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012凉夜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虚阁晚凉 2180 2015-03-06 01:18:32

    他说,我带你进宫。在榻子上辗转反侧,我的脑海中都在回荡他的这句话,觉得匪夷所思。大华的皇宫岂能说进就进。元和帝统一天下,尽收各国美女,藏于清欢宫。面对手无寸铁的女子,皇帝也不放心将他们带进皇宫。何况身份不明的我?他自是有办法。魏王妃,那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殊荣,他却轻易的允诺给了我。若只是方便我进宫,他大可不必如此。但是,我们都清楚的知道,只有这个办法最不引人注意。他给我三天的时间,而我要用这三天来打点一些事。  

  窗户是紧闭的,此时却透进了一丝凉风,我睁开眼,索性起身去找茶水。屋子里有月光照进来,我借着月色朝着桌子的方向移去,方坐下来就闻见一股淡淡的花香,却不是这个季节该有的香味。正慌神,一只冰冷的手自我背后披散的发丝下探至锁骨边,紧扣,力道极大,叫人喘不过气来。耳边渐渐能听到脉搏的跃动,似乎只需一刻变会崩开。我本有机会脱身,却因一个怔愡失了先机,这样的失误,对于习武的人来说是致命的。背后的人渐渐转到我面前。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正好洒在那人的身上,将他的脸部轮廓勾勒的恰到好处。没有了白天的和颜悦色,原来月华下的他冷峻的叫人无法靠近。  

  坐在他的投影里,我的神情淹没在黑暗中。此时此刻,我不用冷言相对,想到雷安寺的事,颇有些无奈的苦笑道“男女有别,将军此举,恐怕于礼不合。”  

  那人脸上浮起一个轻舟过水的笑容,却未达眼底“你若在乎男女有别,就不会单独去见魏王。”  

  他的语气中隐隐带着几分怒气。他在怪我。他喜欢听话的棋子,而我最不喜欢听他的话。我今日能背着他去见魏王,他日也能背叛他。他感到了不安。  

  “三年前,你说要我的命,最后却是夕竹替我死在了城破之日。这条命迟早是你的,我说话算数。”我微侧了头,缓了缓滞待的呼吸,声音微哑道。  

  “我留你活命,可不是叫你去投怀送抱的。”他压抑着声音道。  

  “你已经知道了?”我暗惊,不过几个时辰,他的消息也太过灵通了。在这一点上魏王确实不如风扶苏。  

  “我说过会安排你进宫,为什么要去找他?”他的声线变得极为冷漠,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气我的擅作主张。  

  “我只是想早点将命还给你。从此两不相欠。”我软下声音道。语气平淡,听不出真假。  

  “在你以三诺换来丹阳城的平安时就该想到,此生此世都不可能与我两不相欠。”  

  “是吗?”我双眼微合,仿佛放弃了挣扎,多年来养成的直觉却叫风扶苏心中一紧,他五指暮然收紧,却已是迟了。我目中精光大泄,左臂猛然向后一横抓住风扶苏扣住他的右腕,旋即一个转身,扫向他的膝盖骨,身手快狠准。  

  先机已失,自然落于下风。风扶苏微愕之余,飞快屈膝后翻,化去大半攻势。手腕依旧扣在我的手里。眼见我再发攻势,他目光一狠,左手带着凌厉的掌风朝我的要害而来。我自知躲闪不过,便就着自身的重量向桌子撞去。此举不过是想借着冲撞解去对方的束缚自伤难免,但若对方及时收手,倒也能避免两伤的局面。  

  目眩神迷中,风扶苏眸中一沉,突然松手,转而抓住我的肩膀,将我向身后抛去,我身体徒然急转就势旋身,以一个机极其刁钻的姿势折下腰,风扶苏忽觉一道厉风迎面而来,下意识的侧首避让,手劲略松,我见有机可趁,飞起一脚踹向他的肩骨,只听一声闷哼,两人重重跌落于地,牵制顿解。  

  我迅速起身稳定身形,抬眸时,风扶苏堪堪站定,青衣墨发衣饰散乱却丝毫未损他玉树临风的形象。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我,眸光幽暗,盛了几分焰色。  

  “方才多谢了。”我颔首,真心实意的道谢。却在一瞬间,委身横扫下摆,风扶苏冷笑一声轻易避开。身形不如之前敏捷。我方收势,又突然以手撑地,身体回翻,一脚踹上他的右肩,两脚在同一个地方,这次他狼狈的向后倒去,跌在地上。  

  我见他脸色苍白,知道自己的脚力定是不轻的,愣了愣道“兵不厌诈,你懂得。”战场上的手段,他该比我清楚,要不然怎会有战神的称号。  

  风扶苏突然轻笑两声,笑声中带着无从发作的失力感。传到我的耳中,嘲讽意味明显,目光一敛,我一言不发的来到风扶苏面前,与此同时,一道袖风迎面扑来,我一惊偏身错开数步。距离很近,不待我反应,他已移至我身后,紧接着双膝一痛,我已经跪倒在地上了。青色的袍摆未及离开,我用力一拽,风扶苏被我拖着就要仰面倒下,却在最后关头,他一个回身,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却用自己的双腿绞住我的腿,一只手紧紧扣在我的腰际,另一只手抓住我的下巴,叫我无法动弹。  

  风扶苏附在我的耳边压抑着喘气,两个人的发丝因为挣扎而纠缠在一起,被汗水沾湿贴在颈间,冰凉如许,倒有些耳鬓厮磨的意味。  

  “我想确定一件事······”  

  他说到这里,接下来,他的唇只用来做一件事。  

  我之后很久想起来,都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他吻上我,果断,有力,不容置疑。晕眩过后,我反应过来,狠狠地咬住他的下唇,直到嘴巴里有了血腥味。他没有松开,只是加重了力道,以牙还牙,咬住了我的上唇,我吃痛,松了口,他却变本加厉的吻上来,撬开了我的唇。那是怎样一个吻,我说不上来。只记得满嘴的腥味,早已分不出是谁的血。他说“既然要痛,你便陪我一起痛。”  

  我用尽力气推开了他。  

  他方回神,眼神迷离片刻后清醒,唇上的伤口格外醒目,衬着他如玉的肤色,多了几分妖异。他擦拭着唇上的血迹,边道“你果然是恨我的······”  

  言罢,他落拓的起身,背对着我,仰面去看窗外的月色。我勾起一抹冷笑,他竟只是为了证实一件明摆着的事。再看向他时,他却纵身一跃,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窗外月华如练,仿佛他从未来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