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017世子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虚阁晚凉 1341 2015-03-07 14:44:04

    我只是低头不语。我要什么?在这一刻,我竟恍惚了。  

  马车停在了魏王府的侧门。侍从将车帘掀开,等待我们出去。我看了看车中的人,在他闭着眼眸时,纵有万种风华也被他很好的掩去了。我压低声音提醒道“王爷该下车了。”  

  他睁开眼看向我,半晌悠悠道“从今往后你要叫我子华,我唤你阿雪。”说罢他率先下了车。  

  子华是他的字,而苏落雪,香雪海,阿雪。我有些明白他的用意了。  

  我被带到一处厢房,不多时夕竹便进来了。  

  直到坐下来,脑子还是浑浑噩噩的,夕竹在我耳边说着什么,我完全没有心思去听。  

  有人推门进来,我直勾勾的瞧过去。  

  自然不会是商容,是一个穿着藕荷色裙子的姑娘。  

  “王爷吩咐,在没有大婚之前先委屈姑娘住在这里。”  

  那姑娘口齿伶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激灵的打量着我们,我没有做声,倒是立在一旁的夕竹开了口“有劳姑娘了。我是伺候主子的夕竹。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夕竹妹妹有礼了。我叫秋月,是王爷指派过来照顾姑娘的。”  

  我看秋月的样子,是比夕竹大,这一声妹妹教的也算得体。谁知夕竹却不依了,拉下脸道“凭哪个我就是妹妹了,主子是未来的王妃,你就算年龄长我一些也该叫我一声姐姐才对。”  

  夕竹自小在芳歇楼,对于皇家的规矩学的甚少。如今这样趾高气昂的责难别人,倒叫我难堪。我沉声道“夕竹不得无礼。你再这样我就送你会芳歇楼。”  

  夕竹一脸的不服气。却也忍下了。一旁的秋月见气氛不对,好心劝解道“姑娘莫要怪她,原是我的不好。夕竹说的也不无道理。”  

  说罢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了桌子上,解释道“这是一些衣服饰物,胭脂水粉,从今天起姑娘的妆容由秋月来上。”  

  夕竹还欲开口,被我一个眼神吓得噤言了。我转头冲秋月道“有劳你了。”  

  “哪里的话,这都是秋月该做的。”秋月果然识大体,几句话下来,说的不痛不痒却将该表达的都表达清楚了。  

  住进王府不过数日,商容赏赐的东西源源不断的送入西暖阁,金银珠宝,珍珠玛瑙,应有尽有,玫瑰花更是摆满了整条回廊,每日都会有开败的花被换走。府里的下人们因此都知道王爷对我珍视甚深。只是蒙此眷顾,我却并未再见到商容,倒是日日有侍卫过来告知王爷忙于朝事,脱不开身。日子久了,还不见成婚,流言自然多了起来。  

  我倒不在意,只是夕竹微词颇多,总是在我耳边唠叨。我被她说烦了,便出来透气。路过翠仙亭,在绕假山时迎面跟一道人影撞上,我踉跄了几步,刚站定,就听普通一声,来人以头抢地道“请王妃恕罪。”  

  对于来人的这个称呼,我也习以为常了,自从夕竹在秋月面前抱怨后,王府里的人见了我都会叫一声王妃,即使还未过门。定睛一看,见她身着大红的袍子,穿戴自与其他人不同,也不知是伺候谁的。于是道“你先起来。”  

  那人闻声起身,退到一旁,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道“我看你行色匆匆,莫不是出事了?”  

  “是小世子,他,他不见了。”那人见我问,便如实答道。  

  进府多日,这小世子商澈的事迹,我是有所耳闻的。他是苏落雪拼了性命生下来的孩子。年纪不大,却极其上进。我会意道“这确实是件大事。你可要仔细找,不得有半点闪失。”  

  那人一听神色更加着急了,告辞道“奴婢还要去找小世子,就不打扰王妃了。”  

  我见她要退下,不便阻拦,只是冲不远处的树干后喊道“是谁在那里?”  

  我的话引起了她的主意,转过身,眼尖的看到树干后微微露出的白色衣角。她脸色顿时大变,还未等她出声唤人,对面先声夺人道“何人在此打扰我的清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