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千秋国士梦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 小说

    类型
  • 2016-10-04上架
  • 30060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游戏我所欲

千秋国士梦 夕烟堂顽石 5682 2016-10-04 19:09:45

    第一卷东汉风云  

  古今多少,风流人物,都史海沉钩。  

  江山如画,争相粉末,唯国士千秋。  

  客寄辱荣身为梦,谁愿早堪透?  

  正道沧桑心一念,青冥下,物华休。  

  时间就像奔流的河水,无论站在河边的是什么人,发出怎样的感慨,都不舍昼夜的流逝着,那么欢乐,那么残忍。站在河流中的我们,怀着各种忽然,徒劳的刷着存在感,像是大多数,又像从来没有存在过。至于那些浪花,也终究泯然,此刻尚且不如一首《少年游》真实。而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米兰·昆德拉  

  少年情怀总是诗。  

  第一章游戏我所欲  

  “十点钟方向冲进去!老大,那边交给你了!”  

  “山猪,小道留一组剑客控制,骑兵和其余过河,直插他们大本营,我已经进来了。”  

  “影子胡,把你大道阻击的兵分成两拨,那足可以挡2分钟,就赢了。”  

  “其余的兵力全力主城,其他的不用管!”  

  “放心,就赢了!”  

  ……  

  杭州,江南。  

  一间不太大的网吧里,一位戴着耳麦、学生模样的男孩,盯着电脑,一边飞快操作这键盘和鼠标,一边若定的对其他玩家发着指令。旁边两台电脑前全神贯注忙活的另外两个男孩,也一边操作,一边大声呼应着。这种呼应,让人满为患的网吧显得更加嘈杂。不用说,这是几个正进行网游对战的人,而且貌似一个战队。因为他们都带着耳机,又都全情投入的好似用生命在游戏,以至于稍远座位上,两个年轻人对他们大声交流的抗议,根本就没听到。  

  指挥的男孩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宽阔的肩膀和粗大的骨架,让他和一般的江南人的纤弱,明显有着差别。男孩的眼睛透着明亮,加上直挺的鼻梁和斜飞入鬓的眼眉,惹得刚好坐在对面的两个上网的小姑娘,不时瞟过来。只不过那一脑袋凌乱的、明显久未打理的头发,和大冬天的单衣单裤,让人颇觉违和。  

  “耶!赢了!又赢了!耶!耶!耶!大胡子猪战队,天下无敌!”突然中间的那个男孩,兴奋的叫着站了起来,高举双手,一副胜利者的样子,“老大,维周,givemefive!givemefive!”  

  “哈哈,搞定!山猪,表现不错,绝对‘神猪’啊!嘿嘿!”被称作“老大”的年轻人一边与“山猪”击掌,一边高兴的说道。  

  被称作维周的长发男孩,如释重负的靠到椅背上,拍了下“山猪”的手,对着耳麦说道:“这局大家发挥不错,影子胡,超级肉盾啊!”  

  “就是,影子胡,你这次推荐的游戏真好玩,超赞超真实啊,比魔兽有意思多了。”“山猪”对着耳麦说道。  

  “你们上手太快的,表现超出我的想象!之前我和其他的人组队,想过这关,最少都要打五六遍,没想到咱们几个一次过!厉害!嘿嘿。穆子指挥的不错。”三个人的电脑上出现了一行字。  

  “那必须地!有维周指挥,别说是游戏,就算真的打仗,我看也不惧。”“老大”说道。  

  “就是。再说游戏虽然刚上手,咱们组队可是磨合半年了。有默契,啥都easy。对了影子胡,你怎么总能找到一些让人意外的游戏啊?这款也很爽吗!”“山猪”问道。  

  “秘密!呵呵!”屏幕上跳出几个字。  

  “我去,你总是那么神秘。战队半年了,只见过你打字,声也没出过一次,你这‘影子胡’的网名还真形象。”“山猪”对着说耳麦说道。  

  对于“山猪”的抱怨,这次“影子胡”仅仅带着“嘿嘿”两字出来转了一下,算是回答。  

  “山猪”并不死心,对长发男孩说道:“穆维周,你知不知道他在哪儿发现的这款游戏?”  

  还没等穆维周回答,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声说:“跟你们说小声点儿,当没听到啊?”  

  三人有些意外,回头观瞧,发现有两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站在身后,正是刚才认为他们吵得两个人。  

  三人打量了一下他俩,其中一个个子不高,但挺壮,身材和“山猪”有几分相近。脖子上挂了条手指粗的金链子,长得竟然和北京说相声的刚哥有点像,没那么胖而已。另一个很瘦,倒扣着个棒球帽,斜着眼睛,撇着嘴,手里还着转着个车钥匙。两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一看就知道是混混。  

  这间坐落于文一路上的网吧已经经营了很久,老板的目标消费者,主要是那位创造出“四十大盗”网上交易平台的“风云人物”母校的学生。这几天正是学生们大都刚考完试,该放寒假的时候,消费的人比较多。刚刚那三个所谓“大胡子猪”战队的成员,就是这所学校大二的学生。他们住同一个宿舍,刚才指挥的男孩叫穆维周,虽然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却因为读的书比较多,给人叫做“穆子”;胜利后站起来拍巴掌的,来自河北,因为做是简单直接,被称为“山猪”;“老大”是四川人,年龄在班里最大。  

  “对不起撒,我们没主意,吵到你们了,抱歉哈,抱歉。”没等另外两个“小弟”反应,“老大”站起来,笑呵呵的对“金链子”和“斜眼儿”赔起了不是。  

  与此同时,穆维周扭过头来,半养着身子,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个人。“山猪”倒一下子坐回了椅子上,扭着头傻傻的看着两个人。  

  “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斜眼儿”晃着脑袋,流里流气的说。“金链子”瞅了他一眼,仿佛为自己的兄弟能马上爆出这么“经典”的台词,感到几分得意。  

  穆维周此刻也明白了,估计是刚才“爆关”时候太激动,影响人家了,一边听着这么“有深度”的话,一边挪开了椅子,站了起来。  

  他这一站起来,“金链子”的“斜眼儿”都神色微微变了一下,往后退了半步。因为他们发现穆维周足有一米八,虽然身材略瘦,却也给人几分压迫感。  

  “是啊,哥们儿。我们刚才太激动了,没注意,影响到两位大哥,不好意思啊。”穆维周略带歉意的说。  

  “金链子”和“斜眼儿”一听他的话,又恢复了盛气凌人的模样。只见“金链子”对穆维周半仰着头,歪着脖子说:“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又听了这么经典的话,穆维周一时到不知怎么应对了。“老大”倒是年长几岁,笑着接口道:“两位大哥,我们知道错了,确实对不起,接下来我们绝不出声,你们放心哈。呵呵。”  

  “金链子”看着三个人,语气带着几分缓和的说:“啊……看你们的样子,是旁边大学的学生吧?”  

  “老大”点着头,笑着回答道:“对!不好意思撒,打扰到你们了,不好意思。”  

  听了这话,“金链子”和“斜眼儿”对望了一下,只听“斜眼儿”晃荡着脑袋说:“大学生的素质就这样啊?!好吧,看在你们挺有诚意的份上,说说吧,咱们怎么解决?”说完,眼睛还瞟了瞟穆维周他们身后正在瞧着这边的两个姑娘。  

  这时“山猪”也站了起来,好像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直愣愣的说:“不是给你们道歉了嘛?我们错了。”  

  “怎么着?一句错了就完啦?你们吵的我们半天都没能好好上网。我们来这是花钱上网的,不是听你们吵吵的。”“斜眼儿”一脸无赖的说道。  

  “老大”与穆维周对望了一眼,知道是碰到无赖了。一时却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继续笑着赔不是。  

  只听“金链子”大方地说:“行啊,道歉我接受了。赔偿了我们的损失,这事就算完了!”  

  正当“金链子”和“斜眼儿”纠缠时,网吧广播响了:“欢迎请各位顾客来网吧消费。网吧是公共场所,请大家文明上网,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马上报警。警察十分钟内就能赶到。谢谢合作!”随着广播声,几个网管也围了过来,防止发生冲突。  

  “金链子”和“斜眼儿”听说要报警,又见眼前这架势,知道想法难以得逞了。“金链子”指着“老大”嚣张地说:“算你们运气好,我记住你们仨了,以后别让我碰上!走!”说完志得意满的扬着头,往门口走去。“斜眼儿”也提高了声调,指着穆维周三人说:“以后上网有点素质!”不过他听起来是对三人说,感觉却是想要提请他们三个身后的那两个姑娘注意。  

  穆维周三人目送着“金链子”和“斜眼儿”将军似的走出网吧,都坐回了椅子。没有一会,只听“山猪”说:“别玩了,咱们吃饭去吧,下午我还得准备坐车呢。得熬一宿呢。”  

  穆维周和“老大”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经过刚才的事情,哪里还有晚的心思。  

  “好吧,跟影子胡说一声!”穆维周说,“影子胡,你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这么快就下了?再玩会啊?”三人游戏对话框中刷出一行字。  

  “你玩吧,刚才差点和人打起来。‘山猪’下午又要坐车回老家,我们一会吃顿饭,给他送行。”穆维周敲道。  

  “是啊,碰上俩无赖。现实要是和游戏似的就好了,一剑封喉!”“山猪”插话道。  

  “打架吗,小意思。穆子你不是练过跆拳道吗?”“影子胡”继续刷着字。  

  “呵呵,我比较有‘武德’,和你可不一样。不扯了,你明天什么时候到啊?”穆维周说道。  

  “估计中午吧。我有你们电话,到了给你们打电话。我请你们吃午饭!我还会给你们带一款新游戏。绝对好玩!”“影子胡”刷道。  

  “我去,”“山猪”说,“你过来也不早说,我这票都订好了,没法碰面了,还错过一顿饭。”  

  “来日方长嘛。再说‘大胡子猪’战队,少了一只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嘿嘿!”“影子胡”敲道。  

  “你大爷!你才是猪。”“山猪”回嘴。  

  “我肯定不是猪,‘大胡子猪’,‘大胡子猪’,我是胡,‘影子胡’!”“影子胡”道。  

  “呵呵。‘影子胡’,你是不是个女的啊?咱们组队半年,没听过你说一句话,也没见过你长啥样?明天我也不在杭州,万一你是个美女,我岂不是损失大了?要不你先发个照片,让猪哥看看?嘿嘿!”“山猪”傻呵的说。  

  一会儿,屏幕上闪出几个字——“胡爷是纯爷们儿!”  

  “哈哈!那只好明年见了。希望你们明天基情无限!我们下了!”“山猪”道。  

  “希望如此吧!呵呵。”影子胡回道。  

  三人结账下机,出了网吧,向经常吃饭的餐厅走去。  

  三人拐进了大路旁的一条小巷。这条小巷非常热闹,也很杂乱。三教九流无所不有,为读书人们提供着各种服务。穆维周隐隐觉得,中国每一所大学附近,好像都会有这么一条小巷。比如曾经的秦淮河与夫子庙,现在北京的蓝旗营与五道口。  

  穆维周的家乡是赤峰,在燕北塞外。那片土地诞生过举世瞩目的红山文化,那件抽象的玉猪龙,早已成了中华璀璨文明的重点符号。不过现在家乡的情况,与此时所处现代文明仿佛两个世界。尽管穆维周考上大学之前,也去过几个城市,但真要在杭州这样的繁华都市生活,却也着实花了一段时间适应。  

  就拿这巷子里林立的店铺来说把,刚开始的时候,穆维周就弄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店铺白天营业,有的店铺傍晚才开门;同样是理发店,为什么有的设备多得他都看不过来,有的却连一把剪刀都没有;而服装店更是各种各样,有的卖平常的衣服,有的专卖外国款式衣服,有的卖新衣服,有的还卖二手旧衣服。  

  当然一年半之后的今天,穆维周早对这些见怪不怪了。除了庆幸适应的过程中没闹出什么大笑话,也深刻意识到这繁华世界的合理,以及故乡的落后与珍贵。即便如此,巷子口那家卖所谓现代汉服的,依然让他感到困惑。穆维周认为服装这东西,是时代的产物,它反映着那个时代的审美、生产、生活方式,甚至人的思想水平。人类从茹毛饮血经历了那么多的探索、付出了那么多的牺牲,才走到当前这种文明的地步,实属不易。比如胡服骑射和脱掉长袍马褂,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可有的人却想要走回去,还美其名曰那是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出力。就算2000年前的汉朝我们就已经雄踞世界东方,但那也不代表追求复兴就是穿汉服啊?不伦不类嘛。他觉得,这种“穿汉服”行动,除了彰显这个社会人们可以肆意表现自己的自由意志之外,也许还表明了一种病态。不是那些堂而皇之推广汉服的人没想明白,就是传播这些事情的媒体脑子糊涂。穆维周甚至怀疑,到底这种尊重人权、尊重自由的时代精神,把有些人救了,还是把他们害了。或许有人会说,存在即合理。嗯,一定是哪里合理着。  

  三个人走进经常吃饭的餐厅。这是一家东北人开的餐馆,不但价格实惠,味道也比较正宗。老板在店前弄了个小烤串广场,更是一年四季的吸引了不少人。每次来这吃饭,“老大”总会议论,大学毕业后,也开个餐馆,一定会赚不少钱。  

  因为已经过了午饭时间,餐馆里除了两张桌子还依然热闹的交错觥筹,剩下的就是每一张来不及收拾的餐桌。难以置信的是,这个餐馆中午一定来了不少土豪。  

  八面玲珑的老板娘收拾出一张桌子,热情地招呼他们坐下,按照“老大”的“吃好但不浪费”的原则,点完餐后,老板娘就去给厨房下单了。  

  “老大”是四川广汉人,宿舍四个人中年纪最大的。虽然他因为经济的原因,从来也没去过曾经近在咫尺的“三星堆”博物馆,但却并不妨碍他对穆维周们大讲特讲“纵目人与黄金面具”。除了书本里曾经读到过的“箍桶将葛朗台”、“收影子的泼留希金”和“织羊毛的马南”外,穆维周也从来没接触过花钱上那么吝啬的人。从上大学的第一天,“老大”似乎就和挣钱画上了等号。他开学的时候卖小商品,放假的时候收破烂。别人缺课可能是在玩游戏,而“老大”一定是去挣钱了。穆维周一度认为“老大”不但贫穷,而且狭隘、拜金、浅薄、急功近利,总之对这个人不可救药的反感。直到去年系里组织为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捐款。平常衣食优渥的同学们捐出了伍拾或者一百,班里几个传说中的“二代”毫无例外的统一捐了一千。直到系里的最后统计张贴出来后,“老大”赫然榜首——两千元。这确实在班里形成了不小的冲击。“隐形富豪”、“真▪富一代”、“爱出风头的人”都和这个曾经的“老大”关联到了一起,而“老大”的应对多半是笑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穆维周对“老大”有了全新的认识。后来他们一起喝酒,一起玩游戏。“老大”说班里没有人真正体会过穷,体会过没钱读书是什么感觉。他告诉穆维周,人类最大的罪恶就是浪费,而他永远不会浪费。  

  虽然穆维周不确定“老大”有怎样的经历,那种经历给了他怎样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但他能感受到“老大”内心的爱与良善,那是在很多其他人身上感受不到的。  

  “下午几点的车?”穆维周问。  

  “五点。十八个小时硬板啊!本来还想今天睡一上午呢,结果到底被你拖出来了。”“山猪”回答说。  

  “山猪”来自武术之乡——沧州。五短健壮的身材,彪悍的面目,看起来一副好勇斗狠的模样,就像他的外号。但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懒羊羊”。因为地理上的原因,穆维周把他当成了半个老乡,“山猪”津津乐道的各种沧州奇侠,也让他听得饶有兴味。可惜的是“山猪”口才不好,几乎每个传说都只能说出个梗概,但这刚好让穆维周发挥了他丰富的想象力,让每个主角现实而丰满,有的像剧孟,有的像杨过。  

  “得了吧,还不是你愿意来。”穆维周笑着说。  

  “呵呵,我这不是为了咱们战队吗。”“山猪”接口道,“不过这半天还真没白费,真不知道影子胡在哪儿发现的这一款款游戏,各个精品。刚才我用的那个剑侠,简直和真人没什么区别。”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穆维周漫不经心的说。看到“山猪”的意外目光,继续解释了一句:“李白,《侠客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