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似红尘

第五章初遇

梦似红尘 轻宸 2372 2014-08-10 19:44:20

    十五天后。

  茂密的树林中,此时很安静,静的让人觉得此处杳无人烟,待仔细听去,却有些细微的声音包藏在其中。

  一名紫衣少女正站在下方练习暗器。

  只见她全身绷紧,五指并拢,指尖细微的金针在手臂发力之下,破空而去。

  扎!

  那声音细而不闻,所有的金针同时扎在百米以外的树叶上,树叶如同失去生命般掉了下来。

  “还不错!”锦月从树后走了出来。只见锦月身材高挑,唇红齿白,精致的轮廓,白嫩的肌肤,整个人的味道更是柔和秀致。

  这些天,轻钰勤劳苦练,才有此成绩。

  轻钰抬起小脸看向锦月,撒娇道:“锦月,那我是不是可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为什么锦月要比我高那么一点,还要我仰着头,才能看向他的眼睛。

  “等你自己能下山,再说。”锦月看着轻钰,带着干净,透彻地嗓音说道。

  这整个深山里,除了锦月和轻钰,再无他人,这样的日子安静又和谐。等下了山,就没那么简单了。

  轻钰听到锦月的话,嬉笑道:“要不了多久,我一定会下山的。”她笑面如花,如春风般拂过。

  看到她的笑容,他眼眸中的情绪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锦月轻声问道:“在这里不好吗?只有我们两个人。”那声音很轻,轻的让人害怕。

  看到锦月这样,轻钰心有不忍,柔声安慰:“锦月,等看遍世外美景,我们就在此隐居。”话刚出口,就感觉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的感觉。

  锦月双眸中闪过不明的光芒,开心的问道:“真的!”

  轻钰不想打击他,只好硬着头皮答道:“真的,比金子还要真。”我怎么感觉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已经跳了进去。

  接下来的日子,轻钰更加勤奋的练功。刚开始,她以一颗大树为标准,有时也会从树上掉下来,但她没有灰心,依然正在努力中。

  这天,轻钰全神贯注,一口气跃上了树枝上,她兴奋的在树枝上走来走去,得意之色出现在她的脸上。这才几天,自己就可以在这么细的树枝上自由的行走,要是再练个十天半个月,自己岂不是很厉害。

  刚想着,她就从树上掉了下去。细小的树枝经不起她的折腾,所以悄然无声的断掉了。

  轻钰“啊”的一声,只见一道白影闪过,及时接住了她。

  她就傻傻的看着锦月,好美的人啊!以后我要以锦月为榜样,找一个这样的良人。

  锦月看见轻钰半天都没反应,以为吓到了,轻声唤道:“钰儿,钰儿……”

  “啊!什么事。”轻钰从锦月怀里跳下来,调整好心态,她可不想被他发现自己在犯花痴。

  感觉到怀里一空,锦月心底划过一丝失落。

  “钰儿,我有事,要离开几天,你要照顾自己。”

  “我知道了,我等你回来。”说完轻钰低着头,眼睛看着地。

  锦月见轻钰心情低落,不舍的看了她一会,转身离去。

  轻钰抬头看着锦月离去的背影,发呆。不知道他去干嘛,什么时候回来。

  锦月在路上想到轻钰,轻笑了一下,我会在几天内回来,不会让你等太久的。他没想到,事情随时在变化,从他选择离去时,就注定会发生些什么。

  在锦月不在的日子里,轻钰每天在树林中飞来飞去,慢慢的她可以自由的像风一样,飞来飞去。无聊时,她也就练习怎样研制药物,怎样使用暗器。

  十几天过去了,还不见锦月的身影。轻钰断定他不会回来了。上次,他离开两天自己以为他真的走了。在第三天,他又莫名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看来,这次希望不大。

  唉!看着这里的一切,轻钰心里一阵烦躁。

  轻钰决定,每天自己坚持在这片山林中乱窜,也许会有收获。

  轻钰有些犯困,找了一颗较壮的大树,脚下一顿,跃了上去,睡起了觉。

等轻钰醒来,大概一两点了,她知道下山的路,但她恐高,所以就算了,只能再寻它路。

  轻钰在树林中飞来飞去,兴奋地唱歌,那悦耳的歌声声声响起,让人陶醉。

  突然,一缕笛声从林中溢出,轻钰停了下来,寻声走去……

  如果当时,没有好奇走进去。

  如果当时,没有回头撒手就跑。

  如果两人不曾相遇,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若不是被这笛声引来,这么多天,还不知道有这么美的地方。

  只见这里满山樱花,花瓣飞舞,落花缤纷,花瓣落在轻钰的青丝上,为她添上了一丝炫丽。

  前段时间,桃花刚败,转眼樱花又开的如此灿烂。

  她忍不住轻叹:“好美啊!”完全忘记是来做什么的。

  轻钰还在陶醉于美景之中,后面冰冷的气息让苏醒。怎么会冷呢!在她还没有搞清楚的时候。

  不知何时,后面站在一位身穿白衣少年,只见他的长剑低在她的身后。

  白衣少年的声音沉静如水,温润而雅:“你是谁?”听那声音肯定是位美人。只是现在做的事让人生厌。

  轻钰眉目一挑,低声细语,“大侠,饶命,小女子只是过路人。”

  那少年似乎不屑,冷哼了一声。轻钰赶紧说道:“小女子名叫宁琉欣,前往京都看望未婚夫。”她手轻轻一动。白衣少年就无法动弹,如一尊雕像般伫立。

  他听到宁琉欣这个名字,愣住了。多么熟悉的名字。

  她往前走了两步,才回首,看向白衣少年。她怔了一下。

  那是一张俊美的脸,肌肤光洁白嫩,完美的鼻梁下薄唇轻抿着。樱花飞落在少年的青丝间,衣袍上。一丝凄凉的滋味围绕在轻钰的心上。

  他简直跟锦月有得一拼。只是锦月的眼神是有温度的,而这位是冷。

为什么古代的美男都爱白衣呢??

  他静静地站着,眼眸半敛,跟没睡醒的小猫一样,不忍让人打扰。

  轻钰屏住呼吸,轻轻拿下他手中的剑,把他轻放在草坪上,把自己的披风搭在他的身上。

  紫宇卿就这样半睡半醒的陷入了往事。他安静的躺着,他只是不想动而已,拼这点伎俩,还不至于困住我,我还想看看她究竟想做什么?

  她的手拂过他的脸颊,轻叹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还会记住你的。”

  轻钰依依不舍地看着他,轻声说道:“冰块,我要走了,你保重!”说完在他的脸颊亲了一下。

  她起身落荒而逃……

  她离开不久,白衣少年挣开双眼,他拿起玉笛吹了起来。

  他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药物,谁知自己居然中毒不浅。

  不一会儿,一个一袭黑衣男子,携带着冷厉的肃杀之气而来。恭敬的说道:“主上,请恕罪,属下来晚了。”

  紫宇卿淡淡的说道:“无妨,我只是练功走神了。”

  锦沧嘴角抽了一下,主上什么时候还会瞎扯了,那来的女子的披风。锦沧也不便说什么。只好先带他回去。

  轻钰蹦蹦跳跳,哼着小曲,一手玩着前面的垂下来的青丝。这也太阳也太毒了,先找个地方睡一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