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039恍然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虚阁晚凉 2757 2015-05-15 23:37:43

    相处久了,我也能同他们说上几句话。不过他们的嘴紧的很。我只知道,他们是这个别馆的侍女。还有就是,风扶苏是这里的主人。大一点的叫哲哲,小的叫玉儿。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从他们的衣食住行来看,完全不像是侍女,倒有点主子的意味。他们待我自是周到,伤口在他们的照顾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至于体内的毒,还要费些时日。  

  清醒之后,我最想知道两件事,一是商容是否知道我已脱险,经过这么久,他为何迟迟不来寻我。二是帝都的局势如何,我放在长乐宫的地图会不会已落入他人之手。然而这些我都没有拌饭知道。  

  昏沉的噩梦里,出现最多的是耶律拓。他白衣萧索,带着焚毁一切的恨意。束缚住我的手脚,我拼命的挣扎,醒来时,出了一身热汗。就在我迷迷糊糊时,听到大夫说过这样一段话“那毒放在玉带里可谓是残忍至极,一旦牵动全身,毒入内脏,再无救治的可能。”  

  然而他骗我说没有毒,好狠的人。想起与他在一起时所受的苦难,真恨不得亲手杀了他。我却想不明白,风扶苏为何要放过他。  

  在天子脚下劫持魏王妃,魏王商容的反应未免太迟钝了些。我修养的这几个月,也并未听到帝都有何动静。这一切都平静的有些不正常。  

  风扶苏避着我,哲哲跟玉儿简直是人精,我若问急了,他们索性说起方言来,弄的我哭笑不得。无聊之下,越发想念夕竹,知道我失踪了,她该是最着急的吧。以前总嫌她啰嗦,天知道,我现在多希望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白日里哲哲会扶着我活动一下筋骨,到了夜里玉儿便会伺候我洗漱安寝。他们两个就像是黑白无常,时刻关注着我。玉儿替我换上宽大的白衫,就出去了。平躺在榻子上,我盯着边塞特制的天花板发呆,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药效上来了我只觉得全身乏乏的,刚合上眼,就听见外面一片跪拜声。  

  门帘被掀开了,紧接着是矫健的脚步声。待我清醒,风扶苏的声音在屏风外响起“她可曾入睡?”  

  “刚睡下。”玉儿温声道。  

  “她的药换过了吗?”  

  “爷吩咐过要亲自来换,我跟哲哲哪里敢忤逆?”玉儿吃味道。  

  “去取药吧。”他不动声色的停下步子。  

  原来我的药都是由他换的,想到这一层,我不由的红了耳根,心中羞愤交加。索性闭上眼,不见为净。耳边是有力的脚步声,我知道他正在朝我而来。心不觉跳快了几拍。  

  床幔被掀开,他坐了下来,与我近在咫尺。我闭着眼仍然能感觉到他迫人的目光。肩头一凉,却是他揭开了锦被,拨开中衣的领口,指腹摸索着我的肩骨,我一个激灵,全身的血液似乎直直的冲上了脑子,脸颊莫名其妙的热了起来。无法安睡,我只好睁开眼与他对视。他却低声笑了出来“相识至今,第一次见到你脸红。真美·····”  

  “住手!”我狠狠的剜过去,威胁道“再不住手,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全身上下我都看过了。此时还在乎这些虚礼做什么?”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我,笑得春风得意。  

  “你,你!你闭嘴!”我咬牙切齿道。恨不得撕烂他的嘴。由于太过激动,我挣扎着起身,靠在枕头上,躲过了他的魔掌。扬起手发动内力,准备给他一巴掌。不想还未出掌,他就生生的握住了我的手腕。“伤刚好,不要随便动武。”他皱了眉,却不再碰我。拉开了距离,他定定的看着我。  

  “商容他·······他可好?”沉默许久,我最终沉不住气道。  

  他一挑眉。勾起嘴角道“你定是想问,他知道你被掳,为何不来救你吧?”看着我吃惊的样子,他笑得老奸巨猾“你的疑惑我都会解答。在这之前,我要先替你换药。”  

  这显然是个套,我却不得不钻。风扶苏愿意解释,我求之不得。至于其他都可以忽略,于是我恨恨的转过头,他笑得无辜,拂开我的衣衫,凉意瞬间袭来,我咬着唇,尽力使自己镇定。  

  灯光如豆,我的肌肤骤然露在空气中,仅着一件贴身的肚兜,寒意令我为之一颤。他扶起我的腰身,细心的解开腰间的绷带,动作轻缓,上完药又替我掩好中衣。  

  我躲开他的手,自经倚靠在枕头上,见他还是一脸明媚的看着我。我心里急切,极力排散开刚才凌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干咳了一声。  

  他会意,掩去笑意,道“如你所想,耶律拓要掳的人是月华。但在皇宫里掳走你的,却不是耶律拓的人。他们只是将你交给了耶律拓。”  

  他说的平淡,我听得惊心。这场看似清楚的绑架事件,却有着复杂的经过,我自认聪明,还是没能看破。不禁失口“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能进入皇宫掳人,必然是对皇宫地形了若指掌的。这个人你该想到的。”风扶苏叹了口气道。  

  我惊然“是······商容。”即使再不愿意承认,我还是没办法否认。商容,秋月。他们一同设计了我,我早该想到的。那天喝的酒里有软筋散,在御花园遇见楼家姐妹也是商容设计的巧遇,那日进宫的楼相,按照礼法,他是不能久留凤栖宫的,又何来议事一说?只怕是被商容拖住了。商容的那句皇子不得进入后庭,分明是在骗我。为的是打消我的顾虑。我冷笑,如此费尽心机的安排,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人心不足,我自以为利用了他,殊不知却是被他利用了。  

  “我接到耶律拓的书信时,魏王府的书信也一并送来了。我想他的用意不过是要借你之事调兵离京”他说的漫不经心,说罢淡淡扫了我一眼“他还是担心你的,不然也不会要我去救你。”  

  一时间,我不寒而栗。一环环的算计,一步步的杀机,商容,风扶苏,耶律拓,他们是在博弈,走错一步便会粉身碎骨。而我只是一个棋子,没有人会在乎棋子的命运······  

  我愣愣的凝望着风扶苏,只觉得他的眸子深不见底。他亦是望着我,突然莞尔“雪海,男人的战争有时候比刀光剑影还叫人害怕。你不该卷进来。”  

  “可是我已经在里面了。”我扬眉看着他,悠悠道“当日你出面解决了芳歇楼的事,看似无意,实则刻意。你利用商盈对你的痴恋演了一出戏,目的是引起朝廷的注意。结果我进了魏王府,你奉旨平乱。太子忌惮魏王,自然不愿由他出兵,而你,军功显赫的风将军是太子那边要拉拢的对象,他们虽防着你,却不得不重用你。对你,对商容来说,我都只是一个幌子。你比任何人都可怕”  

  他的神色一紧,随即释然,把玩着我的发丝道“怕我么?”  

  我怕他么?看着他率领百万大军挺进北齐时,看着他下令屠城时,我是怕过他的。往事历历在目,百般滋味浮上心头。  

  “不。我恨你。”我直视他。  

  他目光一凝,随即笑意更浓了“不错,我确实可恨。”  

  他如此洒脱的承认了,倒叫我语塞。烛火微微暗了些,夜色已深,思量再三,我问道“你今后有何打算?”  

  “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臣子,自然是要班师回朝了。”他调笑道。  

  “你要公开与魏王决裂?!”我吃了一惊。商容如今带兵在外,若久去不回,太子等人定然会命他去讨伐。他与商容的正面交锋在所难免。  

  “暂时不会。商容何等聪明,若没有万全之策他是不会离开帝都的。他需要我来维持平衡,而我也要利用他取得太子的信任。”他眉头微皱道。  

  “你将这些告诉我,就不怕我泄密?”当他全盘托出时,我倒有些不敢相信,谨慎如风扶苏,在我面前是绝口不提他的野心的。  

  “雪海,我只是想叫你明白,放眼天下,只有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他栖身过来,贴着我的耳朵,温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