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似红尘

第十章决定

梦似红尘 轻宸 2921 2014-11-08 23:17:12

    这片蓝色湖水的四周,翠绿的树林围绕着。四周很安静,偶尔会有鸟儿的鸣叫声。

  紫宇卿站在湖水边,想到不久,和轻钰成亲,他好看的唇角勾起。

  一袭蓝衣俊美的紫宇恒,在不远处,就看见自家大哥在傻笑,他摇了摇头,看来这次是真的。

  “皇兄,你确定要娶她。”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大哥看中的人,应该不错。

  “我意已决,谁也改变不了。”

  “若是她回来了,你还会如此坚定。”紫宇恒俊美的脸上,满是疑问。

  紫宇卿听闻,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轻声说道:“来了又如何,与我何干。”

  话都都这份上了,紫宇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作罢。

  “我先走了。”说完转身离去。

  紫宇恒望着湖水,感叹道:“那俩人以前不是在花前吟诗作画,很和睦的,怎么现在就变了呢?”湖水中起了波澜,无人回答。

  轻钰看着宫女们忙前忙后的,心里好无奈。

  不一会,到处都是红色的。她走到殿门,靠着门,唉声叹气的。想想古人的婚礼,头都大了。

  当紫宇卿踏入院子,就看见轻钰靠着门,闷闷不乐。

  “怎么了?”

  轻钰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又低下眉。

  “有什么事,跟我说,我会帮你解决。”紫宇卿焦急的问。

  轻钰面色沉重的,拉着紫宇卿到墙角处,看了下,没人,才压低声音,“能不能不要搞得那么隆重,我不喜欢。”

  紫宇卿沉声,“不行,人生就这么一次,岂能儿戏。”

  轻钰听到他说的那么坚决,眼泪慢慢的落下。

  轻钰平息了眼泪,转身离去。

  紫宇卿就这样看着,本来还想安慰她的。但一想到,这事不能让她任性下去,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轻钰回到屋里,看见宫女还会忙活,嘴拉的可长了。

  “你们都退下。”

  众人一看,心知不妙,“是”行礼后,赶快撤退。只有妙寒没有下去。

  轻钰看了一眼,“你也可以下去了,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是……”妙寒在心里叫苦,不知自己哪里又惹到她了。

  既然不听我的意见,那我也没办法。

  轻钰瞄了外面的大树一眼,无声的笑了。

  天刚有点黑,就听见下方妙寒的声音传来,“你们快去找,找不到大家都会倒霉。”

  轻钰屏住呼吸,生怕妙寒会发现自己,也不敢动。

  看着他们离去,轻钰才呼了口气。得做好准备,还没开始呢?

  果然,轻钰听到那脚步声,确定就是他。她把呼吸调整最低,鼻孔没有呼吸用肺功能呼吸。

  紫宇卿感应了半天,也没找到人,所以只能到别处去找。

  一会,确定他走了。轻钰才敢大口呼息,受不了了,差点就憋死了。

  轻钰这才放心的睡觉,不就是喂蚊子吗?我才不怕。再说,我在不久前,吃了些点心,也不怎么饿。

  整个皇宫一片亮光。宫里的人都快把皇宫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其实轻钰就在他们身边,只是他们没有留意而已。

  次日,清晨。

  轻钰就被一些轻微的脚步声吵醒了。稍微睁开眼睛,搁着床缦看见宫女们在走动,不知在做什么。

  昨晚就在后半夜,还是被他找到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我抱进了屋里,他便离去了。

  想了一会,轻钰支起身子,眼神朦胧的轻声问:“你们在做什么?”

  “启禀皇后娘娘,奴婢们在为今天准备。”轻钰这才发现床的两边还站着两个小宫女。

  轻钰柔声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婢绿叶。”

  “奴婢红花。”

  轻钰这才仔细瞧了她们一眼,只见两个小丫头长的水灵灵的,眼神清澈,像花儿般美丽,使人看着舒畅。

  难道古代是生产美女的地方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

  绿叶恭敬的说道:“今天是你与皇上大婚。”说完低着头。

  轻钰轻笑道:“以后在我面前不用这么惊悚,就把我当你们姐姐一般。”

  两个小姑娘不卑不亢的低着头,齐声说道:“奴婢不敢。”

  轻钰忽然有点生气,于是掀开被子,沉住气,柔声中带着冷淡:“若以后你们跟我说话低着头,眼睛不看我,我就把你们扔进狼窝。”

  她们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连忙说:“是……”

  两年前皇上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年纪轻轻,心肠丹毒,最喜欢把人扔进犬窝,听着那惨叫声,会使她更加愉悦。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离开了。这个不会跟她是同类。想到这里,她们同时打了个冷颤。心里对轻钰越发恐惧。

  一会妙寒走了进来,轻声说道:“主子,刻起床梳洗了,天亮了。”

  “知道了。”

  轻钰抱着双腿在床上坐了一会。想到自己要嫁人了,心里却没有一点点喜悦,反而心里难过,那股忧伤一波又一波的袭来,使人不得不伤心落泪。

  都说帝王无情,我真的要嫁给吗?

  等了一会,也不见轻钰出来。妙寒还以为又睡着了。她拉开床缦,只见轻钰头靠在膝盖上,头发散在她的脸上,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从她颤抖的肩膀,可以看出她在哭泣。

  妙寒柔声安慰道:“主子。女人迟早要嫁人的,你又何必在意这个。再说你和皇上又是两情相悦,就别再伤心了。”

  绿叶红花也听见了。见轻钰无动于衷,她们直接跪在上地说道:“若今天出了差错,奴婢们也活不了了。”

  轻钰这次动容了。若因为自己而害他人失去生命,她会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她用袖子擦干眼泪,下了床。

  “沐浴,更衣。”

  轻钰走到后面小沐浴室里,里面简单又温馨,池子里散落着花瓣,就像在画中一样。

  轻钰脱掉衣服,脚轻轻在水池边上荡漾。一会她才躺在浴池中,眼睛看着上方,轻轻洗着自己洁白无瑕的身子。这谁设计的太合我心意了,不仅洗着澡可以看花瓣雨,而且还离我的卧室近,太喜欢了。上空落下来的花瓣雨遮住了她的身体。

  外面妙寒等得都快急死了。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拿着衣服就走了进来。

  只见花海中躺着一位少女,如婴儿般安静,不忍让人打搅。

  “皇后娘娘,时辰不早了。”妙寒慢慢靠近。

  只见她回首,如春风地妩媚一笑,拂过她的心头。几时妙寒还记得这个笑容,因为以后再也没见过她笑过。

  “好的,你把衣服放在那里,我马上就好。”

  “是。”妙寒行礼退了出去。

  轻钰用不久脱下的衣服擦了身上的水迹。轻钰拿起妙寒刚放下的衣服愣住了。这衣服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喜服啊,先穿上再说。

  一会儿,轻钰已经穿整齐了。

  轻钰刚走出去,就看见妙寒她们惊艳的目光。轻钰走向铜镜,镜子中映出一位身穿大红纱裙的少女。这回轻钰自己也着迷了,这还是我吗?要是脸上再上的妆容,再搞点发型,那就更加绝艳了。

  “妙寒,快点给我把头发和妆容打理下!”

  妙寒轻笑道:“主子不是不急吗?这会怎么着急了。”

  轻钰脸红的说道:“你就别笑话我了。”

  旁边两个小丫头也轻笑了出来。

  轻钰跺了跺脚,“你们帮不帮我弄,就知道欺负我。”说完就转身坐在梳妆台前,不再理会她们。

  她们见主人生气了,连忙齐声说道:“娘娘,奴婢们来了。”

  吓得轻钰一抖,严厉的说道:“你们以后谁敢再叫我娘娘,小心我打你们。”

  因为她感觉像是小孩子在喊她妈。

  “是,奴婢知道了。”

  终于在她们的奋斗下,一切都搞定。

  只见镜中,自己眉目如画,肤如白玉,发鬂挽起,头上并没有过多的饰品,只有凤冠吸引了轻钰,简单而华丽,再加上由于哭过的原因,眼睛有点红红的,像一副画中妖姬。

  红花轻叹道:“哇,太美了,简直跟晨露皇后一样美。”

  轻钰一身凤冠霞帔,在镜中看了看。好奇的问:“晨露是谁啊?”

  红花听到轻钰的问话,才发现自己失言。低着头左右为难。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她们知道晨露这个名字是宫廷禁忌。

  轻钰见她们为难的样子,就知道另有隐情。她眼神闪了闪,等妙寒不在时,我会让你们说的。

  “红花,去看看你们皇上怎么还没没来。”

  “是。”行礼后,如同得到自由的小鸟般溜走了。

  轻钰狐疑的在镜中看了自己一眼,我有这么恐怖吗?看把人家小姑娘吓得。左看右看,除了美还是美呀!

  妙寒和绿叶在一边也疑惑,不知轻钰在看什么。

  轻钰期待紫宇卿看到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