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004美人2

美人谋之祸起萧墙 虚阁晚凉 1298 2015-02-28 22:52:10

    “在夕竹眼中主子是最美的女子。”夕竹争辩道。  

  夕竹是出了名的认死理,我也懒得同她理论。只得转移话题“吩咐下去,准备营业。”  

  芳歇楼是个歌舞坊,同帝都的其他歌舞坊一样靠技艺吃饭,生意红火。我用了三年的时间,将芳歇楼做大,至今已是洛城屈指可数的头牌名坊。我也一跃成为洛城最年轻的坊主。芳歇楼每日一出歌舞剧,花样层出,可谓是五陵年少挣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而今天要上演的是我编排的新剧《香雪海》讲的是西楚王宫的秘史,共有三场,一天一场,连续三天。  

  开门不久,就有达官贵人,公子王孙陆续而来。芳歇楼前玉马金鞍,鱼贯而列,好不壮观。  

  我轻纱遮面,立在楼上,观察着人群。好戏将近,那个人始终没有来。  

  随着悠扬的乐曲,舞姬们先后登场。  

  “我本是女儿身,偏作男儿装,上战场,扬名四方”  

  台上一声清唱拉开了帷幕。我的思绪也跟着飘扬去了很远的地方,那里有一片雪正在融化,溶出来的却不是水,而是血。寒风肆虐,我站在回忆的尽头,撕心裂肺的疼着。我是沈家唯一的女子,父亲不愿我做花瓶。从小便要我穿男装,骑大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我比谁都认真,只为得到父亲赞赏的眼神。十四岁第一次带兵出征,从此扬名四方。提起沈颜,西楚无人不知。十五岁作为太子妃入住东宫,在大婚之夜,大华兵逼阳关,太子领命出征,再无音讯。  

  “主子,风将军在东厢房,正找你呢”夕竹寻了一圈,在二楼找到了我。  

  我收起情绪,理了理衣袖,朝东厢房走去。推开门,就看见风扶苏懒散的倚在软榻上,正在饮酒。他穿着大华的服饰,青衣洒落,温文尔雅。笑脸相迎。“许久不见,雪海别来无恙。”他说的亲切,真像是久别重逢的故人,只是像而已。  

  我摘下面纱,在他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你来做什么?”  

  “我知道你恨不得我立马就死,但是不要表现的如此明显。我可是专程来见你的”风扶苏摇着手中的折扇,说的委屈。  

  “你是怕我坏了你的大计吧。”我不屑,一针见血的指出。  

  “你明知道朝廷颇为忌惮西楚旧部,为何还要编排这一出《香雪海》?”风扶苏隐去笑意,严肃道。只有在他认真时,那种凌人的霸气才会显现出来。  

  “你那么聪明,不妨猜猜看?”我勾起冷笑回击。  

  “不要打魏王的主意,他是你惹不起的人。”他说的认真,没有了方才的谈笑风生。  

  “文韬武略天下第一的风扶苏也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个魏王莫非有三头六臂不成?”我当然只是说笑。洛城的人将魏王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我一直遗憾不能一睹真容,今日被风扶苏一激,对魏王的兴趣只增不减。  

  “他的算计不在我之下,不要妄想在他面前卖弄权术。三天后他若不来,多年的经营都会毁在你的手里。”他平淡的陈述着事实,眼中没有过多的情绪。  

  “有的人值得孤注一掷。”我早已算好了结局,可是听他说出来,心里难免不甘心。  

  “你的命是我的,在没有更好的打算之前,好好保管它。”他似乎失掉了耐心,搬出了当年的承诺。  

  我就知道,与虎谋皮,是讨不到好处的。风扶苏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的野心藏在那张华丽的面具之下。  

  《香雪海》开演的第二日,芳歇楼依旧人满为患。与风扶苏的谈话不欢而散后,我的心情一直很低沉,他说的也不无道理。若魏王不来,芳歇楼只怕要大祸临头了。  

  洛城是大华的帝都,繁华自不必说。鳞次栉比的商铺,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沿街叫卖声无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