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少爷太坏,小姐不爱!

005 九爷有请

少爷太坏,小姐不爱! 似喜 2404 2014-07-05 18:14:51

    醒来时,青杨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旧的仓库里。

  窗外,夜幕降临,一轮嫩黄的弯月挂在天边。

  借着模糊的月光,隐约可以看清堆在角落里的几把破烂椅子。青杨试图爬起来,后脑勺却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

  感官和意识慢慢随之而恢复。

  最后的回忆,是在电梯里……

  冷不丁地,青杨想起男人说的那句话,“试图毁我的人,往往总是先被我折断双翼……”

  她浑身一僵,与此同时,仓库的门开了。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人有些晕眩。青杨眯着眼忍住不适打量走进来的几个男人。清一色的白衣黑裤,面容冷酷,比起之前在锦夜集团楼下见到的那些保镖,这些人的眼中,明显多了股凶狠的劲儿。

  走在最前头的那个男人对青杨微微一笑,“宋小姐醒了。”

  青杨看着他,没说话。

  “那么,九爷有请。”男人俯身做了个请的手势,态度不屑而傲慢。

  “九爷是谁?”

  “宋小姐见了,自然会知道。”

  青杨想:不会是苏夜漾吧?

  出了仓库,他们带着青杨上了一辆面包车。车内安静无比,只有夜风吹拂玻璃时发出的闷响。绕过崎岖的山路后,车子一拐,上了环城高速。

  “那什么,不用往我头上套什么东西么?”终于,在清楚地望见小路尽头那栋白色别墅时,青杨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好奇。

  这么明目张胆地把她往贼窝里带,就不怕她回头喊警察来一锅端么!

  “套什么?”听见声音,坐在副驾驶位的男人转过头来,一头雾水。

  “麻袋儿呀什么的。”

  男人更加莫名其妙了,“套那玩意儿干嘛?”

  “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黑社会绑人都是把人眼睛遮住然后才带去见老大的。”

  此话一出,车上的男人们均是一愣,而后纷纷地笑了起来,车子里原本压抑的气氛也随着这些笑声陡然间缓和了不少。

  “宋小姐,怎么能说绑呢?我们可是恭恭敬敬把你请来的。”车停了,开车的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车后座的青杨,面色已不似先前那般冷峻。

  青杨冷声一笑,“对,你们不是绑,你们是拿麻袋把我装来的。”

  “那是手下的人不懂规律,委屈了宋小姐。”男人们下了车,其中一人为青杨拉开了车门,“所以,九爷这不是泡好了上等的茶,等着宋小姐么?”

  “那我的包呢?”冷凉的夜风一吹,叫青杨的神经一紧。

  “在九爷那儿。”

  青杨这下更加肯定,即便九爷不是苏夜漾,两者也是一伙儿的。

  一行人,走进了别墅的大门。

  青杨走在中间,像是一个大人物,也像是一块饼干的夹心。

  她在心里直犯嘀咕:果然,现实和《古惑仔》不太一样呐……

  比起外观的雅致,别墅内的装修风格则要粗犷得多。

  偌大一个厅堂,目露凶光的野兽图案几乎随处可见。厅堂的正中心,摆放着一尊关二爷的神像,香炉里的香火旺盛,白烟袅袅,绕梁而上。

  红木椅上,身着唐装上衣的男人正泡着茶。听见脚步声,男人抬起头来,说话的声音不怒自威,“宋小姐,过来喝茶。”

  青杨摇摇头,脚步没动,“您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

  见她态度如此干脆,九爷也利落地直奔主题,“今天请宋小姐来,是想做笔交易。”

  青杨皱眉,她一穷二白,也有值得利用的地方?

  对于青杨不解的眼神,九爷并没有直接往下说,而是先将手轻轻一扬。

  一个暗红色的箱子,抬到了青杨的面前。

  “什么东西?”

  九爷端起一杯茶,递至嘴边浅呷一口,“C市的媒体都被陈家收买了,所以才总是和苏少水火不融。所以我希望宋小姐将来能够为我们办事。至于这次的采访,就当没有过。宋小姐若是答应,箱子里的东西马上就是你的了。”

  他一说完,手下的人便上前一步轻轻揭开了箱子。叠叠钞票,齐整地塞满了所有空间,倍儿新,且还连着号。青杨甚至能够闻得到那股浓郁的油墨香。

  妈呀,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多粉花花的毛爷爷呢!

  她不禁有些紧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道理我懂。没那金刚砖,不揽瓷器活儿,这道理我更懂。何况我是一个记者,怎么能昧着自己的良心?”

  “宋小姐好好考虑一下吧。”九爷放下茶杯,嘴角讽刺地弯起,这种故作清高的女人,他见多了,到最后,哪一个不是乖乖地跪下当狗?

  “只要你忠心,钱算什么?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筹码,被加大了。

  他紧盯着青杨,试图在她的眼睛里找到一抹贪婪的光。然而,那双眸子却像没有风吹的湖面一样,波澜不惊,激不起任何的涟漪。

  就像她的回答,“不用考虑,我拒绝。”

  “拒绝,可是要承担后果的。”九爷一字一字地说,语速很缓慢。

  青杨也笑,正要开口说什么,茶几上的手机却突然震了起来。九爷拿起一看,扫了眼青杨方才接起。

  “苏少。”语气,是截然相反的恭诚。

  青杨立马竖起两只耳朵仔细地听。

  “嗯,人在我这儿。”

  “弄过去?”

  “也成……好的,这就办。”挂了电话。

  九爷的眼睛瞅过来,青杨的眼睛看过去。

  大眼瞪小眼,僵了好那么一会儿。

  这次,是青杨先一步惴惴不安地开口,“要把我弄哪儿去?”

  九爷暗自一笑,嘿!现在你丫的怕了吧!面色上却是一本正经,“弄去承担后果!”

  他一说完,青杨立即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见九爷又是大手一挥,她出于条件反射地闭了下眼,眼前黑了一下。

  睁眼,是黑的。

  闭眼,再睁眼,还是黑的。

  青杨被再次装进了麻袋。

  呛人的黑暗里,她扯着嗓子吼,“喂!你们不是说要恭恭敬敬地对待我么?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嘛!”

  有一只手隔着麻袋敲了敲她的头,笑着吼了回去,“宋小姐,电影来自于真实生活!”

  她一愣,恨得咬牙切齿。

  所谓一失语成千古恨,说的大概就是这意思吧?

  耳边,传来汽车发动引擎的声响。青杨被抬着——她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东西重重地硌了一下,下一秒,和疼痛一起到来的,还有颠簸。青杨可以肯定,自己被扔进了车子的后备箱。因为围绕在她鼻间的,不单有霉味儿,还有属于汽油的冷香。

  黑夜里,不知车子将要驶向何方,青杨的心,渐渐沉落下来。然而幽幽的摇晃,容不得她认真思索。

  氧气的不足,加之晕船的错觉,几乎去掉了青杨半条命。等车子停了,她依旧模糊地感到天地一片颤巍巍。

  从麻袋露出的小脸,好似一个活死人,全凭一口气儿在那儿吊着。

  一只大手粗鲁地捏住青杨的下巴,将不知名的液体灌进她的嘴里。

  透着水果香味的淡甜,十分可口,对于青杨而言更是解渴的青泉。她迫不及待地大口吞咽,喉咙发出清脆的咕噜声,溢出来的汁儿顺着下巴,一直流淌进*********青杨的意识渐渐苏醒,可是身体却……软如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