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015醉酒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虚阁晚凉 1597 2015-03-06 01:23:26

    一路上又买了不少东西。楼兰出手倒是大方,到最后一整张银票都给出去了。一到管竹居,楼兰就吩咐小二准备一间雅室。“实在对不住,今天客满,只好委屈楼公子坐在大堂里了。”  

  那小二满脸歉意道。楼兰倒也随和,带着我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入座。  

  不一会酒上来了,我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举杯抿了一口。只觉得辛辣无比,一杯下肚,唇间却又生出淡淡的桂花香味来,后味无穷。不免赞叹道“难怪有不少人喜欢管竹居的酒,这种地方我竟一直没有注意,可惜了······”想到不日就要进王府了,我开始后悔过去三年里没能到处走走。  

  楼兰笑意不减,也替自己斟了一杯,细细品味起来。这时邻座的连个书生模样的人喝的起兴,闲来无事,开始唠嗑。  

  “听说今年的考官制度要改革,是魏王提出来的。朝堂上竟没人敢反对。如今朝堂表面上由太子与魏王一同掌管,实际上是魏王一人独大。”  

  “我看未必。东宫那位才是顺位继承人,魏王做的再多也没用。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另一个声音反驳道。  

  “话虽如此,但古往今来能者居上,取而代之的例子不在少数。魏王想要这天下,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先前那个压低声音道。  

  “眼看着皇上大限将至,皇位之争怕是在所难免了。魏王韬光隐晦,深谋远虑。太子地位正统,又有三大家族的支持。不知鹿死谁手。”  

  楼兰一直紧握的杯子突然放下,他抬头望向我道“你认为呢?”  

  我仰头喝尽杯中最后一滴酒,摇头笑道“朝堂之事我不懂。我只知道大华有句谚语,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没到最后,就不要轻易下结论。”  

  楼兰的嘴角挂着些许笑意,淡定如水,妖艳如花,他重新审视起我来“你的见解果然与众不同,我受教了。”  

  “芳歇楼的事一直没有机会好好谢谢你,这一杯权当道谢了。”说罢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华的女子可不像你这样。他们总是温婉可人,知书达理的。”楼兰见我毫不顾忌的饮酒,不免摇头道。  

  我放下酒杯,第一次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道“忘了告诉你,我是西楚移民。大华女子的这一套我学不来。”  

  “西楚的女子可真有趣。”楼兰满了一杯,饮酒下肚。  

  浅斟慢酌之间,已经日傍西山。桌上的酒壶空了好几个,我正喝的起劲,只听楼兰浅笑道“你醉了,我扶你会去吧。”  

  我放下杯子,应了声好。起身准备往门外走,大约是真的喝多了,只觉的眼前的景物好像都在随着我移动。楼兰见我的身子晃了晃,就要往下倾去,他一惊之下,起身去拉,没想到力道太大两个人的头撞在了一起,同时跌倒在地。  

  楼兰捂着额头,抬眼时正撞见我挣扎着要爬起来,语气有些无奈道“不要乱动。”  

  我脑袋迷迷糊糊的,额头上传来的痛意叫我难受的紧。无意好像听到有人叫我不要动,于是我维持着两手撑地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看着前面的人。熟悉的眉眼,却是楼兰。  

  店家在这时也过来了,他吩咐小二扶起了楼兰,自己有转身准备扶起我,却在看到我的一刹那愣住了“雪海姑娘······”  

  我看着徐伯吃惊的样子,冲他挥了挥手“我们又见面了,老伯。”  

  我的回答无疑坐实了他的想法,伸出来的手僵在了半空中,毕竟男女有别。他转头吩咐人去叫一架马车。楼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走过来,半抱着将我扶到凳子上,然后蹲在我面前。我只觉得眼前的场景在哪里见过,要细想时,脑袋疼的快要裂开了。思绪变得迟钝起来。我一面扶着自己的额头,一面问楼兰“你的头痛不痛?”  

  楼兰似笑非笑的道“你的头痛不痛?”  

  我想了想,很认真的点点头“很痛,有些晕,我要睡觉了。”说着,又要起身。  

  “等等再睡。”楼兰忙按住我的肩,然后抓住我乱动的左脚,将刚刚遗落的鞋子替我套回脚上,才松开手“不会喝酒就不要逞能喝那么多。”  

  我笑了笑,一双眼浓墨重彩,睫羽勾画出柔美的弧度。接着便是永无止境的黑暗。  

  楼兰下意识的抚胸,就在刚才,那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为这不明的异样他蹙起了眉头。  

  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人,徐良叹道“公子是洛城有头有脸的人,就该知道齐大非偶的道理。她不属于你。”  

  楼兰望着她的睡颜,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完全没有了昔日的文雅平和“麻烦徐伯带个话,就说计划照常进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