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第十章 小人之心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4560 2016-10-06 19:35:22

  说话间,店小二把饭菜端了上来,四个素菜,一个蛋汤,还有一盆粽子。

穆维周一看,心说柳兄弟真是有心人。知道因为今天胡真去世了,所以没点荤菜和酒。再想想刚才几句话就把自己的难过排解了,不觉自叹不如。

几个菜都很好吃,虽然没有肉菜,却让穆维周非常受用,只觉得分量少了些。尤其是那一盆粽子,每个给头不大,里边包的馅儿又各不相同,有各种豆子的、有大枣的、有蛋黄的还有其他穆维周吃不出来的干果的,总之是味道好极了,如果舌头不是自己长的,他可能都会吞进肚去。正当他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柳青平好像都没怎么吃。看看见光的盘底,和所剩无几的粽子,忙把手里咬了一口的粽子递给柳青平,说:“嗯,柳兄弟,这个好吃、这个好吃,我吃饱了。你先吃这个,我再给你剥一个。”

柳青平看着眼前的粽子,犹豫了一下,接过来,咬了一口说:“嗯,这个是蛋黄的,做的蛮不错的。”

穆维周看着他吃饭的样子,说道:“柳老弟,你家教肯定不错。”

柳青平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穆维周回答道:“你吃饭斯斯文文的,一看就知道是从小训练出来的,所以我推测你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柳青平转了一下眼珠,微笑着说:“穆大哥,我看你也非寻常。”看着穆维周疑惑的看着他,继续说道:“你衣着独特,明于经史,出口成章,而且对《空元功》这种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好像也不大在意,所以,你定是非常之人。”

穆维周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心说:“我可不是不同寻常,不过不同寻常不在这而已。”

这时听柳青平继续道:“不过……”

“不过什么?”穆维周问。

“不过武功实在是太差了!”柳青平说完,把受伤的最后一小块儿粽子吃进嘴里。

这个倒是真的。穆维周在路上就发现,往来的旅人大都带着刀剑,而且偶尔还会碰上因为言语不和,就较量起来的,这和21世纪的中国差别太大了。21世纪的中国不但人们没有武器,而且买个菜刀都得实名制,遇到暴徒行凶,杀掉几十个人和杀羊似的,有谁能管,有谁会管?一个真要施暴的人,怎么还弄不到凶器呢?难道非得买一把菜刀吗?那些买菜刀行凶的人,估计充其量也就是想不开的市井小民,破坏力有限。但凡有点脑子的凶徒,都会想到尽量不留下证据。看来持菜刀行凶的暴徒,索取了人的性命,而有些事情却好像取了一个民族应有的灵魂,至少阉割掉了一些东西。

穆维周突然有点羡慕起这些汉人来,但想想自己目前依然鱼肉的样子,又怀念21世纪的中国。

柳青平见他不说话,又说道:“穆大哥,你为什么不练空元功呢?虽然它是内功,但天下人这么想得到他,一定有独到之处,我想练成了,至少也能保护自己吧。”

穆维周接口道:“不是不练,是我看不懂。”于是就把空元功使用篆书写成的是告诉了他。

“这容易,”柳青平说,“篆书小弟懂一点,你把书拿给我,我帮你翻译一下。”穆维周觉得那样挺好。

二人吃过饭,又坐了一会,眼见时间不早了,便结了账,回到后边房间。

穆维周回到房间,拿出《空元功》想要给柳青平送过去,刚走了两步,又踌躇起来:“像柳兄弟所说,这本书如果这么厉害,如果给了他,会不会被骗啊?”心下不觉感到为难。正在这时,听见有人敲门。

“穆大哥,穆大哥,你睡了吗?”原来是柳青平。

“啊,没有。”穆维周说着把书书又揣回怀里,打开了门。

“穆大哥,”柳青平跨进门槛,站在门口说:“我是过来拿书的。”

“啊、对,我正想给你送过去。”说着把书从怀里掏了出来,递给了他。这就是穆维周,有些时候即便他想到了做一件事情对他未必有好处,但他也会去做。柳青平在破祠堂帮他们出头,之后送马、送衣服,关照吃饭住店,这让他很难拒绝他的提议。当然根本原因是,他觉得柳青平不是坏人,不会骗他。

柳青平见他这么痛快就把书给自己了,不由一愣,问道:“穆大哥,你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拿着书跑了啊?”

穆维周被他说中所想,迟疑着说道:“会。但是我相信你不会。”然后像是突然变得很大方的说:“其实我拿着也没用,我也看不懂啊。我看你不像坏人,你要是能练成了上面的武功,我觉得也不是坏事。”

柳青平听他这么说,笑道:“那好,那我就先借来看看。”说完一转身,往自己房里走去。

穆维周想招呼住他,确实在张不开嘴,看他进了房间,自语道:“哎,这个事办得不好,恐怕要上当。”想想也没有其他好办法,索性决定先睡觉,明天早点起来去和他要回来。当下关好门,躺在床上,一边想着昨晚看过的导引图,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穆维周醒来已是日上三竿,这也是他这两年熬夜、不规律生活的延续。穆维周本想在床上再濑一会儿,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马上一骨碌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去找柳青平。

柳青平房间没人。穆维周心里隐隐觉得不妥,又在屋里转了两圈,看见床铺铺得整整齐齐,招呼了几声,确信没人。看看马棚,马还在,心里踏实了一些,向店小二打听,小二说柳青平走了,不过走了没多久,也就一顿饭的工夫。

穆维周穆维周这下死心了,埋怨自己轻信别人,人家两顿饭一匹马就把自己收买了,但觉着柳青平既然要逃走,骑马岂不是更快些?转念一想,他可以随便买一匹新马,这样自己就更不好打听到他了。穆维周不禁恨起柳青平来,觉得他的那张麻脸是那么的可恶,那些之前认为他会办事的想法,也变成了他诡计多端的证据,目的不过是让自己心甘情愿的把书给他。现在想想昨天说的柳青平练成上面的武功,自己也感觉不是坏事的话,简直就是为自己的愚蠢做注脚。

正当他坐在房间患得患失的时候,听见庭院里有人叫他:“穆大哥,吃早餐了,你看我买了什么?”

穆维周一听,是柳青平的声音,原来他没走。一下子觉得自己从傻瓜变成了,慧眼识人的圣人,心想柳青平这个朋友是交定了。

“这么早,你去干嘛了?”穆维周一本正经的客气道。

柳青平把手里的东西提到穆维周眼前,说:“昨天我见你很喜欢吃粽子,就到街上正宗的老字号,买了粽子回来。赶快趁热吃吧!”

这真是出乎穆维周意料之外,他这辈子除了他妈和他爷爷,他爸都没对他这么好过。只觉得心头一热,觉得汉朝人真好,真淳朴。不由得一舒长臂,搭在柳青平的肩膀上,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说:“柳兄弟,你真够意思,你这朋友我交定了。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一下你呢?”

柳青平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搂搂个正着,赶紧挣扎着甩开他的手臂说:“不用报答,不用报答,我还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呢。”

穆维周看他毛毛的样子,说:“你怕什么,我又不是蛇。还有,以后咱们就别提你救我我救你什么的了,想想都麻烦。来吧,赶紧吃饭。”说着,给柳青平拽了把椅子,自己也坐了下来。

“慢着”,柳青平把粽子放在桌上,从怀里掏出来了一块布,递给穆维周,说:“穆大哥,你看看这是什么?”

穆维周拿过来,展开一看,是一篇用蝇头小楷写的文章。每句四个字,每列八句,一共十八列,每两列之间还用第一、第二……一直到第九分着。“是你写的诗吗?兄弟有两下子啊。夫人之气,始于丹田,行于经络,达于百骸……”穆维周说,“这好像不是诗,难道……”

柳青平对她笑着点点头到:“对,就是空元功的口诀,我昨晚上帮你翻译过来了。”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穆维周这才注意到,柳青平的眼睛红红的,昨晚一定没怎么睡觉。感激的说道:“柳兄弟,你真够意思……”还没等他说完,只见柳青平一个健步跳开了,搞的穆维周一愣。然后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穆维周止住笑声说:“够意思,够意思。这样吧,为了感谢你,哥哥我决定给你做‘伴游’,怎么样?”

柳青平笑着问:“穆兄,什么叫‘伴游’啊?”

穆维周回答道:“就是游伴,和你的仆人或者跟班差不多。我们那叫‘伴游’。不过呢,只能一天,而且是明天。”

柳青平问道:“哦~那为什么要明天啊?”

穆维周说:“因为你昨天没休息好,今天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去项藉祠。另外,我今天研究研究这个空元功,把那个图搞明白,然后我就把他送你了,怎么样?”原来穆维周觉得柳青平帮了他那么多,自己又没有什么能报答他的,就这本《空元功》还能拿的出手,生的人情越钱欠越多。

柳青平一笑说:“那就不用了,自己兄弟,不用客气。”

二人吃过粽子,柳青平休息,穆维周开始研究起《空元功》来。空元功一共九节,由浅入深。前三节主要讲的怎么从丹田向四肢导气,再回到丹田。穆维周根据口诀,参照着图,很容易就会了。练的时候就感觉一股丝线般的暖流,按照自己的想法,到达手掌或者脚掌,到达之间或者脚尖然后又回到丹田,每做一次导引,手脚都会觉得很舒服。第五节是导气上头的,穆维周导了几次,也没能成功。再后边几节,是讲怎么到各个器官、怎么分流,怎么在各个部位之间协调,看到第九节,发现图上全是箭头,看就看的头昏脑涨,更别说练了。好在穆维周也不强求,能懂则懂,能导则导,这也是从小和爷爷在一起,养成了个对事顺其自然的态度。

人的命运,很多时候就是巧合。如果换了另一个武林中人,拿到这样一本绝世秘籍,巴不得早学会,早练成,然后显世于人,声名于野。练不了强练,最后不但功夫练不成,还有可能自戕身体,走火入魔。这《空元功》别看就五百多字,但属于上乘武功,只有两种人有可能练成。一种是有比较好的武功基础,对武学能有整体的认识,知道其中的利害,不疾不徐的练成此功;再有就是天纵奇才了。当初胡真得到这本秘籍的时候,也没想练成什么绝世武功,所以就没问其中关键,给他秘籍的人呢,也没说。所以对于穆维周来说,实在是要感谢他的性格了。

穆维周把前四节练了很多遍,感觉每练一遍,那股软流都壮大一点,等他觉得已经将前四节完全弄明白、不会有任何差错了之后,才发现天已经过了晌午。柳青平正在小几旁静静地坐着。

“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柳兄弟,你没休息吗?”穆维周说。

“我中午时候醒的,刚才过来看你在练功,就没敢吵你。怎么样,看你心外无物的样子,进展怎么啊?”柳青平说。

穆维周回答道:“这空元功前四节,练起来感觉很容易,这半天功夫我就会了。不过从第五节开始就不行了,感觉练不成。”

“哦?那是什么原因呢?”柳青平问。

“不知道,我把前四节练得非常熟了,但第五节一到一半就进行不下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穆维周回答。

柳青平想了一下,对穆维周说:“穆兄,能不能把那本书再给我看一下?”

穆维周把顺手把书扔给了柳青平。柳青平把书接过来,翻到第五节,突然把前四节扯了下来。穆维周不禁大惊,脚尖一点,双手一探,分别抢在手里,说:“柳兄弟,你这是干嘛?”

“哇!穆兄,这空元功果然厉害,你刚才的那两招,简直利索极了。”柳青平高兴的赞叹道。

“你想试我,也不用把书撕了啊?”穆维周说。穆维周喜欢读书,随意撕书这种事,对于他来说,还是有点介怀的。

“穆兄,你想想我为什么撕?”柳青平笑着问。件穆维周不明所以,继续比划着说:“撕……开……”

“啊~明白了。因为《空元功》是武林中人都想得到的秘籍,谁也没想到会在我手里,而我武艺平平,万一哪天被人发现了,估计就会凶多吉少。如果分开放,危险就会小些。这就叫“白璧无罪、怀璧其罪”对不对?”穆维周说。

“穆兄只说对了一半,”柳青平走了两步,说道:“我最担心的是这本书落在坏人手里,到时候恐怕会造就个大魔头出来,那就更麻烦了。”

穆维周听他这么说,更佩服这个小兄弟了,说道:“兄弟说得对。我可不敢以貌取人了,咱们赶紧找个地方把前半部藏起来。”

柳青平知道他再说自己麻皮脸,也不在意,说道:“我已经想好藏书的地方了。”

穆维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与柳青平异口同声说道:“项籍祠!”

二人收拾了一下东西,草草用了饭,打听到项籍祠在西北不远的小山上,也就没骑马,徒步向西北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