周回答道:“是啊。”  

  麻脸汉子高兴的说:“哎呀,兄台,你知道你拿的是什么吗?这可是武林中人都梦寐以求的绝世内功秘籍啊。”看着穆维周不解的样子,麻脸汉子慢慢解释起来。  

  原来当今的武林有很多帮派,每个帮派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或者因为武功或者因为实力,这些帮派不定期的会开武林大会,聚到一起商量江湖上的事情或者划定各自的势力范围。人们还对这些年最有影响力的几个帮派编成了一句偈语——太平金钱海潮水,儒墨白马神农会。说的就是太平道、金钱帮、海潮帮、儒门、墨门、白马寺和神农会这几个势力很大的帮会门派。武林中的事情往往需要这几个门派的相互博弈、相互协调,如果有一件事情是他们共同反对的,那就绝对不会有结果。  

  太平道已经存在百十年,本是道家的一个支脉,主要做些引导人们修身、修仙,为百姓治病、驱邪的事。这些年太平道出了个新教主叫崔不败,人称“一剑太平”,武功奇高,没多少人见过,他的儿子“美郎君”崔笑到是经常出没于江湖中。在他的领导下,太平道扩展迅速,很多州郡都有他们的分支,设立祭酒、方主、旗主进行管理,几乎影响着半个大汉。它的教徒信众虽然多,但参差不齐,像何镜子他们应该是太平道的低级门徒。太平道这些年的迅速扩张,已经引起朝廷的注意,朝廷设置专人监视着他们的举动。  

  金钱帮帮如其名,是专门做与钱有关的营生的,包括典当、借贷等等。帮主叫钱不怠,人送外号“铁公鸡”,平常也很少在江湖上露面。据说此人武功不是很高,但富可敌国,又有很深的背景,每次露面都带着一副黄金面具,所以没人知道他究竟是谁。因为金钱帮从事的行业特殊,不但平常百姓,就连很多帮派也都和他们借钱,影响巨大。所以钱不怠武功虽然不高,但江湖地位却与崔不败不相上下。金钱帮的店铺全国都有,北方居多,日常事务由“两掌柜”和“四伙计”打理。这些人武功比他们的帮主高,属于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海潮帮是这几年新崛起的帮派,主要因为当今皇上大力治水,海潮帮大当家王海泽抓住了机会,组织帮众,深入参与其中,迅速发展壮大。他们几乎垄断了大汉和水相关的营生,无论海运漕运,筑坝改河,甚至日常贩水都有他们的参与。用他们的话说,说有水的地方,就一定有海潮派。王海泽人称“海贼王”,虽出身低微,但为人机敏果决,行事狠辣,三十六路“海蛇剑法”在江湖上享有盛名。他和师弟李海冰跟着师父汪涌海运起家,师父死后,他和师弟李海冰分别就任大当家和二当家。现在的海潮帮实力能够远超其他几个传统的名门,完全系与此二人。  

  儒门墨门原本一门,他们的初始门派可以上溯至战国时代,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这个传统豪门,随着后来“儒墨之争”的愈演愈烈,秉持不同理念的同门师兄弟分别建立的儒门墨门,并且相互争斗,互为敌人,直到如今。儒门现任门主孔克己,墨门现任门主墨兼爱,年龄相仿,武功相当,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很可能会继续自己互为仇眦的宿命。说也奇怪,这两个门派虽然彼此消耗、争斗了几百年,却并没有像其他门派一样湮灭,而存续至今。  

  白马指的是白马寺。  

  说起白马寺还有个有趣的由来。永平七年的一天夜里,当今皇帝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身形高大,头顶照着白色光晕的金人,在大殿上飞来飞去,一会向西飞走了。皇帝醒来后感觉到身心无比舒畅,便记下了这个梦。第二天上朝,向大臣们询问此事。太史傅毅回答说,听说西方有神,被称作佛,就是那个样子。后来明帝派人到西方去求佛法,在大月氏巧遇天竺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于是以白马驮经,一起回到洛阳。三年前皇帝下令根据天竺佛寺的式样建立了大汉第一座寺院,命名为白马寺,以为纪念。  

  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不但熟谙佛法,而且身怀上乘外域武功。三年来他们一边翻译《四十二章经》,一边传播佛法。因为心持慈悲、行事公正,渐渐融入了当今武林,成为令武林人士信赖的仲裁者和调停人。  

  神农会的创建者叫氾胜之,做过汉成帝的劝农使者。当初建立神农会的目的,主要为了劝课农桑、传播农艺。后来王莽乱汉,神农会在氾胜之儿子氾凯之的领导下,转变为一只反莽的民间力量。据说氾凯之少时偶有机缘,被一位神仙收为徒弟,练得绝世武功,冠绝当世,武林中人无不为他马首是瞻。他学的内功心法就叫空元功。不过后来氾凯之不知怎么就死了,听说是莫名暴毙,神农会自然就传到了他儿子氾行之手中。但氾行之资质平庸,武功平常,会中实权也被他的师兄“白头翁”和下面农院、药院的两个长老所掌握。武林人士都很疑惑,为什么氾凯之武功天下无敌,却不交给他儿子呢?更有传言,氾凯之其实把绝世武功藏在了神农会的镇会宝典《汜胜之书》中,引得江湖中人各个垂涎,经常有人登门索求。内奉弱主,外遭匪敌,让曾经一时无二的神农会衰败的厉害。要不是靠几个大帮出面维持着,神农会恐怕早就一时云烟了。  

  听着麻脸汉子娓娓道来,穆维周满心佩服,再想想自己这两天的遭遇,不免觉得用以前的生存技能在这个时代谋求生存,是很困难的事。  

  看着穆维周目露钦佩的怔怔看着自己,那麻脸的汉子倒有些不安起来,停下来,低下头不说话了。  

  穆维周见状忙说:“这位兄台,请勿多虑,我只是觉得你博闻强识,而在下实在孤陋寡闻的很。”  

  人是最怕别人给戴高帽的,别人一给戴高帽,一般人都会感到愉快,也不会去想那高帽合适不合适,或者真的假的。“哪里哪里,我只是听我的师父说起。”话虽如此,自得之情却溢于言语。  

  这时风更大了,二人往破祠堂里走了两步,然后穆维周问到:“在下穆维周,我是98,……哦,今年虚龄18,请问兄台高姓大名?”  

  麻脸汉子,踱着步说道:“‘下武维周,世有哲王。’嗯,好名字!在下……柳青平,今年虚龄16岁,我应该称你一声穆大哥。”  

  “啊?!”听见柳青平一下子说出自己名字出处,而且言语间带着修养,心中有些惊讶,为了不落下风说道,“风起青萍之末……”回头一想不对,麻脸汉子不可能叫“青萍”这样一个女的的名字啊,不免有些尴尬。  

  柳青平一笑,说:“不是那个青萍,是平步青云的青平。”  

  穆维周赶忙说:“好名字,好名字。”心中却看到了一个大大的“汗”字。说话间偷眼看了一下柳青平,心说:“这个人自称16岁,怎么长得比“老大”还老。”  

  正想着,呼听“咔嚓”一声,祠堂另外半边房顶也因为大风掉了下来,吓的柳青平“啊”的一声,往穆维周身后躲了过来。  

  穆维周见了哈哈大笑,心想果然是小孩子,不免以大哥自居起来。  

  穆维周这一笑,却让麻脸汉子平静下来,低着头对穆维周说道:“穆大哥,我看风这么刮下去,这个祠堂一会恐怕一会就完全塌了,咱们是不是现在就离开这里啊?”  

  穆维周听了,不免犯起愁来。胡真这一死,把自己扔在了这儿,成了“东汉孤儿”。胡真死的时候说,要想回去就得思,还比划了四个手指头,是让他思考什么呢?和四又有什么关系呢?看来是能回去的,只要把他临终的话想明白就行了,更何况胡真设定的两年的旅程,正好用这两年时间,一方面找一找回去的办法,另外也了解一下东汉社会。既来之,则安之嘛。一想到这,心下释然,对柳青平说:“青平,胡爷去世了,我在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朋友了,但我还是要到洛阳去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柳青平高兴的说:“好啊!穆大哥,不如这样,先到广陵我家,过了年我和哥哥们都要去洛阳,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好不好?”  

  现在的穆维周其实是走投无路了,这个安排对他来说再好不过了,别说这种安排,你就算让他卖身为奴,他恐怕也不得不认真考虑。  

  二人商量好了,又过去向胡真的墓行了个礼,就准备出发。但问题是,两个人一匹马。穆维周有心和柳青平骑一匹马,可见柳青平没有那个意思,也不好开口。柳青平见穆维周又牵马,又弄靴子的,知道他的意思,可就是没说话。穆维周本心仁义宅厚,见柳青平没有招呼他的意思,也就牵着马,往乌程方向走去。  

  二人一路上边聊边走,到也没觉得时间过得多快,分虽然大,但因为是顺风,走的反倒比平常快了一些。到了下一个驿站,吃饭歇马,柳青平还给穆维周弄到了一匹马,虽比不上他自己的威武,却也教程不慢。穆维周心下也对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小孩儿暗自敬重起来,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么大本事。一路上穆维周处处留意,让他对东汉有了更加的了解。至少如果此刻他有两百钱,绝对不会出现类似昨晚的事情了。晚上天还没黑,二人就到了乌程。  

  东汉明帝时候,中国被分为十三个州,一百多个郡,和一千五百多个县(城),每个城人口少的几千多的十多万。那时候江南已经得到了比较好的开发,属于比较富裕的地方,人口也比较多。乌程当时属于扬州的吴郡,是一个一般规模的城,大概有五万多人口。  

  穆维周对所看到的一切都感觉新鲜,但他又努力掩饰着,尽量不给柳青平看出来。柳青平看在眼里,也不说破,谁还没有一些秘密呢?  

  二人找了一间客店,要了两个房间,安排住下。穆维周看了自己的房间后,就准备好好洗个澡。这两天风里来、土里去的,照照镜子,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当他路过柳青平房间,想问他要不要一起洗,发现房间没人,也没在意,就自己去了。回来后,正准备把他那套“戏服”洗一下,才发现床上放了一套白色的新衣服。知道是柳青平那给自己的,不禁觉得这个小兄弟挺会办事,心下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刚换好衣服,正扎头发的当,柳青平走了进来,他也换了一套衣服。  

  “柳兄弟,这衣服是你给我的吧?多谢啊。”穆维周也没看他,边扎头发边说。  

  等他扎完头发,朝着柳青平展开双臂,说:“你的眼力还不错,挺合身的。”  

  但柳青平没什么反应,看着他发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穆维周问。  

  “啊,没、没什么。我来是想问问,咱们什么时候去吃饭。”柳青平说。  

  穆维周看看天色,说道:“现在就去吧。”  

  二人到了前厅,特意在二楼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穆维周也不会点菜,完全听柳青平安排。  

  穆维周从二楼望下去,才发现这个客栈刚好建在河的旁边。客栈门口是一条沿着河的路,用石头铺成,大概有三米宽。河上每隔几十米,有一座连通两岸的拱桥。门脸一个挨着一个的向水而建,挂着各种各样的幌子和招牌,对岸也是一样。河中来来往往行船,模样不尽相同。虽然已近天黑,但渐燃的灯火,更增加了几分祥和与热闹。  

  穆维周看着这一切,不禁想起了胡真。说好了去昆仑山之后,一起在东汉游历一下的,没想到如今却阴阳相隔。想到这,忍不住轻叹一声。  

  柳青平一直没说话,听到穆维周叹息,说道:“穆大哥,你知不知道这乌程最有名的是什么?”  

  穆维周说:“乌程、乌程……是毛笔吧吗?”  

  “不对。”柳青平摇头道,“再猜。”  

  “不知道,是什么?”穆维周恐怕说出别的答案来,让他感觉到奇怪,索性问他。  

  “粽子。”柳青平说道。  

  “啊,对,乌程的粽子,粽子。我怎么忘了这个了呢。”穆维周恍然大悟的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到了乌程之后,有一个地方时一定要去的?”柳青平说。  

  “一定要去的……是哪里啊?”穆维周问。  

  “提醒一下,当年和高皇帝争天下的是谁啊?”柳青平问。  

  “和高皇帝……啊,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项羽!”穆维周回答道。  

  “对,就是他。项籍祠就在乌程西北的小山上,过两天我们可以去看看啊。”柳青平笑着说。  

  这是穆维周没想到的。穆维周从小就喜欢项羽,虽然项羽在和刘邦争天下失败了,落了个“自刎乌江”、“一体五分”的下场,但穆维周觉得项羽做事光明磊落,而且又很会打仗,不像刘邦那么奸诈狡猾,打起仗来也很窝囊。高中学《鸿门宴》的时候,特意从老爸书架上拿了《史记》对照着《项羽本纪》看。上大学之后还特意买了本《史记》,尽管对刘邦和项羽的认识有些变化,但还是认为项羽更对自己的脾气,和自己更像。  

  “嗯,楚霸王光明磊落,引一军,匡天下,要去看看。柳兄弟,咱们明天就去怎么样?”穆维周说道。  

  “好啊,就明天去。我也很喜欢他!”柳青平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