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049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虚阁晚凉 1640 2015-12-25 00:15:38

    夕竹的到来是我始料未及的,她是在婚礼的前一天赶来的。见到她时,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年多的时间,她成熟了不少,淡绿色的长裙委地,俨然一副待字闺中的模样。见我张开手臂,她便飞奔过来,伏在我的肩头:“主子,可算见到你了!”说罢便紧紧的抱住我的腰身,生怕我再次不见。  

  我板正她的身子,笑道:“方才一见,以为是大姑娘了,谁知不消一刻又成了个孩子。快松开,像什么样子。”原来,见到她会使我如此满心欢喜。  

  夕竹松开手,耍赖道:“我不缠你就是了。你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好端端的会被旧国的余孽绑架来要挟魏王?还是在大华的皇宫里面?”  

  “旧国余孽拉?要挟魏王?这些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我问。  

  “洛城的人都这么说,难道事情不是这样吗?”夕竹见我神色有变,以为自己说错了,便问。  

  风扶苏说的果真不假,商容的计划很周密,连人心也算进去了,皇上颇为忌惮旧国余孽,而我被劫持自然触怒了龙颜,此时魏王因我之事请兵出京,却又打着灭敌的名义,合了皇上的心意,皇上才会如此纵容。商容未免太过冒险,若皇上再聪明些,他的计划将付之东流,他是在赌,用自己的一切做赌注。原来这才是商容的可怕之处。我却亲手将自己推到了这样一个人身边。  

  “主子?”夕竹见我半天不说话,狐疑道。  

  我回过神,拉着她来到床边,将自己这些日子的经历避重就轻的说与她听。在讲到被困山寨时的时候,夕竹嘤嘤地哭了起来:“是夕竹不好,没有看住主子,才叫主子受这些罪。”  

  “傻瓜,哭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抚上她的头发,我安慰道  

  夕竹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带着哭腔说:“主子清减至此,何必说这些来宽我的心呢。”说罢更是不顾形象的哭出声来:“以后主子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绝不叫主子受一点委屈。”  

  她只是一味的哭诉,顺势抱住她,伏在她的脖颈间,我感叹:“真是个傻姑娘。”这样傻的夕竹叫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傻子,一个为了保护我而惨死的傻子。所以我告诉自己,这一次,我一定会守护好身边的人。  

  “我不如秋月伶俐,所以主子嫌弃我了,是不是?”夕竹板正我的身子,一副委屈的样子。  

  “不是。”我握住她的手。她的神情显然不信,我继续解释说:“秋月是王府的人,你是我身边的人,自然是你重要。”  

  听罢,夕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她打量了一遍屋子转过头问我:“明日就要大婚了,为何主子的房间没有一丝喜气?”  

  大婚这个字眼刺痛了我,心不觉沉了下来。  

  见我满脸忧思,夕竹继续道:“我一路走来,见王府中披红挂彩,热闹极了,唯独这里格外冷清。难道王爷要娶的人不是你?”  

  “远处且不说,单这泉州城中叫香雪海的只有你家主子我,他娶得自然是我”我被夕竹无厘头的想法打败了,只得解释给她听,好叫她不再问下去。  

  “既然如此,主子为何一提到婚事就愁眉不展的?”夕竹更加不明白了。  

  商容可是许多名门望族的小姐们挤破脑袋要高攀的主,如今却要娶风尘女子为妻,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夕竹的意思是我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自然也不承望她能理解,于是便扯开了话题:“我不在的这些时日,王爷待你可好?”  

  “主子失踪后王爷便派人将我送回了芳歇楼,说一定会将你平安带回来的。我将信将疑,没想到不出几日,他就带兵出城了。这才稍稍安了心。可怜春娘为你的事伤心好久,听到我要来泉州,说什么也要跟过来看看你。姑娘们好说歹说才作罢。所以特意嘱咐我要好生照看你。”  

  “香雪海何德何能值得她如此相待。”想到春娘,心中便升起一股暖意,恨不得马上回芳歇楼。却又清楚的知道再见以难。压住情绪,我问道:“商澈呢,他可还好?”  

  “小世子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皇上离京后,太子监国,将魏王府严加看管了起来。”说罢夕竹倾身过来附在我耳边谨慎道:“民间传言魏王要反,是真的吗?”  

  “你信吗?”我笑着反问。  

  “我不信······”夕竹摇着头说。  

  “那就是了,你若信,便是真的,你若不信便是假的,真真假假只在你的一念之间。”我说。  

  “主子说的有道理。”夕竹释然的点点头。  

  看着她似懂非懂的神情,我的心情似乎不再那么沉重,从来不是健谈的人,却在今天说了很多话,说出来,竟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