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002落雪2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虚阁晚凉 1770 2015-02-28 22:50:07

    景德十八年,正月十二日,景德崩于太和殿。次日太子妃宣读遗诏,立太子缜为新皇。太子妃沈氏为皇后。  

  正月十五日,大华攻下玉关,直逼丹阳。宫门被百姓冲破。起义的百姓迅速占领了皇宫,软禁了宫中妃嫔,封锁了宫门,打算与西楚共存亡。我却不在其中。此时的我正连夜赶往敌方驻扎在城外的军营,去完成父皇最后的遗愿。  

  白色的狐裘迎风飞舞,千里马的嘶鸣声在耳边回荡。我顾不得刺骨的寒风,一个劲地策马狂奔。天渐渐的明亮起来,军营就在前方,我提着一口气,扬鞭打在马肚子上。那马忍受不住疼痛,便没命的奔跑起来。  

  显然,那边的人看到了我,他们警觉的拥上前来,勒令我下马。提跨,翻身,我的动作一气呵成。望着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我试图平静了自己的情绪,放下帽子,将精心上好的妆容暴露在众人面前。即使作为战败国,西楚的皇后也绝不能丢份,凤冠,凤袍,象征皇后身份的东西我一样也没落下。牵着缰绳,我语气平缓而有力的说道“本宫乃西楚皇后,有事要见你们的将军。”  

  我以为自己说的很是得体,却不想那群士兵中传来了近乎讥讽的笑声。  

  “西楚早已是大华的囊中之物,就凭你,一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也想见我们将军,简直是做梦。”  

  “瞧你有几分姿色,不如跟了我们。保证叫你快乐。”  

  “放肆!”手起鞭落,一道血红的鞭痕出现在了其中一人脸上。我冷冷的向前迈了一步,那些人见我有两下子,自是操起了家伙冲我而来。几个巧妙的转身,他们已经被我丢在了身后,谁知,前面又来了一波人,个个身披战甲,手持长矛。我本不愿伤人,此时却顾及不了许多。思量间,一个士兵已经冲了上来,我纵身一跃,劈手夺去了那人的长矛,立定在他的身后,尖锐的矛头紧贴着他的命门。“本宫是来谈判的,不想伤人,识相的去叫你们管事出来回话。”  

  “皇后的一身武艺叫在下大开眼界。才知道,原来女子也可以如此·····如此不拘小节。”  

  我闻声回眸,首先看到的是一双带笑的眼睛。我讨厌那笑脸,刻意忽略了他的长相。阴着脸问道“你是管事的?”  

  “在下只是一名军医,不管事。”他依旧笑得春风和煦。  

  “你能带我去见管事的?”不想废话,我直截了当的问。  

  “将军不想见你,在下也无能为力。”  

  从刚才开始他一直在说废话,我早就失去了耐心。索性将长矛驾到了那人的脖子上,威胁道“带本宫去见他。”  

  那人耸耸肩,一脸无奈的冲围过来的士兵道“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我的命可在她的手里呢。”  

  果然,那些士兵都自觉地退后了几步。  

  西楚地处北方,冬季漫长而寒冷。大华的士兵能迅速适应如此恶劣的环境,仅这一点就不容小觑。当我来到所谓的将军的营帐后,着实被里面的装潢惊到了。这简直是一座富丽的宫殿,都说南方人喜欢精致,身临其境才发现,简直是精致过了头。帐篷用朱红色的蜀锦装饰,铺的是名贵的防寒羊毛毯。其中的陈设如同富贵人家的客厅一般。古玩字画,文房四宝,丝竹管弦应有尽有。像卧室,像书房,像客厅。唯独不像指挥千军万马的地方。然而,它确实是这样的地方。一年的时间,打得西楚无还手之力,那个被称为战神的大华年轻有为的将军风扶苏,就是在这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  

  “作为一国之后,老用矛指着一个弱男子实在欠妥。何不放下武器,好好说话?”那人开口拉回了我的思绪。  

  “风将军在哪里?”一进帐我就发现里面根本空无一人。难道他在耍我?  

  那人侧身躲开了我的矛,转身利索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点心吃了起来。完全不顾我的怒气。“皇后日夜兼程,定是又饥又渴,不如酒足饭饱后再做打算?”  

  我还是头一次见如此啰嗦的男子,一时也没了主意,心急如焚,却也只能按兵不动。我收起矛,站在原地看着那人。南方的男子,常以谦谦君子温如玉自称,他的吃相正应了这种说法,他薄唇轻启,不急不缓地将甜点放入,慢慢咀嚼,细细品味,脸上的笑意从未散去。我暗自感慨,原来吃饭也能优雅的像一幅画。  

  “瞧你的样子不过十六七岁,何必故作深沉?”那人很快吃完了手里的甜点,顺手从贴身的衣服里掏出一块帕子,擦拭着嘴角。  

  “国仇家恨没有叠加在你的身上,你自然可以在这边说风凉话。在背负了那么沉重的一切后,我早就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样子”许是他的话触动了那根紧绷的神经,我竟说出了压抑许久的话。  

  “你想报仇吗?”很突兀的一句问话,他说的云淡风轻。  

  我却生生愣住了。想吗?做梦都想。这句话我说不出来,至少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出来。“我只是想给西楚子民一个没有战争的未来。西楚愿意投降,只希望你们能善待俘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